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282 軒然大波下

對九牧婆婆這等人物來說,在這等對她而言簡單到不能在簡單的事情上懷疑她,是對她醫術和人格的巨大侮辱。她懶得再多說什么,拄著拐杖走了出去,留下完全傻眼的楚月璃與凌月楓。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姐姐她怎么可能會……啊?姐姐,你……你醒了!”
  楚月璃惶然間,忽然看到床上的楚月嬋在不知什么時候已經睜開了眼睛”。她連忙站到床邊:“姐姐,你沒事吧?有沒有哪里不舒服……剛才,九牧婆婆說……說你懷孕了……”
  面對楚月璃的話,楚月嬋卻目光怔然,毫無反應。在九牧婆婆給她把脈的時候,她就已經醒了過來,后面的話,她全部聽在了耳中。她在發怔中,緩緩的伸出手,輕輕的按在自己的小腹上。
  這是幾乎所有女子在聽到自己有了身孕后,都會有的下意識反應。
  她的眼神,還有她的這個動作,是清晰到不能再清晰的默認,楚月璃如遭雷擊,大腦“嗡”的一聲。凌月楓則是直接向后踉蹌一步,全身瑟抖,如聞晴天霹靂。
  “姐姐……你……”楚月璃已完全的屏息,看著楚月嬋放在小腹部位的手,她的心臟幾乎要從胸腔中跳出來。
  “什么都不要問!”楚月嬋重重吸了一口氣,聲音無比的冷硬:“馬上離開這里,回冰云仙宮!”
  “好……好!”心中大亂的楚月璃只能點頭。
  “冰嬋仙子……你……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誰的……你是懷了誰的孩子!”凌月楓喘著粗氣,同樣一個問題,他接連問了兩遍,顯然心中已是天翻地覆。以九牧婆婆的資歷,這種事上斷然不可能出錯,再加上楚月嬋的反應,他已經不需要再去詢問確認她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了身孕,他現在瘋狂的想要知道,那個孩子究竟是誰的!究竟是誰,竟然把楚月嬋……
  他當年苦戀楚月嬋,為之自降身段,失盡尊嚴,卻在隨后的幾十年里連楚月嬋的一次面都沒見過。他雖然最終回到山莊,娶了有著驚人出身的軒轅玉鳳,但心中,從來沒有消卻過楚月嬋的影子。
  楚月嬋成為了他心中一個極度美好,卻又無法實現的夢。
  而這個夢無法實現卻又無限美好,是因為他本以為,這個夢永遠都不可能有人實現,那么,關于楚月嬋的夢,也將永遠毫無瑕疵的存在于他的心海之中。
  但如今,這個夢徹底的碎了。
  年少時,他是公認的年輕一輩的第一才俊,無人可及。如今,他是蒼風帝國第一勢力的霸主,當之無愧的蒼風第一人!在無數玄者眼中,是高不可攀,神一般的存在,就算是帝皇見了他,都要恭恭敬敬!他這輩子耗費心力,傾注情感最多的事,便是追求楚月嬋,卻慘敗收尾。原本,對于這個結果,他無限的遺憾,但卻并沒有太過的痛心,因為冰云仙宮的弟子素來從不婚嫁,而連他都追求不到的女人,整個蒼風帝國也不可能有人追求的到……但如今,他卻親耳聽到,親眼證實她有了身孕!
  那一刻的打擊,宛如心海之中降下九天玄雷,將他所有的幻想、憧憬、尊嚴、傲氣全部轟擊的支離破碎。
  楚月嬋沒有看他,聲音如以往般冰冷如雪:“這是我自己的事,凌莊主無須過問!這里是我的住處,不該是你在的地方……出去!”
  楚月嬋拒人于千里之外,似無任何情感的冰冷,凌月楓再熟悉不過。他想到楚月嬋在御劍臺的異常反應,一個讓他覺得荒謬到極點的可能出現在他心海中,他失聲道:“難道……難道是你和云澈……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是這樣……”
  “云澈”二字深深的刺痛了楚月嬋的心,讓她身上猛然爆發出刺骨的冷意:“我懷的是誰的孩子,還輪不到你來管!馬上給我滾出去!!”
