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285 破釜沉舟

昏暗的空間,沒有日夜交替,亦無法計算時間。云澈不知道自己在這里停留了多久,他的心中,只有傾盡全力從這里出去的執念。而第一步,就是全力恢復身上的傷勢。
  他自己調配的傷藥,加上紫脈天晶,再加上大道浮屠訣賦予的恢復能力,云澈的傷勢恢復的相當之快,不到半個月的時間便已痊愈。看著云澈在這樣的環境下,原本足以致命的傷勢卻非但沒有惡化致死,卻反而極速恢復,縱然以他的廣博見聞和經歷,也是一次次暗中震驚……那幾乎已不能單單稱之為恢復……而是再生!
  原本他后背被打出一個血骷髏,腰椎崩斷,但現在卻是完好無損,連一點傷疤都沒有留下,簡直匪夷所思!
  “真是個有趣的家伙,居然能把這樣的傷都短時間內完全復原”。這已大致與醫術無關,看來,是你修煉了某種神奇的玄功!但我活了幾百年,還從來沒聽說過有這等奇妙的玄功存在!”妖人低沉的道,看著云澈眼中開始凝聚的殺氣,他哈哈大笑起來:“你以為恢復了傷勢,而我不能動彈,你就能殺了我嗎?縱然我的玄力被這個鳥陣法大幅度壓制,但就憑你一個小小的靈玄境,別說殺了我,連我的一根頭發都別想傷到!”
  傷勢痊愈,玄力也恢復了九成,云澈抓起龍闕,站在結界邊緣,沉著臉道:“在這個地方,不是你死,就是我死!既然我撿了條命活了過來,那就絕不會允許自己再死……死的只會是你!”
  “他的玄力雖然被壓制,但從他之前在御劍臺的氣息來看,他大概還能發揮出王玄境初期的玄力強度,你雖然不受陣法壓制,但和他的差距依然太遠,想殺他完全就是做夢。但他被束縛身體,只有一只手能動,也不可能追及,依仗星神碎影和封云鎖日的話,你在攻擊他的過程中保命也不是難事……如果你想嘗試一下自己有沒有殺了他的可能,那你盡可以試試看。”茉莉淡淡的提醒道。但顯然,她完全不認為云澈真能殺了這個妖人。
  “不試試,又怎么知道!”
  云澈眉頭一沉,龍闕一橫,焚心開啟,疾步沖入到了結界之內,壓制的感覺頓時襲來,但馬上又消散不見,他雙目死死盯著妖人那只唯一能動的右手,全身精神緊繃,但意外的是,在他沖入結界之內后,妖人卻始終沒有向他出手,白色的長發之下,那雙灰暗的眼神在盯著他,但卻毫無戾氣。
  一直到他靠近到妖人身前,妖人依然一動不動。
  “喝!霸王怒!”
  云澈一聲低吼,龍闕帶著一股驚濤駭浪般的氣勢狠狠的砸向妖人,殺死妖人,這是云澈的唯一目標,所以他的攻擊不會有任何仁慈,這一劍,直接砸向了妖人的天靈蓋……隨著龍闕劃下的沉重軌跡,妖人卻依然沒有任何的動作,任由攜帶著萬鈞巨力的龍闕狠狠的砸在他的頭上。
  砰!!!!
  云澈的玄力雖然只處在靈玄境初期,但他的實力卻絕不能以玄力等級來衡量,這一劍之威勢,足以將一座小山給轟裂,何況一個人的腦袋。這一劍下去,帶起一聲沉悶的巨響,周圍的空氣被強橫的排開,形成一個短暫而恐怖的真空地帶。
  云澈愣了一下……因為這個妖人竟然根本不躲避,也不抵擋。
  龍闕劍轟在了妖人的頭部,而妖人從頭部到全身,卻連一絲顫抖都沒有,龍闕劍下,他卻緩緩抬起頭來,淡淡的笑道:“你果然是個怪胎,在這鳥陣之中居然不受壓制!而且以靈玄境的玄力發揮出如此戰力,就連我幻妖王族之中,都沒有幾個人可以做到。我現在忽然對你所修煉的玄功有了興趣!”
