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20)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20)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20)     

逆天邪神279 隕落的天才

“姐夫……姐夫……姐夫!!”
  夏元霸瘋了一樣的沖上去,撲倒在邢天劍之下,雙手“砰砰”的砸著邢天劍下的臺面,直砸的虎口崩血,但邢天劍的鎮壓,縱然集合天劍山莊所有的力量都不可能撼動半分,別說一個夏元霸,就是千萬個夏元霸,都不可能損傷分毫。
  所有人都是滿臉的驚容,他們怎么都沒想到,以十七歲之齡挫敗各大宗門核心弟子,奪得排位戰首位,名震天玄的云澈,才剛剛戴上這耀眼到極點的光環,就急匆匆的以這種誰也無法預料到的方式隕落在他們的面前”。
  而他隕落的根本原因,不是妖人手段下的意外,而僅僅是為了救一個在他們眼中連“廢物”都算不上的人。人們在唏噓的同時,也不知該贊他的重情重義,還是嘆他的愚不可及。
  “怎么會這樣……”秦無傷已經傻了,站在那里久久無知所措,眼看著就要帶著巨大.榮耀,風光得意的返回蒼風皇城,但一場噩夢,就這么忽然降臨了。他仰起頭,沉沉的喘息了一聲,胸口憋悶的幾乎要炸開,他抱著一線希望,邁著沉重無比的步子來到凌坤面前,神色灰暗的道:“凌長老,可否再把邢天劍升起……云澈他或許……或許……”
  說到一半,秦無傷已是沉痛的說不下去……把邢天劍重新升起又怎么樣?云澈在妖人那一擊之下的慘狀,所有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那樣的重傷,別說他一個初入靈玄境的玄者,就算是一個天玄境的超級強者,也是必死無疑……一絲的僥幸都不可能有。
  秦無傷的話,讓絕望哭喊中的夏元霸全身一震,然后猛然撲到了過來,“噗通”一聲狠狠的跪在了凌坤身前,用染滿鮮血的雙手抱著他的雙腿:“凌長老……凌長老求求你……求求你大發慈悲把邢天劍升起來……姐夫他……他不會那么容易死的……求你……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姐夫!!”
  夏元霸的聲音嘶啞而絕望,讓聽著他聲音的人無不內心激顫。凌坤的臉色相當不好看,因為這件事歸根結底還是因為他,如果不是他排位戰前一時起意,讓排位戰前十的宗門來觀摩這妖人封印儀式,也決然不會出現這樣的事。如果死的是夏元霸,這件事也不過是一件很快就被人遺忘的小事……沒錯!沒有人會記住弱者,更不要說一個死去的弱者,這就是最真實的現實。
  但云澈,他是這次排位戰的首位!更重要的是,他無門無派,以一個皇室玄府弟子的身份出戰,他的這個成就,振奮和激勵了無數沒有宗門支撐,卻有著強者夢想的年輕人。他這次奪冠所引起的轟動,超出了以往的每一屆。在天劍山莊之內人們都無知無覺,但蒼風帝國境內,卻早已因云澈而掀起了巨大的風暴。尤其是蒼風皇城,現在全城已經是張燈結彩,準備迎接云澈的歸來,就連蒼風帝皇蒼萬壑,也是紅光滿面,每日翹首以盼著他們的凱旋而歸。
  他對重劍完美的駕馭,也讓凌坤都生出了將他納入天威劍域的念想。
  但就是這樣一個人,就這么隕滅了。
  這件事若是傳出,所帶起的輿論波瀾,無異于在整個蒼風帝國掀起滔天巨浪。
  凌坤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沉聲道:“荒謬!邢天劍的鎮壓,豈是說開啟就能開啟的。我剛才開啟它所用的玄陣,還是天威劍域的十幾個大長老用了極長的時間合力完成……唉!就算是真能開啟又如何?他剛才的傷……必死無疑。這也是他自找的……你們……死心吧。”
  凌坤的話是人人皆知的實情,妖人即使在天威鎮魂陣中,依然能發揮出王玄境強度的玄力,他的一擊,根本不可能是云澈所能承受的。那一掌下云澈所受的傷,他們看在眼里,全部不寒而栗。那樣的傷勢,換做在場的任何一個人,就算看著堆積如山的靈丹妙藥,也不可能活下去。
  退一萬步講,就算他真的沒死,還留有一口氣,但他還在處在分明被刺激到癲狂的妖人手下,又怎么可能活!
