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3)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3)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3)     

逆天邪神289 雙重突破

不知不覺,距離云澈“隕落”,已經過去了半年之久,但關于云澈的各種話題與傳聞,依舊在蒼風國中四處傳播,還有了各種一個比一個夸張的版本,還被一些好事之人編輯成書,銷量和傳播度火爆異常。
  蒼風帝皇的病情每況愈下,大皇子與三皇子的暗戰也開始正式轉為明戰,所有皇子都摻入其中,無一置身事外,卻沒有一個顧及生命之火越來越暗淡的蒼風帝皇,陪伴在蒼風帝皇身邊的,唯有蒼月公主”。
  整個蒼風皇室被籠罩在了一團越來越昏暗低沉的陰云之中。陰云的背后,是蕭宗與焚天門已經開始展露的獠牙。在蕭宗與焚天門共同推動的這個巨大漩渦中,蒼風皇室幾乎沒有任何抵擋的能力。
  天劍山莊一直保持沉默,全然沒有要干預的跡象,半年前的楚月嬋一事,讓凌月楓備受打擊,或許也無心去攙和此事,而冰云仙宮則已完全閉宮,任憑外界風雨飄搖也毫無動靜。
  天劍山莊,御劍臺下。
  云澈身負龍闕,盤坐在地。他保持這個姿態已經三個多時辰,而這時,他的頭頂上,一縷縷玄氣化作肉眼可見的白煙在緩緩升騰起來。
  “哦……又要突破了嗎?”看著他頭上的白煙,妖人低低的道。
  云澈外表看上去無比安靜,但他的體內,此時卻是波瀾四起。
  在練劍到筋疲力盡后,他盤坐在地,將玄氣在體內運轉了上百個小周天,同時冥思著茉莉在排位戰期間,所留給他的關于天狼第二劍的畫面,只是,那個畫面只有天狼第二劍的釋放動作,卻沒有最重要的玄訣,再加上天狼獄神典是神之玄技,就算有總訣在心,想要僅憑重劍揮舞的軌跡領悟出第二劍的真諦,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但云澈卻從來不認為這是“不可能的”,這半年之中,他每日都冥思苦想,那個畫面在他腦海中也演繹了上萬次。
  而在玄氣于體內運轉了第兩百個周天后,所有的玄氣忽然間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
  云澈全身一抖,這一驚非同小可,全身上下一瞬間冒出了虛汗,但馬上,他又死死的冷靜了下來……這是怎么回事?難道……
  在他的大腦還因玄力的忽然消失而精神恍惚時,他的玄脈之中忽然閃耀起如星辰般璀璨的紅藍光芒,隨之,一股股渾厚無比的玄氣從他玄脈深處蜂擁而出,如洪水一般迅疾的涌向了全身各大筋脈,玄脈開始了快速舒張,經脈也在玄氣的注入之下收縮舒動,仿佛是在興奮的舞動著。
  地玄境之下,玄氣無形無色,只能依靠流動時的力量波動去捕捉它,而此時,云澈卻分明看到這些涌動的玄氣呈現著一種稀薄的白色!便如一縷縷輕煙一般,其渾厚程度,更是比之之前強出了不知多少倍!
  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玄脈的光芒也變得更加明亮,赤色與藍色,都變得更加亮眼。云澈依舊閉著眼睛,感受著玄脈中玄氣的涌動,雙手卻緩緩的伸展,張開,嘴角緩緩勾起一個喜悅的弧度。
  他非常的清楚這意味著什么。
  這意味著,他的玄力,已正式的突破靈玄境界,踏入了地玄之境!
  僅僅半年的時間,他從靈玄境一級,跨步到了地玄境一級!
  僅僅六個月!
  而且由于他的玄脈玄關全開,所以從靈玄境到地玄境,根本連瓶頸都沒有,就那么輕而易舉,水到渠成的突破!
  這樣的突破速度,在蒼風帝國,可謂曠古絕今!
  誠然,他的玄力能如此之快的提升,主要原因還在于他吃了大量的龍肉,喝了大量的龍血,到今天,炎龍的整只巨尾都被云澈完全吞到肚子里,化作了他永恒的力量。但話說回來,能在靈玄境狂吃龍肉龍血而不死,還能將之吸收煉化為自己的力量,這本身就是一種變態到令人發指的能力。
  體內玄氣的涌動在這時停止,那種力量充盈的感覺讓云澈舒適的如同置身于云霧之中,他睜開眼睛,站起身來,張開雙臂,全身毛孔打開,盡情的感知著周圍的一切。每一次大境界的突破,都會伴隨著靈魂的升華,感知力,也數倍的提升,他的靈覺探視范圍已可以延伸到之前數倍的距離,甚至,他隱隱約約的能聽到空氣中各種元素游移的軌跡和互相交流的聲音。
  云澈興奮的抓起龍闕,一聲暢快的大喝,目光忽然鎖定妖人,目光一閃,整個人如閃電般沖入結界之中,焚心開啟,一劍向妖人當頭砸下。
  焚心開啟之時,身體的負重感卻分毫沒有出現!這也意味著,達到地玄境的他,已可以如邪魄一樣,完全適應焚心的狀態,可以在平時毫無壓力的隨意維持焚心狀態!
  面對靈玄境初期的云澈,妖人曾輕蔑的用自己的腦袋去迎接云澈的重劍。
  但面對已是地玄境初期,同樣是一劍直攻天靈蓋的云澈,妖人卻是再也不敢用腦袋去硬接,因為來自云澈的威勢,已經開始讓他有了一絲輕微的壓力……雖然極為輕微,但也是實打實的壓迫力!