  凌月楓內心一顫,心中悲哀冰涼一片,大腦在混亂中幾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長長的嘆息一聲,轉過身去,無比落寞的離開。在他即將踏出房門時,楚月璃急聲道:“凌莊主,今日之事,事關我姐姐和冰云仙宮聲譽,請你務必緘口!拜托了。”
  凌月楓腳步一頓,然后緩緩的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出了庭院,凌月楓魂不守舍的走了好一會兒,心神才終于平靜了一些,他停住腳步,仰頭看天,默默的嘆了一口氣。他心里很清楚,這件事,或許是他人生之中最沉重的一場打擊,這場打擊粉碎了他心中最美好的幻想,也讓他平生第一次生出無比濃重的挫敗感,甚至,還有一種無法言喻的屈辱。
  “哈哈哈哈!真是可笑,你苦追了楚月嬋十幾年,卻連她的面都見不到一次,幾十年過去,你對她依然念念不忘,她卻從來沒正眼看你一眼,反而寧愿和一個后輩茍合在一起,還有了身孕!真是個天大的笑話!凌月楓,你有沒有覺得自己很窩囊!?”
  刺耳的聲音從他的身后傳來,凌月楓轉過身一臉詫異和憤怒的看著自己的發妻軒轅玉鳳,他詫異著一向溫婉的妻子居然說出了如此刺耳難聽的話,心中本就死死壓抑的憤怒,也因為她的這些話而數倍的升騰。
  “閉嘴!”凌月楓怒聲道:“你竟然偷聽我們說話!這件事……這件事和我,和我們都毫無干系!她懷有身孕的事不一定是真的,所謂和云澈……更是無稽之談!忘掉你聽到的所有話,不許對任何一個人說起!!”
  凌月楓吼完,似乎又覺得自己語氣過重,但怒氣盈心,他也不想再多說什么,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軒轅玉鳳臉色發紫,直氣的全身發抖:“凌月楓……到了這種地步,你居然還在維護她!!你對她……可真是……用~情~至~深~啊!!你真是……對的起我!!”
  “你不想讓這件事被人知道……我就偏偏要讓人知道!我還要讓天下所有的人都知道!!”
  軒轅玉鳳怒怨間,忽然看到凌云正向這邊走來,腳步緩慢,魂不守舍。
  她眉頭一動,壓下怒氣,走了過去,道:“云兒,你怎么了?怎么看上去精神這么差?”
  “母親……”凌云喚了一聲,然后落寞的一笑:“孩兒從小癡劍,心無旁騖,本以為終生不會對女子生情。但是,孩兒最近卻喜歡上一個女孩,日思月想,不可自拔。”
  知子莫若母,凌云的異狀,軒轅玉鳳早就看的一清二楚。她暗嘆一聲,安慰道:“你喜歡上的,應該是夏傾月吧?你若真心喜歡,非她不娶,過幾日,娘便去冰云仙宮為你提親!管它什么冰云仙宮弟子不嫁人的規矩!我的云兒,就沒有配不上的女人!冰云仙宮不答應,娘就是搶也給你搶過來,絕不讓你像……哼,像你爹那樣窩囊!”
  凌云苦澀的搖頭:“已經晚了,她已經……成婚了。”
  “什么?”軒轅玉鳳心中詫然:“怎么會?冰云仙宮的女人從不嫁人,她怎么可能成婚!”
  “母親,你還記得,在一年以前,蕭宗那邊曾傳出過一個冰云仙宮新進女弟子在流云城成婚的消息嗎?當時因為不過是一個新進的普通女弟子,無人放在心上……但是,孩兒現在才知道,那個女弟子,就是夏傾月……她嫁的人……是剛剛隕落的云澈……她為他戴孝,還為他斷發斷情,心中再不可能容下他人。”
  凌云一邊說著,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他若是一個濫情之人,此刻也頂多只是心塞,用不了多久就會煙消云散。但對一個劍癡而言,動一次情,實在是太難了。而且往往一生,真正動情往往就只有那么一次……
  “竟然……還有這回事……”看著凌云的樣子,軒轅玉鳳一陣深深的心痛:“云澈……竟然又是云澈,這個云澈,還真是手段通天……還有冰云仙宮,你害了我的夫君還不算完……現在居然又害了我的兒子……”
  御劍臺的變故之后,凌坤當日黃昏便離開了天劍山莊,冰云仙宮也隨之離開,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次日凌晨,蒼風皇室也早早離開,同樣沒和任何人打招呼,不是他們失了禮數,而且根本沒有任何心情再去向天劍山莊辭別……四人帶著一腔希望而來,在云澈一人之力下,讓蒼風皇室的名字一次次的響起在排位戰的戰場上,但歸去時,卻只剩兩個人,帶回的,是沾染著無盡哀傷的榮譽。
  走的時候,蒼月已不再哭泣,沒有哀傷,也沒有眼淚,平靜的可怕,似乎整顆心都隨著云澈一起離開,只剩下了一具沒有了情感的軀殼。讓秦無傷安慰的是,她并沒有作出極端的舉動,也沒有說出極端的話語,因為她還要回去守護茍延殘喘的父皇。
  若是她的父皇也終于離世,那么她在這個世界上,就真的沒有什么牽掛了。
  然而,誰也沒有料到的是,隨著排位戰結束,云澈和夏傾月這兩個名字在蒼風帝國引發的轟動還未平息,一股更大的轟動如暴風般降臨蒼風帝國,引發了前所未有的軒然大波,也讓“云澈”這個名字,成為了家喻戶曉,無人不知的名字。
  “……冰月仙子夏傾月在出了天池秘境后,玄力居然已是王玄境!沒錯……真的是王玄境,這是十大宗門證實的消息!我的天啊……聽說她現在不單單有著第一美女的稱號,還是蒼風帝國未來當之無愧,無人可及的第一強者。”
  “我都懷疑她是不是仙女的化身,長相美的讓人難以置信,天賦和機遇,更是高的無法形容!”
