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308 暫落塵埃

readx();焚天門的人全部退去。
  整整兩千多個精英弟子,八個天玄境的級強者,在云澈一個人所帶來的巨大威懾下,灰頭土臉,毫無尊嚴的撤離。
  就戰力而言,云澈雖然讓人震驚,但根本不足以威脅到焚天門的隊伍。但他各種讓人防不勝防的奇招,加上狠辣無情的手段,徹底擊潰了焚天門的心理防線。云澈最后大大方方的把焚絕城丟回給他們,反而更加讓他們投鼠忌器,不敢妄動。
  焚天門的迎親隊伍沒能接回蒼月公主,反而是折損了兩百弟子,焚絕城也是重傷……而這一切,被無數在場的人親眼目睹,他們的顏面和威名,也是丟了個干干凈凈。與之相反,將諾大焚天門逼到如此處境的云澈,卻狠狠震顫了每一個人的心神和靈魂。
  這個本就差不多被神化的人物,不但活著回來,而且遠比傳聞中的要強大太多太多!那些以前聽上去只會覺得夸張、可笑的“神化”版本,此時看來,分明是嚴重的弱化!
  如此年紀,便逼退了焚天門這等在常人眼里如神一般存在的龐然宗門,還先后擊潰了巔峰級別的強者焚莫然和焚斷滄,他未來的高度,根本無法想象!難怪蒼月公主會對他傾心,難怪連冰月仙子夏傾月會是他的妻子……就連楚月嬋那件事,此時看來居然都已是不是那么難以接受。
  “云師弟!!”
  蒼月沖了上來,用力的抱住云澈,把螓埋在他胸前又哭又笑,哪還有顧忌皇室公主的鳳儀和周圍人的眼光。云澈“死去”的這段時間,她的整個世界都是昏暗的,現在還能如此真實、溫暖的抱住他,她感覺自己已再無所求。
  “呵呵。”蒼萬壑笑了起來,笑的比得知排位戰奪得位時還要愜意舒心:“不愧是朕的女兒,月兒的眼光,著實是不錯。”
  “是啊,就這一點而言,公主殿下可是要過皇上您。”東方休微笑著道。
  “哈哈哈哈……”蒼萬壑聞言非但毫不生氣,反而舒心的大笑起來,只是剛笑了兩聲,便是一陣急促的咳嗽。
  “今天這等事的結果,真是完完全全出乎我的預料啊。”東方休看著云澈,感嘆一聲道:“此子未來的成就,就連我,都沒有資格去推測與評判。經過今天這件事,他毫無疑問會成為焚天門必殺之人,但不知為什么,我卻一點都不為他擔心,我擔心的,反而是焚天門。”
  “朕,也是如此。”蒼萬壑蒼白的臉上露出笑意,然后又閉上眼睛,默默一嘆:“可惜,朕是看不到他揚威天下的那一天了……只希望,他能夠好好的照顧月兒,如此,就算是皇室潰亂,朕,也能少些遺憾與牽掛……東方休,你幫朕親自去邀請云澈進宮一敘。”
  “大家都散了吧。”
  皇室侍衛出動,將密集的圍觀人群逐漸驅散。蒼萬壑自重病之后,卻極少露面,縱然是這些生活在皇城中的人,也都根本無法見到。而此時蒼萬壑現于人前,所有人目光的焦點卻沒有落在他的身上,而是全部以一種無比震驚、駭然、崇拜、甚至狂熱的目光注視著云澈……他們本來是來看公主出嫁,沒想到,竟然看到了如此一場必將轟動帝國的大事件。
  公主出嫁之日遭遇變故,本該是極為晦氣的事,但皇宮之中卻是熱鬧喜慶一片。蒼萬壑今日的心情顯然極好,臉上再也平日里的陰霾,一回皇宮,便下令全宮大賞。
  云澈和蒼月并肩跟在蒼萬壑的鑾駕后方,一路承受著無數狂熱的目光進入皇宮之中。一進宮門,便遇到了急匆匆走出的三皇子蒼朔,看到并肩歸來的云澈和蒼月,他愣了一下,然后臉色一變……但迎面碰上,他就算想避開都來不及,只能硬著頭皮,臉上極力堆起溫和的笑:“皇妹,你回來了。這位云小兄弟……你今日的表現,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嘆為觀止。”
  “這是我三皇兄。”蒼月簡單的道,聲音里毫無感情。
  “哦!”云澈一臉恍然的樣子,笑瞇瞇道:“原來是赫赫有名的三皇子,失敬。我記得三皇子在之前先于我們回宮不久,現在又急匆匆的出宮,可是有什么要事?可有什么地方需要我云澈幫忙?”
  看著云澈臉上的淡笑,蒼朔心里猛的一個激靈,頭一陣麻。之前云澈和焚天門對陣時,他可是完整的看在眼里,這個看上去人畜無害的云澈,連焚天門少門主都能眼睛不眨的虐成狗,自己皇室皇子的身份,估計在他眼里連個屁都不算。若是惹他一個不快,估計殺他跟殺一只雞都沒什么區別。
  蒼朔連忙舒了口氣,一臉笑意道:“我只是有些無關緊要的私事需要處理,就無需云兄弟費心了。”
  “哦……無關緊要的小事都親力親為,三皇子真是勤勞能干,皇室之典范啊!”云澈笑呵呵的道。蒼朔不但是引皇室煙云的罪魁禍之一,焚絕城與蒼月的婚事,也是他一手促成,他對蒼朔當然沒半點好感。
  蒼朔又豈會聽不出他話中的諷刺意味,頓時干笑一聲:“云兄弟謬贊了。我還有事,先失陪一下,改日一定……”
  “哦,我有一個問題想要請教一下三皇子的意見。”云澈卻沒有給他馬上離開的機會,笑呵呵的道:“我對你的皇妹蒼月很是仰慕,想與她終生廝守,不知三皇子……意下如何?”
