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3)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3)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3)     

逆天邪神263 太蘇山太蘇門

一路上,云澈和蘇橫山相互攀談,從蘇橫山的口中,他進一步確認了這里的確是滄云大陸,年份,也是滄云1999玄年!在蘇橫山問及自己的來歷時,他隨口回答自己是和夏傾月離開宗門進行歷練,不久前遭遇到一只兇猛玄獸的襲擊,夏傾月從而重傷昏迷。■↑■↑點■↑小■↑說,ww∨w.23w
  在上一世,云澈就確信蘇苓兒的家世一定不平凡。她平時穿著最簡樸的衣服,為他洗衣、洗浴、縫補、做飯、采藥、調藥、療傷……一切都比任何一個平凡人家出身的女孩都要嫻熟,但她骨子里的高貴與優雅卻絕不是普通人家所能培養起來的。在和蘇橫山的交談中,他才知道,蘇橫山便是太蘇一門的現任門主!蘇苓兒,便是這太蘇門的公主!在這扶蘇國的江東一代,太蘇門是第一大宗門,也是毫無疑問的第一巨頭,地位近似于新月城的蕭宗分宗,背依太蘇山,有著無比豐厚的資源和底蘊。
  從蘇橫山的玄力氣息,和之前遭遇的三個黑衣人的實力來判斷,這個太蘇門的實力層次,應該要比新月城的蕭宗分宗高上一兩層,但斷然不是四大宗門那個層次。
  不過在扶蘇江東,太蘇門也不是沒有對手,那就是黑木堡!
  蘇橫山身為門主,相比于門主的威嚴和霸氣,他更多的,反而是一種溫文爾雅的氣質,即使面對他一個晚輩,也絲毫沒有江東第一宗門之主的傲然,對他的那份欣賞和感激更是毫無虛假和保留的掛在臉上。若不是聽他親口說出,云澈絲毫看不出他竟是門主!
  有一個這樣的父親,難怪培養出那么一個蘭心蕙質的蘇苓兒。
  關于蘇苓兒的事,他想盡可能多的知道。在他問起父女二人為什么會遭受攻擊時,蘇橫山長嘆一聲,臉上露出了深深的怒色:“都是些宗門恩怨,說出來只會讓云小兄弟笑話……只是我沒想到,他們竟會對苓兒下手!這種畜牲行徑,不可原諒!”
  云澈沉吟一會兒,道:“蘇前輩,恕晚輩多嘴,你和苓兒只是一時興起出來游玩,卻遭遇這種明顯有周密計劃的伏擊,分明是有人泄露了你和苓兒的行蹤。”
  “唉!”蘇橫山嘆息一聲:“這一點,我又何嘗不知,只是,我實在不愿去懷疑身邊的任何一個人。”
  太蘇門遠比云澈想的還要龐大,至少在宗門規模上,要遠勝他當初去過的蕭宗分宗。如此規模,門中弟子少說也有上萬人。
  “云澈哥哥,你看,這就是我的家!很大對不對!后面的這座大山,也是我們家的呢!”
  臨近太蘇門的主門,蘇苓兒一臉開心和驕傲的向云澈介紹道。這一路蘇橫山一直眉頭擰緊,心事重重,而差點遭遇大災的蘇苓兒卻是樂天的有些過頭,臉上一直掛著天真可愛的笑,仿佛之前的事已經全部忘記了……看著她精靈般的笑顏,云澈的視線一直迷蒙……苓兒,如果你一輩子都可以如此無憂無慮,那該多好……
  “爹!苓兒,你們回來了!”一個二十歲出頭青年男子大老遠的迎了上來,激動的喊道:“聽說你們遭到了黑木堡的伏擊,看你們沒事真是太好了……爹,苓兒,你們沒有受傷吧?”
  “沒事,只是虛驚一場,也幸虧這位小兄弟相救。”蘇橫山點了點頭,向云澈介紹道:“云小兄弟,這位是犬子蘇浩然,我今年四十有六,也才這么一對兒女,說出來也有些慚愧,呵呵……浩然,這是云澈小兄弟,如果不是他出手救了苓兒,苓兒可就要被黑木堡的那群畜生給擄去了。云小兄弟的內人受了點傷,會在我們這里借助幾天,你可要代替為父好好的感謝和招待人家。”
  “什么!黑木堡的人竟然對苓兒下手?真是豬狗不如!喪盡天良!”蘇浩然一臉怒氣,然后向云澈一拱手:“云兄弟,感謝你出手救下苓兒……”
  話說到這里,他目光瞥了云澈抱在懷中的夏傾月一眼,頓時,他的目光完全定格,再也無法移開,一張面孔變得癡癡呆呆,如同一下子丟掉了魂魄。
  云澈不動聲色把夏傾月往懷中攬了攬,讓她的容顏離開蘇浩然的視線,微笑著淡淡道:“舉手之勞而已,浩然兄客氣了。”
  “哥哥。”蘇苓兒站在云澈身邊,脆生生的喊了蘇浩然一聲,臉上沒有喜悅,聲音里也沒有太多的感情。這讓云澈稍感意外,他明顯感覺的到,蘇苓兒對這個哥哥并不親近,似乎,還稍稍有那么一點點的排斥。
  而這個蘇浩然看向夏傾月的眼神,讓他很不舒服。
  蘇浩然這才回神,半低下頭,神色不自然的道:“爹,你遇襲的事門里已經都知道了,二伯和六叔他們都在議事廳里等著你。”
  蘇橫山點頭:“我這就過去,浩然,你去給云小兄弟夫妻二人安排住房……哦,就安排在棲龍閣吧。”
  他轉身向云澈道:“云小兄弟,我有事先失陪,如有什么需要,請盡管吩咐犬子,千萬不要客氣。苓兒,你跟爹來。”
  蘇橫山帶著蘇苓兒腳步匆匆的離開,蘇苓兒還一步三回頭,臉上清楚的寫著不舍得和云澈分開。在蘇浩然的帶領下,云澈抱著夏傾月來到蘇橫山所說的棲龍閣,將夏傾月輕輕的放在那張唯一的大床上。
  太蘇山氣勢恢宏,作為滄云大陸十二仙山之一,山中蘊藏著無數的靈藥和靈石,豐富的資源也成就了雄霸一方的太蘇門。蘇橫山為云澈欽點的這個客房也是奢華無比,“棲龍閣”這個名字也絕不虛然,各類紅檀木裝飾上,雕琢著一條條形態各異,威風凜凜的五爪飛龍。這里應該是太蘇門招待貴客所用,足見蘇橫山對云澈救下蘇苓兒一事的感激。
  “云兄弟和這位姑娘可是……夫妻?”
