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2)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2)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2)     

逆天邪神300 公主出嫁

清晨剛至,蒼風皇城已是熱鬧一片,城內的大小街道都擠滿了人群,翹首望著遠方,因為今日,是皇室唯一公主出嫁的日子,而這個時間,焚天門的迎親隊伍已經進了城門,正浩浩蕩蕩的駛向蒼風皇宮的方向。
  沒錯,焚天門的迎親陣仗,的確配得上“浩浩蕩蕩”四個字。焚絕城騎在一匹鬃若火焰的巨大馬匹上,面帶微笑,波瀾不驚的看著前方,他的身后,是雕琢著飛舞火鳳的八抬大轎,周圍,足足兩千多個身著焚炎紅衣的焚天弟子組成了長長的隊伍,高處眺望,就如一條向皇宮緩慢移動的火龍”。這些焚天弟子都是經過精挑細選,每一個都極為不凡,玄力最低的,也有靈玄境,玄力高者,已是地玄境中期。這樣的陣仗,在整個蒼風帝國境內都極為罕見,甚至可稱之為駭人。顯然,在排位戰失利而顏面大跌的焚天門,似乎有意借助這個迎娶公主的機會,向世人再一次展示焚天門的強大。
  按照習俗,焚絕城的父親焚斷魂自然不會隨行,但同來的長輩級人物,無一不是威震天下,僅僅天玄境的強者,就多達八人,而帶頭的兩人,更是已達天玄后期,是焚天門的十大強者之二。這八人身著更為顯眼的焚炎紅衣,分布均勻的漂浮在迎親隊伍的上空……整支隊伍散發著一股讓人心悸的威勢,隔著很遠,便讓人有一種近乎窒息的壓迫感。
  即使說這是一支足以將整個蒼風皇城都蕩平的隊伍,都不是那么夸張。
  “快看!焚天門的迎親隊伍來了!”
  隨著一個人的大聲呼喊,人群開始騷動了起來,每個人都踮起腳尖,看向了遠處越來越近的焚天門迎親隊伍。
  平時,在圍觀迎親時,人群都是熱鬧無比,但此時,焚天門那驚人無比的壓迫之下,卻沒有一個人敢高喊出聲,當隊伍從自己的前方走過時,那種無與倫比的壓迫感,幾乎讓他們心臟都快要跳出來,就連一些有著傲人實力,膽子也夠大的人,也只敢竊竊私語。
  “傳說中的玄渡虛空……還是八個人!難道這八個人,都是天玄境?”
  “那是當然,為首的兩個人,左邊的叫做焚斷滄,是焚天門主焚斷魂的胞弟,焚天門離火閣閣主,據說玄力已達天玄境八級!右邊的是焚天門第十三長老焚莫然,玄力是天玄境七級!他們即使在焚天門,都是極高層次的人物,沒想到這次焚天少主迎親,竟然有他們作陪!”
  “焚絕城可是未來的焚天門主,有這樣的陣仗,一點都不夸張。”
  “傳說中的天玄境,我這輩子就只見過一個……就是蒼風玄府的親府主,今日居然一下子就冒出八個!我的天啊……不愧是焚天門!”
  “焚絕城追求蒼月公主的事,好幾年前就聽說了,但后來蒼月公主不是被云澈給拿下了么……”
  “可惜云澈隕落了,要不然……要不然,云澈也不可能爭得過焚絕城。云澈再厲害,也只是孤身一人,背后沒有任何勢力支撐,焚絕城背后,可是龐大的焚天門。”
  “那可不一定!焚絕城雖然是人中之龍,但云澈是什么人物?那可是龍中之龍,我蒼風的傳奇!焚絕城他爹焚斷魂當年也追求過楚月嬋,卻連她的面都沒能見過,還不是被云澈給拿下了!若是云澈不死,焚絕城想要競爭過他,唯一的方法就是依靠焚天門的實力暗殺他,但云澈的背后可是有冰云仙宮!他兩個女人都是冰云仙宮的,一個是冰云七仙之首,一個是未來的宮主,焚天門想要動手,就算是有一萬分的成功把握,也得掂量掂量后果,就算焚絕城敢,焚斷魂都不一定有那樣的膽子。”
  在人們的圍觀和竊竊私語中,焚天門的迎親隊伍越來越近,在辰時來臨的那一刻,精準的踏在了蒼風皇宮的宮門之前。在經過簡單的言語交接后,迎親隊伍繼續向前,同時鑼鼓聲起,八獅起舞,直奔蒼月公主所在的攬月宮而去。
  帝皇寢宮。
  “稟皇上,焚天門的迎親隊伍已經入了宮門,再有半刻就會達到攬月宮。”蒼萬壑的貼身太監恭恭敬敬向他稟報道。
  如今的蒼萬壑臉色差的幾乎看到一絲人色,眼窩深陷,頭發半白,臉上滿是褶皺,若是云澈此時看到他,定然認不出他是兩年前見過的蒼萬壑。兩年的時間,他卻仿佛蒼老了幾十歲,就連他的每一口呼吸,都艱難的像是一個隨時都有可能徹底斷氣的將死老者。
  他的生命之火,已到了即將熄滅的邊緣。
  蒼萬壑一夜未眠,聽到太監的聲音,他艱難的睜開眼睛,嘶啞著聲音道:“扶朕起來,備好鑾駕,朕要親自去一趟……攬月宮……咳咳……咳咳咳咳……”
  才說了幾句話,蒼萬壑便已咳嗽的不成樣子,臉色也變得更加嚇人。
  “這……”太監連忙拍起蒼萬壑的后背,一臉難色:“皇上,現在天色還早,風聲尚寒,你的龍體可禁不得折騰。公主殿下昨日也特別吩咐過,焚天門的迎親隊伍到來后,她會直接隨轎而去,不會經過什么復雜的儀式,皇上也根本無需到場。”
  “不……朕,必須去。”蒼萬壑搖搖頭,微微掙扎,作勢要下床:“月兒當年為了躲避焚絕城,不惜遠離皇城,又怎么會……甘愿嫁于他……月兒一向乖巧,惟獨這件事,卻始終不肯告訴朕原因……朕有感覺……如果今晨不去,或許就……再也見不到她了……速速……扶朕前去。”
  “唉!”
