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5)      第1111章告慰(04-25)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5)     

逆天邪神269 碾壓

一個絕色美女的出現,總能在短時間內吸引絕大多數人的目光。但夏傾月不同,她的每次現身,吸引的絕不僅僅是目光,更是讓所有人的靈魂都在那一剎那離體而出。
  夏傾月緩緩飄落而下,站在了云澈身前,一襲白衣,雪顏如夢,冰眸如辰,一道長長的白綾環繞著她的身體輕靈舞動。一時間,全場完全失聲,所有人都呆呆的看著夏傾月,目光迷蒙間如同忽墜幻夢,看到了傳說中的月宮仙子降落凡間……
  黑木青牙連退數步,右手在劇痛中顫抖,五指全部被摧斷,扭曲的不成樣子,他抬頭看向夏傾月,一愣之后,心中震驚到了極點……他竟然被這個看上去十七八歲的女孩給擊傷!剛才那一擊所蘊玄力之渾厚,讓膽戰心驚”。而來自夏傾月那冰冷的玄力氣息,更是讓他全身的神經都緊繃起來……因為那是一種在層面上把他完全碾壓的力量!
  他的身后,上百被寒氣吹飛的黑木堡弟子如下餃子般紛紛落地,卻沒有一個站起,全部在地上痛苦哀嚎,齜牙咧嘴,因為他們的身上,全部或多或少的結起了冰晶,冰晶覆蓋的部位都在短短的幾息之內凍僵,甚至完全失去知覺,讓他們一時之間根本無法站起。
  黑木青牙的眉頭狂跳,抬起左手指向夏傾月:“你……你……你是誰!!”
  黑木青牙的話中帶上了明顯的顫音。他剛才受了夏傾月一擊,又被她的力量鎖定,最能感受的到夏傾月有著多么恐怖的力量。這樣的年齡,配上這樣的玄力,足以讓這個黑木堡主的靈魂世界被震驚到天翻地覆。
  夏傾月冷眼看著黑木青牙,不發一言。她的身后,云澈的眼睛大亮,抱著蘇苓兒嗖的竄到她身側:“傾月老婆,你可終于來了,你要再不來的話,下半輩子可就要守寡了!”
  云澈一邊說著,還擺出一副后怕的樣子。夏傾月眼波微動,很是無奈,別人不清楚云澈的實力,她可是知道的足夠清楚……星神碎影一出,就算是強至天玄境的黑木青牙,也別想那么容易碰到他的影子。
  云澈那句“傾月老婆”一出,那些癡迷中的男弟子們齊齊感覺到仿佛有一把刀插進了胸口里,向云澈投去了羨慕嫉妒到極點的眼神……他們的注意力全部被夏傾月的仙顏神姿牢牢吸引,還沒來得及意識到她有著多么可怕的實力。而或許在他們看到夏傾月的第一時間,知覺里也不會把她和“強者”二字聯系到一起,因為美到這個程度,一顰一笑便可征服天下,根本不需要什么強大的實力。
  “漂亮姐姐,你醒了……太好了……我叫苓兒。”被云澈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很緊的摟抱在身前,蘇苓兒似乎有些害羞,小臉色紅撲撲的,很小聲的向夏傾月打招呼。
  夏傾月側過目光,向蘇苓兒輕輕點頭,嘴角微微動了一下,卻無法笑出來……她或許已經忘記了該怎么笑。至少,云澈從來沒有見她笑過。
  對那些實力強大的長者而言,他們驚嘆的便不僅僅只有夏傾月的容顏,她剛才一招擊退黑木青牙,讓他們無不勃然變色,滿臉的震驚和難以置信……但他們隨之又馬上自我安慰道,一個才十七八歲的小姑娘,就算再怎么妖孽,也根本不可能做到把一個天玄強者擊退。一定是偶然,或者黑木青牙那一招根本只用了很少的幾分力……
  他們雖然這樣自我暗示著,但黑木青牙剛才出手時,他們的感知卻又分明在告訴他們那一擊他分擔沒有留手,反而是用出十成十的力量!
