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1)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1)      第1127章幻夢(06-21)     

逆天邪神319 雪域仙宮

云澈在所有尸體的身上都搜刮了一邊,將他們的空間戒指都取了下來,這些焚天門高層的身上的寶物自然不會少,云澈滿滿的收獲了一筆,在焚莫離的空間戒指里,他甚至找到了一小塊紫脈天晶。
  “送我這么份大禮,你也算是死的值了。”云澈拿起那一小塊紫脈天晶掂了下重量,低聲笑道。不過相比于茉莉所需要的那一堆紫脈神晶,這小小的一塊只能算得上滄海一粟。
  “本來還想試試玄罡,沒想到竟然完全沒有玄罡出場的機會。”云澈收起龍闕,看著自己的雙手,自言自語道:“我現在的實力,應該足以媲美十六個月前的傾月了吧?”
  十六個月前的夏傾月,可是王玄境二級!
  輕松擊敗焚莫離的實力……如今的云澈,實力已經堪比真正的王座!
  “不,應該還不止。”茉莉沉靜的道:“你顯然不知道龍神之髓的強大。你之前獲得六滴龍神之血,實力便出現大幅度增長,而髓是骨之基,血之源,有龍神之髓在,你的身上,將不僅僅只有六滴龍神血的存在,它會在源源不斷的造血之中,讓你的血脈越來越接近于龍神血脈!今后,你就算毫不修煉,你的實力也會因為血脈的逐漸升華而增長。以太古蒼龍所賜予你的龍神之髓的量,足夠的時間后,極限狀態下,你的身體內將擁有近一成的龍神血脈!你難道沒有現,你現在出手時,都隱約帶著龍的氣息和威勢了嗎?”
  “一……一成!?”云澈震驚的當場失聲。
  六滴龍神之血,就將他的身體和力量都出現質的飛躍,而若身體里的血液有一成都是龍神之血,那該是什么概念?
  在血脈之上,那是接近于十分之一個真神的血脈!!
  “哼,前提,是你能活到那個時候。”茉莉沒好氣的道:“你自己好好算算,這三年之中,你已經差點死了多少次!不要總是習慣于把自己置身險境之中,更不要高估自己的極限,你如果死了,你目前得到的這所有東西,都會化作一場空!”
  “好……我知道了。”云澈答應一聲,神情卻是不以為然。
  “大千世界之中,存在著很多真神留下的傳承,有血脈傳承,有玄功傳承,有寶物傳承,但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骨髓和靈魂的傳承。看來,太古蒼龍為了自己的女兒,還是真是孤注一擲。不過,如果太古蒼龍真的還有一個女兒在世間的話,那可就有趣了……因為在這個真神滅絕的世界,她若是當真出現,那可是有著完整血脈的龍神!絕跡無數年的真神,也將就此重臨世間,都不知會引怎樣的天地異象……甚至秩序大亂!”
  “如果哪一天,我真的去往‘眾神之界’的話再說,現在的我想這件事情也太虛無可笑了點。”云澈的面孔冷寂了下來,轉身看向了北方,低低的道:“我現在只求小仙女,還有我們的孩子平安無事,否則……否則……”
  否則,云澈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多么瘋狂的事來。
  他身影晃動,破塵而去,直赴北方。
  三天之后。
  云澈腳下的土地已逐漸臨近蒼風帝國的極北地帶。隨著他的前行,迎面而來的風開始帶上了越來越濃重的涼意,人類居住的痕跡也越來越少,直至視線中再也看不到一個人影,就連玄獸和植被都變的越來越稀疏。
  云澈一路之上逢人便打聽冰云仙宮的位置,越是臨近,冰云仙宮的方位也越清晰。這時,夜幕降臨了下來,云澈燃起鳳炎照明,披星繼續前行半夜后,一陣困意襲來,他在天毒珠中隨便摸出張毯子一鋪,便躺了上去,一合眼,便進入了睡夢之中。
  午夜過去,黎明悄然而至,天開始朦朦亮起來。云澈也在這時睜開了眼睛……耳邊一陣微風拂過,雖然是微風,但卻帶著強烈的冷意,如果不是云澈有著邪神水種在身,不懼冰雪嚴寒,感覺到的必然是錐心刺骨的冰寒。
  他站起身來,借著淡淡的光亮看著遠方……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片被皚皚白雪所覆蓋的世界。
  “這就是……冰極雪域?”
