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1)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1)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1)     

逆天邪神297 玄罡覺醒

云澈在始料未及之下,終于找到了人生的第一個至親,這無疑是命運和他開的一個玩笑……只是云澈卻無法判定這究竟是一個善意的玩笑,還是一個惡意的玩笑。
  他雖然找到了親人,但他卻已受了百年凄苦,這種事生在外人身上,他只會同情憐憫,而生在至親的身上,那是一種直入靈魂的心痛。原本,殺死妖人,是他從這里出去的唯一方法。但現在,妖人卻成為了他的爺爺,他又怎能為了自己的自由,而去對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至親下手。
  云澈站起身來,抓起龍闕,焚心開啟,一個全力的鳳凰破甩向了上方。
  鳳凰之炎在呼嘯中破空飛騰,狠狠的撞擊在了上方……隨之“叮”的一聲輕響,鳳凰破當空散開,而上空別說出現損傷,連一粒沙塵都沒有掉下來。
  “沒用的,”云滄海搖頭:“邢天劍的鎮壓,比你想象的要強大的多,你就算再強大十倍,也不可能撼動分毫。”他露出慈和的笑,向云澈招了招手:“來,到我這里來,我們爺倆好好說說話。我可是有好多話,想和你說。”
  至親相認,他們之間相處的氛圍也自然天翻地覆。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內心的平靜,云滄海為他爺爺的身份,也在他意識中越來越清晰。他站在云滄海的面前,傾聽著他的每一句話。
  幻妖界的版圖、結構、習俗……云氏一族的起始和如今的狀態,以及和妖皇一族的淵源……他和妖皇當年的友誼……現在可能在主宰者幻妖界的小妖后……十二守護家族的恩恩怨怨……幻妖界與四大圣地的恩怨……四大圣地目前的基本狀況以及實力的強大…………
  云滄海向云澈連綿不斷的講述著,同樣,他想知道云澈這些年經歷著什么,過的好不好,云澈向他講述了自己的童年,講述了那段在嘲諷、蔑視與自卑中度過的歲月,講述了自己已經成婚……講述自己在十六歲那年遇到了一個強大的師父,命運才得以轉折……云滄海聽的格外認真,唯恐漏掉一個字,神情時而出神、時而唏噓、時而憤怒、時而微笑……在云澈的聲音中,他幾乎傾盡了自己所有的感**彩。
  云滄海拉著他,整整說了三天三夜,恨不能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事全部都告訴他。
  “爺爺,你放心吧,天無絕人之路,我們一定有辦法從這里逃出去。”云澈看著黑洞洞的上方,緊鎖著眉頭道。
  “呵呵,那是當然。”云滄海平和的笑了笑。這幾日之中,巨大的喜悅之下,他的臉色已紅潤了許多,精神也比以前好了很多倍,尤其是一雙眼睛,不再陰冷如一潭死水,而是變得格外溫和。他把手放在胸口,緩緩的道:“澈兒,我有一件東西,要交給你。”
  一邊說著,他手上猛一用力,玄力涌動,隨著一聲壓抑的呻吟和一閃而過的痛苦,一團拳頭大小的白色光芒從他口中吐出,落在了云滄海的手上。
  這團白光是一層守護玄力,牢牢的包裹著里面的東西。云澈靠近了一些,這團守護光芒極為濃郁,釋放著層次高到云澈無法理解的氣息,顯然,這應該是云滄海被鎮壓之前所設下,他問道:“這難道就是你之前說的……希望我交給幻妖界的東西?”
  他之前還在猜疑他要托付給自己的東西究竟被放在哪里……原來竟是被他以玄力保護后,吞在了腹中!
  “沒錯!”云滄海深深喘了一口氣:“拿著它,不要試圖去探查里面有什么東西。若有一天,你有能力去到幻妖界,就把它交到幻妖界目前的主宰……小妖后手中,一定要親自交到她的手上,不要讓其他任何人碰觸。”
  云澈將那團白光包裹的東西拿過,直接收到天毒珠之中,然后慎重的點頭:“爺爺,你放心,在見到小妖后之前,就算我死,它也不會落在任何其他人手里。”
  “好,你的話,我當然相信。”云滄海欣慰的笑著,然后再次伸出右臂:“來,把你左手交給我。”
  云澈依然伸出左手:“爺爺,你要?”
  “你現在的力量還太弱,可惜,玄力無法傳承,否則,我真恨不能把我所有的力量都傳給你……我現在的力量被大幅度壓制,唯一能為你做的,就是讓你的玄罡……提前覺醒。”
  云滄海聲音落下,一股洶涌如海的玄力猛然向他的左手臂上傳來,并帶起一股整只手臂都幾欲爆裂的劇痛,與其同時,他的手背上,那個劍狀的白色印記也重新出現。
  “爺爺……”云澈剛要詢問,忽然看到云滄海雙目緊閉,神色凝重而堅毅,他頓時閉上嘴巴,不再多說一個字,同時盡可能的壓下自己的力量,讓全身處在毫無防御的狀態。
  云滄海說過,他們云氏一族的玄罡,是在玄力到達天玄境后自然覺醒。
  如今云澈只有地玄境六級……云滄海所言,是要讓還處在地玄境的云澈,直接覺醒他的玄罡!