  “這么快突破地玄,的確驚人,但要殺我,還早的很!”妖人不屑的低吼一聲,一手抓向龍闕,手掌碰觸到龍闕之時,卻抓到了滿手的虛影。
  而真正的龍闕已隨著云澈身位的詭異移動,狠狠的砸在了妖人的肩膀上。
  嘩!!
  星隕之鏈發出了刺耳的撞擊聲,云澈這一劍猶如砸在了不可摧毀的玄鋼之上,直震的雙臂發麻,但妖人的肩膀別說受傷,就連在他玄力保護下的脆弱衣服,都沒有一絲的損傷。
  就算是到了地玄境,他和妖人的實力,依舊是云泥之別!
  妖人的手揚起,一股洶涌無匹的玄力風暴推出,讓整個結界內部都卷起了可怕無比的暴風,只一息,云澈就被玄力風暴給甩出了百丈之外,狼狽的跌到地上。他馬上起身,擦去嘴角的血跡,惡狠狠的道:“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你!”
  “等到了那一天,你再說這種狂妄的話吧!你現在聲稱要殺了我,依然只是個笑話。”妖人不屑的道。
  “是不是笑話,不是你說了算!”云澈重新拿起龍闕,也不就地療傷,忽然再次向前,沖進結界之中,龍闕連續飛舞,十幾道鳳凰火焰帶著嘹亮的鳳鳴飛向了妖人。
  鳳凰破!
  沉寂許久的鳳凰炎,也在這個時候終于重新覺醒。
  “哦?”妖人并不是沒接受到云澈的玄火,但此時沖向他的火焰,卻分明帶著一種無比的灼熱與威勢,他手掌一甩,十幾個鳳凰破全部被震開,但他的手背,卻被灼燒的通紅,這讓妖人眉頭大皺。
  而這時,遠在十幾丈之外的云澈,忽然一瞬間沖了過來,全身包裹著灼熱無比的鳳凰之火。
  “鳳翼天穹!!”
  轟!!
  龍闕劍狠狠的砸在妖人的胸口,一團狂暴的鳳凰之炎在他的胸口炸開,灼熱無比的高溫和鳳凰威壓讓強大的妖人有了一剎那的窒息,云澈一個后空翻落地,身后,一只蒼藍色的巨狼仰天長嘯,龍闕落下,一道狼影飛馳而出,撕裂空氣,直撞擊妖人而去。
  嘶啦!!
  天狼斬精準無誤的沖擊在根本不能移動的妖人身上,將他胸前的衣服沖開了一個半尺長的口子,然后又毫無留情的沖擊在他的心口部位……一絲針扎般的疼痛傳來,雖然只是針扎一樣的輕微疼痛,胸口也只是出現了一道連皮都沒破的紅痕,但已足以讓妖人大吃一驚。
  他并沒有刻意布下玄力防御,但平時自然存在的玄力防御,就算是一個天玄初期的強者偷襲之下都難以破開,他的衣著,也是被護在這層自然存在的玄力防御之下……但竟被云澈一劍擊出一道口子,還讓他感覺到了疼痛。
  這分明意味著,他以地玄境最初期的玄力,硬生生的釋放出了天玄境才會有的威力!!
  戰力越級于玄力,這一點在妖人的認知里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入玄境有真玄境的戰力,真玄境有靈玄境的戰力,他都屢見不鮮,甚至靈玄境有地玄境的戰力,他都見過不少。但隨著境界的提升,大境界之間的實力差距也呈幾何倍數增長,瓶頸也越來越難以跨越,靈玄境到地玄境算是第一個正式的瓶頸,但要跨越也并不太難,而從地玄境到天玄境,跨越起來,便要比地玄境的瓶頸艱難何其百千倍!同樣,要以地玄境的實力發揮出天玄境的戰力,是基本不可能的事。
  但云澈僅僅地玄境一級,但這一劍之威,卻是真正的天玄之威!雖然這或許是云澈最巔峰的一劍,但哪怕只是一個剎那,也足以驚世駭俗。
  妖人震驚之下,也陡生怒氣……自己堂堂妖王,被一個才地玄境的小輩給傷了衣服,這可是他從未想象過的奇恥大辱,他眼神一陰,五指成抓,一只深青色的巨大的手掌忽然出現在了云澈的身前,然后狠狠的抓向云澈的胸口……但,在巨大的手掌出現的那一刻,妖人又忽然后悔,但卻已收勢不及,憤張的五指直線轟在云澈胸口。
  轟~~~~
  如同有一個炸雷在胸腔之內忽然炸開,云澈眼睛一凸,棄下龍闕,手掌全力前推,借助反震力極速倒飛而去,落在了結界之外,剛一落地,他已經閉上眼睛,擺好坐姿,大道浮屠訣第一時間快速運轉。
  妖人這一擊之強橫,遠超云澈的預料,他感覺到自己的五臟六腑已全部移位,肋骨全斷,經脈也斷了十幾條……但經過炎龍血肉上百次的“洗禮”,這本該是極重的傷勢,對他而言都可以稱作“不算什么”。
  隨著大道浮屠訣的運轉,他的頭上,那個銀色的小塔再次出現。
  妖人收回手掌,默然盯著云澈,好一會兒后,他低聲自言自語道:“這小子的身體也不知道是怎么練的,剛才這一下,就算是一個天玄境,也該丟半條命,他居然還能坐穩了療傷!”
  妖人的聲音剛落下,異變突生,妖人的眼角處,忽然閃過一抹金黃色的光芒,他下意識的抬頭,赫然看到云澈頭頂的那個小塔,竟由之前的銀色,變成了淡淡的金色!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