  “你們聽說了嗎!云澈在出了天池秘境的當天,居然隕落在了天劍山莊的論劍臺。”
  “唉!這件事還有誰不知道。居然為了一個據說只有初玄境的廢物把自己葬送了,唉,真是天妒英才,好不容易出現了一個沒有宗門背.景的超級天才讓我們揚眉吐氣,卻就這樣隕落了。再出現下一個,都不知道要多少年之后了。”
  “啥!?冰云仙宮的冰嬋仙子有了身孕!?這這這……”
  “沒錯,這件事到處都在傳,據說是從天劍山莊傳出來的,不應該是假的。還聽說,那是冰嬋仙子和云澈的孩子!!據說云澈在御劍臺出事之后,冰嬋仙子直接發瘋,還當場吐血……要不是大家都在這么說,我壓根都不敢信!”
  “還有更勁爆的消息!冰月仙子夏傾月居然在十六歲的時候就已經成婚,而她嫁的人,居然就是云澈!排位戰的最后一場,壓根就是這一對夫妻的對決……這件事千真萬確!”
  “在去年的時候,就有消息說冰云仙宮的一個女弟子破例嫁人,現在蕭宗那邊完全證實,當初嫁人的那個女弟子,名字就叫夏傾月!嫁的人也就是云澈……據說在天劍山莊,有人親眼看到她為云澈戴孝……”
  “當年的第一美女,和現在的第一美女,居然一個被云澈搞懷孕,一個壓根就是他老婆……我的媽呀!”
  “當年多少人苦戀冰嬋仙子楚月嬋,其中還包括天劍山莊莊主凌月楓和蕭宗宗主蕭絕天,卻沒有一個人能讓她正眼看一眼,卻被云澈給搞上了,還有冰月仙子,居然比月宮的仙子還美……啊啊啊!我真想代替云澈去死啊!”
  “這還不止,就連我們蒼風皇室唯一的公主……蒼月公主都被他拿下了!在天劍山莊里,只是不要瞎子,都看的清清楚楚,據說焚絕城還因此想要在天池秘境中暗殺云澈,卻沒有成功。”
  “這個云澈,簡直牛逼到了沒天理!估計是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這才滅了他!”
  “簡直就是人世的妖孽,蒼生的禍害!啊啊……為什么我不是云澈!!”
  云澈這個名字,在蒼風帝國之中引發了爆發式的轟動,幾乎在城中任何一個街道,走上十步,至少能聽到七八次“云澈”這個名字,如果他單單只是隕落,人們會因此而深深惋惜,遺憾,甚至還有會無限崇拜的年輕玄者嚎啕大哭,但再加上關于蒼月公主、冰嬋仙子、冰月仙子的傳聞,那性質頓時就完全不同了。人們,尤其是男人在談論起他時,音調中的膜拜、羨慕、嫉妒、震驚、憤慨……可謂無以復加。
  而此時,天劍山莊御劍臺的下臺,一個黑暗的空間,蒼風帝國輿論的焦點,如死人般沉寂了數天的云澈,終于艱難的睜開了眼睛。
  以下是凌月楓的內心獨白>
  tdyd!我這輩子唯一看上的女人,追了一輩子沒到手,居然讓一個后輩給搞懷孕了!我兒子好不容易看上一個女人,還深陷其中,居然是他的老婆。我們蒼風帝國第一父子,居然在女人方面全栽在了這小子手上……我真特么的日了狗了!
  今天一百更!我從不騙人!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