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7)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7)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7)     

逆天邪神306 你們的態度很有問題啊

焚斷滄被這一劍足足砸到了五十丈之外,他踉蹌著落地,勉勉強強的站穩,手捂著胸口,一張臉蒼白一片,全身的玄力更是完全潰亂,半天無法平息,他好不容易喘了口氣,抬起頭時,瞬間目眥盡裂……因為剛才被他守護在身后的焚絕城,此時已被云澈單手鎖著喉嚨,足不沾地的吊在半空!
  若是十六個月前,焚絕城還能勉強和云澈一戰,就算打不過,也不至于這么快被他拿下。
  但這段時間,云澈吞服了多到常人無法想象的王龍之血與王龍之肉,又在云滄海的指導下進行了地獄般的修煉,如今,焚絕城在云澈面前,簡直弱小的如同路邊的螞蚱,別說抗衡,連掙扎的資格都沒有,被云澈三兩下如抓小雞一般鎖著喉嚨拎了起來。
  “你……你……”焚絕城雙目瞪大,臉色痛苦,眼睛里滿是恐懼。他的雙手死死抓握著云澈鎖著他喉嚨的手掌,卻無法使出一絲力氣。
  “焚絕城,你剛才的威風呢?”云澈瞇著眼睛,冷笑看著他:“你剛才不是還要仁慈的放我多逍遙幾天嗎?呵……你猜,我這次會不會大慈悲,讓你再多活幾天,還是……直接讓你橫死在這里呢?”
  云澈說完,手上猛一用力。焚絕城的喉嚨里頓時溢出痛苦無比的聲音,兩只眼球也猛外凸,全身在巨大的痛苦之下無力的抽搐著。
  蒼月雙手捂唇,呼吸急促,一雙美眸劇烈的顫動著。之前東方休說到云澈的目的的確可能是挾持焚絕城,她的感覺是擔心與驚嚇,只渴望他能夠無事,所能想到的最好結果,就是他能平安遁走,根本沒奢望過他能成功……在場的人,也根本不會有人認為他能成功。
  但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在焚天門兩千弟子,八大天玄高手的守護下,云澈竟真的以一人之力,撕破所有的防線,甚至最后奇跡般的擊潰焚斷滄,將焚絕城的命,掌握在了他的手中!
  蒼月心中的激動、喜悅、后怕、驕傲……如翻滾的浪潮一般無法停止。這個她在新月玄府偶然遇到的云澈,這個她用自己的后半生所選擇的男人,又一次在她的眼前,為她創造了一個本不可能實現的奇跡。
  當初在聽到云澈奪得排位戰位時,蒼萬壑震驚到幾乎無法接受。今天,他親眼目睹著眼前的一切,他心中的震驚還要遠勝當初數十倍。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當初為他治病的這個年輕人,原來竟是強大到了這種地步。看著他挫敗一個又一個在他們眼中的級強者,視焚天門的恐怖陣容如無誤,將這么把焚絕城給拿下,他心中的震顫、駭然無以復加。在看向自己的女兒蒼月,這些震撼,不自禁的轉變為喜悅與欣慰……之前云澈和蒼月抱在一起,對她說起的那些話,他都聽在耳中,這次云澈從天而降,也是為了她!足以見得,他對蒼月,有著極深的感情。
  若他愿意守護于她,作為父親,他還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或許,依仗他的力量,目前危及皇室的危機,都有緩和……甚至逆轉的可能!
  “他豈止是蒼風玄府歷史上最優秀的弟子,怕是整個蒼風帝國的歷史,都將被他徹底打破。”東方休感嘆著道。
  焚天門的人已全部變了臉色,他們為了迎親而出動如此夸張的陣容,一大半原因是為了震懾世人,從而挽回排位戰丟失的顏面。但如此夸張的陣容之下,居然被一個少年人完全擊潰,將他們焚天門的少門主給控制住,這無疑,是在所有焚天門人的臉上打了一個響亮無比的耳光,給了他們一個無比巨大的恥辱。
  “少……少門主!”
  “居然敢劫持我們少門主,馬上放了他!”
  焚天門弟子蜂擁而上,把云澈牢牢的圍在中間,他們大聲叫吼,卻一個人都不敢向前,因為云澈此時捏的是焚絕城的脖子,只要他手上稍微一用力,就能要了焚絕城的命。
  “云澈,你想做什么!!你是想要我焚天門與你不死不休嗎!”焚斷滄壓抑著內傷飛了回來,顫聲吼道。他竟被一個少年人從他的守護之下劫走少門主,這是一種讓他羞憤欲死的恥辱。
  “呵呵,”云澈不屑的冷笑:“說的好像我和你們焚天門還沒有不死不休一樣。你們認定我殺了焚絕壁,你們的少門主早在一年前就想方設法要殺了我,今天我又殺了你們兩百多個門下弟子,我和你們焚天門,早就已經是敵人,我無論殺不殺你們少門主,你們都會要殺了我,既然如此,我為何不多殺一個賺一個!”
