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278 驚變

“這個封印妖人的玄陣,名為天威鎮魂陣。”凌坤手指結界下方不斷閃現玄陣光芒道:“在這天威鎮魂陣,無論是誰,玄力都會被極大幅度的壓制。這個妖人現在被鎖在邢天劍上,永遠別想逃離天威鎮魂陣。”
  凌坤面無表情的道:“這個妖人的外表和我們完全一樣,修行的也是玄力,但卻有一種被稱作‘玄罡’的特殊能力。不過,妖人之中,擁有‘玄罡’也只在少數。”
  “現在,該看的東西你們都已經看過了,記住我剛才和你們說的話。”凌坤目光掃過全場,向前一步,站在了結界前方,看著妖人冷笑道:“妖人,讓你見了這么久的陽光,你現在是不是對我感激的很呢?在送你回去之前,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嘿,你的兒子,還有你的兒媳,在二十年前不自量力的闖入天威劍域想要救你出來,可惜,他們卻不知道你在百年前就被轉移到了這里,哈哈哈哈哈。”
  妖人全身一抖,猛的抬頭,癲狂的咆哮起來:“你們……你們把我兒子怎么了!!你們把他怎么了!你們要是敢傷我兒子一根頭發,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嘖嘖,”凌坤冷笑著搖頭:“你那兒子可是狡猾的很,居然從天威劍域逃了出去,還差點被他找到這里來。只可惜,他最終還是被我們找到,更可惜的是,他們最后還是逃了,在我們的追殺下逃回了幻妖界。只不過,他們兩個早已身負重傷,又在重傷之下逃亡了好幾個月,生命之火也燒的差不多了,雖然逃回了幻妖界,但也都已變成了半個死人,估計早在十幾年前就已經死了。”
  妖人的眼睛死死的瞪大,一股無盡的悲傷、憤怒、絕望從他的身上瘋狂的散發,他狂亂的掙扎,瘋狂的嘶吼道:“你胡說!!你胡說!我兒子絕對不可能死!啊!!!天威劍域的狗雜種……該死的人是你!!啊!!”
  咆哮聲中,封鎖妖人的鐵鏈夾縫中,忽然伸出了一只手,帶著無盡的怨恨推向了凌坤的位置,一道化作實質的玄力光芒破空而至。
  周圍頓時驚呼一片,人們全部下意識的后退。凌坤也是面露訝色,但卻不驚不亂,身體更是動也未動,那道玄力光芒撞擊在了結界之上,卻在“錚”的一聲輕響中沒入結界,完全消失。
  “大家不用擔心,玄陣周圍的這個結界,雖然不能隔絕人的出入,但卻可以隔絕各種形式的力量。妖人不可能傷到我們的。”凌月楓解釋道,不過他的臉色并不平靜,因為他心里很是清楚天威鎮魂陣的強大,它足以將一個人的玄力強大壓制到連平常的百分之一都不到。但這樣的壓制之下,這個妖人剛才憤怒之下的出手,所產生的玄力氣勢,竟是絲毫不下于他!!
  被封鎖了整整百年,又是在天威鎮魂陣中,都能發揮出王玄初期的玄力……他全盛狀態下的實力,簡直無法想象!至少,要比凌坤都強出不知多少倍。
  “哼!”凌坤不屑的冷聲道:“看來當初鎖的不夠緊,竟然讓你的一只手脫離了出來,不過也沒關系,你不會天真到認為自己能脫離星隕之鏈的封鎖和邢天劍的鎮壓吧?”
  “你們這些卑鄙的小人,我要殺了你們……殺光你們……啊啊啊!!”
  凌坤之前的話顯然狠狠刺激了“妖人”,因為或許對“妖人”來說,支撐他一直不肯死去的并不是妖皇,而是他的家人。他的吼聲怨恨而絕望,他揮動著那只能活動的手臂,一道道玄光狂亂的砸向凌坤,口中釋放著野獸般的嘶吼,纏繞著他的鎖鏈在他的掙扎著撞擊著刺耳的聲音。
  “嘖嘖,真是可憐啊。”凌坤搖搖頭:“曾經妖皇身邊的守護神,幻妖界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王’,現在卻成了一條可憐的瘋狗,連我都不愿多看上幾眼,還是讓我……送你下去吧!!”
