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75章琉璃傾月(12-19)      第1274章神后現身(12-19)      第1273章賢婿賢婿(12-19)     

逆天邪神275 天大人情

轉眼之間,距離排位戰前十位的宗門進入天池秘境已經過去了兩天。
  在天劍山莊的后山空地上,幾十人正在焦急的等待著。他們便是各宗門中未能進入天池秘境的人。天池秘境是另一個完全隔絕的世界,里面的任何信息都無法傳達出來,所以這兩天之中里面發生了什么,他們完全不知道。
  蒼月和夏元霸無疑是最為心焦的人,因為云澈進入時不但重傷初愈,而且玄力未復,進入那個未知的地方危險系數大大增加,這兩天蒼月幾乎是食不下咽夜不能寐,早早的便等待在了這里,眼巴巴的當著云澈的身影出現”。
  凌坤則站在空地的中間,默然的看著前方。
  錚!
  隨著空間漩渦帶起的光芒,一個一身白衣的人影被彈了出來,他頭發微亂,身上偶有破損,似是剛剛經過一場激戰……第一個出來的人,赫然是凌月楓。
  凌坤睜開眼睛,淡淡的道:“有何收獲?”
  凌月楓微呼一口氣,皺眉道:“這次運氣不佳,碰上了天池秘境的嚴冬,一切都被冰封雪覆,并沒有什么大的收獲。不過,倒是有一個驚人的發現……這個秘境之中,居然存在著一只霸玄獸!”
  “哦?”凌坤的目光一閃:“是什么樣的霸玄獸?”
  凌月楓搖頭:“只聞到聲勢,沒有敢靠近,或許是有人不幸觸怒了它。”
  “嗯……”凌坤沉吟:“居然有霸玄獸的存在,早知如此,兩天前我也該跟著一起進去。想找到一只霸玄獸,可不是那么容易。”
  天池秘境雖然神秘,但里面的東西對凌坤來說太過低等,讓他在進入過一次后,便再也沒有進去的興趣,包括這一次。
  錚錚錚錚……
  繼凌月楓之后,隨著道道光芒的閃動,越來越多的人被彈了出來,凌云、凌杰雖然看上去都是衣衫襤褸,但都完好無損,也都有所收獲。
  各大宗門的人一一出現,很快,蕭宗的人到齊,焚天門的人也陸續出現……但最終,只出來四人。
  焚莫離現身時,帶著一股滔天的殺氣,剛一出現,便是一聲憤怒之極的咆哮聲響起:“木天北!!你這個畜生給我滾出來!!居然殺我二少主……我要滅你全門!!”
  焚莫離的憤怒和他吼出來的聲音讓天槍雷火堡的人全部一時間膽戰心驚,也讓所有人心中驚詫……木天北殺了焚絕壁?從未聽說天槍雷火堡和焚天門有什么恩怨,木天北為什么會對焚絕壁下手……殺焚天門的二少主,木天北這是瘋了嗎!
  “大長老!”焚絕城馬上來到焚莫離身前,然后把他拉到了一邊,咬著牙,低聲說著什么。
  人一個接一個的出來,每多出來一個人,蒼月的心就會揪緊一分。夏元霸不停的在旁邊安慰道:“師姐,放心好了,姐夫那么厲害,一定會沒事的。”
  錚……
  最后一道空間光芒閃起,云澈和夏傾月同時出現,并肩站在了那里。
  “云師弟!”蒼月一聲驚喜的呼喊,懸著心的一下子放下,她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急匆匆的向云澈沖了過去。
  而在這時,一聲憤怒的咆哮忽然如驚雷般的炸響:“卑鄙小輩……受死!!”
  咆哮聲中,焚莫離就如一頭憤怒的雄獅般飛撲而至,他的整只右臂,都燃起了深紫色的火焰,直轟云澈而去。
  在場的人基本都在談論天池秘境之中的收獲,誰也想不到竟會發生這樣的變故。秦無傷頓時大驚失色,楚月璃和楚月嬋也是臉色驟變……因為夏傾月就在云澈的身側,焚莫離的這一擊之下,夏傾月極有可能受到波及。一個半步王玄強者的攻擊,又豈是兩個小輩所能承受的。
  但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他們反應過來時,焚莫離已飛撲到了他們的身前,他們根本來不及阻止,只能齊齊吼出一聲“住手!!!”。
  快要臨近到云澈身前的蒼月忽然感覺到一股灼熱無比的氣浪從后面傳來,危險的感覺讓她花容失色。焚莫離極怒出手,又快又狠,意欲直接將云澈置于死地,而以他所飛撲的方向,蒼月將最先受到波及。
  云澈的眉頭猛的沉下,沒有退避,反而身影一晃,閃現向了前方,同時極速的向夏傾月傳音道:“幫我廢了他!!”
  殘影一閃,云澈已閃現在了蒼月的身側,將她牢牢抱住,“封云鎖日”瞬間發動……
  夏傾月則在所有人詫然的目光中,主動迎向瘋了一般的焚莫離,藍光繚繞的右手單手前推,撞向焚莫離的紫炎。
  “傾月!!”這一幕讓楚月璃駭然失色,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兩人的力量撞擊在了一起……
  一聲悶響,一朵巨大的冰蓮在兩人之間瞬間綻放,冰蓮轉動之下,焚莫離手臂上的紫炎在一瞬間完全熄滅,焚莫離還沒來得及勃然變色,巨大冰蓮便忽然裂開,化作九朵小冰蓮,分別砸在了焚莫離的面部、脖頸、胸、肋、四肢上……
  同為王玄之境,夏傾月若和楚月嬋交手,基本必敗無疑,因為在戰斗經驗、冰云訣操縱上,她比之楚月嬋差之甚遠,但單純以玄力而言,她已完全超越了楚月嬋一個等級,也超越了所有的冰云七仙,這種正面對撞,就算是楚月嬋,也將處在下風,更不要說一個焚莫離……半步王玄距離王玄境雖然只差半步,但這半步,需跨越的可是天塹!
