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0)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0)      第1127章幻夢(06-20)     

逆天邪神276 妖人上

眾人都用一種極其驚異的眼神看著云澈,每個人都實難相信,一個人竟然會將這千年難遇的造化拱手讓人。如果他是在清楚那是菩提帝心蓮的狀況下這么做,那么這等氣魄,和這番人情,都可謂大過于天。
  楚月璃向云澈輕輕點頭:“云澈,你這個人情,我們冰云仙宮記下了。從今之后,你將是我們冰云仙宮最重要的朋友!你若有什么需要,可盡管向我們冰云仙宮提出。”
  “這個白癡……為了討一個美人的歡心,居然把傳說中的菩提帝心蓮給送了出去”。∧強墑瞧刑岬坌牧。畢艨裼暌e叛賴偷偷牡饋k焐纖淙徽餉此擔睦鍶春芮宄心芰υ謔咚昊竦門盼徽降諞晃壞腦瞥海僭趺匆膊豢贍蓯巧底櫻∷皇竊詡刀省退械哪昵嶁咭謊榪竦募刀首牛≈湓棺盼裁湊業狡刑岬坌牧牟皇親約骸?br/>
  他們看到的只有兩人找到菩提帝心蓮的機緣,卻根本不知道他們在那時遭遇的劫難。
  楚月璃說出的話一點都不讓人意外。如果云澈肯把菩提帝心蓮交給他們,任何一個宗門都甚至甘愿將他當祖宗一樣的供起來。這個人情實在是太大了,不但救了冰云仙宮有史以來最優秀的弟子,還將冰云仙宮所在的層面都大大的提升。
  云澈原本還不怎么在意所謂冰云仙宮的人情,楚月璃的話一說完,他心中一動,道:“楚仙子客氣了,以我和傾月的交情,這都并不算什么……不過,嗯,真的任何請求都可以嗎?”
  說話的時候,他的眸光瞥向了楚月嬋,感受到他的目光,楚月嬋側過美眸,一臉冷然。
  楚月璃眼睫輕動,淡雅的道:“你對我冰云仙宮的這番大恩,我們難以為報。若你有什么請求,只要我們能做到,且不違背我們冰云仙宮的處事原則,我們定然不會拒絕。”
  “好!”云澈點頭,既然如此,他也就沒再和冰云仙宮客氣:“希望貴宮記住今天的話。他日晚輩如果有什么事需要貴宮相助,一定不會客氣。”
  “我冰云仙宮說出的話,從不會反悔。你對傾月的大恩,也當得起我們如此對待。”楚月璃說完,雙目轉向了被焚絕城攙扶而起,臉色難看至極的焚莫離,眸光霎時變得如寒晶般冰冷:“焚莫離!我冰云仙宮與你焚天門素無恩怨,你卻以宗門大長老的身份,恬不知恥的對我們年輕弟子下死手!如果不是傾月有了天大機緣,剛才已經死在你的手下!你們焚天門,是準備與我冰云仙宮結為死敵嗎?”
  焚莫離剛才暴怒出手,大致用了七分力,而夏傾月的回擊,卻至少有了九分力,一招之下,焚莫離的內傷可謂極重,若不是他以強大的玄力死死壓制,早已昏死過去,他大口喘息,滿臉憤怒,手指云澈:“這……這個畜生!他殺了……我門二少主!”
  隨著最后一道空間光芒的閃動,天池秘境徹底關閉,但有兩個人,卻并沒有出現,其中一個便是焚絕壁,另一個,則是木天北。
  “我殺了你們二少主?”云澈嘴角一歪,那不屑的表情如同聽到了什么滑稽的笑話:“焚長老,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殺你們二少主?哼,反倒是你們焚天門的焚絕城與焚絕壁,卻趁我在天池秘境中實力未復,想要暗算于我,還不惜拉上了天槍雷火堡的木天北!如果不是夏仙子相救,我已經死在了你們焚天門兩個卑鄙小人的手里!”
  “什么?”秦無傷臉色一變,隨之滿臉怒色。
  “一派胡言!!”焚莫離怒聲道:“我堂堂焚天門,怎么會暗算你一個無名小輩!分明是你卑鄙暗算我門二少主!!”
  他話中的“無名小輩”四個字讓不少人暗中發笑,排位戰之前,云澈的確是無名小輩。但如今,云澈的綜合實力,名望,都遠遠壓過了他焚天門年輕一輩的所有人。如果他還能被稱作“無名小輩”的話,那他焚天門的弟子,豈不是連“無名”配不上。
  “哈哈哈哈!”云澈狂笑了起來:“你們焚天門的卑鄙無恥,混淆是非,惡人先告狀的能力真是讓我大開眼界。焚絕壁的確是死了,但明明是死在木天北的手上!當時,夏傾月和你們少門主都在場,而且我還聽你們少門主說起,你在焚絕壁的身上種下了某種特殊的靈魂印記,若是他被人殺死,你就能馬上知道是誰殺的他……你敢以你焚天門的千年榮譽發誓,你看到的那個殺死焚絕壁的人,真的是我嗎!!”
