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1)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1)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1)     

逆天邪神286 拼死一搏

王玄炎龍的龍血帶有多么強大的能力,云澈并不是不清楚。云澈在真玄境初期時所煉制的龍血寶丹,一顆只融入了四滴龍血,而且在各種珍奇藥材的干涉下將能量壓制的很是柔和,即使如此,他吃下一顆后,要至少一兩天的時間去煉化。
  而如今,他卻是直接飲下龍血,隨著龍血的快淋落,幾息的功夫,多達數百滴的炎龍之血在云澈不知不覺間落入他的口中,隨著一股灼熱的氣流流入他的腹內。腹中的饑餓感在一瞬間便完全消失,就連原本萎靡的精神也變得振奮。
  云澈有邪神火種在身,本身不懼任何火焰,但此刻,他依然感覺到腹中仿佛有一團熾熱無比的火焰爆開,隨著,這股熱浪就如無孔不入的瀉地水銀,瘋狂的涌入了他全身……四肢、五臟、血液、骨髓……如同全身上下的每一個部分,每一個細胞,都被澆入了滾燙的油,隨之而來的,是通徹骨髓與靈魂的疼痛……
  一種全身上下幾乎要完全崩裂,完全爆開的極致痛苦。
  云澈手中的龍尾跌落在地上,他的額頭汗如雨下,瞬間,這些汗水又被完全蒸干,他的身體踉蹌著后退,一下子跌到在地上,全身在痛苦中痙攣,面孔,更是大幅度的扭曲著。
  呼!
  云澈全身的衣物全部化作焦炭,然后飛散而去,裸露出的皮膚赤紅一片,而這種赤紅色還在加深,逐漸的開始變成駭人的黑紅色。一陣“啪啪啪”的悚人響動從他身體的各個部位響起……
  那是他的骨骼被爆裂,被煅燒所出的聲響!
  “小子……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嗎!”
  妖人的目光透過臟亂的白看著云澈,以他的能力,自然輕易的看得出那只已死去的巨龍是一只火屬性的王玄之龍,在這只巨龍出現時,他還在驚訝著以云澈的微末玄力,怎么會擁有王玄之龍的尸體,但他沒有想到,云澈竟會去飲它的血!
  不要說他只處在區區靈玄境前期,就是一個地玄境后期的人敢這么直接大口的喝一只王玄龍的龍血,也是找死無異!
  這是只有真正的瘋子才能做出的事!
  他在吼叫之后,眼神卻變得越來越訝異。他眼睜睜的看著云澈的皮肉一點點變成黑紅色,然后裂開道道魚鱗般的裂痕,耳中聽著他骨骼爆裂和煅燒的聲響……這其中的痛苦,簡直無法想象,即使強大如他,都有些不寒而栗。他完全確信,就如是一個有著霸玄境玄力的強大霸皇,也極難承受住這樣的痛苦。
  但,云澈的口中,卻沒有出一絲的慘叫!他的臉色已扭曲的完全變形,一雙眼睛也變成了赤紅色,但死死瞪大的眼睛里,除了無盡的痛苦……分明還保留著無比的清醒!
  那樣的痛苦,就算是自己,也必會哀嚎慘叫,而這個少年……居然一聲不吭!
  這需要多么恐怖的意志力!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是一個才十幾歲的少年會有的意志力!
  妖人的頭抬起,眼眸里滿是震驚,他一直稱呼云澈為怪胎,因為他的力量完全不受陣法壓制,而且以靈玄境的玄力,足以揮出媲美地玄境的戰力,而此時他才驚覺,這個少年的恐怖意志力,更是怪胎中的怪胎,讓他都無法不深深震驚。
  但意志力與承受力再強,也不代表他能在王玄龍血的力量侵蝕下活命。他很是惋惜的低聲道:“真是不自量力!與其看你被毀成一地焦炭,倒真不如當初我把你一掌打死干凈利落!”
  “閉……嘴!!”
  讓妖人震驚的是,云澈居然出了聲音……這種可怕的狀態之下,他非但沒有一絲慘叫,反而冷靜的出了聲音。他的聲音嘶啞難聽無比,就如出自一個行將就木的老者之口,但字音,卻又格外清晰:“我……不會……死……在……殺了……你……之前……我……絕對……不會……死!!!!”
  妖人的兩只眼睛瞇起,他看到云澈的皮膚已經完全變成了焦黑色,“噼里啪啦”的骨骼碎裂聲密集的如同數百張玻璃同時破碎,云澈此時的慘狀,讓妖人甚至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絲驚懼,他吼叫道:“好!那就讓我看看……你怎么活過來!!”
  云澈此時的牙齒都幾乎快要被完全咬碎,他感覺自己的皮肉、骨骼……甚至骨髓,都在被夾在火上灼燒,被浸入油鍋中煎炸,那種痛苦,根本無法用任何語言去描繪。他已根本無法呼吸,四肢無法移動,五臟六腑或者崩碎,或者衰竭,他僅有的感知感覺到有數不清道狂躁的能量在他身體中左突右沖,他的身體表面,已變成了完全的漆黑色,并布滿了細密的裂紋,滲出著道道臨近干涉的血流。
  他此時的身體,脆弱的如同一撕就碎的薄紙,身體機能幾乎全部腐朽,剩下的,唯有傾注著他所有意志與執念的靈魂。
  云澈用盡全部意志力,讓自己保持了一個還算穩定的坐姿,他閉上雙眼,切斷五感六識。身體的裂紋在快增加,皮膚的焦黑也在逐漸加深著,除了這些,云澈已是一動不動,如同一具被風化的雕塑。
  死了嗎?
