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5)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5)      第1127章幻夢(06-25)     

逆天邪神298 魂殤

“來,釋放出你的玄罡試試吧,玄罡覺醒的時候,你應該就自然明白它該如何使用了。”云滄海笑呵呵的道。
  云澈點了點頭,的確,在他玄罡覺醒的時候,心魂之中便多了一縷靈魂聯系……和玄罡的靈魂聯系,它帶給云澈的感覺完全不像是一種新的力量,而像是身體內部生出的新的器官一樣。他意念很隨意的一動,左臂之上紅光微閃,一縷赤紅色的光芒無聲的飛射而出,飄浮在了他的身前,隨著他的意念,幻化做龍闕的形狀……除了顏色不同,外觀上和他的龍闕一模一樣。
  看著身前的玄罡,雖然它的力量氣息遠遠不能和爺爺的相比,但云澈的心中依然升騰起一種無法言喻的興奮感。看著他的眼神,云滄海滿足的笑了起來:“相信自己的感覺,它不僅僅是你的力量,還是你身體和靈魂的一部分,雖然在玄罡之中,它是最低等的,但赤色也有赤色的益處。玄罡的力量,同樣來自于玄罡的主人本身,所以釋放尋鋼時,也會加玄力以及精神力的消耗,玄罡越強大,消耗也便越大,赤色的玄罡,伴隨的是最小程度的消耗。”
  云滄海的話,自然只是單純的安慰之言,最為最低等的赤色玄罡,這個所謂的“優勢”可以說是可笑之極。赤色玄罡開始在云澈的意念下各種變幻著,時而為劍、時而為槍、時而化成一道長綾,甚至幻做樹葉、水滴狀、甚至人影。云滄海接著道:“玄罡不僅僅是一種特殊的力量體,還可以是純粹的靈魂體,可以對敵人進行靈魂入侵和靈魂攻擊。”
  “靈魂攻擊?”云澈一訝,然后迅集中意念,馬上,他的玄罡便快淡化,最終變得無影無形,化作純粹的靈魂體。
  玄罡的強大與神奇,再次出乎了云澈的意料,他的心中也隨之一動,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呵呵呵呵……”看著云澈在那興奮不已的操縱著剛剛覺醒的玄罡,云滄海不斷的點頭笑著,同時想起了自己年輕時剛剛覺醒玄罡的時候。笑著笑著,他的視線逐漸變得模糊起來,曾經的他是那么的強大傲然,俯視一切,在幻妖界,他是只在“皇”之下的“王”,而如今,他凄慘落魄至此,害自己的兒子為了救他而生死不知,還無意間把自己的孫兒帶入了這個深淵……孫兒如今已是十九歲,他卻未盡到一天做爺爺的責任,唯一能為他的做到,便只有消耗自己的源力,幫助他提前覺醒玄罡。
  百年來,受盡孤苦,受盡厄難侮辱,卻始終不愿死去,是不想妖皇一族的重要之物就此失落,更不想自己就這么毫無價值的死在這里。
  而如今,那件重要之物已托付給自己的孫兒,自己的這條殘命,也終于可以有價值的死去了……
  “澈兒,你過來。”
  云澈收起玄罡,來到云滄海身前。
  “當年,我為了尋找妖皇而離開幻妖界時,把家主令牌交給了你父親,但有一個巨大的秘密,卻沒有告訴他。這個秘密,只有妖皇一族,和我云氏一族知道,而且都是每一屆的妖皇和云家家主口口相傳,絕無其他人知道。妖皇若是真的已經隕落,那么世上知道這個秘密的,就只剩下我一個人。我被困在這里,已不可能有重見天日的一天,這個秘密,我只有繼承給你……澈兒,把耳朵湊過來。”