  這足以劈山裂石的狂暴一劍就這么砸在他的腦袋上,卻連他的一根頭發都沒有傷到,云澈心中大驚,身體迅速翻轉,龍闕劍甩起,然后更加狂暴一劍狠狠落下。
  “隕月沉星!”
  這一次,妖人動了,迎著云澈的龍闕,妖人的手臂以快到根本無法看清的速度彎折,手心斜上,以最不容易發力的中指與無名指,就這么夾在了龍闕厚重的劍刃上。
  云澈傾注龍闕的所有力量在一瞬間如泥牛入海,消失的無影無蹤,而隨之,一股可怕的力量帶著巨大的危機從劍身上反震而來,云澈想也不想,閃電般撤手,但還是被離劍而出的玄力風暴轟中,悶哼一聲倒飛出去,落地之后的云澈迅速一個閃身,退到了結界之外,半蹲下身體,喘著粗氣,眉頭死死鎖起。
  好可怕的妖人!
  全力一擊,連他一根頭發都傷不到。而他僅僅兩根手指的力量,就直接奪了我的武器,還把我逼開……茉莉說的沒錯,以我的實力,要殺他,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八千多斤的龍闕劍,被妖人輕輕松松的夾在雙指之間,隨意的就像是捏著一支筷子,感受著這把劍的分量,一抹驚訝從妖人的臉上一閃而過,他晃了晃手指道:“不錯的劍,能把這把劍發揮到剛才那般威力,你倒也著實非同尋常!這把劍,還是還給你吧!”
  妖人手指一動,龍闕頓時化作一道灰暗的流星,穿梭過結界,在“叮”的一聲中深深的插入云澈腳步的地面上。
  “你為什么不殺我?”云澈冷著眼問道。
  “我為什么要殺你?”妖人反問道:“我這一生,雖然殺人無數,但還從未殺過一個無辜之人。真要算起來,把你帶進來,是我這一輩子第一次對無辜之人出手!那是因為那個天威劍域的卑鄙小輩激怒了我,讓我喪失了理智,而既然你又活了過來,我也就沒有理由再殺你。殺了你,除了徒增我的罪孽,對我沒有任何好處,而留著你,至少在你死之前,我還能有個人作伴……說到底,你也不過是個可憐的受害者而已!”
  云澈的識人能力極強,坦白說,他從這個妖人身上,并沒有找到什么兇惡殘暴的成分,這段時間以來,他從妖人身上感覺到最多的,是悲涼、憤恨還有渴望,但這些不會成為他不殺妖人的理由,因為是這個妖人將他帶到這里,也只有殺了他,才能離開這里。他冷笑道:“如果你真的沒殺過一個無辜,真的不想徒增罪孽,那就自我了斷,讓我這個無辜之人走出去!否則,就不要說這么冠冕堂皇的廢話。”
  “哈哈哈哈……”妖人大笑了起來:“小輩,你還沒有資格對我說這樣的話,因為我的命,比你的命值錢的多!”他睜大眼睛,瞳孔之中放射出駭人的憤怒和仇恨,聲音也嘶啞了起來:“我從來都不怕死,百年的黑暗與孤獨,那種孤寂與絕望感比痛快的死更要痛苦千百倍!但我不甘心就這么白白的死了,我還沒能親手屠盡天威劍域的那群老狗!他們不讓我死,那我就好好的活著,一直活到我可以脫離這里,屠滅他們滿門的那一天!我不會殺你,但你,也不要妄想著殺了我!”
  云澈雙手攥緊,喘著粗氣,眼神凌厲,卻許久沒有說話。
  這里的空氣極為渾濁,體力消耗的速度也自然遠勝外界。半個多月點滴未進,再加上重傷愈,云澈的身體一直透著一種乏力,腹中已開始傳來明顯的饑餓感。
  “如果你的鳳凰之炎還在,那么還有焚傷他的可能,但現在的你,絕不可能傷了他,再怎么出手,也不可能有一絲成功的可能,反而只會加快你的體力消耗。你最好以安靜的姿態,等待鳳凰之血的復蘇,那樣的話,你或許還有那么一丁點的希望!”