  再退一百萬步講,就算妖人腦子抽風不再殺他,而他又神話般的活過來……邢天劍的鎮壓,要二十年才會開啟一次。以妖人的強大,百年不吃不喝也不會死,但以云澈的境界,一兩個月便基本是極限,然后就會活活饑渴而死。
  無論如何,云澈都已是必死無疑。
  “唉!”秦無傷長嘆一聲,閉上了眼睛,心中悲哀一片。
  而夏元霸沒有了動靜,他跪在那里,整個人一動不動,就如忽然死去了一般。
  “元霸,起來吧,好好的活著,才能對得起你這條用云澈的命救回來的命。”秦無傷沉痛的道。他說完之后,卻沒有得到夏元霸的任何回應,他低下頭,想要把他拉起來,卻忽然看到,夏元霸的臉上,竟分明掛著兩道長長的血痕。
  血淚!!一個人只有在極度悲傷、極度痛苦,精神瀕臨崩潰,靈魂無盡悲鳴才會流出的血淚!!
  秦無傷的心里猛的一顫,這一刻,他忽然明白自己似乎一直都低估了云澈和夏元霸之間的感情。他不會知道,在云澈玄脈殘廢,受盡冷眼和嘲笑的那段時間,除了他的爺爺和小姑媽,唯有夏元霸總是站在他身前,安慰、鼓勵著他,一次次和嘲笑他的人打的頭破血流。年少之時,夏元霸幾乎是云澈的半個精神支柱,是他這輩子唯一真正刻在心里的兄弟。隨著他的強大和輝煌,他的身邊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朋友”,但這些情感,永遠都不可能比得上在他最落魄、最讓人輕視,甚至被認為不可能有未來的那段時間,夏元霸對他那毫無雜質的感情。
  所以,他在強大之后,看不得半點夏元霸受到欺凌,誰傷害夏元霸,他都會讓對方付出極大的代價。在看到夏元霸遭遇大難時,他的以命換命根本毫無猶豫……因為夏元霸完全值得他這么做。
  秦無傷慌忙蹲在夏元霸身前,安慰道:“元霸,你……你沒事吧?唉……如果你想哭,就大聲的哭出來,哭完之后,你要讓自己好好的活著,活著為云澈料理后事,更要活著去幫云澈完成他所有沒有完成的事……”
  秦無傷的一番勸慰,卻依然沒有換來夏元霸的絲毫反應,他跪在那里,一動不動,臉色蒼白的已看不到一絲血色,眼神空洞的沒有一絲的神采,兩道血淚在他蒼白無色的臉上顯得無比觸目驚心……
  “元霸!”秦無傷大吼一聲。
  這一聲大吼,讓夏元霸全身一震,讓他仿佛一下子從噩夢中驚醒,他忽然“啊”的一聲嘶叫,站起身來,瘋了一般的沖向了北方,那撕心裂肺的叫喊如一根根帶著無盡悲愴的鋼針,狠狠的扎入了每一個人的心中。沒有人去攔住他,都眼神復雜的看著他在視線中越跑越遠。
  “元霸!!”秦無傷驚喊道,他想要追上去,卻又不得不顧及昏迷的蒼月。他長長的嘆息一聲,內心沉重的如同壓上了一座山岳。
  “凌莊主,煩請遣人照看一下我的弟子元霸。”秦無傷無力的說完,不愿再和任何人說一句話,帶起蒼月,向他們的庭院方向疾飛而去,背影無比的落寞悲涼。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凌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呆呆的看著巨大的邢天劍,一時間心亂如麻。
  “真是天妒英才。”凌云閉上眼睛,惋惜的道。