  一聲長嘆從上空傳來,隨之,一個一身灰袍,面相儒雅,全身溢動著書生氣息的中年人落下:“既然皇上心意已決,就由老臣陪皇上前往吧。”
  “東方府主!”見到這個忽然出現的儒雅年輕人,太監連忙后退兩步,卻并沒有露出驚訝,恭恭敬敬的道:“有東方府主親自作陪,皇上定然無恙……老奴這就去準備鑾駕。”
  ………………………………
  攬月宮此時燈火輝煌,入眼盡是花燈紅毯,就連水塘之中,都橫滿著艷紅色的彩帶。這些都是三皇子蒼朔親自遣人布置,他等待焚絕城與蒼月成婚,可是期盼了很多年,對這事自然是盡心盡力。
  這次焚天門上門迎親,蒼朔更是老早的就等待了攬月宮前,一見到焚天門的隊伍到來,立馬屁顛屁顛的迎了上去,和焚絕城打過招呼后,親自在隊伍前方進行引領。
  焚絕城一身紅衣,胸佩紅花,肩鑲火焰,頭戴赤紅火羽冠,可謂英俊非常,氣勢超然,將身為皇子的蒼朔都遠遠的比了下來,直看的那些宮女心跳加速。
  焚天門的迎親隊伍在攬月宮前排開,攬月宮所邀請的客人也全部到場,而這些客人在數量上卻是寥寥無幾,一眼望去,除去幾十個宮女和十幾個太監,便只有蒼風玄府的幾人……秦無傷和秦無憂都在其中,還有一人,則是來自黑月商會,主管藥材交易的木姓老者。
  在蒼月的授意下,攬月宮并沒有準備什么復雜的迎接儀式。焚天門的隊伍已經到來,且準備就緒,接下來,便是等待蒼月公主的出現。
  “皇上駕到!”
  隨著一聲細長的喊叫,一頂金龍鑾駕在幾十個黃金侍衛的簇擁下緩緩而至,落在了焚天門隊伍的前方。焚絕城從馬上一躍而下,快步來到鑾駕之前,躬身道:“絕城拜見父皇。”
  “哼!”蒼萬壑沒有掀開簾子,淡淡的一聲輕哼:“今日只是迎親,你與月兒還未行結拜之禮,這聲父皇,未免叫的太早了。”
  焚絕城半點都不生氣,不急不慢的微笑道:“父皇教訓的是,是絕城唐突了。”
  而就在這時,攬月宮的大門緩緩的打開,蒼月公主鳳冠霞帔,在兩個宮女的攙扶下,緩步走了出來,一身紅衣的她艷若初升嬌陽,一瞬間奪走了天地間所有的色彩,也吸引了所有驚艷的目光。
  “哈哈哈哈!”看來蒼月出現,蒼朔當先大笑起來,向焚絕城一攤手:“焚少門主,請吧。”
  焚絕城一點頭,面帶微笑,身姿瀟灑的走向蒼月,站到她的身前,向她伸出了手。
  既是迎親,自然是要焚絕城將蒼月攙扶入轎,但蒼月卻毫無反應,仿佛根本沒有看到他伸出的手,而是冷冷的道:“我要的焚魂花呢?”
  焚絕城微微一笑,一拍手掌,道:“把彩禮呈上。”
  三十多個焚天弟子同時上前,每一個人的手中,都抱著一個巨大的箱子,箱子并排擺好,然后同時打開,頓時,珠寶的華麗光彩與高等藥材的藥香充斥了整個攬月宮的上空,一大片驚呼響起,就連秦無傷這等人物都目露異彩……焚天門的這份聘禮,可謂是價值連城!縱然是迎娶皇室之女,都顯得有些夸張了。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