  “但前提,是你能活到那個時候!”
  在想起天毒珠里的所有食物都留給了蘇苓兒后,他便意識到自己雖然撿了一條命回來,但依舊還在絕望的深淵之中,而且越墜越深。
  玄力到了天玄境,一年不吃不喝都沒問題,到了王玄境界,則已根本無需飲食,到了那個境界,飲食對他們而言僅僅是為了味覺上的享受,而不是為了維持生命。
  但云澈,距離那個境界差了何止十萬八千里!遠遠不可能達到不飲不食的地步。
  時間一天天過去,饑餓感越來越重,身體也越來越虛,到了后來,饑餓的感覺就如噩夢一般強烈。這期間,他在天毒珠里瘋狂的尋找,卻找不到任何可以食用的東西。他甚至吃過那些干化的珍奇藥材,但煉化它們,卻消耗著更多的玄力和體力……
  一個月之后,云澈已完全感覺不到了饑餓感的存在,就連身體的存在都幾乎感覺不到,他大腦時而昏沉,時而恍惚,身體輕飄飄的如同鴻羽,但動一下卻又格外艱難。龍神之血一直維持著他的生命,否則,他致命重傷初愈,又是一個多月不飲不食,還處在這渾濁無比的惡劣環境下,怕是早已被活活餓死。
  “第一世,我被人毒死。”
  “第二世,我墜下絕云崖,了結自己……”
  “我可以……死的慘烈,甚至死的悲慘……但怎能被……活活的餓死!”
  云澈低低的沉吟著,他眼睛半睜,呼吸頻率極其之慢,上身還不時晃蕩,搖搖欲墜,仿佛隨時都可能栽倒在地上。這段時間,他絕大多數的時間都在睡眠,而久睡之后,他醒來的一次比一次困難,他無法預知自己下一次睡下之后,會不會再也無法醒過來。
  我不能死……
  就算要死……也不能是窩囊無比的被餓死……絕不能……
  云澈伸出左手,隨著天毒珠綠光閃動,云澈的身前,赫然出現了一只身高百尺,全身赤紅色的巨龍!只是這只本該強大無比的巨龍,卻沒有了生命氣息,就連軀體,都被切成了無比平整的四塊。
  云澈抓起虎魄劍,喘著粗氣走到炎龍尾部,焚心開啟,一劍全力切下,將炎龍巨尾的尖端硬生生的切了下來,抓在了手中。死亡的炎龍沒有了玄力護身,雖然軀體依舊強橫,但也足夠云澈切裂,而若是有生命的炎龍,云澈的玄力再強上十倍,也別想傷到它軀體分毫。
  保存在天毒珠之中的任何事物都不會發生質變,這只炎龍雖然已死去一年多,但依然保持著剛剛死去的狀態,那截被切下的尾端,快速淋落著新鮮的血液,而這些,都是純正的龍血!
  看著快速淋下的龍血,云澈的目光透出了深深的貪婪與渴望……這時,他的心海中傳來茉莉無奈的聲音:“你想清楚了嗎?你該知道,這是一只王玄龍,它的血肉蘊含的力量,根本不是你所能承受的,你若真的以它為食……你很有可能,會馬上死!”
  “我……別無選擇!我相信……我可以承受的住!就算……就算承受不住,我寧愿爆體而亡,也絕不甘愿被活活餓死!”
  低低的說完,云澈快速的抬起手臂,將龍尾懸于嘴唇,滴滴的龍血快速的落入他的口中……龍血腥咸,但對此時的云澈而言,卻不啻于天堂的甘露。
  抱歉,今天又只有一章……羞愧的跪了!
  【提問:一只巨龍可以吃多少天!哦不,多少年?】
  【感謝大家的月票和打賞……感激的簡直肛腸寸斷!】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