  “你!”焚斷滄眼睛一瞪,怒氣沖頂,險些噴出一口老血,他猛的轉頭,看向東方休:“東方休!云澈可是你蒼風玄府的弟子……”
  他才一出口,東方休便直接將他的話打斷:“之前我出手阻攔時,可是你們義正言辭的告訴我這是焚天門與云澈之間的事,和我,和蒼風玄府沒半點關系,你就算老糊涂,也不至于忘的這么快吧?還有……”東方休說到這里,臉上忽然浮現怒色,沉聲道:“你們焚天門好歹也是帝國最強盛的四宗門之一,今天是我皇室公主大喜之日,我們把公主交給你們,你們卻讓她遭此一劫,不引以為恥為愧,反過來欲質問我們……這難道就是你們焚天門的作派?”
  云澈的心中一陣暗贊……嘖嘖,不愧是傳說中的蒼風府主,看上去一本正經,人畜無害,這說起話來,簡直犀利的跟刀子一樣!
  “你!!”焚斷滄氣的全身顫抖,卻是一個字都無法反駁。
  “小畜生!”焚莫然一聲爆吼,全身殺氣:“馬上放了我們少門主,你敢動他一根頭,我焚天門必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哦,是嗎?嘿……”云澈斜眼看著焚莫然,臉上忽然露出陰森的笑:“你們的態度很有問題啊,你們少門主在我的手上,居然不好聲好言的求我,反而在這威脅我,看來你們焚天門作威作福久了,連最基本的做人規則都忘記了,既然如此,我云澈今天就好好的教教你們……你剛才說什么來著?我要是敢動他一根頭,你就讓我死無葬身之地?”
  云澈聲音落下,手上猛的一甩,將焚絕城狠狠的摔在地上,然后一腳踩在他的背上,一手抓起他的頭,猛的一揪。
  “啊!!!!”
  隨著焚絕城一聲殺豬般的慘叫,一大把頭連著血皮被拔了下來。
  “絕城!!”
  “少……少門主!!”
  焚絕城的慘叫無比凄厲,焚天門人更是出震天般的咆哮。云澈卻是一臉平淡,他把手中的大把頭隨手一扔,笑瞇瞇的道:“我現在不但動了他一根頭,還動了他很多根頭……來,你倒是讓我死無葬身之地啊!”
  “你……你這個畜生!崽子!我……我殺了你!!”焚莫然一張臉變得血紅,憤怒的胸腔幾乎炸開。
  “哦……居然還敢罵我,還叫嚷著要殺了我?”云澈無所謂的笑笑:“看起來,你還是沒學會怎么擺正態度好好做人啊!”
  云澈猛的抬起一腳,毫不留情的踩踏而下……
  “住手!!”
  焚斷滄的吼聲沒有讓云澈有絲毫的停頓,狠狠的落在了焚絕城的左手手腕上,一聲清晰的碎裂聲傳入所有人的耳中,一聲更加凄厲的吼叫聲從焚絕城口中出,直讓人頭麻。
  云澈的腳踩著焚絕城破碎的手腕,還不時碾上幾下,不緊不慢的道:“來,接著罵。”
  “你……你……你……”焚莫然渾身顫抖,他伸手指著云澈,面色猙獰,聲音惡毒如魔鬼:“我焚天門,定要你不得好死!!”
  “很好,還真是聽話!”云澈面露微笑,然后一把抓起焚絕城的手臂,向后猛然一別。
  咔嚓!!
  凄厲的仿佛來自地獄的慘叫聲再次淹沒了所有人的聽覺,焚絕城的右手臂被直接活生生的掰斷,呈現一個極度扭曲的狀態耷拉在后背上,云澈拍拍手,笑瞇瞇的道:“繼續罵,繼續威脅,讓我看看你們少門主的命能支撐到什么時候。”
  “你……”
  “住口!!”焚斷滄飛身而上,一巴掌把焚莫然推向了后方,也把他后面的話給逼了回去。此刻的焚斷滄無論是肺臟還是腦袋都快被氣炸了,但這些怒火,他半點都不能釋放出來……眼前的云澈,擺明了是個絕不吃硬的家伙。焚絕城何等人物?整個帝國有幾個敢招惹?他卻舉手抬足間拽下他頭,毀掉他的手腕和手臂,不但毫無猶豫顧忌,而且下手無比狠辣殘忍……他們若敢再和云澈強硬下去,只會讓焚絕城遭到更多的虐待。
  甚至,焚斷滄無法不懷疑,云澈就算當場殺了焚絕城,也有能力從他們的包圍之下逃走……因為這比在重重守護下劫持一個人還要簡單的多!
  焚天門何曾受到這樣的脅迫和屈辱,但云澈手中所持的,卻是他們焚天門的少門主!若是焚絕城真的就此死在云澈手下,他們這些和焚絕城一同前來的所有人都別想好過,對焚天門來說,更是一個永遠無法洗刷的天大恥辱。
  焚斷滄深吸一口氣,用盡可能平和的聲音道:“云澈……你別激動!有話我們好好說……我相信,你和我們少門主之間并沒什么真正的生死之仇,一定也不愿意真的殺死他……我以我焚斷滄的尊嚴擔保,只要你肯放了我們少門主,我們保證放你安全離開,若有什么條件,我們也會盡量滿足。”
  說這些話的時候,焚斷滄的腸子都在抽搐,他堂堂焚天門離火閣閣主,走到哪里都受萬人仰望,此時卻不得不放下所有的尊嚴與顏面,向一個小輩低聲哀求。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