  云滄海的玄罡釋放而出,化作一道長長的青色流光,環繞著云澈的手臂循環飛舞著,手臂上的劇痛感越來越重,仿佛隨時都會崩裂,云澈微微咬牙,一聲不吭,反觀云滄海,他的牙齒咬的比云澈更緊,額頭上已滿是熱汗,全身都在微微顫抖,似乎在毫無保留的傾盡著玄力,并承受著比云澈更為巨大的痛苦。
  云澈并不知道,提醒覺醒玄罡是一件多么艱難的事。以云滄海目前的力量,只能勉勉強強的做到……而后果,將是耗盡全身幾乎所有的力量。
  青色玄罡纏繞的度越來越快,云澈手臂的膨脹感也越來越劇烈,仿佛下一秒就會爆開,這時,隨著云滄海一聲低吼,云澈左臂的衣袖忽然爆裂,露出了他整只手臂……手臂之上,一道半尺多長的赤紅色光芒清晰的映現了出來。
  這道赤紅色光芒出現的那一刻,云澈的心海和玄脈一陣劇烈的動蕩,他感覺到自己的手臂之中似乎多了一個東西,一個明明陌生,卻和他的血脈、玄脈都緊緊相連的東西。
  他承載著云氏的血脈,屬于他的玄罡,也在這一刻,提醒覺醒!
  “呃!!”
  云滄海一聲解脫般的低吟,松開手臂,全身在極度的虛脫之下瑟瑟顫抖。而云澈手臂的異樣感則在這時完全消失,他連忙上前扶了下云滄海:“爺爺,你沒事吧?”
  “沒事……沒事。”云滄海擺擺手,大口的喘著粗氣,他抬起頭,看向云澈的手臂,在看到那道赤紅色的玄罡印記時,他呆在了那里:“怎么會是……赤色……”
  赤橙黃綠青藍紫……七色玄罡之中,以赤色為最弱!在云氏一族,九成的玄罡處在赤橙黃三色,而這其中,又有九成是橙色和黃色,赤色所占的比例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幾乎和綠色玄罡出現的概率差不多,因為赤色玄罡是云氏弟子的恥辱,覺醒赤色玄罡者,在云氏家族將直接淪為徹頭徹尾的廢物,他們的結局,一般只能淪為云家的奴仆、雜役,不要說云家之內,就算是到了外面,都會讓人瞧不起。
  云滄海身為云家之主,他和兒子云輕鴻都是覺醒強大的青色玄罡……而云澈的天賦云滄海看在眼中,又繼承著他們的玄脈,他原本堅信他的玄罡也至少為青色,甚至有可能是藍色,再不濟也該是綠色,卻絕然沒有想到,他覺醒的,竟然是最垃圾,被云氏家族視為恥辱的赤色玄罡!
  云滄海臉上晃過的詫異和失望被云澈清楚的捕捉到,他看了一眼左臂上的紅色印記,輕輕的道:“赤色玄罡,應該是最弱的玄罡了吧……對不起爺爺,讓你失望了。”
  不在云氏家族長大,他并不會太直觀的明了玄罡對云氏子弟而言意味著什么,所以雖然是最弱的赤色玄罡,他也并沒有太大的失望感,畢竟,多了一個赤色的玄罡對他而言只會是實力的增強,而不會有什么壞處。但他能大致的了解云滄海的心情……他曾說過,玄罡是云氏一族最大的榮耀,而他拼盡全力讓自己提前覺醒玄罡,必然是抱有著極大的期待,那赤紅色的顏色,無疑讓他所有的期待徹底化作失望。
  “不……不要緊……”云滄海卻是搖頭,然后灑然一笑:“能成功喚醒你的玄罡就好,赤色的玄罡又如何?我的孫兒有那么強大的天姿,身上還傳承著鳳凰神獸的血脈,不要說只是赤色玄罡,就算永遠沒有玄罡,也絕不會比其他任何人差!”
  云滄海的失望只維持了剎那便完全消失,他的話擲地有聲,自內心,絕無半點勉強,倒是反過來在安慰著云澈。云澈心中溫暖,用力點頭:“爺爺,你放心,我將來一定不會比任何一個人差,將來若是回到家族,我也一定會勝過同時代的所有人,絕不讓爺爺的顏面蒙羞!”
  “好……好!我相信我的好孫兒!”云滄海拍了拍云澈的肩膀,臉上露出欣慰的微笑:“不過,你之所以會是赤色的玄罡,絕不應該你的天賦不濟。玄罡的力量,半數來自于血脈,半數來自于玄脈。你之前說過,你剛出生后不久,玄脈便受創殘廢,直到十六歲,才被你那位神秘的師父重鑄玄脈……新生的玄脈,畢竟不是你的先天玄脈,也就根本無法衍生出強大的玄罡,甚至無法衍生玄罡都有可能。否則,以澈兒你的天資,又怎么會只是赤色玄罡!”
  “不過,沒有關系。在我有生之年,能與你爺孫團聚,還與你共處這么久,我對蒼天已是感恩戴德,又有什么不滿足……哈哈哈哈!”
  云滄海大笑起來,笑聲充滿著疲憊,卻又無比的滿足。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