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20)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20)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20)     

逆天邪神294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云澈休息了好一會兒,才總算緩過來,他從地上坐起,拍了拍胸脯,一臉的滿足。△擊敗了保留六成實力的玄罡,這無疑又是一個巨大的突破。
  “哈哈哈哈……”妖人看著他,忽然神經質般的大笑起來。
  “你笑什么?”云澈問道。
  “我笑我簡直在做著這個世界上最矛盾可笑的事。”妖人大笑道:“生不如死百年都不甘心死去的我,竟然在指導一個后輩能早日殺了我,如果是別人在做這樣的事,我一定會相信他是個瘋子,偏偏,我竟然就是這樣的瘋子,而且我居然不會感覺到后悔,看到你一天天突破,我居然還在欣慰……哈哈哈哈!難道我真的已經瘋了嗎?”
  “不,你沒瘋,你當然沒有瘋。”云澈微笑起來:“我能理解你為什么會這么做。因為你不是惡人,我也不是惡人,你與我,更不是我們都厭惡的卑鄙小人,我們同病相憐……最重要的一點,我是值得你托付的人。”
  云澈的最后一句話,讓云滄海的大笑一下子停止。
  云澈平靜的道:“雖然我對你越來越敬重,也越來越感激,但在我有能力殺死你那一天,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動手。因為那樣會讓我獲得自由,那可以讓你獲得解脫……同時,你希望托付給我的事,我也一定會盡我的全部力量去完成!”
  云滄海全身一震,看向云澈的目光開始輕輕顫抖,他緩緩的點頭,用微帶戰栗的聲音道:“好!好!我在等的,我一直渴望的,就是你的這句話!我相信,這些話你肯說出來,就一定會做到!好……好!!”
  云澈堅定的道:“你我雖然沒有行師徒之禮,但這段時間,你已是我的半個師父,就算是盡弟子之孝,我也一定會完成你的托付。”
  “哈哈……哈哈哈哈……”云滄海再次笑了起來,笑聲充滿著激動與欣慰:“老天……總算給了我一點憐憫,把你送到我身邊來。我被鎮壓在這里百年,早就生不如死。而邢天劍的鎮壓,天威鎮魂陣的封印,再加上這里又是天玄大6,我其實早已認命,根本不可能有逃出去的一天,我活著,反而會成為我族人的牽掛和累贅,天威劍域留著我,也只是為了在恰當的時機,拿我的命去做籌碼……可是,我的身上還有著一件重要的東西,一件對幻妖界至關重要的東西,所以我不能死……無論如何都不能死。現在,我終于找到了可以托付它的人……也終于,可以去陪伴妖皇大人了。”
  云滄海一邊說著,眼中已隱隱帶淚。
  “對幻妖界極其重要的東西?你是準備讓我把它交給幻妖界?”云澈詫異的道,他目光掃過妖人全身,心中一陣訝異……妖人身上只有一件破舊的薄衣,根本沒有哪里可以存放東西,就算他強大到可以自己開辟空間,里面的東西也必然被天威劍域的人強行攫取,那么重要的東西,天威劍域的人不可能還給他留在身上……但聽他所言,那件東西還在他的身上,那他究竟是藏在了哪里?
  “現在還不能!”妖人搖頭:“你現在還太弱,只有你實力強大到足以殺死現在的我的那一天,我才會把它交給你!所以,你若想殺了我后獲得自由,就不要松懈下來!你的進境雖然極快,但依然太弱,根本沒有去往幻妖界的能力。”
  “我明白。”云澈點了點頭,然后拿起一大塊的龍肉,切成兩段,放在手中燒烤了起來:“說起來,前輩,你究竟是怎么落到天威劍域手里的?根據我所聽到的東西,你似乎……是被暗算?”
  妖人眼睛一瞇,閃動起無比怨恨的光芒,他冷笑一聲,道:“我對你們天玄大6四大圣地的了解,要遠比你們多的多。皇極圣域、至尊海殿、日月神宮、天威劍域……據我所知,這所謂的四大圣地,一直對外宣稱著守護天玄大6的使命,在這個聽上去高尚無比的使命光環下,他們被稱作‘圣地’,并收羅著整個天玄大6最高層次的強者,而他們所‘守護’背面的敵人……就是我們幻妖界!”
  “哈哈哈哈!簡直是個天大的笑話,論版圖,幻妖界勝過天玄大6,論資源,幻妖界更是遠勝!千萬年來,幻妖界雖然早早現天玄大6,但從未有過任何野心,也沒有理由生出野心。反而是那群卑鄙的家伙,打著‘守護圣地’之名,在天玄大6將我們幻妖界置于欲吞并天玄大6的惡者,然后行著強盜之徑!為了我幻妖界的最高至寶,他們不惜進犯到我幻妖界,后來妖皇失蹤,雖然我不愿承認,但妖皇極有可能已經遭了他們的毒手,我為了尋找妖皇,只身前往天玄大6,卻不慎踏入了天威劍域設下天威鎮魂陣,被劍主軒轅問天重傷,淪落此地……我幻妖界與四大圣地之怨仇,已是不共戴天!”