  在這個地方,就只有他們爺孫倆人,不可能有誰聽到他們說話,但云滄海依舊如此謹慎,可見這個秘密之重大。云澈沒有多說什么,依言把耳朵湊過去,云滄海在他的耳朵,用極輕的聲音輕輕說了什么。
  “啊?這是真的?”聽完云滄海的話,云澈的臉上露出深深的驚色。
  “這件事,關系著整個幻妖界的未來,你務必要牢記在心,將它告知如今主宰幻妖界的小妖后,且千萬不可再被其他人知道。”
  云澈點頭:“爺爺的話,我全部記在心里。爺爺,你也不要太悲觀,我們一定能找到出去的方法,爺爺告訴我的這個秘密,我會牢牢保守,但告訴小妖后這件事,并不一定需要我去做,爺爺親自告訴她才是最好。”
  “哈哈哈哈!”云滄海欣慰的笑了起來:“聽你說這些話,我開心的很。我云家虧欠你十九年,爺爺還害得你被困在這里,你卻沒有表現出絲毫的怨念,不但肯認我這爺爺,還事事為我而想……有你這樣一個孫兒,是我云家之幸,也是上天對我云滄海百年凄苦的最大補償。相信他日你見到親生父母,也一定不會怪責他們當年沒保護好你,你雖然身負濃重殺氣,但本性卻又格外良善,看來那位把你撫養長大的蕭爺爺,一定是個和善的人。”
  云澈輕輕的點頭:“他是一個……很偉大的爺爺。”
  云滄海仰起頭,感慨道:“我真想當面向他道謝,活了幾百年,我從未如此感激過一個人……澈兒,記住我之前說過的話,將來,一定要像孝敬親爺爺一樣,好好的孝敬于他,報答他的養育之恩。”
  云澈重重點頭。
  “好……我累了,需要休息一會兒,你到結界之外,好好感悟一下你新生的玄罡吧,細細感悟,你才越會現它的奧妙無窮。”云滄海閉上眼睛道。
  “是,爺爺。”云澈點頭,依言走向結界之外。為他覺醒玄罡,云滄海似乎耗費了極大的力氣,之前說話時,他一直在氣喘吁吁。
  走到結界之外,云澈就地而坐,閉上眼睛,卻沒有去想玄罡的事,而是苦思著該怎么離開這里。
  云滄海被那條被稱作“星隕之鏈”的鏈條束縛在邢天劍上,“星隕之鏈”云澈曾試圖用龍闕攻擊過,但別說砸斷,連絲微的創傷都無法造成。
  茉莉之前告訴他,邢天劍的鎮壓之力與云滄海的心魂相連,只要云滄海不死,這股鎮壓之力就會一直存在,反之,如果他死了,這股鎮壓之力就會消失,這也是他之前必要殺死云滄海的原因。如今知道云滄海是他的爺爺,他必然不能再對他動手,那么如果自己想出去的話……
  …………
  …………
  云澈猛的睜開眼睛,大腦仿佛被一道電流猛然刺穿。
  云滄海不可能有從這里出去的方法,否則也不會被困住一百年。他除了殺死云滄海,也沒有其他任何出去的方法……但,他不能對云滄海下手,不代表,云滄海不會為了他的自由對自己下手!
  天威鎮魂陣對自己無效,那為什么,云滄海還要讓他到結界之外去感悟玄罡?
  還有他之前說的那些話……告知他那個天大的秘密……
  “爺爺!!”
  云澈大吼一聲,從地上猛然躍起,沖進了結界之中,腳步剛入結界,他便呆在了那里……
  云滄海的頭耷拉在胸前,縱然在他那聲驚乍的呼喊之下,也是毫無反應,而從他的身上,已感覺不到一絲生命氣息的存在。
  “爺爺……爺爺!!”