  所有人預想中的畫面都沒有出現,他們看到的,卻是焚莫離在紛飛的冰晶之中倒飛了出去,落地之時一聲悶哼,眼睛外凸,臉色蒼白,他瞪大眼睛,死死的盯著夏傾月,喉嚨一陣涌動,終于還是全身一顫,“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全身上下痛苦的抽搐著。
  夏傾月輕描淡寫的收回手臂,整個過程,她站在那里動也未動。她和焚莫離的交手所產生的玄力余波自然是無比恐怖,但在封云鎖日的守護下,云澈和蒼月只是被遠遠震開,并沒有傷到分毫,他連忙松開蒼月,不放心的上下打量道:“師姐,你沒事吧?”
  蒼月已被剛才的變故驚的小臉蒼白,以她真玄境的玄力沐浴在一個王玄境和一個半步王玄的力量之下,那無疑是一種墜落向死亡深淵的感覺。看著平安無事的云澈,她安心的笑了笑:“我沒事……”
  她說完這三個字之后,卻發現周圍竟是安靜的可怕……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夏傾月的身上。無論是年輕弟子,還是那些雄霸一方的強者,都呈現著一種讓面孔都急劇扭曲的駭然。
  “王……玄……境!”凌坤沉眉看著夏傾月,眸中閃動著讓人難以捉摸的色彩。他說出的三個字,也如三道霹靂響徹在所有人的耳邊。
  “這不……可能……”凌月楓一陣失神的呢喃道,心中的震驚無以言表。楚月嬋踏入王玄境,他雖然驚詫,但也完全可以接受,畢竟她原本就處在半步王玄的境界。但夏傾月……十七歲的王座,這在蒼風帝國,簡直比神話還要虛幻,讓人縱然親眼看著,也無法去相信。
  所有人都完全傻了,十七歲的王座,這是一種他們根本無法理解,也根本無法接受的境界。
  “傾月,你……你竟然……”楚月璃走了過來,她看著夏傾月,美眸中滿是震驚和難以置信。弟子的突破,她本應該是欣喜的,但夏傾月這次的突破實在太夸張,太恐怖,她首先感覺到的,反而是驚恐。
  站在夏傾月的身前,感受著來自她的王座氣息,身為她師父的楚月璃,都感受到了深深的壓迫感。
  夏傾月緩步向前,溫婉行了一個弟子禮,當著所有人的目光輕語道:“師父,弟子在天池秘境有所奇遇,服下了一株完全盛開的菩提帝心蓮……只是弟子沒有想到,菩提帝心蓮的效用要遠遠超過傳說,竟讓弟子一天的時間里,直接突破到了王玄境。”
  聰慧的夏傾月知道,這件事,她必須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出。她這次的突破太過驚世駭俗,震動的,將不僅僅是一個蒼風帝國。如果她不說出來,必然會有很多人或勢力……甚至蒼風帝國之外的勢力拼命的想要探究原因,以企圖有什么收獲,將極有可能引來無法預料的麻煩,她就這么干脆的將原因公之于眾,絕了這種后患。同時,菩提帝心蓮她已服下,自然不是“懷璧其罪”,他人在羨慕眼紅之余,縱然想覬覦也是無門。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菩提帝心蓮的名字,在場的十大宗門自然都如雷貫耳。那可是蒼風帝國記載中的唯一圣物!在天池秘境中可能存在著一株菩提帝心蓮的傳聞,也在幾百年前就一直存在著。聞得原因,楚月璃情緒中“驚恐”的那一部分自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極度的驚喜和激動:“四百年前,一位隕落在天池秘境的前輩曾留下秘境之中有著一株菩提帝心蓮的訊息,這幾百年來,無數前輩也都試圖在其中尋找,沒想到,這個莫大的機緣,竟然落在了你的身上……這可是真是上天的眷顧。”
  其他宗門的人聽著她們的對話,那眼中的震驚、羨慕、嫉妒,都幾乎要化作實質脫體而出……菩提帝心蓮,傳說中的圣物!也難怪竟讓一個少女一步跨越到了王玄。這是夏傾月的機緣,更是冰云仙宮的機緣……在這天大的機緣面前,他們深深感覺到自己宗門幾百年的機緣加起來,都及不上這一株臨落冰云仙宮的菩提帝心蓮!!
  他們簡直無比想象,十七歲就踏入王玄境的夏傾月將來會達到何種的境界……但可以預想的是,在夏傾月完全成長起來后,只要有她在,天劍山莊,將不可能再穩住千年未動的霸主地位!
  夏傾月卻是搖了搖頭,輕聲道:“師父,這并不是弟子的機緣。那株菩提帝心蓮,并非是弟子所尋到,而是……”她用眸光示意了一下云澈,繼續道:“而是云公子所發現。弟子當時在秘境中遭遇巨獸,奄奄一息,云公子為了救弟子,將菩提帝心蓮給弟子服下……如果不是云公子相救,弟子不但不可能有如今的突破,就連性命也會留在天池秘境之中。”
  夏傾月的話,讓云澈都有些始料未及……因為她輕描淡寫的這幾句話,卻是讓冰云仙宮就此欠下了他一個天大的人情!!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