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4)      第1111章告慰(04-24)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4)     

逆天邪神299 重見天日

昏暗的地下空間,云澈整整跪了三天三夜。
  對云滄海而言,死亡,的確是一種解脫。這百年之中,他無數次的渴望就此死去,卻因身懷幻妖界的重要之物和天大秘密而不能死,如今,所有的東西他都托付給了云澈,他也到了該解脫的時候了,更何況,自己的解脫,還能換來云澈的自由。
  而且,這不僅僅是讓云澈獲得自由,也是能保證他安全的唯一方法”。邢天劍和星隕之鏈上都有天威劍域設下的靈魂印記,如果云澈強行逃脫邢天劍的鎮壓,必然會讓天威劍域發覺,從而追查他是如何從邢天劍的鎮壓下出來,若是他帶著云滄海一起逃離,那后果更是不堪設想。以云澈目前的力量,在天威劍域面前連只螻蟻都算不上。而唯有云滄海自己了斷,讓邢天劍和星隕之鏈因沒有了目標而收起力量,才是云澈離開這里最安全的方式。
  云澈明白這些,但這對他而言,又實在是太過殘酷。因為云滄海是他兩世之中所找到的第一個真正的血親,他還未能完全的去感受那種唯有血親之間才有的溫情和血脈相連,他便在他的眼前,永遠的離世。
  原本急欲離開這里的云澈,卻在獲得自由之后,沒有選擇馬上離開,而是跪在云滄海身前整整三天……為他守靈三天,也用三天的時間,去平靜內心所有的悲傷和波瀾。
  同時,一個名字,也在這三天之內,死死的印入了他的心海之中。
  天威劍域!!
  三天過去,云澈終于有了動靜,他睜開眼睛,無比緩慢的起身,把云滄海的軀體小心的移入天毒珠之中,口中輕渺的低念著:“爺爺,你受了百年之苦,一定渴望能重回故里。待我有能力前往幻妖界的那一天,我會帶你回到你一直眷戀和牽掛的家族,讓你安詳的睡在故鄉的土地上……待將來我有了兒女,我會帶著我的妻兒,每年去看望你,不會讓你孤單……”
  低念聲中,云澈也站直了起來,抬頭看向了上空……天威劍域,無論你究竟是正是邪,是對是錯,是善是惡,但就憑你們逼死了我的爺爺,害死了拯救我的蕭叔叔,在我有足夠能力的那一天,我必要你們付出最慘重的代價,祭奠我爺爺和蕭叔叔的在天之靈!
  云澈的心性之堅異于常人,三天的無盡悲傷后,隨著云滄海安詳于天毒珠,他的眼神也變得冷醒一片,內心也是一片空靈,他抬頭看向上空,微吸一口氣,一躍而起。
  砰!!
  一聲震響,上空沒有了鎮壓之力的土地被云澈直接沖開……
  …………………………
  天劍山莊御劍臺,卯時一刻。
  天剛蒙蒙亮,凌杰如以往一般早早來到御劍臺開始了晨練,不過這幾日,他練劍時總是走神,滿腦子想的都是焚絕城和蒼月公主的婚事。
  嘶啦!
  天鴦劍脫手飛出,在空中蕩起波浪般的重疊流光后迅疾的飛回到他的手中,而在這時,一陣異樣的響動忽然從斜下方傳來,這絲異響讓他瞬間停止動作,剛要凝耳傾聽,邢天劍前方的一片臺面忽然崩裂,一個黑色的身影從中飛竄而出。
  “啊啊!!”
  這忽然的變故讓凌杰大吃一驚,在失聲怪叫中慌不迭的后退。那個竄出的人影一直拔起十數丈后,然后又快速墜下,重重的落在了凌杰的前方。在龍闕帶來的重壓下,下方的巖石出現了大面積的崩裂。
  “你……”凌杰再次后退一步,天鴦劍下意識的橫在身前,他剛喊出一個字,眼睛便猝然瞪大,口中失聲驚叫:“老……老大!!”
