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20)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20)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20)     

逆天邪神325 踹門而入

作為流云城的首富,夏府之中光各類家仆侍從就有兩三百口,平日里進進出出,氣氛盎然。而云澈進入之后,空蕩蕩的院落里,只有一個青衣小廝在軟綿綿的掃著地,上百間房屋樓閣大都緊閉著門,一片死氣沉沉。唯有那些依然盛開翠綠的名貴花木幾乎成為了僅有的生機、
  云澈的心里微微一緊。
  怎么回事?這里怎么會這么安靜沉寂?夏府的人呢?夏叔叔他們呢?
  云澈潛入這里,本想直接找到夏弘義,向他詢問夏元霸有沒有回來過,卻沒想到竟是看到這樣一幅蕭條的光景。他愣神之下,也沒有再刻意隱匿身形,那個掃地中的小廝一轉身便看到了他,頓時驚乍的叫了起來:“你……你是誰?什么時候進來的……”
  喊到一半,他看清楚了云澈的面孔,頓時一愣,遲疑著道:“你……你不是蕭家的那個……那個……”
  雖然已隔三年,云澈眉宇間除了多了幾分冷毅,相貌上并無太大變化,畢竟,玄力境界越高,年齡在身體上留下痕跡的速度也越是緩慢。云澈目前幾大神訣在身,又有著鳳凰和龍神之血,至少有著上千年的壽元。
  云澈上前幾步,直接道:“我就是三年前被趕出蕭門的那個蕭澈!告訴我,夏家發生什么事了?你們老爺呢?你們少爺這兩年有沒有回來過?夏家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那個小廝定定的看了云澈一會兒,臉色一下子哭喪了下來:“老爺……老爺他走了……一年前就已經走了……”
  “走了?”云澈眉頭一皺:“他去了哪里?為什么要走?”
  小廝的聲音里開始帶上了哭腔:“老爺他也不想走,但他實在是太苦了……我陪著老爺二十多年,他表面上溫文和善,從無愁容,但他的苦,我一直都知道……十幾年前,夫人就去了,老爺從那之后,就常常一個人以淚洗面,整整十幾年,也未再婚娶。后來……后來小姐入了冰云仙宮,成為了半個世外之人,但老爺至少還有少爺……但少爺卻又失蹤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尸,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是不是還活著……夫人不在了,小姐成為了冰云仙宮的人,老爺唯一的兒子又失蹤,生死未卜。老爺就算已經經歷了大半輩子的風雨,卻也承受不住啊!”
  “……那他去了哪里?難道,是去尋找你們少爺?”云澈緊著心問道。
  “是啊。”小廝點點頭:“老爺說,如果少爺真沒了,那么家產再大十倍又有什么用?一年前,老爺變賣了產業,遣散了仆人,一個人走了,只留下我和老六守著這個空蕩蕩的大院子……”
  “那他有沒有說過要去哪里?”云澈急切的問道。夏弘義只有夏元霸一個兒子,夏元霸的渺無音訊、生死未卜,對他而言,的確是無法承受的打擊。
  小廝想了好一會兒,說道:“老爺走的時候,我也問過他要去哪里,但他并沒有說。不過,我幫老爺一起收拾行囊的時候,老爺拿著一塊檀木牌子摸了很久,我偷偷注意過那個牌子,牌子上什么字都沒有,就雕著一枚……黑色的月牙狀圖案。”
  黑色……月牙……
  黑月?
  黑月商會!
  作為天玄大陸最大的商會,黑月商會遍及天玄大陸的每一個大小城鎮,可謂無孔不入。而它的強大之處不僅僅是大陸最大的商業帝國,同時也掌控著大陸最密集的情報網絡。黑月商會每年靠賣出情報的所得,也是一個讓人難以想象的天文數字。
  夏弘義有一塊黑月商會的牌子,說不定是和黑月商會有某種關系。而他若要尋找夏元霸的話,依靠黑月商會的情報網,無疑是最可靠的方法。
  不過,夏家在流云城雖是首富,但在黑月商會眼中,哪怕只是一個分支商會的分支商會,也根本不值一提,又怎么會和黑月商會有什么關系?難道是他在黑月商會有什么朋友,或者留下過什么恩情?
