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335 天火焚星陣

木窗破碎的聲音被充斥整個焚天門的震耳轟鳴聲完全淹沒,無法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小,但,仿佛是心靈感應一般,云澈的目光如同被什么無形的東西給牽引住,下意識的看向了上方……一眼,看到了蕭泠汐破窗而出的身影。
  云澈此時的目力堪比王玄強者,百丈之外的草木亦能看的清清楚楚,但還不足以看清三百丈之外的面孔,甚至連身形都只能看個大概,但目光在碰觸到蕭泠汐下落中身影的那一剎那,他的瞳孔驟然放大,心臟瘋狂跳動……心海之中,三個字重重的撞擊著他的靈魂。
  小姑媽!!
  雖然看不清她的面容,看不清她的穿著,看不清她的身形……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像,但小姑媽的名字,卻是無比強烈的出現在他的心海之中。因為他對她實在太熟悉……整整十五年,他們一起長大,朝夕相處,形影不離,他和蕭泠汐在一起的時間,還要遠遠超過蘇苓兒。他對她的外貌、性情、喜好、眼神、心思……甚至味道,都熟悉到了骨髓里。就連他們的靈魂,都幾乎早已相互交融到對方的靈魂之中。
  云澈完全相信,就算他的小姑媽被施了神話中的魔法,變成了小動物,變成了花草,他依然能一下子認出來。
  “小……姑媽!!”
  七十丈的高度墜下,傷不到靈玄境以上的玄者,但蕭泠汐的玄力,目前才堪堪突破入玄境。如此的高度墜下,完全足以直接斃命!云澈在剎那的呆滯后,一瞬間目眥盡裂,全身的血液沖頂而上,他暴吼一聲,收起龍闕,再也不顧周圍的一切,瘋了一般的沖了上去。
  兇悍無比,讓他們連近身都不能的云澈忽然間殺氣盡散,破綻大露,就連那可怕的王玄重劍都收了起來,三個天玄長老突破而上,狂暴的焚天血爪同時轟在了云澈的后背上。
  云澈一聲悶哼,嘴角溢血,卻借助三個天玄長老的攻擊以更快的速度沖向前方,脫離了所有焚天長老的包圍圈,一雙眼睛瞪大到幾欲爆裂,死死的盯著下落中的蕭泠汐……收起龍闕,他的速度變得極快,但這樣的速度要在蕭泠汐墜下之下接住她,卻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百丈之遠在云澈的腳下迅疾而過,而蕭泠汐已墜下一半的高度,下方,是堅硬無比的大理石,一旦落下,她幾乎沒有活命的可能。云澈的手伸向前方,口中發出聲聲痛苦的嚎叫……他從未像現在這般瘋狂的渴望著世間能夠停止。
  “小姑媽……小姑媽!!”
  嘶啞的叫喊聲如同從夢境中傳來,下墜中的蕭泠汐幽幽的睜開了眼眸,耳邊的風音很急,很冷,猶若地獄死神的召喚,卻又夾雜著一個她無比熟悉和思念的聲音。順著那個喊聲的方向,她側動眸光,模模糊糊的,她看到了那個如瘋了一般沖向她的身影,碰觸到他急切、倉惶、害怕的目光……
  心弦被重重的波動,求生的**忽然在心中快速滋生,她閉上眼睛,釋放出自己所有的玄力,護在了身體上。
  蕭泠汐下落的越來越快,再有不到三息的時間便會砸落在冷硬的地面上,而云澈距離她,還有一段長到絕望的距離。
  “呃啊啊啊啊!!”
  “煉獄!!”
  云澈的喉嚨中溢出如野獸般的嘶吼,第三境關強行開啟,一時間,他的身上紅光乍現,全身的玄力就如火焰一般熊熊的燃燒起來,全部化作了他瘋狂前沖的動力……云澈的速度陡然加快,但蕭泠汐距離地面卻是以更快的速度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鳳翼天穹!!”
  云澈的身影如化作一道火焰之箭,驟然沖刺了一段極長的距離……隨之,他的左臂伸出,一道青色的光芒如流星般釋放而出。
  “玄罡……去!!”
  這道玄罡傾注了他幾乎所有的信念與希望,他目光死死的盯著蕭泠汐下落的玄罡飛去的軌跡……此時此刻,他已根本無法去留心,他此時的玄罡竟是青色!
  普通狀態玄罡為赤色,邪魄狀態為橙色,焚心狀態為黃色。如此一來,煉獄狀態之下,玄罡應為綠色才對……而此時云澈所釋放出的玄罡,卻赫然是青色!和云滄海一樣的青色!
  玄罡的速度遠超云澈自身,就如一道一閃而過的流光一般暴沖而去……但在云澈的視線之中,它的軌跡卻是如此之慢,時間的流速,在此刻的云澈眼中仿佛大幅度的慢了下來。他睜大著眼眸,看著蕭泠汐一點點的落下,看著玄罡一點點的靠近……終于,在蕭泠汐的身軀距離下方還有不到兩尺之距時,承載著他所有希望的玄罡,也在這一剎那,沖到了她的下方……
  砰!!