  看著前方似乎沒有邊際的冰雪世界,云澈的精神一振,剛從昏睡中醒來的大腦一下子變得清醒,他快的飲下幾口龍血,迫不及待的沖向了前方。
  一踏入冰雪地帶,周圍的溫度突然的下降,仿佛從炎夏,毫無過渡的一下子踏進了寒冬。如果是一個普通人來到這里,溫度的驟變足以讓他身體瞬間僵硬。
  進入冰極雪域,就意味著離冰云仙宮已經不遠。酷寒沒有對云澈造成絲毫的影響,他的身影如風馳電掣,很快便消失在雪白的世界之中。
  冰極雪域位于蒼風帝國的極北,一年四季冰雪覆蓋,四處都是亙古不化的冰山雪壁,這里的寒冷到了一種除非親身體驗,否則幾乎無法想象的地步,絕非普通人類所能生存。但就是這樣一處極寒之地,卻因一個勢力的存在,而成為了蒼風玄者眼中的圣地。只不過,這片雪域和完全屬于天劍山莊的天劍山脈不同,并非完全屬于冰云仙宮,但千年以來,卻也基本上已經成為了冰云仙宮的專屬之地,人們提到冰極雪域,就會直接聯想到冰云仙宮。而有著冰云仙宮的存在,縱然是一些同樣修煉冰系玄功的宗門,也不敢駐扎在冰極雪域之中。
  冰云仙宮之所以成為所有玄者心目中圣地般的存在,不僅僅是因為它的強大,更因為整個冰宮之中,無一不是絕世美女。蒼風帝國歷來的第一美女,基本都是出自冰云仙宮。且不論容顏,僅僅是冰云仙子獨有的冰肌玉骨,就足以讓天下男子癡迷,讓天下女子羨妒。
  白茫茫的世界極其容易迷失方向,再加上這里常年不見日月,天空白蒙蒙一片,連個參照物都找不到,縱然是方向感極強的云澈,在其中都數次迷失了方向。
  此時的云澈滿腦子都記掛著楚月嬋和他們應該已經七八個月大的孩子,那種從未有過的激動心情讓他無論如何都無法平復,伴隨而之的,還有一種深深的恐慌……因為他無法確定他們的孩子是否真的已經出生。他也許現在正躺在楚月嬋的懷中,睜著鉆石般可愛明亮的眼睛,等著與父親第一次的相近……也或者……也或者……早在一年之前就已經……
  云澈用力的一晃頭,竭盡全力將所有雜念壓下,放慢度,循著自己的靈覺,一步一步的走向前方。
  “小仙女……不知道現在你是否已經知道了我還活著的消息……偏偏在你最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卻被封在地下,不但沒能和你一起承擔,反而給予了你最沉重的打擊和驚嚇…………這一次,就算你不愿意,就算整個冰云仙宮不答應,我就算搶,也要把你從冰云仙宮搶出來!”
  云澈在心中默默的著誓言,他后悔自己當初順從著楚月嬋的意愿,在天劍山莊的時間,自己就應該對她強硬一些……她在冰云仙宮幾十年,來自冰云仙宮的心念根深蒂固,她無法說服和允許自己去肆意的享受這種一旦萌生就無法收拾的感情,她最需要的,就是他的強硬……偏偏,他直到在知道了她因自己的死亡而吐血昏厥的時候才真正的明白……
  “偏西北方向大概十里,有明顯的玄力反應……如果這片雪域只有一個宗門的話,那應該就是你這次的目標了。”
  連續睡了兩天的茉莉在這時候醒過來,很大方的為云澈指明了方向。
  云澈立即調轉方向,向西北而去。
  十里雪原很快就在云澈腳下掠過,一個冰華流凜的宮城,在這時出現在了云澈的視線之中。
  這是一座仿佛由最純凈的冰雪所鑄造起的宮城,周身反射著柔和而冰冷的冰雪流光,讓整個宮殿仿佛沐浴在了一片雪霧冰芒之中,遠遠看去,就如云中仙宮一般。
  比之天劍山莊的大氣磅礴,整個宮城只能用“嬌小”來形容,只占據了不到兩里之長的土地,大小上尚不如蕭宗的一個小小分宗,氣勢也并不宏大懾人,但卻釋放著一種直刺心魂的冰冷,和讓人不敢靠近的圣潔之息。
  “這就是……冰云仙宮?”云澈停住腳步,低喃一聲,然后腳步加快,極靠近。
  越是靠近冰云仙宮,溫度越是冰冷。一株株宛若冰凌雪瓣的奇花異草在冰宮周圍爭相盛開,閃爍著水晶珠寶一般華麗的光芒,綺麗到讓人嘆為觀止。這些奇異的花草都是最純凈的冰雪力量所孕育,不染一絲凡塵污濁。這里的空氣也純凈清新的不可思議,讓云澈快翻動的心潮都緩慢平靜下來。
  過于純凈絢麗的花草讓云澈都不忍心去損傷,他腳步小心的繞開,緩步前進,很快,冰云仙宮如冰晶一般的宮門呈現在云澈的眼前……宮門之上冰光流轉,隱約閃動著緩緩奇異的紋路,似乎封印著什么特殊的玄陣。
  而他走到了這里,卻依然沒有見到冰云仙宮任何一人的身影,整個冰宮冰冷而沉寂,仿佛一個人都沒有。
  “師姐說過冰云仙宮自十六個月前開始閉宮……”云澈沉吟一聲,腳步繼續向前,這時,茉莉忽然出聲:“前方有一個攻擊玄陣,不過,以你現在的實力,若要強闖的話,倒也攔不住你。”
  經茉莉的提醒,云澈頓時感覺到前方不到十步距離的雪地之上,傳來著絲絲縷縷的玄力波動。他眉頭一動,腳步繼續向前,在他邁出七步時,前方的地面忽然冰芒釋放,綻放起一個十丈之寬,冰蓮之狀的玄陣,玄陣上空,十六個大字釋放著冰冷的威懾:
  “冰云閉宮,不見外客,如若強闖,后果自負!”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