  他手掌一翻,一塊奇異的玄陣水晶被他捏在手中,一個小型的玄陣在他身前顯現,隨之,如有感應般,邢天巨劍下方的玄陣再次開始了閃爍,然后緩緩的旋轉著,帶動著邢天劍和妖人所在封印區域向地下緩緩而落。
  凌坤的實力雖然極強,但絕然沒有能力催動這個封印大陣,亦沒有能力去將之穩固,都是通過天威劍域的十數個頂級強者將所需的玄陣與力量封印于天晶之中,至于凌坤,說白了只是一個跑腿的執行者而已。
  “這個妖人,感覺上真的好可憐。”蒼月小聲的道。
  “的確是可憐,也不知道他所在的幻妖界和天威劍域究竟有著什么深仇大恨,僅僅是被封鎖在暗無天日的地方整整一百年,這世上就沒有多少人能承受。他雖然看上去有些瘋癲,但卻又還沒有真正的瘋癲。這份精神力,也著實驚人。”云澈感慨著道。
  “我也覺得……他好像很可憐,反倒不怎么覺得是個壞人。”夏元霸壓低聲音,小心的道。
  “圣地那個層次的恩怨,是我們永遠不可能碰觸到的,妖人是否是惡人,更是我們沒有資格論定的……看看就好。”秦無傷道。
  邢天劍緩緩向下,妖人的身影也逐漸開始消失于視線之下,但他如惡鬼一般的吼叫依然響徹在每個人的耳邊,他狂亂的攻擊也沒有停止,混亂的玄光一次次的砸在結界上:“我一定會殺了你們……啊!!!我一定會殺了你們!!”
  狂吼聲中,他忽然停止了攻擊,手臂伸向前方,猛的一拉。
  呼!!
  一陣狂風忽然在結界之中吹起,繼而又微弱的蔓延到了結界之外,在結界之外帶起一股吸力。顯然,這個已經進入半瘋癲狀態的妖人在極怒之下瘋狂的想要殺人,想要拉一個墊背死在他的手下,只要被他吸入結界之中,進入了“天威鎮魂陣”,無論是誰,就算是凌坤,也將必死無疑,因為縱然強如凌坤,到了天威鎮魂陣,玄力也會被壓制到最多只有靈玄境的強度。
  只不過,有著結界的阻隔,這股吸力很是微弱,在場的都是蒼風帝國同齡階段最高層次的強者,根本不會受到這種程度吸力的影響。
  “啊!!!呃啊啊啊!!!”
  邢天劍繼續降落,妖人的聲音也開始變得沉悶,這時,那股毫無威脅的吸力停止了……但兩息之后,一股氣浪忽然集中在了狹窄的一處,猛的向外涌來……而這股氣浪涌向的地方,赫然是……夏元霸所站的位置!!
  這股妖人傾盡全力的氣浪,在場的任何一人都可以輕松抗拒,包括只有真玄境的蒼月,但除了一個人……
  那就是玄力底至只有初玄境的夏元霸!
  忽然而至的氣浪之下,夏元霸被猛的帶起,飛向了結界之中,直到身體碰到結界的那一剎那,他才發出一聲驚恐的吼叫聲。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他們誰都沒有想到,馬上就要被封回地下的妖人,竟會忽然喪心病狂的鎖定一個只有初玄境的年輕人下手。有著天威鎮魂陣和結界的存在,妖人對他們原本無法造成任何威脅,但這些超強強者,都下意識的忘記了一個超級弱者的存在,更沒有想到,妖人竟會傾盡全力的對這一個根本不該出現在這里的弱者下手。
  “元霸!!!”
  這是云澈絕對不曾想到的變故,他們只是作為一個單純的看客出現在這里,周圍有著大量強者環繞,又怎么可能會想到災難就這么忽然鎖定他們而降臨。看著被吸向結界的夏元霸,云澈駭然失色,暴吼一聲,猛的沖了上去。
  “不要過去!!”
  秦無傷立即伸手想要拉住云澈,但“星神碎影”何其迅疾和詭異,秦無傷閃電般的伸手,卻只抓到了云澈的虛影。
  嘶!!
