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295 血親上

云滄海忽然間的咆哮嚇了云澈一大跳,他馬上轉過身來,赫然看到云滄海的整張臉完全扭曲著,一雙眼睛因過分激動而蒙上了一層駭人的赤色,他右手前抓,全身拼命掙扎,帶動著鎖鏈嘩嘩作響。
  如此夸張的反應,讓云澈心中一突:“你見過這個東西?”
  他一邊說著,迅速把吊墜拿起,呈現在云滄海的眼前,然后又直接把吊墜打開,露出了里面的那一面看上去再普通不過的小鏡子”。
  云滄海的雙目死死的落在那面鏡子上,兩只眼球顫動的幾乎要掉出眼眶,短暫的死寂之后,他的全身掙扎的更為劇烈,口中發出激烈無比的嘶吼:“你從哪里得到的這個東西!!它為什么會在你的身上……說!它為什么會在你的身上!說!!”
  云滄海的反應,完全表明著他認識他手中的東西,不但認識,似乎還對他極為重要。他的內心也跟著激動起來,他后退一步,把它掛回自己的脖頸,用盡可能平靜的聲音道:“在我出生的時候,它就戴在我的身上,是我未曾蒙面的親生父母留給我的唯一東西……你既然認識它,那能不能告訴我,它到底是什么?它原本的主人是誰?把它戴在我身上的那兩個人……極有可能就是我的親生父母!”
  空氣一下子凝結。
  兩個人同時激動著,兩雙瞪大的眼睛都死死的盯著對方……云澈渴望著他的回答,這個吊墜是他找到親生父母,知道自己身世的唯一希望,而今天,他終于遇到了一個認識它的人。而他的對面,云滄海的眼神變了,從激烈,變得呆滯……越來越呆滯……
  “這是……你的父母……留給你的?”他看著云澈,用一種嘶啞的聲音,艱難而緩慢的道。
  “是!”云澈點頭,他拿起吊墜,深吸一口氣,直接道:“我出生后不久,我的父母就遭遇追殺,我親生父母的一個至交好友,也就是我的養父,為了保全我的性命,偷偷將他的兒子與我調換……我的父母離開之后,便再也沒有了訊息,唯一留給我的東西,就是它!我從小,就一直把它戴在身上,因為這是我找到親生父母的唯一憑證!你既然認識它,那你會不會知道,把它留給我的……我的親生父母是誰?”
  急欲知道答案的云澈一股腦的說出了盡可能多的訊息,眼睜睜的期待著能從云滄海的口中得到他想要的消息。隨著他的敘述,他看到云滄海的眼神顫動的越來越劇烈,甚至……有越來越多的淚光在閃動。
  云滄海伸出的右手僵在半空,如痙攣一般久久沒有放下,又或者……是在極度的激動中都忘記了如此控制自己的身體。他雙目死死的盯著云澈,自始至終都沒有眨動一下,云澈說完之后,他的嘴唇不斷張合,卻久久沒有發出聲音,直到過了好久,他才用戰栗的聲音無比艱澀的道:“孩子……你……你……你今年……多……多大?”
  “十九歲。”云澈回答道。上個月的這個時間,剛好是他十九歲生辰。十六歲被趕出蕭門,被迫離開爺爺和小姑媽,不知不覺已三年。
  “十九歲……十九歲……十九歲……”云滄海叨念著,每叨念一遍,眼神就會飄忽一分,他僵在半空的手臂動了動,把五指調整到一個相對柔和的姿勢:“你……你過來……把左手伸給我……不要害怕,我不會傷害你,更不會搶你的東西……把你的左手,伸給我……”
  云滄海的樣子變得無比奇怪,也讓云澈內心一陣驚異。但從云滄海的眼神之中,他并沒有找到任何的惡意或寒意,他微一猶豫,向前兩步,伸出了左手。
  云滄海伸手,一把抓住了云澈的手腕。頓時,云澈感覺到一股奇異而柔和的力量氣息從手腕上傳來,快速的包裹住了他的整個左手臂,他剛要出聲詢問,忽然看到,自己的左手的手背上,竟緩緩出現了一個小拇指大小,呈亮白色的劍狀印記!
  “這是……什么?”看著這個忽然出現在自己身上的印記,云澈詫異的問道。
  而云滄海,在看到印記的那一剎那,忽然間老淚縱橫,他的目光透過淚霧看著云澈……那是一種云澈無法看懂的眼神,他嘴唇嗡動,發出的聲音……竟是一種情緒失控下的泣音:“這是我云氏一族……未覺醒玄罡的標識!它……它證明著你是我云氏一族的后代……是我云滄海的……親生孫兒啊!!”
  最后的幾個字,如在云澈耳邊響起的炸雷,讓他心中劇震:“你……你……你說什么?”