  云澈默默的聽著,開口道:“我畢竟是天玄大6的人,你的話,我無法全信。而且,在天玄大6,四大圣地從來都是神話一般的神圣存在,他們的強大不可戰勝,他們的威名不容被玷污,你這些話縱然告知整個天玄大6,也幾乎不會有一個人相信。畢竟,很多人都根深蒂固的認為,因為有了四大圣地的守護,天玄大6才會如此安定,也從未有四大圣地恃強凌弱之類的惡名流傳……”
  說到這里,云澈頓時想起了滄云大6那些名聲赫赫,口碑極好,卻為了天毒珠逼死他師父的所謂名門正派,暗暗的吸了一口氣,接著道:“但我也并不完全懷疑你的話,畢竟,我不了解你所在的幻妖界,更不了解四大圣地,真正的狀況如何,到強大的足以接觸四大圣地和幻妖界的那一天,我會用自己的眼睛去看。”
  “好!說的好!”云滄海贊賞的點頭:“你說的這些,可真不像是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少年人說的話。那么,你就不怕因為我的事,卷入到四大圣地與幻妖界的恩怨之中嗎?那可是一個大到你無法想想的漩渦。”
  “當然怕!”云澈坦然道:“至少對于現在的我來說,四大圣地也好,幻妖界也好,都是只能遠遠仰望的龐然大物,是我們所在這個世界食物鏈的最最頂端,但忌憚,不代表我會因此而背信棄義。你既然已經決定用自己的命來成全我的自由,那么無論如何,我都會完成你的托付,只是時間跨度上,或許會長一些。”
  “哈哈哈哈!”云滄海大笑起來:“我還是第一次聽一個人把‘怕’字說的如此鏗鏘豪氣。你若直言不怕,我雖然會更加感激,但也會稍有失望,因為若你不知懼怕,就會高估自己,低估敵人,說不定哪天就會早早的隕落。而有了你這番話,我更加的放心了。”
  云澈笑了一笑,拿起已烤好的龍肉放到云滄海手里,兩人一站一坐,同時大吃了起來。龍肉的美味,成為了他們在這個灰暗空間的唯一享受。
  兩人同時飽食了一頓,云澈坐在地上,閉目養神,恢復玄力,接下來,他將嘗試挑戰七成力量的玄罡。
  云滄海也閉上眼睛,口中不斷的低聲自語著……
  “百年了,再也沒有聽到妖皇大人的任何消息……他真的已經死了嗎……”
  “如果是日月神宮的天君夜魅邪和天威劍域的劍主軒轅問天聯手,的確有殺死妖皇大人的能力……不……不可能……我不相信……”
  “太子已經應該完婚了吧……天威劍域的那人說太子已繼位成為小妖皇……在繼位之日便沖動殺往四大圣地……也死了……”
  “幻妖界……主宰局面的是小妖后……”
  “小妖后……難道……是她嗎……或許就是她吧……太子天不怕地不怕,惟獨畏懼于她,太子成皇,以她為后……她雖為女子,卻也的確有著主宰之能……唉……”
  耳邊滿是云滄海的自言自語,云澈并沒有什么反應,因為這些話,云滄海每天都要叨念很多遍,他早都聽的耳朵生繭。他在這里的每一時每一刻,都在牽掛著幻妖界。他對幻妖皇族的忠心,天地可鑒。云澈也聽得出,他和妖皇半為君臣,半為兄弟。
  玄力快恢復,云澈的氣息和心境也完全平靜下來,他睜開眼睛,看著黑洞洞的前方,一個又一個魂牽夢縈的身影在他腦海中浮現著……這些他牽掛的人中,他并不擔心夏傾月和楚月嬋,因為以她們的實力,蒼風帝國可以說沒有人能傷的了她們。但他無法不擔心蒼月和夏元霸……他們一定都以為自己已經死了,皇室煙云動蕩,他無法想象蒼月該如何自處和自保,而這最關鍵,她最為無助,最需要他的時刻,對她許下承諾的他卻無法陪在她左右。
  夏元霸一定會深深的陷入自責之中,他只能盼著他已經從這樣的自責中走出,然后真正的成長起來。
  還有爺爺和小姑媽……距離當初他許下的三年之諾,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
  他被困在這里,一個月內,不可能有殺死云滄海的能力,他當初離開時的承諾,已注定無法實現。
  云滄海很可憐,被鎮壓百年,絕望百年,受盡凄苦,但至少,他有過數百年的榮耀,有著與妖皇共同俯視幻妖界的曾經,有著自己的龐大家族,有著自己的家人,即使百年無法相見,他也可以記掛著至親,也有著家人牽掛著他……而云澈,直到今天為止,卻連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都不知道。
  “唉……”云澈默然的嘆息著,下意識的伸手摸向了脖頸,想去觸碰他的親生父母所給他留下的唯一東西,手指碰觸到皮膚時,他才想到從滄云大6回來,在知道它極有可能是輪回鏡后,他便把它收到了天毒珠中。
  云澈將那面小巧的吊墜從天毒珠中拿出,放在掌心,默默的看著……幻想著自己的親生父母究竟會是怎樣的人,他們又是否還健在于這個世上。
  云滄海也在自言自語中處在半失神狀態,他無意識的抬頭,目光,不經意間落在了云澈手中的那個銅色吊墜上……霎時,他忽如被九天玄雷劈中,全身猛然一顫,兩只眼睛在一瞬間死死的瞪大,口中,出激烈到如野獸咆哮的嘶吼……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