  云澈這一瞬間的速度,達到了他有史以來的極致,身影的閃現,竟帶起了刺耳的空間摩擦聲。在宛若流光的速度之下,他追及到了夏元霸的后方,一手抓在了他的左腳腳踝上……但也在這一瞬間,他和夏元霸,同時進入到了結界之中,天威鎮魂陣之內!!
  沒有了結界的阻隔,那股針對夏元霸的氣浪一下子強橫了千百倍,帶動著夏元霸和云澈兩人極速的沖向了妖人的方向……伴隨響起的,是妖人癲狂的大笑聲:“哈哈哈哈哈哈……殺!我要殺了你們!殺光你們!!”
  “云師弟!”
  “云澈!”
  “老大!!”
  “不要過去!!”
  蒼月被秦無傷死死拽住,驚喊的凌杰被凌月楓一巴掌震了回去,看著被吸入結界的云澈和夏元霸,每個人都是勃然變色,凌坤向他們解釋過何為天威鎮魂陣,他們也無比的清楚著被吸入天威鎮魂陣中會是什么后果。
  凌坤也是臉色疾變,在他眼皮底下,竟然發生這樣的事,這無疑讓他大失顏面,但再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進入天威鎮魂陣去相救……而他就算進去了,也根本不可能救出他們,反而會把自己搭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兩個年輕人被吸向妖人。
  “姐……姐夫!!”夏元霸的一張臉變得煞白,看著在后方死死拽住他腳踝的云澈,他嘶聲大叫聲。
  一股巨大無比的壓迫感從四面八方涌來,死死的壓制在了云澈的玄脈上,讓他的玄力如同被冰封一般無法催動……但這種壓制感只持續了短短的一瞬……天威鎮魂陣的確可以極大幅度壓制任意人類的玄力,但云澈,卻在這時成為了天威鎮魂陣下的一個例外,因為他的玄脈不是普通的人之玄脈,而是來自真神的玄脈!!
  真神的玄脈,又豈是一個凡間的天威鎮魂陣所能壓制的!!
  “啊啊!!!”
  隨著邪神玄脈一道紅光的閃現,那種被壓制的感覺一下子消散無蹤,他發出一聲暴吼,全身上下血光翻騰,兩只眼睛,也在一瞬間變成赤色。
  “煉獄!!”
  在這事關生死的時刻,云澈沒有任何猶豫的強行開始了第三境關,在暴走的玄力下,他將所有的力量集中于右臂,拉著夏元霸猛然甩向后方……
  他這一瞬間的爆發,竟硬生生的抗拒了來自妖人的吸力,將夏元霸甩向了自己的后方,他再次大吼一聲,在半空轉身,將全身所有的力量,毫無保留的推向了夏元霸……
  “元霸……走!!”
  呼!!
  隨著云澈的大吼,他所有的力量化作一陣洶涌的風暴,撞擊在夏元霸的身上,帶著他極速飛向了結界之外……而他自己,在反震力和妖人的吸力之下,以更快的速度飛向妖人的位置。
  “姐……夫!!”
  夏元霸的身軀向后飛的越來越遠,越來越遠……他終于碰觸到了結界的邊緣……在身體脫離結界的那一刻,他看到云澈的臉上閃現過一絲滿足的淡笑,然后閉上了眼睛……
  砰!!
  夏元霸落在了結界之外,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原本已是必死無疑的他,竟是奇跡般的被退回到了結界之外。他頭暈目眩,全身疼痛無比,卻根本來不及喘息一聲,踉蹌著起身飛撲向云澈,口中發出撕心裂肺的狂吼:“姐夫……姐夫!!”
  云澈的后背,也在這時落在了妖人的手掌上,一聲巨響,他的后背一瞬間完全炸開,血肉碎骨漫天飛灑,一道足以兩丈多長的血箭從他的口中吐出,隨之整個人如破碎的布偶般被遠遠的扔了出去,然后再也沒有了動靜,一大灘血在他身下快速蔓開……他最后的意識,是妖人那快意無比的狂笑聲。
  轟!!
  邢天劍忽然極速落下,然后在一聲巨響中完全落入,將妖人,還有似已死去的云澈封印在了不知多深的御劍臺之下。
  “云師弟!!”蒼月發出一聲杜鵑泣血般的絕望喊聲,然后兩眼一翻,昏了過去。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