  蘇橫山向前,面向夏傾月時,神態間竟有了少許恭敬:“這位姑娘,鄙人蘇橫山,姑娘之前受傷昏迷,現在看上去已然無事,真是再好不過,感謝你剛才出手,救下……小女。”
  云澈點頭:“嗯,傾月老婆,這是我剛認的岳父大人,這次多虧了岳父大人的收留,我們才有了落腳的地方。”
  一邊喊著“傾月老婆”,一邊向她介紹著自己的“岳父大人”,這畫面讓不少人瞠目結舌,但可惜,這個漂亮到驚人的女孩卻沒有一點醋壇子被打翻的樣子,她側過身來,向蘇橫山輕輕一禮:“晚輩夏傾月,謝蘇門主招待。”
  “哪里哪里,你太客氣了。”蘇橫山連忙擺手道,雖然他已至中年,但在面前夏傾月時,目光依然不敢對視。他心中暗嘆一聲,目光轉向黑木青牙,臉上瞬間蔓延憤怒:“黑木青牙!你這個小人!我素來知道你的卑劣之名,但沒想到,你居然可以卑鄙無恥到這種程度!我太蘇門近年和你黑木堡齊名,簡直是奇恥大辱!”
  蘇橫山又一側目,向蘇忘機道:“太長老,剛才的事,你也看看的清清楚楚。蘇橫岳與這樣的人為伍,不但有叛門之嫌,更是讓人恥笑!而你身為我們太長老,居然還站在他的那一邊,我雖為門主,但也是你晚輩,一忍再忍,縱然蘇橫岳一再責難,我也沒反擊過!但今天……之前黑木堡意欲擄走苓兒,我還可以告訴自己你們毫不知情。但剛才黑木青牙忽然出手我女婿,你們非但沒有阻攔,反而氣定神閑……太長老,蘇橫岳,我雖然極其不愿看到門內相爭,讓別有用心的人看我們笑話,但也不是沒牙的老虎!現在的太蘇門,說到底還是我說了算!”
  “夠了!”蘇忘機的臉色極其難看,他看了一眼右手發顫的黑木青牙和重傷倒地的蘇浩宇,一拍扶手站了起來:“今天的事到此為止……橫岳,帶上浩宇走!”
  蘇橫岳臉色抽搐,他惡毒的看了一眼蘇橫岳和云澈,讓身后的弟子抱起昏迷不醒的蘇浩宇,一言不發,準備恨恨的離開。蘇橫山的話沒錯,太蘇門現在說到底還是他說了算,他今天之所以敢氣勢洶洶的來到這里,最大的依仗便是蘇浩宇無人可及的資質,在這一點上,他得到了大量宗門中人的支持,再加上黑木堡的力量,足夠給蘇橫山巨大的壓力,但他絕沒想到,半路居然殺出個云澈!
  蘇橫山眉頭一動,右臂伸出,但伸到一半,卻又收了回去,憋著怒氣,任由他們準備離開。而這時,一個冷哼聲忽然響起。
  “等等!!”
  云澈上前一步,冷視著臉色僵硬的黑木青牙:“這里不是我的地盤,也不太適合說‘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這種話,但……黑木堡主,你剛才想要出手殺我的事,難道就想這么算了?”
  黑木青牙眼睛一瞇,冷笑起來:“怎么?你還想留下我?”
  現在的黑木青牙雖然嘴上冷笑,卻身上一點都不好受,后背更是早已冷汗遍布,他手掌的右掌不僅僅是五指折斷那么簡單,他感覺到整只右手中有一道道冰冷至極的寒氣在流動,這些寒氣就如一把把冰刃,每一秒的流動,就如十幾把刀子在他手中剜來剜去,讓他痛徹心扉,但他用盡全力,卻也始終無法將這些寒氣逼出哪怕一道。
  他是最想馬上離開的人,因為對于夏傾月,他的心里已經滋生出了深深的恐懼。
  “留下你?哈哈哈哈,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就你這丑惡猙獰的嘴臉,卑鄙無恥的靈魂,留下來喂蒼蠅我都嫌臟,我不過是想把剛才的賬,好好的算一算!”云澈一轉頭,肅然道:“當然,這事只是我和黑木青牙的個人恩怨,和太蘇門沒半點關系……”
  說到這里,云澈忽然伸手一指黑木青牙,一臉憤怒的道:“傾月老婆!就是他,剛才居然出手要殺我!這種殺夫之仇,就算我能忍,你也忍不了對不對!?”
