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75章琉璃傾月(12-19)      第1274章神后現身(12-19)      第1273章賢婿賢婿(12-19)     

逆天邪神310 直赴冰云

云澈愣住:“小孩子?我和楚月嬋的……小孩子?什么小孩子?什么意思?”
  “難道你還不知道?”蒼月微訝。楚月嬋有了身孕的事,按理說本該是個秘密,但不知為何卻被傳的沸沸揚揚,再加上楚月嬋本來的聲名,讓其成為了一個極其震撼力的爆炸性新聞,早在一年多以前就到了人盡皆知的地步。冰云仙宮也因此閉宮。蒼月想著云澈既然能活著回來,一定能馬上知道這個已經人盡皆知的消息,而以他的性格,在知道之后必定第一時間趕往冰云仙宮去尋找楚月嬋,解決那件大事之后,才有心思顧及其他。
  但現在看云澈的反應,他竟然絲毫不知道這件事。
  “我……不知道。”云澈搖頭,他一把抓住蒼月的手,急切的道:“我從御劍臺出來,第一時間就趕到了這里……你剛才的話是什么意思?我和楚月嬋的小孩子……又是什么意思?難道……”
  “……云師弟,你先不要激動,這件事,其實并不是什么壞事。”蒼月連忙安慰,然后輕輕道:“那日你出事后,楚月嬋在御劍臺昏過去,天劍山莊的九牧婆婆在為她把脈時,察出她竟然有了身孕。”
  “!!!!”云澈的身體猛的晃了一晃,瞳孔,出現了剎那的收縮,大腦更是“轟”的一聲變成空白。
  重生回天玄大陸后,這是第一次,他的靈魂震顫的如此強烈。
  楚月嬋……有了身孕。
  那一次……竟然讓她有了身孕,有了他和楚月嬋的孩子!
  距離那一天,已經過去了超過十七個月……時間算來,他們的孩子,早在七個月前就應該已經出生!
  云澈的內心,如同翻起了滔天巨浪,驚詫、無措、彷徨、喜悅……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和楚月嬋那一次結合,竟然會有了血脈的傳承,更沒有想到自己在毫無準備間,竟然有了一個孩子……但馬上,他的心中驟然生出惶然和恐懼。
  楚月璃……冰嬋仙子……冰云仙宮!!
  她不是普通的女子,是冷若玄冰,又艷絕天下的冰嬋仙子。更是冰云仙宮名震天下的冰云七仙之首!她的一舉一動,關系到的不僅僅是自己,更關聯著冰云仙宮的榮譽與尊嚴!冰云仙宮從不允許門下弟子對男子生情和婚配……夏傾月與他成婚,也是有著不能對他產生感情,不能有夫妻之實的前提!楚月嬋作為冰云仙宮之首,這一點,更是絕對絕對不可觸犯!
  她懷有身孕的事,就那么被公開,鬧得天下皆知,可想而知,那對冰云仙宮的千年清譽,是何其巨大的“玷污”,對冰云仙宮而言,這或許會是永遠無法抹去的污點……即使是一個普通的弟子犯下如此“大錯”,冰云仙宮都不可接受,何況地位僅次于宮主的楚月嬋。
  那么,她回到冰云仙宮之后,會受到怎樣的對待?會不會受到極為嚴厲的責罰?
  還有……還有他們的孩子……冰云仙宮,會讓楚月嬋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嗎?
  云澈的心中,忽然涌起極大的恐懼……因為,冰云仙宮允許楚月嬋把這個孩子生下來的可能……幾乎不可能存在!!
  那么……那么……
  云澈的心弦劇烈的顫抖起來,大腦一片混亂,巨大的害怕之中,手腳幾乎一瞬間冰涼一片。這是第一次,他如此的驚慌失措,如此的恐懼不安……
  蒼月馬上感覺到云澈的手變得冰冷,她心中一顫,連忙安慰道:“云師弟,不要擔心,她可是名震天下楚月嬋,在整個蒼風帝國,沒有人能傷的了她。她一定可以保護好你們的孩子。”
  云澈的抬起手掌抓著自己的額頭,他竭力的想要讓自己冷靜,但卻怎么都無法冷靜下來。他惶聲道:“怎么會這樣……怎么會發生這種事……為什么發生這種事的時候,我偏偏被困在一個出不去的地方……她該怎么辦……冰云仙宮會怎么對待她……還有……還有我和她的孩子……”他一把抓住蒼月的肩膀,倉皇的道:“師姐,你快告訴我。那之后有沒有關于她的消息,她現在怎么樣了?冰云仙宮有沒有允許她把孩子生下來?”
  蒼月搖了搖頭,眸光朦朦的道:“在那件事發生后不久,冰云仙宮就完全閉宮,就連在外的弟子也全部召回,直到現在,冰云仙宮依然處在閉宮狀態,再無任何的動靜……試圖拜訪冰云仙宮的人,也全部被拒之門外……也完全沒有關于楚月嬋的消息。”
  云澈的雙手一點點的攥緊,過了好一會兒,他用力的喘了口氣,用平靜的聲音對蒼月道:“師姐,你父皇的毒蠱已除,身上除了元氣大失,并無其他大礙,只要調理得當,就會痊愈,所以你不需要再擔心。你父皇病情好轉后,太子和三皇子也一定心有顧忌,再加上我造成的威懾,至少近期不敢再有大動作,這段時間,你好好留在宮里,哪里都不要去。”
  “你……你要走?”