  “那個白色的玄罡印記,就是云氏血脈的證明……你從小戴到大的東西,是我們云氏一族為妖皇一族守護的至寶!我平時一直把它帶在身上,從不離身。在前往天玄大陸尋找妖皇時,將它交給了我的兒子……而我的兒子,又把它交給了你……你是我兒子的兒子……我是你的……親生爺爺啊!”
  云澈嘴巴大張,雙目瞪大,在這仿佛來自天外的訊息中懵了過去,他搖晃的退后兩步,失魂落魄的搖頭:“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會是我的爺爺……怎么會有這么巧合的事……不可能……不可能……”
  他口中聲聲的“不可能”,完全是在他發懵狀態下,無意識的喊出。在他知道蕭烈不是他的親生爺爺后,“至親”二字,對他而言已是變得無比遙遠與飄渺,那枚一直掛在他頸間的吊墜,成為了他和至親之間唯一的聯系。
  而如今,在他毫無防備之間,這個將他帶入深淵,與他共處一年多,成為他必殺之人的云滄海……忽然告訴他自己是他的親人,還是親生爺爺,他的大腦在下意識的無法接受之中,陷入了混沌狀態,幾乎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是啊……這個世上,竟然會有這么巧合的事……”云滄海滿臉淚痕,激動的聲音都完全模糊:“你的玄罡印記,還有你身上的吊墜,這些都是鐵一般的證明……你是否還記得我把你帶下來的那日,天威劍域的那個過,我的兒子和兒媳在二十年前,曾為了尋找我而闖入天玄大陸,后來還找到了這個地方附近……之后,他們遭到了天威劍域的追殺……時間、經歷、地域……都無比的吻合!你就是我的兒子在天玄大陸尋找我的這兩三年中……留下的后人啊!”
  云澈:“!!!!”
  “如果……如果你還是不相信,那么,你可以與我融血認親……那是最直接,更無法作假和質疑的證明!”
  云滄海一邊激動的說著,同時右掌一翻,滴滴鮮血色的血液從他食指指尖滴滴而落。
  融血認親,是證明是否血親最權威的方式。兩人的血滴混合一處,在最初級的玄氣拂動下,若為直系血親,會融合的更加徹底,若非直系血親,則會瞬間離散……絕不會有例外!
  凌坤那日說的話,云澈當然聽的清清楚楚,此時想來,時間上,竟都是那般出奇的吻合。
  難道……
  難道……
  難道真的是……
  看著云滄海指尖滴下的血滴,云澈緊張的幾乎窒息,他咬緊牙齒,讓自己的心緒盡可能平靜,他沒有說話,向前一步,伸出了手指,玄力涌動間,將指尖輕微.沖破,一枚血珠在指尖緩緩凝聚,然后垂落向下,與云滄海的一滴血珠碰觸到了一起。
  云澈蹲下身去,屏住呼吸,向兩滴碰觸在一起的血滴伸出手掌……手掌移動的無比緩慢,本該瞬間而至的距離,他卻感覺仿佛過去了一個世紀般漫長,終于,一縷最最基礎的玄氣從他掌間釋放,籠罩而下……
  兩枚血珠同時微顫,然后幾乎是一瞬間……完完全全的融合在了一起……
  云澈的大腦一陣眩暈……
  云滄海全身顫抖起來,無盡的悲與喜涌上心間,讓他不知該嚎啕大哭,還是縱情大笑,他揮舞著唯一能活動的手臂,口中釋放著他自己都無法聽清的嘶啞叫聲:“我的孫兒……你是我的孫兒……是我的親生孫兒……親生孫兒啊啊啊……”
  兩枚完全融合的血珠深深的印在云澈的瞳孔和靈魂之中,他抬頭看著云滄海,失神的呢喃著:“你真的……是我的……爺爺……我的……爺爺……”
  “是……我是!!”云滄海仰頭看天,不知是哭是笑的吼叫著:“上天對我不薄,不但讓我有了孫兒,還把他送到了我的身邊,他還是那么的優秀……我這輩子唯一欣賞的年輕人,竟然是我的親生孫兒……哈哈……哈哈哈哈!上天待我不薄,上天待我不薄啊!!”
  【1、發現bug一枚。之前所列的邪神七境中,第三境是“轟天”,第四境是“煉獄”,而在排位戰,和前幾章,云澈所強開的第三境,卻是“煉獄”,如此的低級錯誤,真是給自己跪了……我只能淡定的表示,第三境就是“煉獄”,第四境就是“轟天”,第五境“閻皇”,最初的設定就當是我寫錯了,嗯,就是這樣……感謝“大老師lz”童鞋提醒!】
  【2、宣布一個不太好的消息。周四到周日,這四天要在安吉和杭州度過,所以更新上,應該會大坑四天!我不是故意的……tz……】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