  凌杰的模樣,活活像大白天見了鬼。
  本該死了一年多的人,忽然在自己面前從地底下冒出來,不是見鬼是什么。在那一瞬間,凌杰真切的以為自己遭遇了傳說中的詐尸。
  “小杰?”云澈微微愕然的看著他,他沒想到,自己出來之后,見到的第一個居然是凌杰。十六個月沒見,凌杰已長大了很多,神情間雖然依舊帶著些微的稚氣,但更多的,是如劍鋒一般的凌厲。
  聽著他的聲音,感受著來自他的力量氣息,凌杰這才如夢方醒,臉上露出巨大的驚喜,他把天鴦劍一收,沖了上去,激動無比的道:“老大,你你你……你沒有死?你竟然沒有死……你真的沒有死?”
  “廢話,我要是死了,還能站在這里嗎?”云澈笑了笑道,同樣心中一嘆,毫無疑問,這段時間以來,所有人都以為他死了,那些關心著自己的人,會是怎樣的傷心斷腸……
  “可是,那天你被妖人打了那一掌,還被一起封在了下面,根本不可能有活的希望……”凌杰一邊說著,感知下意識的掃向邢天劍,忽然注意到邢天劍的那股無形威壓已經消失不見。這些天,他在御劍臺練劍時,也始終感覺到哪里似乎有什么不對,但卻從未往邢天劍上想。
  凌杰瞪大眼睛道:“難道,是你那天受了那么重的傷卻沒有死,妖人也沒有再對你下手……然后你就活了過來,還反過來把妖人給殺死了?哇啊啊啊!沒錯,一定是這樣,只有妖人死了,才有可能逃脫邢天劍的鎮壓!老大,你實在是太厲害了……啊啊啊!不愧是我凌杰的老大,這個世界上簡直沒有你做不到的事。我真是笨,竟然相信我凌杰的老大那么容易就死了……哈哈哈哈!老大,你知道嗎,現在你在蒼風帝國可是一個無法超越的傳奇,你還活著的消息傳出去之后,將會是一個更大更大的傳奇!!”
  “哇!你現在的玄力氣息,居然比我大哥的還要厲害,難道,你現在的玄力已經是靈玄境四級以上?”察覺到云澈的玄力氣息的渾厚,凌杰更是驚叫起來。十六個月前,云澈的玄力才是靈玄境一級,而現在,他的玄力氣息已濃重到超越了目前地玄境四級的凌云!這讓凌杰差點沒驚掉了下巴。
  真玄境十級的云澈就可以擊敗地玄境的夏傾月,現在地玄境四級以上的云澈,他的戰力簡直無法估量!
  “我現在是地玄境六級……妖人不是我殺的,他是為了讓我獲得自由,自斷心脈。”云澈無比平靜的道。
  “地玄境……六級?”凌杰眼角一陣抽搐,喉嚨里狠狠的“咕嘟”了一下。十六個月的時間,從靈玄境一級到地玄境六級,還是在毫無資源的地下,這簡直是神話一般的速度。相對于這個巨大的震撼,云澈后面的話已基本不重要了,他瞪大眼睛看著云澈,愣愣的道:“老大,你簡直就是無所不能的神,我對你的崇拜,已經無法用任何言語形容……我這一年以來雖然已經很努力了,但目前也才靈玄境十級……你還收我這小弟嗎?”
