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0)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0)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0)     

逆天邪神262 蘇橫山

“怎么回事?你的精神波動怎么這么劇烈?”茉莉忽然出聲問道。她感覺的到,云澈的心緒動蕩強烈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她甚至能清楚的聽到云澈心臟劇烈跳動的“噗咚”、“噗咚”聲。
  滄云大陸……1999玄年……十歲……蘇苓兒……傷痕……一樣的名字……相似的容顏……還有那完全一模一樣的話語……
  這些在云澈的腦海中混亂交織,讓他的靈魂無比劇烈的戰栗著,因為這所有的一切,都在指向著一個可能……他顧不得驚嚇到女孩,一下子伸手掀起她的裙擺和里衣,在她白嫩的右腿膝蓋上端,他看到了兩點并排在那里的艷紅色小痣……
  “苓兒……你是苓兒……你是苓兒……你是苓兒……你是苓兒”。?br/>
  在看到那兩點小痣的一瞬間,云澈最后的情感防線完全崩潰,他全身熱血上涌,眼前一陣金星亂冒,差點當場暈了過去!他的心海和靈魂深處有什么東西在劇烈的翻攪著,酸、澀、苦、痛……一起蜂擁而上,眼睛在一瞬間便被朦朧的淚水籠罩。情感崩潰間,他一下子抱住了女孩,狠狠的抱緊,如同抱住了自己的整個世界。
  “啊……”完全不知云澈的內心已泛起驚濤駭浪的女孩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和情緒變化給驚到,不過對于云澈忽然的抱緊,她沒理由的一點都感覺不到排斥,傻傻的好一會兒后,她弱弱的道:“云澈哥哥,你抱疼我了,嗚……”
  此時的女孩,她的每一個字,對他而言都猶若夢幻般的天音,她的一切,都緊緊連在了他的靈魂和命脈之上。聽到她的聲音,云澈幾乎是惶然的讓自己的雙臂放松,又怕自己這樣會驚嚇到她,又連忙松開手臂,但雙手,依然輕輕的把著她瘦瘦的肩膀,似乎生怕自己不抓著她,她就會從自己面前消失一樣。
  她是苓兒……是我的苓兒……
  那么……這一切,果然只是邪神帶來的一場幻境嗎?
  幻境也好!能讓我再次見到我的苓兒,就算是幻境,我也愿意永遠不再蘇醒……
  “云澈哥哥,你怎么忽然哭了?”女孩的心里滿是迷茫,但看到云澈臉上的淚痕,她的水眸里蘊起心疼,伸出手兒,迎著他的目光,輕輕的去抹掉他臉上的淚珠。她一定不知道,云澈的每一滴眼淚都是多么的彌足珍貴,如今卻為了她宛若泉涌。
  “我……我沒有事,只是……只是眼睛里忽然進了沙子。”云澈搖搖頭,口中說著拙劣不堪的借口,努力的將眼淚抑下。這個世界上,能讓他情緒失控到如此徹底的,也唯有蘇苓兒……哪怕,此刻在他的意識里,這一切只是幻境。因為蘇苓兒不可能真的出現在他的眼前,他的苓兒,當初就隕在他的懷中,也是他親手將她埋葬在那片竹林中。
  “啊?那會不會很痛?唔……我幫云澈哥哥吹一吹好不好?很小的時候,我有一次眼睛進了沙子,娘親給我吹了一小會兒,就完全好了。”
  女孩一邊說著,還嘟起了粉嫩嫩的嘴唇……眼前的蘇苓兒是那么的天真爛漫,無憂無慮,眼睛明亮而清澈。是啊,現在的她,還處在親人的關懷和溺愛之下,沒有經歷過滄桑巨變,還不知何為悲,何為憂,何為仇,何為苦……記憶中的蘇苓兒,那永遠憂傷和凄離的眼神,讓他每次想起,內心都痛若針扎。
  “沒關系,沙子已經沒有了,你看,已經好了。”云澈向著她用力眨動了一下眼睛,嘴角勾起一抹最溫和的笑:“現在最最要緊的,是苓兒腳上的傷……馬上就會好,一點都不會痛的。”
  云澈重新捧起女孩遍布淤青的小腿,溫和的玄力伴隨著天毒珠的凈化之力輕輕緩緩的涌入,一點一點的滋潤著她的瘀傷……然后,又拿出一個藥瓶,將里面的藥膏細細的涂抹在她的小腿、腳踝……又換了一個小瓶,將里面的藥膏點在她腳面那兩個對稱的傷疤印記上。
  整個過程,云澈的動作很輕很輕,如同在碰觸著一個美麗而脆弱的水晶娃娃。這種基本不能被稱作傷的小傷,對云澈的醫術而言根本不堪一提,但為了不讓蘇苓兒感覺到哪怕一絲的痛楚,他集中了自己所有的精神,每一個動作,都凝聚了他所有的心力。整個過程下來,他比拯救了一個瀕死病人還要疲累,但卻甘之如飴。
  不到半刻鐘的時間,蘇苓兒腳踝和小腿上的淤青就奇跡般的全部消失,就連腳面上的傷疤印記也淡化了很多,再多最多三天都會完全消失。蘇苓兒試著活動了一下小腳,然后一聲驚呼:“哇!不疼了!一點都不疼了!云澈哥哥,你真的太厲害了!”