  “對!我必須離開!”云澈緊皺眉頭,堅定的道:“我必須馬上去一趟冰云仙宮,否則,我的心里不可能安定下來。我知道,這件事對你很不公平,我回來之后,保證……”
  “不用說了。”蒼月伸手按住云澈的嘴唇,脈脈的看著他:“我的云師弟縱然會有些多情,但也是最最重情的人,這才是我的云師弟該有的選擇……你安心的去吧,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解決不了的事。我可以想象,你們之間的情緣一定充滿著很多的巧合和艱難,既然上天注定了你們的姻緣,就一定不會忍心賦予惡果。她會沒事,你們的孩子也一定會沒事,我只希望,無論發生了什么,你都要顧及自己的安全。我會留在宮中,哪里都不去,每天等著你回來……還有你遠在流云城的親人,他們一樣在等待著你回去。”
  蒼月的話語如溫暖的輕風般拂過云澈的內心,他擁住蒼月柔軟的軀體,重重的點頭,然后在她額頭上用力一吻……然后轉過身去,快步離開。
  云澈沒有自己的契約玄獸,只能用雙腿行進。他把速度提升到極致,瘋了一般的直沖宮外,沿途的侍衛只感覺到一股狂風從身側沖過,反應過來時,卻根本看不到半個影子。
  云澈并不清楚冰云仙宮所在的具體位置,只知道在蒼風北境的冰極雪域,比死亡荒原還要靠北。云澈很快就出了皇宮,在皇城之中快速補給了足夠的食、藥、飲水,然后直沖北方而去……他的第一站,就是死亡荒原。從蒼風皇城到冰極雪域的直線道路上,橫亙著死亡荒原。若是走通往冰云仙宮的最短路程,就要橫穿死亡荒原。但由于死亡荒原太過危險,基本所有人都會選擇繞路而行。
  而云澈,則是直奔死亡荒原而去。他要以最快的速度,到達冰云仙宮。
  一路迎風而行,北風略冷,他的大腦也逐漸的冷靜了下來,一個讓他憤怒的疑惑,也出現在腦海之中。
  楚月嬋被發現懷有身孕這件驚天大事被發現后,冰云仙宮的人必然會讓最先知道的人保守秘密。最先察覺到這件事的九牧婆婆有著近兩百歲高齡,絕不該是多舌之人,當時若有其他人在場,就算是天劍山莊,也不會不賣冰云仙宮的面子,更不會不明白這件事若是傳出去會是多么的驚世駭俗,對冰云仙宮的千年清譽又是多么巨大的影響……
  那為什么,這件事竟然還是會傳播了出去……而且竟然鬧的天下皆知!
  按照蒼月的描述,似乎在不久之后,便是傳播的沸沸揚揚,倒像是……有人刻意在讓這個消息以最快速度擴散一樣!
  這件事傳開,和不傳開,對冰云仙宮,對楚月嬋的影響,無疑是天壤之別。
  一定是有人刻意散播,并且推波助瀾。
  到底是誰?
  云澈暗暗咬牙……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么無論你是誰,我必讓你付出巨大的代價!!
  云澈的速度雖快,但畢竟不能和高等飛行玄獸相比,臨近傍晚后,全力趕路的云澈已開始有些脫力,他在路邊買了一只還算高等玄馬,披星趕路,在玄馬力竭后直接丟棄,再買一只新的……到了第二天下午,已遠離蒼風皇城兩千里。
  云澈開始有些后悔早的太急,忘記向蒼月借用她的巨雪雁。
  三天之后,他的眼前,終于出現了那個熟悉的小鎮,遙遠的前方,也不時傳來著玄獸高亢的吼叫聲……那里,便是一千八百里的死亡荒原。
  這是距離死亡荒原最近的那個小鎮,當初,云澈從蒼風皇城來到這里用了整整十天,而這次,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時間。
  云澈胯下的玄馬已是氣喘如牛,體力不支,云澈從馬上躍下,不再管它,抬步進入小鎮之中。要穿越遍布著危險玄獸的死亡荒原,坐騎不但無用,反而是個累贅。
  小鎮一如既往的熱鬧,不太寬闊的街道上穿梭著來自不同地方的冒險者和歷練隊伍。云澈四處張望,尋找著售賣坐騎的地方,但走了沒幾步,他忽然感覺到一種異樣的氣息。
  云澈微微皺了皺眉,迅速集中精神,靈覺悄無聲息的散開……頓時感覺到,前、后、左、右……甚至斜上方,分別閃動著七八道異樣的目光,和極其細微的殺氣。
  雖然他們隱藏的極好,但縱然再好上十倍,也別想逃過云澈在萬千次被追殺下所練就的靈覺。
  其中一道的氣息,也是那道最強的氣息,他很是熟悉。
  焚天門的大長老……焚莫離!!
  焚天門行動的速度之快遠超云澈的預料,而且分明早已掌握了他的動向,先于他來到了這個必經之路上。
  云澈不動聲色,不緊不慢的走入上一次入住的那家客棧。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