  “你……”焚莫離一下子語塞,臉色變得青紫一片。他的這個反應,也讓眾人頓時心中了然,死亡印記這東西,他們并不陌生,但看焚莫離的反應,他看到的那個殺死焚絕壁的人,絕對不是云澈。那么顯然,就是焚天門在把這個罪責嫁禍到云澈頭上,至于云澈說的,則應該都是實情了。
  楚月璃微鎖月眉,問道:“傾月,你當時真的在場?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傾月平靜的道:“回師父,弟子當時的確就在附近,聽聞到焚少門主因蒼月公主的事而嫉恨云公子,和焚絕壁在進入天池秘境后,一直尾隨在云公子身后,并連同天槍雷火堡的木堡主想要置云公子于死地,但在出手時,木堡主卻失手殺了焚絕壁,弟子帶云公子借助冰雪的掩飾逃離險境。焚長老說焚絕壁是死于云公子之手……完全是虛言。”
  夏傾月說的全是實情,但她講述的很是巧妙,木天北是失手殺死焚絕壁沒錯,但這個“失手”,卻是云澈專程送上去的。
  夏傾月宛若雪中仙子,容顏絕美,氣質卓絕,她的話,讓人根本無法去生出懷疑。她的話音一落,周圍頓時響起一片噓聲,各種鄙夷的目光落在了焚天門六人身上,讓他們如芒在背。他們剛剛在排位戰遭遇慘敗,又觸怒了冰云仙宮,現在又被眾人鄙夷,若是傳出去,無疑將對他們焚天門的名望造成極為惡劣的影響。
  焚絕城臉色不斷變幻,終于一咬牙,氣急敗壞道:“云澈!我二弟是怎么死的,你心知肚明!這個仇,我焚天門必要你血債血償!”
  云澈冷笑一聲,剛要反擊,忽而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夠了!!”
  凌坤冷眼掃視眾人,他的目光帶著一股沉重無比的壓迫,所有被他目光掃過的人連呼吸都一下子停止,他淡淡的道:“你們之間有何恩怨,等出了天劍山莊,想要怎么解決,都與他人無關。但這天劍山莊,不是你們解決恩怨的地方!你們到底是誰殺了誰,殺招惹了誰,我不想知道,之前的所有事,我都可以當做沒有發生過,但接下來,山莊之內,誰再動手和挑起恩怨,休要怪我不客氣!”
  凌坤的話,帶著無與倫比的威懾,所有人頓時緘口,而焚天門那邊卻是松了一口氣。凌坤向凌月楓道:“月楓,我停留在這里的時間已經過久,明日上午就必須回去,所以,妖人的封印儀式,現在就開始吧。”
  凌月楓點頭:“一切聽從凌長老安排。”說完,他轉身向眾人道:“凌長老剛才的話大家也都聽到了。各位剛剛脫離天池秘境,想必都玄力大耗,甚至身上帶傷,但妖人封印儀式卻是第一次公諸于眾,這個‘妖人’,也涉及一個巨大的隱秘,能親眼目睹‘妖人’以及封印儀式,會是一場千載難逢的寶貴經歷,請大家隨同凌長老和我一同前往御劍臺,如若有所不便,也可回庭院休息,一切皆憑自愿。”
  天劍山莊的御劍臺下封印著一個神秘的“妖人”,這件事各大宗門都有所耳聞,也都一直深深的好奇到底是何種“妖人”。此番有這種一番究竟的機會,當然都不想錯過。于是,眾人便齊齊跟隨凌坤和凌月楓,向天劍山莊御劍臺而去。
  不過,也并非所有人都有興趣。
  “傾月。”楚月嬋喊住了夏傾月:“你對這所謂的‘妖人’可有興趣?”
  看著如冷月一般的楚月嬋,夏傾月馬上明白了她喊住自己的原因,當下微微搖頭:“弟子并沒有太多興趣。”
  “既然如此,隨我來吧。你的玄力跨越幅度太大,極易造成玄力不穩,反傷玄脈。必須盡早穩固。”說完,楚月嬋已飛身而起,飛向了庭院的方向。
  “是,師伯。”夏傾月向師父楚月璃打了一聲招呼,便跟隨楚月嬋而去。
  十大宗門的人很快返回了天劍山莊,然后向御劍臺行去。蒼風玄府的四人組合無疑是極為扎眼的。秦無傷在前,云澈、夏傾月和蒼月跟在后面。云澈和蒼月不斷的相互耳語,而夏元霸則是一路摩拳擦掌,兩眼放光,顯然是對傳說中的“妖人”充滿了期待。
  “焚絕城他們真的要殺你?”蒼月緊鎖眉頭,強忍怒氣道。
  “嗯,不過放心,區區一個焚絕城,對我已經造不成任何威脅。不過……”云澈暗暗吐了一口氣,道:“師姐,我可能不能和他們一起回蒼風玄府了。出了天劍山莊,焚天門的人一定會對我動手,所以,我必須逃過他們的耳目之后獨自離開,他們斷然不會對你、秦府主還有元霸動手。之后,焚天門必定會對我展開追殺,我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也將無法回到蒼風玄府,不過師姐放心,我從來都不怕追殺這種東西,有人在我后面追著,反而會逼著我更加強大。”
  云澈的話,讓蒼月的心一下子揪起……焚天門的人認定焚絕壁的死是因為云澈,堂堂焚天門二少主被殺,必然會引起整個焚天門的滔天怒火,后果,便是無休止的追殺……
  那可是蒼風皇室都深深忌憚的四大宗門之一的追殺!!
  雖然自己已是以最輕松的語氣說出這些話,他依然感覺到蒼月的呼吸瞬間屏住,臉色也變得微微發白,一只小手更是牢牢的抓住了他。他連忙安慰道:“師姐,真的不要擔心,別忘了,我還有冰云仙宮這道護身符,大不了,我躲到冰云仙宮里去。”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