  還沒有……妖人從他的身上,依然感覺到一絲生命之息。
  換做任何一個人到了這種地步,根本已是死透了,但云澈的身上,卻依舊保留著一絲生命之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絲生命之息卻死死的吊在云澈身上,不肯消逝。
  妖人搖了搖頭,一聲嘆息。就算還有一口氣又能怎樣?到現在這種狀態,根本已不可能還有活的希望。王玄龍血入體,強橫的能力會摧毀他的內臟、骨骼、血液、軀體……而這之前,最先毀掉的,會是玄脈!
  就算他死撐著一口氣,又能怎樣?
  但,妖人絕對想不到的是,縱然云澈軀體被毀掉了十之八.九,但他的玄脈,此時卻是完好無損!
  因為,那是來自真神的玄脈!又豈是幾滴王玄龍血的力量所能毀掉的!
  而邪神玄脈,和大道浮屠訣,也是云澈在窮途末路之下,瘋狂飲下炎龍之血的依仗!
  他要以意志支撐生命,以玄脈煉化龍血,在煉化之后,以大道浮屠訣恢復身體……
  成功則生,失敗則死!!
  五感六識切斷,耳中沒有了任何聲音,身上的痛苦也已感覺不到,他的意志世界里,只剩下閃爍著紅藍交替光芒的邪神玄脈,以及一道道來自炎龍龍血,正縱橫竄動的炎龍能量……
  時間,對云澈來說,變得無比之漫長。
  一個時辰過去……
  兩個時辰過去……
  三個時辰過去……
  這段時間,妖人的視線一直鎖定著云澈一動不動的身體,但整整三個時辰過去,他最后的那絲生命之息依舊頑強的存在著,沒有增強,但也一直沒有減弱。
  他此時所能想到的,只有“匪夷所思”四個字。
  而這時,云澈的身上終于出現了動靜,他的頭頂上,出現了一個怪異的氣旋,氣旋起初緩慢旋轉,然后旋轉的越來越快,越快越快……最后,竟映現出一個小巧的銀色塔影!
  “那是什么?”妖人活了三百多歲,卻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異象。那個奇異的能量之塔,似乎是某種玄功……但他卻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玄功。
  等等……玄功!!
  難道……他竟然在運轉玄功!?
  這一現,讓妖人震驚的全身一動,猛然前傾,帶動著鎖鏈嘩嘩作響。明明早該死了,卻一直吊著一個口氣,連吊了三個時辰都沒有完全死去,卻反而出現了運轉玄功的跡象!
  這怎么可能!
  妖人現在無比想要掙脫鎖鏈,靠近去觀望云澈究竟是怎樣的狀態!
  此時,就算是一個死人詐尸,也遠遠不及云澈所帶給他的震驚。
  銀色的小塔在云澈的頭上開始了緩緩的旋轉,并在旋轉中緩緩的膨脹著,三個時辰后,膨脹到了足有三尺之高,當銀色之塔成長到最大時,也從一道虛影,化作了有若實質,便如一個真實的小塔懸浮在云澈的頭頂上,隨之,這枚小塔又毫無預兆的消失在了那里。
  而在這時,云澈那一絲生命氣息忽然如燎原之火,快的燃燒起來,燃燒的越來越旺盛,在不到兩個時辰的時間里,從一絲微小的生命之息,化作了充盈全身的生命之火!
  妖人:“……”
  在飲下龍血整整八個時辰后,云澈終于睜開了眼睛,雙眸睜開的那一剎那,隱約有一道火光在瞳孔中一晃而過。
  他不但睜開了眼睛,還緩緩的站了起來。
  在他站起的那一刻,包裹全身的焦黑色忽然簌簌而落,露出了細嫩如嬰兒,光潔到無任何瑕疵的新生肌膚,他站直身體,雙臂張開,輕喝一聲,一股玄氣猛然釋放,將他身體表面的焦黑一下子全部震開,露出完好無損,沒有一絲傷痕的身體。就連他的頭,也完全再生,長至以前的長度。
  “你…………”
  這個在幻妖界威震天下,一人之下,萬萬之上的絕世強者,此時竟被一個才十七歲的少年,震驚的瞠目結舌。
  因為此時他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都完全的顛覆了他的認知。
  不僅如此,他還分明感覺到,本該死透的云澈不但完好無損,就算玄力……都提升到靈玄境二級!!
  從死亡深淵奇跡般回來的云澈沒有和妖人說半句話,他拿起了地上的那段龍尾,抓在手中,掌心玄火燃起,一直燃燒到云澈認為燒熟之后才熄滅,他抱起龍尾,張嘴啃咬了起來,將半熟的龍肉用牙齒一塊塊撕下吞入腹中,他太餓了,那夸張的吃相,就如一只餓了幾百年的餓鬼。
  不多時,足有五六斤重的龍肉被云澈風卷殘云般吃個干干凈凈,他舔著嘴角,滿足的出了一口氣。龍肉中的能量密度雖然不如龍血,但也相差不遠,在這個時候,那種如同滾燙油鍋在腹中炸開的感覺再次襲來,讓他身體又一次在轉眼間變的赤紅一片。
  云澈毫無驚慌,冷靜到了一種可怕的程度,他迅坐下身去,閉上了眼睛,開始出現裂痕的面孔卻是一片沉寂。
  妖人死死的看著云澈,聽著耳邊再次響起的骨骼爆裂聲,腦中反復顫蕩著一個聲音……
  這個怪物!!
  這個瘋子!!
  【連八.九都要屏蔽,這是幾個意思!!】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