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5)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5)      第1127章幻夢(06-25)     

逆天邪神277 妖人下

“可是,我擔心你……那可是焚天門……要不……要不你躲到皇宮里去,他們就算明知道你在里面,也一定不敢亂來的。說,”蒼月緊緊抓著云澈的手,失措的道。
  云澈微笑著搖了搖頭:“雖然是焚絕城主動招惹的我,但仔細想來,我一直都非擔沒有去避開這些沖突,反而一直在激化,甚至弄死了焚絕壁……或許,是我潛意識的在制造被焚天門追殺的后果……畢竟被追殺的生活……”云澈微微呼氣,被追殺的生活,他太熟悉和習慣了。
  “師姐,”云澈忽然話音一轉,聲音輕柔的道:“等這場風波過去以后,我帶你回家好不好?”
  “回……家?”
  “嗯!”云澈點頭,微微仰起頭,憧憬的道:“雖然我被趕出來了家門,但那里是我成長的地方,最重要的是那里有我的爺爺和小姑媽,有他們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我已經離開他們好久,無時不刻不在想著回去……我想帶著師姐回去,他們如果知道我居然帶回去一個公主老婆的話,一定會驚訝壞的。”
  想著那時可能的畫面,云澈微微笑了起來。爺爺和小姑媽的身影,也在他眼前清晰的晃過……爺爺,小姑媽,你們現在還好嗎……不知不覺,我已經離開了這么久……你們在那里有沒有受到欺負……被關在那個荒涼的后山,你們會不會都消瘦了……你們可知道,我每一天都在想念著你們……
  現在的我,終于有了回去的能力了,我已經可以打敗蕭門中的任何一個人,我會讓你們一直以來受到的凄苦,百萬倍的奉還給他們!!
  蒼月久久的怔住,眸光一下子溫軟的幾欲化開,心跳也一下子數倍的加快,她撫平著心中那忽然涌起的緊張和喜悅,悄悄垂下頭,用一抹很輕的聲音“嗯”了一聲。
  御劍臺,也在這時呈現在眼前。
  天劍山莊的御劍臺比之進行排位戰的論劍臺還要大上數倍,一眼望去,論劍臺的上空萬劍齊飛,攪動著一個個或大或大的劍氣風旋,走上御劍臺,不時有一道道的劍氣從身邊掠過,凌厲的如在刀子割在臉上,隱隱作痛。
  論劍臺的地面上,也插滿了各種各樣的劍,其中也包括少量的重劍。劍的數量極多,但無一不是凡品,縱然是最最低等的,品級也高至靈玄器。
  御劍臺的中央,一把遍體漆黑的蒼天巨劍半截沒入地下,半截直入云霄。巨大無比的劍身之上,釋放著一種沉重而古樸的氣息,讓看著它的人內心都不由自主的跟著沉寂下去。
  凌坤走在最前方,在這把巨劍面前停下了腳步。他轉過身來,道:“此劍,名為‘刑天’,便是鎮壓妖人之劍。百年前所抓獲的那個妖人,便是封印在這把劍的正下方。”
  “妖人強大無比,但在封印陣法之中,他的力量被極大幅度壓制,永遠都別想脫離。但既然是封印陣法,便自然會隨著時間而力量衰竭,每隔二十年,天威劍域便會有一個人來此鞏固封印陣法。”
  “妖人的存在,本是個隱秘。因為他所牽扯到的東西,將有可能關系到整個天玄大陸的生死存亡。今日之所以讓大家來目睹他的真容,是大約在上次鞏固封印不久之后,他的親人用一種特殊的方法避過了四大圣地封鎖,進入到了天玄大陸之中,并四處打聽這個妖人的所在,意欲將之救出,最后還被他們找到了蒼風帝國,若不是被我天威劍域發覺,后果將不堪設想。”
  “哦!聽他的意思,那個‘妖人’好像是天玄大陸之外的人……難道是傳說中的外族人?”夏元霸睜大眼睛道。
  “很有可能。”云澈緩緩點頭,細致的聽著。同時心中默然想到,聽上去,四大圣地應該經常面對天玄大陸之外的人,那有沒有可能……接觸到滄云大陸的人!并知道滄云大陸的所在?
  凌坤目光一掃,繼續道:“今日,眾位就睜大眼睛,看清妖人的模樣。倘若日后有人向你們問起相似之人時,務必要馬上告知天劍山莊,千萬不可疏怠!因為那極可能便是另外的妖人!十幾年前的那件事,已足夠證明他們找到了某種能在不被四大圣地發覺的情況下進入天玄大陸的方法!這個妖人萬一被救出,恢復了力量,將足以給天玄大陸帶來巨大的災難!”