  “沒錯。”云澈點頭,隨之,他從蘇浩然的眼睛中捕捉到一閃而過的嫉妒之色。
  “呵呵,”蘇浩然干笑一聲,道:“云兄弟真是好福氣,竟然娶了這么一個美若仙女的妻子。哦,云兄弟的天賦也是不俗,居然已踏入靈玄境,不錯不錯。”
  蘇浩然的這些話,用的是一種強者贊賞弱者,居高臨下的語氣,口中夸獎著云澈的天賦,神態卻是一種高高在上的傲然。他今年二十歲,玄力已是靈玄境四級,在江東一代的年輕一輩中是頂尖的存在,就玄力而言,要比云澈的靈玄境一級強上很多……但也僅僅是玄力等級而已。
  “浩然兄謬贊了。”云澈隨口道。
  “不過,云兄弟,不是我說你,你的天賦雖然不錯,但這樣的實力就出來歷練,還帶著妻子一起,也實在有些太過胡鬧了。這個世界上,天賦比你高的人可是多的多,高傲自滿,坐井觀天可不是好事情。在沒有能力保護好你的家人之前,還是不要隨便出來走動的好。否則若是在遭遇危險的時候卻沒足夠的力量保護家人,害你這個美若天仙的妻子送了命,可就太遺憾了。”
  蘇浩然說話的時候,眼睛不時的瞥向夏傾月,目光每瞥動一次,他的手指就會顫抖一分……他這輩子都沒見過夏傾月這般絕美的女子,更是想象不到一個女人居然可以美到這種程度。他甚至有好幾次忍不住要失控直接打暈云澈,然后去肆意享用一番這個沉睡中的美人。
  云澈淡淡一笑,道:“多謝浩然兄提醒,受教了。”
  蘇浩然伸出右手,有些難耐的抓了抓,道:“這位姑娘昏迷不醒,看來是受了不輕的傷,我剛好通曉些醫術,讓我查視一下,再去拿一些靈藥,應該可以讓她很快醒過來。”
  說完,蘇浩然便不緊不慢的上前,作勢要來到夏傾月床邊。
  云澈踏前一步,毫不客氣的攔在蘇浩然身前,不咸不淡的道:“不必了。我老婆的傷勢,我再清楚不過,不勞浩然兄費心。感謝浩然兄的招待,就不耽誤你更多時間了,請吧。”
  蘇浩然臉色變了變,也沒理由再留在這里,他盯了云澈一眼,道:“那好吧,我就不打擾二位了,如果有什么需求,可隨時吩咐外面的下人。”
  云澈看著蘇浩然離開,他關緊房門,冷冷一笑,低聲道:“居然敢覬覦我老婆……哼!想法你可以有,但如果敢有想法之外的東西,就算你是苓兒的哥哥,也別想好過!”
  夏傾月睡的很安詳,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云澈寸步不離的守在她身旁,每隔半刻終便探視一些她的內息,感覺她的內息越來越趨于平穩,他的心也總算放了下來。
  “茉莉,你有沒有什么方法,可以讓她快些恢復?”云澈問道。夏傾月現在的狀況雖然暫時穩定下來,但經脈損傷太過嚴重,就算是他,想讓夏傾月完全恢復過來,也要很長的時間。這里他和夏傾月只能停留十二個時辰,回去之后在天池秘境也最多只能再待上半天,出了天池秘境,冰云仙宮的人不可能在讓云澈再碰她。如果她被帶回冰云仙宮,云澈不相信她們能讓夏傾月完全恢復過來。”
  “當然有!”
  云澈只是隨口一問,沒想到茉莉卻是果斷的給了一個肯定的回答:“就是你和他一起找到的那株菩提帝心蓮!”
  “這株蓮花的效用,可遠比你想的要大的多!以天毒珠完美淬煉出菩提帝心蓮的所有精華,然后賦予給她后,她的身體將在短時間內完全恢復,玄力,也將一步跨越到天玄之境……在你們蒼風帝國的話,會成為歷史第一個二十歲之下就踏入天玄境的人……不過,這一切的前提,是你舍得!”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