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18)      第1206章約定(09-18)      第1205章心態崩了(09-18)     

逆天邪神323 歸心似箭

沒有任何人追來,云澈走出了冰云仙宮,行走在冰天雪地之中,看著白茫茫的冰極雪域,他第一次發自內心的彷徨無助。
  小仙女,你在哪里……你到底去了哪里……我要怎樣,才能找到你……
  茉莉能清楚的感知到他的心境,淡淡的道:“或許你并不需要刻意尋找她。你還活著的消息,將伴隨著你目前的影響力快速的傳開,她應該也很快就會得到消息,到時候,自然會主動去尋找你。”
  “不!”云澈搖搖頭,嘆息一聲道:“你不了解她。她的性子太冷,習慣于冷清和孤寂,從來都不愿意與外人有任何形式的接觸。懷有身孕、玄功自廢后,為了保護孩子,她一定會更加極力的避開有人的地方……否則,她離開冰云仙宮這么久,以她無人可及,在哪里都會引發騷動的容顏氣質,為什么卻從來沒有她被誰發現過的消息。就連雪若師姐,都甚至不知道她已經被逐出了冰云仙宮……她一定是去到了一個與世隔絕,如冰云仙宮這般孤寒冷寂的地方,不讓任何人打擾她,也不讓任何人傷害我和她的孩子……她將無法知道我還活著的消息……我也不知道該去哪里尋找她。”
  “有人追來了!”茉莉忽然道。
  云澈迅速側目,冰云仙宮的方向,一道白影從空中極速掠來,很快就出現在視線之中。
  那是一只雪白巨大的鳥類玄獸,身長三丈,遍體通白似雪,身軀似隼,又比隼更強壯威凌,頭部似鷹,又比鷹更加高貴傲然。爪似白勾,目似寒刃,威風凜凜,速度更是快若閃電,她的背上,一個女子一身白衣,漆黑如夜的長發垂到腰間,如千山萬雪中的一朵寒梅,呈現著一種圣潔,又近乎妖艷的美。
  “楚月……璃?”云澈微微皺眉,他停住身形,默默的看著楚月璃的靠近。
  雪玄獸的速度極快,很快便沖到了云澈的身前,楚月璃纖腰輕扭,雪紗曼舞,在一片微寒的香風之中如下凡的雪女一般飄然落在了云澈的身前,一雙冰眸冷冷的看著她。
  云澈的雙眉不自覺的挑起,但馬上又微微舒展,因為從楚月璃的身上,他并沒有感覺到殺氣……甚至似乎連敵意都沒有。
  “你放心,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我現在,也根本不是你的對手。”楚月璃先于他開口,聲音如水落寒晶,冰冷而清澈:“當初因為姐姐的事,我對你恨之入骨,但我現在忽然不恨你了……你雖然對不起冰云仙宮,今天又踐踏我宮,毀我宮門,傷我宮主……但你總算是對得起我的姐姐。”
  “你追過來,就是想和我說這些?”云澈道。
  楚月璃抬起玉臂,做了一個簡單的手勢,頓時,那只通體雪白的大鳥在空中盤旋一圈后快速飛下,然后收斂翅膀,乖巧的落在了楚月璃的身側……從它的身上,云澈分明感覺到了一種天玄境的氣息!
  這難道是一只天玄獸?
  “這是一只雪凰獸,是強大的天玄獸,只存在于這片冰極雪域。而整片冰極雪域,也一共只有三只。它雖為天玄,但性情極其溫和,比很大一部分的地玄獸更加容易馴服成契約玄獸。”楚月璃輕然道:“你現在的實力雖然極其驚人,但似乎因為玄力境界的限制而無法飛行,你的手上,也沒有契約玄獸的玄印,這只雪凰獸,就送你做契約玄獸吧。”
  楚月璃說到一半時,云澈就隱約猜到了她要做什么。一只天玄境界契約玄獸的價值,完全不下于一把天玄器!縱然是四大宗門,這等級別的契約玄獸頂多也就寥寥兩三只,楚月璃卻要直接送他一只,這簡直是一份天大的饋贈。但云澈卻是想也不想,直接搖頭:“不用!我不習慣以玄獸代步,對我而言,步行,也是一種修行。”
  對他的反應,楚月璃似乎并不意外,清冷的道:“它叫小嬋,活捉、馴服它的人是姐姐。它的上一個主人,也是到目前為止唯一的主人,也是姐姐。”
  云澈猛然側目,看向那只乖巧的雪凰獸,眸光一陣顫蕩。
  “姐姐離開冰云仙宮時,切斷了和它的契約,讓它留在了冰云仙宮,似乎是不想自己因為它而被我們找到。如果你想去找尋姐姐的話,就帶上它吧。它生于冰極雪域,但同樣可以適應酷熱與干燥,并且具備風、水雙屬性,不但可日行三千里,還具有很強的攻擊能力。而且,姐姐是它第一個主人,雖然中斷了契約,但它肯定不會忘記姐姐的氣息,它或許可以幫助你更快的找到姐姐。”說完,楚月璃又補充了一句:“我把它送你,不是為了你,只是單純的為了姐姐。”
  云澈的眼神一陣變幻,他忽然一躍而起,手指伸出,指尖一枚血珠涌出,然后被他點在了雪凰獸的眉心部位。