  蒼朔臉色一僵,然后馬上露出欣喜的神態:“云兄弟是當之無愧的人中之龍,當世無人能比!作為皇兄,也早就看出皇妹對你早已傾心,若是云兄弟能和皇妹結成連理,那自然是天作之合,是足以流傳千古的一段佳話,我皇室能得云師兄這般人杰,也是百年之幸!作為皇子和蒼月的皇兄,我自然是全力贊成。”
  “那,三皇子的意思,是覺得我比焚絕城,更配蒼月公主?”
  “那是自然。”蒼朔面不改色的道:“焚絕城算什么東西,一個只會依仗宗門的廢物而已,和云師兄相比,簡直就是云泥之別。若不是忌憚焚天門的勢力,不給皇室生出強大的仇敵……我就算死,也會阻止焚絕城的妄念。好在云兄弟及時出現,免得皇妹嫁給這樣的廢物,我也是長長舒了一口氣。”
  “……”不愧是能在諸多皇子中唯一能和太子蒼霖相庭抗爭的人,這臉皮厚度,應變度,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能力簡直是出神入話,登峰造極,讓云澈都不由得對他生出強烈的敬佩之感。他抓起蒼月的手,似笑非笑的道:“三皇子這么說,我就放心了。他日我和蒼月大婚之時,三皇子可千萬別忘了來喝喜酒。”
  說完,也不等蒼朔回話,他頭也不回的帶著蒼月踏入宮門之中。蒼朔轉過身來,看著他的背影,臉上露出冷笑,低聲念道:“不知死活的蠢貨,你如此招惹焚天門,還真的以為自己能活太久嗎!”
  回到皇宮,蒼萬壑下了鑾駕,欣慰的對云澈道:“云澈,你還活著,真是大幸。當初你為皇室奪下排位戰位,讓皇室沉寂了多年的榮光再次煥,朕是喜不自勝,但隨之而來的,卻是你已隕落的噩耗。這段時間以來,朕常扼腕嘆息,月兒雖然在朕面前表現如常,但朕又怎么看不出她內心無比痛苦。好在,你活著回來了,朕就算現在咽氣,也是心安了。”
  “父皇!”蒼月急嗔道:“現在有了焚魂花,云師弟也回來了,你的病一定馬上就會痊愈的……”
  “皇上言重了,只望今天的事不會給皇室帶來什么后患。”云澈謙遜的道。
  “哈哈!”蒼萬壑大笑一聲,道:“這一點你盡可放心。皇室的勢力雖然比不上那些然宗門,但也不是他們想動就能動的。而且今日之事,他們根本怪不得皇室頭上,朕倒是可以以他們保護公主不利,讓公主出嫁造禍,傷及皇室顏面為由反將他們一軍。云澈,你接下來可有何打算,若無打算,就暫且留在宮中如何?或者,回蒼風玄府?”
  “回蒼風玄府的事就算了。”東方休苦笑一聲:“云澈的玄力雖然只有地玄境,但戰力上,連秦無傷都已勝過。若回玄府,以他的天資,就算是出任府主,都有些委屈了他。”
  云澈搖了搖頭,道:“不出三日,焚天門就必會展開對我的暗殺,我留在這里只會給皇室帶來危險。至于接下來該去哪里,我已經有了打算,多謝皇上好意。”
  蒼萬壑也不堅持,點了點頭:“好!你既然敢對焚天門狠辣出手,朕相信你必有應對之策。當初,你為皇室奪下排位戰位的榮耀,朕原本準備為你大宴三天,卻未能如愿,今日就補上吧。來人,傳令下去……”
  “等等!”云澈一抬手,道:“皇上的心意云澈領了。因為焚天門的關系,我須盡早離開這里,所留下的時間并不太多,必須先解決一些重要的事……眼下,先讓我除去你身上的病疾。”
  蒼萬壑全身一震,東方休的臉上也露出明顯的激動之色。蒼萬壑激動萬分的道:“你……你現在真的有把握祛除我身上的蠱毒?”
  皇室動亂的根本原因,說不到,還是因為他的病重。
  若他能夠康復,重攬大權,以他這幾十年的余威,那些搖擺不定,或處在中立的勢力必會回到他身后,到時,蒼霖和蒼朔,都將毫不為懼,焚天門和蕭宗的野心,也將被強行掐滅。
  “當初云師弟說過,只要能找到焚魂花,就一定能讓父皇痊愈。現在焚魂花已經得到,云師弟就一定能做到的。”蒼月雀躍著道。
  云澈點頭,微笑道:“我的確有十成的把握……不過,已經無需用到焚魂花。焚魂花是焚天門這次的聘禮之一,還是全部還回去為好,省的被落下話柄。”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