  夏傾月睫毛輕翹,一雙冰冷的星眸已鎖定黑木青牙,還未等黑木青牙開口說話,身上的冰凰瓊華綾便忽然閃電般的甩出,直拂黑木青牙胸口。
  黑木青牙雙目一沉,低吼道:“狂妄小輩!我會怕你!?”
  黑木青牙手掌一動,一把黑色鐵槍抓在手中,低吼聲中,槍身卷動起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迎上了看上去毫無威力的冰凰瓊華綾。
  這是來自天玄強者的威勢,在場靠的稍微近些的人,都被壓迫的呼吸不暢,甚至窒息。
  嘶啦!!
  冰凰瓊華綾與黑色鐵槍剛一碰觸,一聲刺耳的撕裂聲傳來,那個卷動著巨大力量的漩渦如一張薄紙般被撕裂,一朵忽然綻開的冰蓮撞開槍身,罩向了黑木青牙的面門。
  黑木青牙大驚失色,慌忙后退。周圍的人更是全部呆滯……黑木青牙剛才那一擊,完完全全是用了全力,卻竟是被這個女孩……一擊而潰!
  “我來助你!!”
  蘇橫岳見勢不妙,迅速折身,一劍刺向了冰凰瓊華綾……兩大在江東排的上前十號的天玄強者,竟然合力出手對付一個才十七歲的少女,這樣的景觀,所有人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只能用不可思議來形容。
  夏傾月的神情卻是沒有絲毫動蕩,唯有手勢輕輕一變。
  霎時,旋轉中的冰蓮一分為二,分別撞向了黑木青牙和蘇橫岳……
  乒!!
  蘇橫岳的阻擋沒有起到分毫的作用,他的長劍在碰觸到冰蓮的那一刻,便連同手臂被一同冰封,兩朵冰蓮一朵印在了黑木青牙的胸口,一朵印在了蘇橫岳的胸口,然后同時爆開。
  兩人同時慘叫一聲,向相反的方向倒飛了出去,將七八個黑木堡弟子當場砸暈過去。
  兩人身上插滿了破碎的冰花,刺下了不知多少的傷口,一半的身體被冰封,一時間根本無法動彈。他們躺在地上,神情呆滯,根本不愿相信這一切……不僅僅是他們,蘇橫岳、蘇忘機……甚至云澈,都目瞪口呆。
  兩個天玄初期,在江東一代處在實力最巔峰的強者,竟然被一個少女……一招慘敗!!
  僅僅一招!!
  之前夏傾月擊退黑木青牙,云澈就斷定她在煉化完菩提帝心丹后,實力必定勝過了黑木青牙!不但達到了天玄境,還有可能一躍到了天玄境中期……
  但他絕對沒有想到,面對黑木青牙與蘇橫岳兩大天玄高手的合擊,她竟然僅用一招讓他們潰敗!
  縱然是天玄境中期,也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難道,現在的夏傾月,已經是……天玄境后期?
  “茉莉,傾月現在的玄力是什么級別了?”云澈有些戰兢的問道。
  “……真不愧是玄天至寶排行第五的天毒珠,這種完美到極致的淬煉,大千世界,也唯有天毒珠才能做到。”茉莉的聲音中,也透著一抹驚然:“她現在的玄力,已是跨越天玄,位列王玄之境!還是超越楚月璃的王玄境二級!”
  “這兩個天玄境二級的人,在現在的她面前,就和兩個剛學會走路的嬰兒沒有任何區別!要不是她手下留情,這兩個人現在已經化成冰粉!”
  云澈:“……”
  云澈:“……”
  云澈:“你……說………………啥!?!?”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