  “放心吧,你們少爺不會有事,夏叔叔為人謹慎,更不會出什么事,他們應該很快就會父子相聚。”云澈安慰著道,也算是安慰著自己。他不知道夏元霸究竟去了哪里,就連蒼月發動皇室的力量找了這么久,都沒有得到半點關于他的音訊。
  “老爺一輩子心善,對我們這些下人都和親人一樣,為什么卻落得這種妻離子散的下場,唉,老天爺真是不公。也不知道老爺什么時候才能回來。”小廝含著眼淚道。
  云澈沒有再說話,轉身離開了夏府,心情變得微微沉重起來。
  “元霸,你到底去了哪里?如果你已經得到了我還活著的消息,就早早回來吧……我沒有因為救你而喪命,反而遇到了我的第一個親人,還有一份很大的機遇,你也再不需要自責了。”云澈走在街道上,低聲自言自語道。
  沒過多久,蕭門的大門出現在了眼前。“蕭門”二字龍飛鳳舞,一切都和記憶中一模一樣,毫無變化,似乎并沒有因蕭宗三年前的“恩澤”而有什么質的改變。
  視線遠處,可以隱約的看到蕭門后山的輪廓,三年前,蕭烈和蕭泠汐被封禁在那里,由于,是“盜竊蕭宗重禮”的大罪,他們要被封禁整整十五年。而且事關蕭宗,蕭門絕不會提早讓他們離開。而這一切,卻是蕭云海、蕭玉龍等人和蕭狂云聯合上演的卑鄙陷害。如果當時不是夏傾月的師父楚月璃在場,蕭泠汐的下場,要比單純的封禁凄慘不知多少倍,那時的他縱然再憤怒和怨恨,也根本沒有力量去阻止。
  所以,這三年之中,他無比瘋狂的渴望著力量。
  而為了自己的利益,蕭云海等人甚至不惜陷害迫害自己的同族同門……不可原諒!這份怨恨,也從他被趕出蕭門之時就深藏身心,從未淡薄過。
  目光看向后山的方向,云澈再次輕聲低語:“爺爺,小姑媽,我回來了……我回來了……”
  他無比的想要以最快的速度直接沖向后山,去擁抱闊別三年,魂牽夢縈的兩人,但想到當初誓要蕭門上下跪著求他們離開后山的誓言,他壓下心中的激動,走到蕭門大門前,一腳踢向大門。
  大門并沒有關緊,云澈一腳之下,應聲而開……
  今天的蕭門很熱鬧。因為今天是蕭門一年一度的年輕一輩比試之日!比試地點,便是蕭門正中的廣場之上。廣場中心,一**弟子激烈的比試著,兩側擺著數排座椅,門主蕭云海,大長老蕭離、二長老蕭博、三長老蕭澤、四長老蕭成都赫然在列。
  當大門被一腳踹開時,所有的目光頓時一寒,瞬間集中向了大門方向。
  “大膽!是什么人,竟敢挑釁我蕭門!”大長老蕭離一下子站了起來,怒聲吼道。
  云澈目光一掃,他倒是沒有想到,自己歸來之時,這些人居然到的如此之齊,倒像是專門聚起來迎接他的一樣,他緩步走進,面帶冷笑,低沉的說道:“蕭門老狗們,才三年不見,就這么快忘記小爺了嗎!”
  蕭云海、蕭離、蕭博、蕭澤、蕭成……這些人都在視線之中,一個不少!當年,他們常年合力欺壓在門里實力最高的蕭烈,三年前,是他們為了討好蕭狂云,為了讓蕭狂云帶走蕭泠汐而連同起來卑鄙陷害!甚至在云澈將這場陷害**裸的撕開之后,他們依舊厚顏無恥的強加之罪……
  該還的債,誰都別想逃掉!
  “蕭澈?”蕭離微微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來:“我還當是什么人這么猖狂,原來竟是你這個三年前被趕出去的野種!嘖嘖,我還本以為你這個廢物離了蕭門之后,要么變成討飯的乞丐,要么被人三手兩腳的打死,沒想到,居然還人模人樣的活著回來了……居然還長了膽子來挑釁!”
  蕭門之中,玄力最高也只有靈玄境,單單是玄力等級,云澈便已全面碾壓整個蕭門,沒有一個人能感知到云澈身上的玄力氣息……他們當然不可能認為是這個當年他們不屑一顧的廢物有了超越他們的玄力,只會當成玄脈的殘廢的他根本沒有什么玄力氣息。
  “蕭澈,我三年前就說過,你已被趕出蕭門,終生不得再入蕭門一步!”蕭云海站了起來,被一個廢物罵做“老狗”,他心情當然不會太爽:“你現在不但擅闖我蕭門,還辱罵我蕭門中人……你是在外面走投無路,回來找死的嗎?”
  “不!”云澈咧嘴冷笑:“我是來找你們這些老狗討債的!蕭老狗,你那瞎眼耳聾口啞身廢又被太監的兒子蕭玉龍這幾年活的咋樣……哦不不不,我應該問,你那三年前變成一坨爛肉的兒子現在還活著么?”
  云澈的話如一根毒刺扎在蕭云海最痛苦的那根神經上,他全身一抖,勃然大怒道:“蕭陽,把他給我拿下……打斷四肢!!”
  “是,門主!”
  蕭陽如今玄力剛剛突破至入玄境四級,在今天的比試中也取得了前三十位的成績,正值得意洋洋之時,對付一個玄脈殘廢,連點玄力氣息都沒有的廢物,簡直就跟玩一樣。
  “嘿嘿……”蕭陽冷笑著走近云澈,還漫不經心的轉著手腕:“蕭澈,我忽然有些佩服你了,你一個廢物只身之外面三年,居然還能活著,活著也就罷了,膽兒居然也變肥了,竟敢回我們蕭門挑釁,今天就讓爺爺我,來好好的教育教育你!上次,你是走出蕭門,這次,我要讓你像可憐的王八一樣爬著出去!”
  蕭陽說完,右手很是隨意的抓向云澈的喉嚨,掌心之中泛起一個不大不小的玄力氣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