  “給天玄大陸帶來巨大的災難”……這句話無疑極其震蕩人心,究竟這妖人是何種的存在,竟然會如此的可怕。
  轟隆隆……
  隨著凌坤一個奇異的手勢,巨劍下方的地面忽然閃現出一個巨大的玄陣,在玄陣的旋轉中,那把蒼天巨劍忽然帶動著下方的一大片圓狀臺面緩緩上升,臺面之下,現場了二十年未見日月的下半截劍身。
  劍身越升越高,逐漸高至數百丈,就在這時,一個宛若惡鬼般的聲音從下方傳來:
  “呃……啊!!!!天威劍域的老狗們!你們又來看爺爺了嗎……哈哈哈哈哈哈……你們這群卑鄙無恥,陰險下賤的老狗,有種你們馬上殺了我!我要化成厲鬼,撕爛你們的皮肉,痛飲你們的鮮血,咬爛你們的骨頭,碾碎你們的內臟……把你們拖下十八層地獄,永世受萬刃穿心、獄火焚燒之苦!!”
  這是他們這輩子聽到過的最怨恨的聲音,最惡毒的咒罵。比地獄惡鬼的嚎哭還要陰森恐怖……所有聽到這個聲音的人都全身汗毛豎起,脊梁骨不斷有寒氣竄上。他們無法想象,究竟要多么大的怨恨,才會釋放出如此驚天駭地方的怨氣……
  刑天巨劍繼續上升一小會兒后終于停止,巨劍的劍尖帶動著一個同樣大小的臺面嵌合在原本空缺的位置上。
  呈現在人們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淡黃色半球狀結界,結界之內,刑天巨劍的劍尖部位,幾十條粗壯的鎖鏈,牢牢的封鎖著一個披著滿頭白發的人。他的白發已長至及地,遮住了他的半個身體和半張臉,他的身體骨瘦如柴,一張臉更是皺若惡鬼,但他的一雙眼睛,卻如這世上最鋒利的刀鋒一般可怕,放射著地獄深淵一般的怨恨。
  “這就是……妖人?”
  “被封印在玄陣中一百多年,不吃不喝都不死,簡直是個老妖怪!嘶……好可怕的妖人,我被他掃上一眼,都全身發冷。”
  “好……好可怕。”蒼月緊張的貼近云澈,半個身體縮到他的身后。
  這個“妖人”的眼神之可怕,怨氣之重,可謂是云澈平生僅見。連他看了都有些心驚,何況蒼月。
  “茉莉,這是個什么人?你能看出來嗎?”云澈試探著問道。
  茉莉不屑之極的道:“一個厲害一些的普通人類而已,妖人?哼,真是可笑。真正的‘妖族’,它們的可怕是你根本無法想象的!”
  云澈:“……”
  對于“妖人”惡毒無比的詛咒和目光,凌坤卻是面不改色,泰然自若的道:“你想罵,就盡情的罵吧。嘿,你以為我們不敢殺你?若不是你還有所用處,能夠在某些必要的時刻做交換的籌碼,你早已死了幾百次!何需我們大費周章的讓你多活了一百年。”
  “我呸!”“妖人”嘲笑著:“卑鄙的老狗們,你們做夢,都別想拿我換到什么東西!我一直不肯死,就是要親眼看著你們被妖皇大人屠盡滿門,這一天不會太久的……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凌坤也狂笑了起來:“看來你是真不明白究竟誰在做夢。我不妨再告訴你一次,你們的妖皇早就已經死了,死在我天威劍域的劍主和日月神宮的天君手下,你們可憐的小妖皇才剛剛繼位,就不自量力的要為父報仇,嘖嘖……死的那叫一個凄慘。現在整個幻妖界就靠一個小妖后支撐局面,可惜小妖后雖然也有著皇族血統,但你們幻妖界又好像并不甘心以一個女人為皇,她現在是自顧不暇……屠我們滿門?哈哈哈哈,簡直是個天大的笑話。”
  “你放屁!”“妖人”憤怒的狂吼著,凌坤的那些話,顯然狠狠的刺激了他,讓他情緒完全失控,全身瘋狂掙扎,帶動鎖鏈“嘩嘩”作響:“我們幻妖界的妖皇大人豈是你們這些卑鄙的老狗能比的!妖皇大人不可能死……不可能!!總有一天,他會親手將你們全部屠滅!!”
  幻妖界……妖皇……
  這些陌生的字眼在兩人的對話中頻頻出現,讓云澈一頭霧水,他看向周圍,發現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迷茫,不時的互相詢問著,唯有凌月楓的神情還算鎮定。
  看來,“幻妖界”、“妖皇”,都應該是圣地那個級別的勢力才有資格接觸到的東西。他們與那個什么“幻妖界”之間,顯然有著巨大的仇怨。
  “哈哈哈哈,那你就繼續做你的百日夢吧!”
  嘲諷的大笑聲中,凌坤在手上的空間戒指一抹,幾十塊淡黃色水晶狀的東西便漂浮在了他的身前,每一塊水晶上,都釋放著一抹密度高到讓人驚悸的力量。隨著凌坤手臂的揮動,這幾十塊水晶分別飛向了囚禁“妖人”的淡黃色結界的不同角落,然后緩緩的沒入結界之中,化作結界力量的一部分。
  頓時,整個結界的顏色變得更加深邃,色彩也變得晶瑩,看上去黃光瀲滟。那幾十塊黃色水晶狀物體,每一塊之中都蘊藏著強大無比的封印力量,隨著它們的融入,二十年一次的結界穩固,也就此完成。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