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5)      第1111章告慰(04-25)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5)     

逆天邪神280 姐弟別離

楚月嬋御空疾飛,一雙美眸迷蒙無神,對身后楚月璃聲聲急促的呼喊毫無回應,整個人仿佛掉了魂一般。
  終于,她落在了御劍臺上,站在那把巨大的邢天劍前,看著那高聳入云的劍體,還有那磅礴如海的氣勢,她平日里總是冰冷的雙眸、臉頰,還有櫻瓣一般的唇,都開始顫蕩起來:“死了……死了……你竟然死了……死了……”
  “姐姐!”楚月璃總算追了上去”。楚月嬋這從所未有的異狀,讓她心神大亂,她抱住楚月嬋的手臂,倉皇的道:“姐姐,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你快告訴我……”
  楚月嬋對于她的到來和聲音,卻沒有一絲的反應,她呆呆癡癡的看著邢天劍,失魂落魄的呢喃著:“你為什么會死……為什么……為什么!!”
  砰!!
  一股冰寒狂暴的力量從楚月嬋身上釋放,將楚月璃遠遠的震開,她沖向了邢天劍,無數的冰蓮瘋狂的爆炸在劍體之上,發出陣陣破碎的悲鳴。她的每一次攻擊,都傾盡著所有可能動用的力量,一個王座近乎瘋狂的力量釋放,所帶起的聲勢是無比恐怖的。整個御劍臺寒風卷起,冰晶漫天……
  “為什么……為什么你會死……”
  “我不相信……你給我出來……出來!!”
  “你為什么會死……為什么……你忘了你說過的話了嗎……你明明告訴過我,你是個真正的男人……你怎么可以死……你出來……出來!!”
  “你不是要征服我……你不是要去冰云仙宮找我嗎……那你為什么要死……你給我出來……”
  “……求求你出來……只要你出來……你說什么……我都答應你……出來……出來啊…………”
  數不清的冰晶如驟雨一般瘋狂的撞擊著邢天劍,但卻別說撼動,就連一絲創傷都沒有在劍體上留下。那聲聲撞擊震耳欲聾,但不但卷動的寒風卻是無比的悲涼,楚月嬋的聲音從絕望、撕心,到怨恨、怒怨……到最后,化作了最悲戚的痛哭和哀求……
  這一刻的她,不再是讓世間男人只能夢中仰慕,卻連直視都不敢的冰嬋仙子,而是一個七魂六魄被完全抽離的普通女子……
  “姐……姐……”看著楚月嬋的舉動,感受著她哀戚的情緒,聽著她的聲音,楚月璃徹底的傻了,就算再怎么無法相信,她也不得不想到一個荒謬之極的可能……而這個可能出現在腦海中時,她險些沒精神崩潰。
  御劍臺的巨大動靜,很快引來了天劍山莊的人。就在附近不遠處的凌月楓和幾個長老迅速趕了過來,眼前的狀況,讓他們齊齊瞠目。
  外來到來,楚月璃心中一緊,她迅速上前,死死的抱住楚月嬋,呼喊道:“姐姐,不要再打了,那是邢天劍,是根本無法撼動的……云澈他已經死了……已經死了!!”
  楚月嬋的身體一僵,動作一下子停了下來……楚月璃的話,就如那最后一根無情的稻草,讓她最后的奢望,也化作了完全的絕望。
  “噗……”
  一道長長的血箭從楚月嬋的口中噴出,灑落在了邢天劍上,她雙目閉合,所有的意識都化作了絕望的空白,整個人緩緩的倒向了后方。
  “姐姐!!”
  楚月璃驚喊一聲,在短暫的發懵后,迅速抱起昏迷的楚月嬋,飛向了庭院的方向。
  “冰璃仙子,這是怎么回事?”凌月楓迅速出聲問道。
  楚月璃卻仿佛沒有聽到,帶著楚月嬋徑自飛遠,很快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之中。
  看著邢天劍上那一灘猩紅的血跡,凌月楓頓時心神大亂,他急聲道:“快!馬上讓九牧婆婆療好蒼月公主后,馬上前往冰嬋仙子所在的庭院!!”