  “無垢長老,派人去跟緊那個叫……夏元霸的人,不要讓他出什么意外。另外,讓九牧婆婆去蒼月公主那里看看,不要讓她傷了身體和心魂,唉。”凌月楓交代完,也是長長嘆息了一聲。以真玄境的玄力位列排位戰首位,這樣的成就可謂空前絕后,但就是這樣一個千年難遇的絕世天才,就這么隕落了,讓人無法不惋惜。
  “是。”凌無垢臉色凝重的退下。
  “我們也走吧。”楚月璃眸光一陣復雜的變幻,帶著水無雙和舞雪心默然離開。對于云澈的隕落,她有一些惋惜,有一些遺憾,同時,還有少許不該有的慶幸……因為這樣一來,夏傾月也就此完全斷了來自塵世的束縛,可以靜心留在冰云仙宮,直到有朝一日繼承宮主之位,帶領冰云仙宮站在蒼風帝國的最巔峰。冰云仙宮欠下云澈的那個天大人情,也就此煙消云散。
  大部分人在惋惜哀嘆,當然也少不了一些暗中幸災樂禍的人。對焚絕城而言,這樣的結果,簡直就是天下掉下來的驚喜,他暗自冷笑道:“蠢貨!竟然為了救一個廢物,搭上自己的命……十足的蠢貨!不過也算你走運,死的干凈利落,要是落在我的手里,可別想死的這么痛快!”
  人們開始逐漸的散去,他們可以預想到,一場巨大的輿論風暴將因云澈的忽然隕落而在蒼風帝國之內掀起。
  凌坤站在原地,看著邢天劍,緊皺眉頭思索著:奇怪!云澈在進入天威鎮魂陣后,所釋放的力量比之他之前分明沒有絲毫削弱……為什么他竟然沒有被天威鎮魂陣壓制?難道是某種巧合,或者天威鎮魂陣有所漏洞?
  但人已經死了,他再想這些也沒有意義,用力一拂袖,整個人化作一道快到看不見的流光,消失在御劍臺上。
  ……………………
  “什……么?你說什么……你說什么!?”
  在楚月璃把云澈隕落的事原原本本的告知夏傾月后,她還沒有得到夏傾月的回應,卻先聽到了楚月嬋那顫抖到如風中蓮葉的聲音。
  楚月嬋站了起來,全身上下的冰靈變得無比狂亂。楚月璃驚訝的看著她,不解的道:“姐姐,你怎么了?你……”
  “你說他死了……他……死……了?”
  這一刻,楚月嬋的聲音虛弱的如同從云霧中飄來,她的眼睫、眸光、冰靈、全身……都在瑟瑟顫抖著……楚月璃大吃一驚,她對自己的姐姐,比任何人都要了解,這個世界上,幾乎沒有任何事情能撼動她的心靈半分,但現在,她的情緒卻分明失控……還是完全的失控!這在她的記憶里,是徹頭徹尾的第一次。她幾步來到了楚月嬋身前,焦急的道:“姐姐,你怎么了?你……你會不會聽錯了什么?我說死的那個人是云澈,他為了救與他同來的夏元霸,死在了那個妖人的手下,尸體還和那個妖人一起被鎮壓在了御劍臺之下……”
  楚月璃的話未說完,楚月嬋已經飛沖了出去,只留下一股凄涼無比的寒風。
  “姐姐!”楚月璃驚呼一聲,連忙追了上去。
  水無雙和舞雪心對視一眼,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而夏傾月……她端坐在那里一動不動,眸光更是徹底靜止,毫無色彩和焦距的看著前方,就連呼吸、心跳都完全的停止,整個人猶如在一瞬間化作了一具沒有生命的美麗冰雕……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