  十七歲的靈玄境十級,碾壓了曾經年輕一輩第一人的凌云,轟動了天劍山莊,轟動了蒼風帝國,凌杰也曾洋洋自得過,但他現在忽然發現,自己的這點成績,在不到一年半時間里從靈玄境一級沖到地玄境六級的云澈面前,簡直就是一盤純粹的渣。
  云澈隨意的笑了一笑,道:“我能到地玄境,是用了一種特殊的方法,其實沒什么特別了不起的。我被鎮壓的這段時間,蒼風帝國一定發生了很多事吧……”
  “嗯嗯嗯嗯!”凌杰馬上點頭,道:“老大,你不知道,你死后……啊呸呸呸,你被妖人拉到地下后,你的事跡也傳遍了整個蒼風帝國,那段時間,蒼風帝國幾乎所有的地方都在談論你,尤其是那些沒有宗門支持的年輕玄者,幾乎都把你當成了信仰。蒼風皇室也因為你而得到了無上的榮耀,據說今年報名蒼風玄府和各大分支玄府的弟子,比往年多了七八倍。你在蒼風玄府內府居住過的那個小院,也被單獨保護了起來,內府太玄殿的前方,還有了一座你的雕像,我聽說,雕像上記載的文字,陳述著你是蒼風玄府歷史上最出色的弟子。直到現在,蒼風帝國依然到處都是你的傳說。話說回來……老大!你實在是太牛掰了,你那些事……究竟是怎樣做到的?”
  “……”云澈一臉愕然,自己不就是得到了排位戰首位么,轟動一時是很正常,但也不至于影響力大到這種程度吧?
  他還完全不知道,他之所以引發全帝國的轟動,獲得排位戰首位不過是次要原因,而主要原因,是他一個背后毫無勢力,排位戰之前都沒幾個人知道名字的人,竟然娶了當今公認的帝國第一美女,年輕一輩第一人夏傾月,還把當年的第一美人,無數宗門主宰都只能幻想的冰嬋仙子給搞大了肚子,還和蒼風帝國唯一公主,身份最為尊貴的女子私定終身……
  這么一個家伙,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吊炸個天!
  只要是個男人,要么崇拜到五體投地,要么嫉妒到恨不能他死后下十八層地獄。
  “真有這么夸張?”云澈小聲嘀咕了一句,然后慎重的問道:“我被邢天劍鎮壓之后,蒼月公主,還有元霸他們怎么樣了?后來又發生了什么?”
  云澈提到蒼月公主時,凌杰面色一僵,所有的興奮也頓時冷卻了下來。他的表情變化讓云澈心里一突,連忙問道:“怎么了?那之后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凌杰吸了口氣,有些支吾的道:“老大,有一件事……額……我說了之后,你千萬不要動氣……那一定不會是公主姐姐的本意……那個……公主姐姐……她……她……她馬上就要和焚絕城……成婚了……”
  “什……么!!”云澈的身體明顯的一震,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
  “老大,你先不要著急,那一定不是公主姐姐愿意的,她說不定是被脅迫,或者有什么其他萬不得已的原……”
  “告訴我,他們成婚的時間是什么地方,地點在哪里?”
  云澈冷冷的打斷凌杰的話,聲音無比沉靜……沉靜的讓凌杰打了個寒顫,完全下意識的道:“焚天門的隊伍已經出發去皇城迎親,最晚明日辰時就會到,四日后在焚天門炎陽殿成婚……”
  凌杰話音剛落,云澈已如一股狂風般沖了出去,眨眼已在數十丈之外。
  “等等!老大!!”
  凌杰迅速追上,同時伸出左手,隨著一道光芒的閃動,一只兩丈多長的大鳥帶著一股風暴沖向了云澈:“這是我的契約玄獸風烈鳥,以它的速度……或許來得及!”
  風烈鳥是高等的地玄獸,就速度而言,它絕不遜色于風暴烈鷹,耐力上更要數十倍的超過。云澈側過臉來,高高躍起,跳到了風烈鳥的背上,然后隨著風烈鳥的長鳴破空而起,直飛蒼風皇城的方向而去。
  “呼……一定要來得及!”凌杰攥緊拳頭道,這時,他忽然想到了楚月嬋在十六個月前被發現有身孕的事,連忙大叫道:“老大!等等,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風烈鳥速度極快,此時已化作視線中的一個小黑點,他的聲音已無法傳及……而此時心急火燎的云澈縱然聽到他的聲音,也決然不會折返。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