  那忽然閃過腦際的可怕念想如噩夢一般忽然逼近了現實,云澈全身顫抖,瘋了一般的沖了上去,撲到了云滄海的身前。
  但回應他的不是云滄海的聲音,而是星隕之鏈嘩啦啦落下的聲音。
  環環纏繞在云滄海身上的星隕之鏈忽然全部松開了束縛,無力的垂落了下去,因為星隕之鏈的封鎖,同樣是和被鎖者的心魂相連,當身隕魂滅,星隕之鏈便會自動松開。
  邢天劍的氣勢,也在這時一下子消散無蹤,再無一絲沉重浩瀚的威壓,平和的如一把死劍。
  云滄海被束縛了整整百年的軀體,在這一刻終于獲得了自由,緩緩的向前倒下,倒在了云澈的懷里。云澈抱著爺爺的身體,緩緩的跪到了地上,呆呆的看著前方,沒有聲音,沒有動作,甚至沒有眼淚,仿佛一瞬間魂魄離體。
  “他自斷了心脈……他會做這樣的選擇,我一點都不意外。”茉莉淡淡的說道。
  云澈:“……”
  云滄海死了,如茉莉說的一樣,自斷心脈而死。
  他死的很安詳,臉色平靜,嘴角還微微掛著笑,那是一種欣慰而滿足的笑,這是唯一可以安慰云澈的東西……笑意的背后,悄然隱藏著深深的不舍與牽掛。
  云澈的耳邊,在這時響起了云滄海最后的聲音……在死亡前,留下的靈魂余音:
  “澈兒,這段時間,爺爺看的出,你的心中一直記掛著很多人,很多事,每分每秒都在渴望著能夠出去……是爺爺對不起你,這也是爺爺最后能為你做的事了。不要難過,爺爺雖然去了,但對爺爺來說,這是夢寐以求的解脫,能與你相聚,把無法放下的東西托付給了你,爺爺已經沒有了遺憾,也沒有了牽掛,可以安心的、滿足的去陪伴妖皇……何況,還有你,作為爺爺生命與血脈的延續。”
  “澈兒,我的好孩子,爺爺生前沒有好好照顧過你,在另一個世界,爺爺會用所有的時間與力量為你祈福。天玄大6是你的家,但幻妖界,才是你真正的故鄉。爺爺希望你將來可以回到幻妖界,回到我們云氏家族,讓你的父母知道你還安好的活在這個世上……不要怪你的父母,他們一定已經撕心裂肺的牽掛你、想念你整整十九年……爺爺最后的心愿,不是復仇,不是妖皇一族,而是希望你們……一家團聚……”
  云滄海最后的聲音消逝,云澈的臉上,也終于滾滾落下兩道淚痕……頭頂之上,一縷縷沙塵簌簌而落,這些沙塵也證明著邢天劍的鎮壓已經完全消失,但云澈卻久久沒有動靜,他抱著云滄海的尸體……抱著這個才剛剛相認,便又失去的血親,整個人如同化作了一具悲傷的雕塑。
  同一時間,天劍山莊。
  練完劍的凌杰帶著一身熱氣回到自己庭院,剛要進房間,一個一身劍裝的天劍弟子腳步匆匆的沖了進來:“二少莊主!”
  “云鵬師兄啊……什么事這么急?”凌杰側過臉,呵著粗氣道。
  “先恭喜二少莊主神突破至靈玄境十級,趕了當年的少莊主。”天劍弟子擺著笑臉道,凌杰昨日突破之時,震動了整個天劍山莊,因為凌云十七歲時,也才是靈玄境九級,凌云這次的突破,證明著他的天資完全越了凌云。他從懷中拿出一張火紋鑲邊的請柬:“這是焚天門來的請柬,焚天門少門主四日后,將前往蒼風皇城迎娶蒼月公主,七日后于焚天門炎陽殿完婚,七日后莊主正巧有事在身,便請二少莊主代他前去,說是二少莊主已經近兩年未出天劍山莊,正好趁著突破,出去走走。”
  “焚絕城……和公主姐姐!?”凌杰一個激靈,“嗖”的把天劍弟子手里的請柬給抓了過來,打開后用目光一掃,眉頭一下沉了下來:“怎么會這樣……不對!這一定不可能是公主姐姐的本意,公主姐姐可是老大的……”
  他反復看了好幾遍請柬,最后目光在日期上稍作停留,眉頭一擰,似乎有了什么決定,收起請柬,一臉認真的道:“云鵬師兄,你去告訴父親,七日后,我會代他去焚天門。”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