  女孩看向他的眸光中,帶著點點閃亮的星辰。她對云澈的崇拜,又直線的上升了好大一截。
  云澈用玄力驅走蘇苓兒鞋襪上的灰塵,然后細心的將它們穿回到蘇苓兒的腳上。蘇苓兒沒有抗拒,沒有推辭,甚至沒有不好意思,心中,只有一種暖暖的喜悅,還有一種她說不出來的奇怪感覺……連她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什么。
  “苓兒!苓兒……你在哪里?苓兒……”
  遠處,忽然傳來了焦急的呼喊聲,所呼喊的,赫然是蘇苓兒的名字。
  云澈先于蘇苓兒聽到,眉頭一動,目光掃了過去,看到一個中年人正腳步匆忙的向這邊走來,他神色惶然,頭發凌亂,身上的衣著也略顯狼狽,但依舊能從他的面相間捕捉到一種不怒而威的上位者氣質。
  他是……苓兒的父親?
  中年人腳步飛快,很快就近了過來。聽到他的聲音,蘇苓兒眼睛一亮,興奮的道:“爹爹……是爹爹的聲音!”
  她一下子站了起來,向中年人的方向小跑過去,但跑了沒幾步,回首看了一眼云澈,又停了下來,站在原地向中年人用力招手:“爹爹!我在這里,我在這里!!”
  “苓兒!”中年人喜出外望,以最快的速度沖了過來,一把抓著蘇苓兒的肩膀,緊張萬分的道:“太好了太好了……苓兒,你怎么會跑到這么遠的地方?你有沒有哪里受傷?有沒有人要抓你?”
  “爹爹放心,雖然有壞人,但是……是云澈哥哥救了我。云澈哥哥真的好厲害,不但一下子就打跑了那些壞人,還讓我摔痛的地方變得一點都不痛。”
  中年人滿心記掛著蘇苓兒的安慰,看到她后,更是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這才看到云澈的存在,他上前一步,滿懷感激道:“這位小兄弟,感謝你救下小女,蘇某真是感激不盡。”
  以云澈那骨子傲勁,平日里別說中年人,就算是一個德高望重的老者,他也面不改色隨隨便便就應付了,但眼前是蘇苓兒的父親,那可就大大不一樣了。他連忙還禮道:“蘇前輩客氣了,苓兒善良可愛,任誰見了都會出手相救,晚輩也只是舉手之勞。”
  從中年人的神情間,云澈看到的是對蘇苓兒濃濃的關切,至少,他對蘇苓兒的父愛是沒有一絲雜質的。
  云澈的謙和,讓中年人大生好感,他笑著道:“得到小兄弟如此夸贊,小女心里可一定是高興壞了。”這時,他注意到了靜躺在那里的夏傾月。雖然她只是靜靜的躺著,卻依然有著一番讓人心醉神迷的仙姿,中年人愣了一愣,然后馬上回神,問道:“小兄弟,這位可是你的朋友?看她的臉色,可是有重病在身?”
  云澈微微點頭:“這是我的妻子,身體受寒,元氣大傷,或許要昏迷很長一段時間。”
  “原來如此……”中年人頷首,心中則是一陣贊嘆:男子俊逸出塵,女子絕美如仙,好一對璧人!他們的出身必然絕不尋常。尤其是這個女子,普通的人家,又怎么可能培養的出這神仙般的女兒。這個男子年紀看上去才十七八歲,玄力氣息卻已達靈玄境,應該是來自哪個頂級宗門的弟子甚至繼承者……
  一念至此,中年人道:“小兄弟,你應該是從外面來的吧?現在可有落腳的地方?如若不棄,就到我們太蘇門小住幾天如何?也可讓蘇某了表謝意。”
  云澈心里一動,看了一眼昏迷中的夏傾月,又看了一眼蘇苓兒,道:“晚輩現在的確需要一個落腳之處療治內子的傷勢……既然如此,承前輩盛情,晚輩就叨擾了。”
  “哈哈哈哈,小兄弟不必客氣。比起你救小女的大恩,這根本算不上什么。”中年人溫和的笑了起來:“對了,在下姓蘇名橫山,云小兄弟請。”
  “云澈哥哥要和我們一起回家?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蘇苓兒興奮的直接跳了起來。那異常開心的樣子讓蘇橫山多少有些莫名其妙,他寵溺的笑道:“云小兄弟不但是我們的恩人,現在又是我們的客人,可要學會禮貌,這樣大呼小叫的,可不太乖哦。”
  “嘻!爹爹真嗦,云澈哥哥是最最好的人,才不會怪我呢。”一邊說著,蘇苓兒跑過去抓起云澈的手,笑嘻嘻的道:“云澈哥哥,說好了跟我們一起回家,不可以半路逃跑哦。”
  “好!”云澈微笑著伸手點了點蘇苓兒的小鼻頭……他很想知道,蘇苓兒所出生和成長的,究竟是怎樣一個家族。
  蘇橫山頓時有些摸不著頭腦……從時間上來算,苓兒和云小兄弟也就相處了頂多兩刻鐘,怎么就這么熟絡了?而且看苓兒的樣子,平時不太愿意接觸生人的她卻好像對云小兄弟格外的喜歡……真是怪事。
  云澈抱起夏傾月,跟在了蘇橫山后面,走向了蘇苓兒所成長的“太蘇門”。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