  云澈的死,讓絕大多數人惋惜,但也只是惋惜而已。但他的死所帶起的一系列連鎖反應,卻是他們決然不會想到的。
  楚月嬋高估了自己,她本以為與云澈的錯誤結合只是迫于無奈,她以為以自己的心性,能徹底斷了與云澈的所有情感,她以為自己前來天劍山莊,是為了見云澈最后一面,了卻一切與他的恩怨,此后再無塵緣。
  但她太不了解自己,也太不了解自己身為女人的這個角色。
  龍神試煉之境,那五個月的緊緊相擁,五個月寢食相貼,五個月看著他永遠擋在她身前,斬破一切險阻的身姿,五個月寧愿自己傷痕累累,也絕不讓她受一絲傷痕的守護……這些,足以將一個鐵石心腸的女人都徹底的融化。
  更何況,楚月嬋從來都不是鐵石心腸。而這個世界上,除了死人和活死人,也從來就不可能有人做到完全沒有情感,她只是生活在冰寒的冰云仙宮,被環境和宗門玄功冰封著情感,但當這些被冰封的情感一旦在融化中釋放,所產生的熾熱,將遠遠的勝過常人,勝過她自己的想象……
  在聽到云澈死訊,那種靈魂被一瞬間絞碎的痛苦與絕望襲來時,她來終于明白了這一點,可是,卻已經太晚……
  “夏師妹,你沒事吧?你……要不要緊?”
  水無雙和舞雪心伴在夏傾月的身邊,擔心的問道。因為在聽到云澈的死訊以后,夏傾月就如掉了魂一般,就那么怔怔的看著前方,久久沒有一絲的動作。她們本以為,夏傾月當初嫁給云澈只為報恩和了卻父親心愿,和他不會有什么真的感情,即使聽到他的死訊,也頂多只是遺憾。但此時夏傾月的反應,卻完全出乎了她們的預料。
  在她們不斷的呼喊之下,夏傾月的美眸總算有了些微的焦距,她高聳的胸脯開始了劇烈的起伏,許久,她輕輕的搖頭:“我……我沒事。”
  她緩緩的站了起來,動作僵硬的如一只被牽了線的木偶,在站起的那一刻,她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地。水無雙和舞雪心連忙扶住她,目光里滿是擔心復雜。
  “師父說的……都是真的嗎?”夏傾月開口問道,聲音輕渺如煙。
  兩人同時點頭,水無雙道:“他是為了救你的弟弟……他把你的弟弟推了出去,自己卻落在妖人的手上,被妖人一掌……幾乎打穿了身體,當場隕落,就連尸體,都和妖人一起……”
  “不要再說了。”夏傾月臉上最后的血色也完全的褪去,蒼白的如正生著一場大病。她雙手抓著衣角,纖細的玉指每一處指節都無比慘白,全身,充斥著一種絕望的無力感,內心如被萬千針刺,痛不欲生。
  為什么會是這樣……
  是我真的沒有資格成為一個妻子嗎……
  為什么我沒有選擇一起去御劍臺……
  她在心中呢喃著,然后輕輕掙脫兩人扶著她的手,腳步輕緩的走向前方,目光無神的道:“我想自己……去一趟御劍臺。”
  水無雙和舞雪心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神中的異樣。她們沒有阻止她,也沒有與她一起,待夏傾月走遠后,舞雪心輕嘆道:“看來,先輩們說的一點都沒有錯,男女之情這種東西,真的一點都不能碰……太害人了。這或許有可能會成為夏師妹的心魔。”
  水無雙道:“沒想到,夏師妹竟真的對那個云澈生情了。唉,不過這樣也好,云澈一死,她這不該有的情根也就徹底斷了……”
  出了庭院,夏傾月渾渾噩噩的走了一會兒,眼前,忽然看到了夏元霸的身影。他低垂著頭,如一具行尸走肉般機械的向前邁動著腳步,臉上,還掛著兩道沒有干去的血痕。夏傾月看到他時,他也看到了夏傾月。以往每一次見到她,他都會滿臉驚喜的跑過來喊“姐姐”,但這一次,他的臉上卻露出了驚恐,倉皇的向后倒退著,然后低吼一聲,掉頭就跑。
  “元霸!”
  夏傾月眸光一顫,飛身追了上去,落在夏元霸的前方,夏元霸停住腳步,雙手擋在身前,用嘶啞的聲音大吼道:“不要……不要過來……不要靠近我!!”