  雪凰獸雙翅展開,口中釋放出一聲輕吟,眉心處一道光芒微微閃動……隨之,云澈的手背上,一個白色的契約玄印出現,然后又緩緩隱下。
  借助楚月嬋當初留下的契約印記,云澈與雪凰獸的契約快速完成。雪凰獸一聲長鳴,低空飛起,落在了云澈的身邊。
  “謝了。”云澈很淡的感謝一聲。
  楚月璃微微點頭,不再說話,浮空飄起,準備離開。
  “傾月呢?為什么我沒有看到她?”云澈忽然出聲問道。
  楚月璃身形一頓,微一遲疑后,道:“一年前,傾月通過了冰獄試煉的第三十三層,成為我宮九百年來第一個在冰獄試煉闖過三十層的人。如今,她正在冰獄之下,參悟先祖千年前所留下,從未有人能參悟成功的無上神訣冰夷神功。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時候可以出來。你是她名義上的夫君,又對她有著大恩,你若有事想要告訴她,我會在她出冰獄之日轉告于她。”
  云澈短暫沉默,然后微微搖頭:“不用了。”
  楚月璃不再說完,踏雪而行,很快消失在云澈的視線之中。
  “嬋兒……”云澈走到雪凰獸的身側,伸手輕輕撫摸了一下它冰冷順滑的雪羽,輕聲道:“也好,那就讓我們一起來尋找你的女主人吧。”
  只是,該從哪里開始找起?又該如何去找?
  看著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云澈迷茫了。他面向北方,又轉向西方,又看向南方……目光,最后定格在了東方。
  東方……流云城……爺爺、小姑媽……
  云澈的眸光劇烈的一顫。
  離開蕭門,馬上就要整整三年了。
  三年……
  被困在御劍臺之下時,他本以為自己再也沒有了履行三年之諾的可能。但是,他活著、平平安安的出來了,他的實力,也已經足以讓爺爺和小姑媽在流云城再也不受任何人欺凌……
  爺爺和小姑媽的身影在腦海中越來越清晰,逐漸占滿了他所有的思緒……
  “嬋兒,我們走!”
  雪凰獸一聲長鳴,振翅飛起,帶起漫天冰雪,云澈一躍而起,落在了雪凰獸的背上,然后與雪凰獸一起化作一道長長的白影,轉眼間消失在天空的盡頭。
  身為天玄獸,雪凰獸無論速度還是耐力都強大無比,楚月璃口中的“日行三千里”絕無半點夸張。
  云澈離開天劍山莊后,便披星戴月的趕往了蒼風皇城,攪亂了焚絕城的迎親。他本想在皇城停留一天后便趕回流云城,卻被楚月嬋的事一下子牽動了所有心神,心急火燎的趕去了冰極雪域……如今楚月嬋的事雖然刻印在心,卻是地域茫茫,無從尋起,何時能與她重逢,只能看老天的意思。他歸心似箭,風馳電掣、日夜兼程的直赴東方,距離記憶中熟悉無比的流云城越來越近。
  這一天,他來到了新月城的上空。
  他在新月城停留的時間很短,但卻遭遇了各種小變故,也是在新月城,他遇到了蒼月,從而被帶往蒼風皇城,也才有了之后一系列的風雨。可以說,在新月城遇到蒼月,是他命運的一個巨大轉折點。
  依然記得,當初他之所以來到新月城,是按照蕭烈的意愿,來新月玄獸尋找司空寒,從來得到一個落腳的地方,然后卻是直接進入了新月玄府……但在新月玄府,滿打滿算也只停留了不到兩天的時間。
  想了一想,云澈將雪凰獸收到契約玄印之中,然后直接落到新月玄府之內。
  “……聽說沒有!云澈當年根本沒死,他活著回到了蒼風皇城,把蒼月公主從焚天少主的迎親路上給搶了回來,還把焚絕城揍成重傷……聽說護送焚絕城前去的一共有八個天玄高手……是八個天玄!愣是被云澈一個人給搞的灰頭土臉!簡直強大霸道威風的無法無天!”
  “廢話!這件事還有誰不知道!不過你的消息好像有誤差啊,那哪個八個天玄,聽說陪著焚絕城去迎親的有二十個天玄高手,全部被云澈師兄給一劍一劍的砸倒,平日里牛氣哄哄的焚天少主直接被虐成狗,最后還是云澈大發慈悲饒了他的命,才得以灰溜溜的逃回到了焚天門。云澈師兄簡直就是我們蒼風國的天降神子!”說話的那個少年人在說起“云澈師兄”四個字時兩眼放光,一臉陶醉。想到云澈曾在新月玄府待過,自己可以正兒八經的自稱他的師弟,他就感覺到自己幸運的快要暈過去。
  云澈剛一落下來,在一個隱蔽的地方站好,聽到的第一句話,就是關于他的傳聞。
  他還不知道,就因為他曾經短暫成為過新月玄府的弟子,新月玄府的人氣這兩年成爆炸式飆升,完全碾壓其他所有分支玄府,僅僅次于核心的蒼風玄府。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