  “元霸,你怎么了?”夏元霸現在的樣子,讓夏傾月內心更加揪痛。她知道,云澈的死,最最心痛的,必然是夏元霸。他不但承受著內心的傷痛,還有著更痛千萬倍的內疚與悔恨。
  “不要靠近我!”夏元霸的身體在倒退,臉上淚如泉涌:“我已經害死了姐夫,我不想再害死姐姐,求你不要過來,不要靠近我!”
  “元霸,不要這樣,那不是你的錯……”
  “不!是我的錯!是我錯的!”夏元霸“噗通”跪在了地上,痛苦的哭嚎著:“是我這個廢物,害死了姐夫……都是我……都是我……為什么死的不是我……為什么我不早點死!啊!!”
  他一邊痛哭,一邊抬起拳頭,狠狠的捶打著自己的腦袋,每一拳都奇重無比。夏傾月向前一步:“元霸,不要……”
  “不要過來!!”夏元霸連滾帶爬的后退,雙手擋在身前,他的眼淚在臉上拼命的奔瀉,聲音嘶啞而痛苦:“你是我的姐姐,是我的親人,姐夫是我的兄弟,也是我的親人……姐夫變得越來越強大,變得讓我崇拜,他把我這個廢物帶到了夢寐以求的蒼風玄府,把我帶到了以前做夢都不敢想的蒼風排位戰……我受到欺負的時候,就算對方再厲害,他都會狠狠的教訓對方,讓他們再也不敢欺凌我……”
  “我心安理得的享受著姐夫帶來的一切,他的榮耀,也是我的榮耀,因為他是我最親的姐夫……但……但我為姐夫做了什么……我做了什么……我害死了姐夫……我害死了姐夫啊啊……我這個廢物……豬狗不如的廢物……害死姐夫的廢物……廢物!!!”
  “元霸……”夏傾月咬緊嘴唇,不知該如何去安慰夏元霸如今已殘破不堪的心靈。
  夏元霸的痛苦持續了很久很久,哭的像個絕望的孩子,不斷淋落的眼淚很快將地面打濕了一大片。夏傾月沒有再說話,靜靜的看著他的眼淚……痛哭也好,至少可以把心里的傷痛釋放出來那么一些……
  風聲蕭瑟,不知過了多久,夏元霸的痛哭聲終于停了下來,逐漸的,就連抽泣也滿滿消失。他跪在地上,頭發垂下,安靜了許久后,從地上緩緩的站了起來,忽然輕輕的道:“姐姐,我要走了。”
  “走?你要去哪里?是回家嗎?”
  “不,我不回家,我沒有臉回家……”夏元霸慘笑著:“我這樣的廢物,就算回到家里,也要活在父親的庇護下,或許哪一天,連父親都會害死……我不想再當一個廢物,我不想再害死我身邊的親人……”
  “我要走……我要去尋找可以讓我不再是廢物的力量……我要變得強大……我再也不要只做一個廢物……”
  夏元霸抬起手,擦干了臉上的眼淚,然后,堅強的露出了一抹笑:“姐姐,不要擔心我,我向你保證,我一定不會死……因為我現在的這條命,是姐夫用自己的命換來的,我無論如何,也不會讓自己死……我只求姐姐不要攔我,更不要尋找我……總有一天,我會回來……等我回天的那一天,我要用自己的力量保護姐姐,保護父親……保護所有我想保護的人……”
  夏傾月:“……”
  夏元霸走了,他背對著夏傾月,步伐走的格外緩慢,但卻又無比的堅毅。他沒有帶任何東西,身上沒有哪怕一個黃玄幣,沒有人知道他要去哪里,或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更沒有人能知道和了解,這個今年才只有十六歲的少年此時心中盈.滿著多少的悲傷、痛苦、自責、悔恨……以及對力量的渴望……
  夏傾月沒有追趕,她怔怔的看著夏元霸遠離的背影。透過朦朧若霧的眸光,她看到平時總是憨憨愛笑,無憂無慮,又充滿熱情的弟弟,堅強的長大了。
  “元霸,要保重,我等著你回來。”夏傾月輕輕的呢喃著,她把手按在胸口,閉上了眼睛:“元霸……謝謝你教給我的堅強……”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