  玄罡撞擊在了山壁之上,一股并不太強烈的力量頓時爆開,所帶起的風暴推移了蕭泠汐的下落軌跡,讓她如風中落葉般橫飛了出去,而云澈也在這時飛撲而至,雙臂牢牢的抱住了蕭泠汐……那一剎那,他猶如保住了整個世界。
  砰!!
  又是一聲重響,收勢不及的云澈腦袋狠狠的撞在了石壁上,抱著蕭泠汐翻滾著倒地。但懷中的蕭泠汐被他用玄力牢牢護住,沒有受到任何損傷。他迅速坐起,雙手抱緊蕭泠汐,下一個剎那,他的目光與她直接相對,兩個人同時怔住,畫面,似乎在這一剎那永遠定格。
  他們一起長大,朝夕相對,曾經連一天都沒有分開過……而這次,卻是一別三年。而分別的三年,對他們而言,又宛若三個世紀般漫長難熬。
  蕭泠汐的臉色很是蒼白,氣息也微弱不堪,雖然她的軀體沒有墜落地面,但下墜所產生的沖擊力,與玄罡力量盡可能柔和的沖撞,將她體內的玄力和氣息沖擊的一片混亂,內腑受到了不輕的創傷。如果不是為了看云澈一眼的渴望,她已經昏了過去。
  她怔怔的看著云澈,眼神迷惘迷離,如同處在幻夢之中,慢慢的,原本充盈著死志的眼眸開始煥發出越來越多的神采……欣喜、柔情、感動、滿足、無悔……她感受著自己被他緊緊的抱在懷里,曾經,這是多么熟悉和平常的感覺,但這一次距離上次,卻是太久太久……就這么安靜的躺在他的懷中,她聽不到了其他一切的聲音,感覺不到任何身體上的疼痛和虛弱,忘記了所有剛剛遭遇的厄難……心中,是只有他才能給予的安心、溫暖、幸福……
  她的嘴角一點點的彎了起來,雪玉般的手兒一點點的抬起,輕輕的覆在云澈的臉上,唇瓣之中,溢動著輕風般的聲音:“小澈……你終于……回來了……”
  輕輕的一句話,幾個字,卻讓云澈清晰的感覺到了一股如海一般的牽掛與思念。那一剎那,云澈幾乎當場崩淚。而蕭泠汐的手,也在這時垂落而下,整個人完全昏厥了過去。
  三年不見,蕭泠汐長高了,她的腰肢卻變得更加纖細柔軟,抱她在懷,輕飄飄的就如束絹,毫無重量感……她長大了,她已從一個十五歲的懵懂女孩,變成了十八歲的婷婷少女,但卻變得如此消瘦。這人生最寶貴的三年,她承受的,卻是常人難以忍受的孤獨與凄苦,還有伴隨日夜的牽掛與思念。
  云澈站起身來,默然抬頭,高高的絕塵天閣上,他看到了兩個正看向下方的身影……一個,是焚絕城,另一個,是焚絕塵!
  一股狂暴的殺氣從他身上釋放,心中的恨意,就如海洋中的浪濤一樣滔天起伏。但是,他死死的壓下了所有的殺氣和怨恨,抱著蕭泠汐,喚出已精疲力盡的雪凰獸,直沖東方而去……
  他已經不想戀戰……他只想帶著小姑媽安全的離開這里,越快越好!憤怒也好,怨恨也好,就算再強烈千萬倍,也沒有蕭泠汐的一絲一毫重要。
  就在云澈救起蕭泠汐之時,焚天門那邊也有了一個大動作。
  “馬上開啟天火焚星陣!!”焚斷魂大吼道……看著眼前凄慘凋零的畫面,看著一具具長老、閣主的尸體,他已再也無法保持平靜,聲音變得扭曲而暴躁。
  同樣驚魂未定的焚莫極被焚斷魂的這個命令嚇了一大跳,慌忙道:“可……可是門主,天火焚星陣是在宗門遭遇滅頂之敵時才能動用,一旦使用,需要整整三百年才能重新鑄起……”
  “難道我們現在面對的還不是滅頂之敵嗎!”焚斷魂緊咬牙齒狂吼道:“云澈必須死!否則,若他今天離開,我焚天門在不久之后,必然遭遇滅頂之災!!快去!”
  “是……是!”
  “全部滾開!!”
  云澈駕馭雪凰獸疾馳而至,由于雪凰獸在毫無停歇的奔波六千里后,已處在油盡燈枯的狀態,再度被召喚出來,它飛行的速度并不快,飛行的高度也只有不到十丈,但他沖至的地方,卻沒有一個焚天長老迎上來,反而全部慌不迭的遠遠遁開,似乎是要任由他離開……而如今的他力量大耗,又懷抱一人,本該是焚天門攻擊他的最好時機。
  這時,茉莉的警告音忽然響起:“前方忽然出現一個蓄勢待發的攻擊玄陣,玄陣的威力,足以滅殺王玄后期!”
  茉莉的話讓云澈心中猛的一凜……滅殺王玄后期?焚天門之中,竟還隱藏著如此恐怖的玄陣?四大宗門的底蘊,果然決不可小視。
  “不過……”茉莉的聲音又隨之緩和了下來,不屑的冷笑一聲:“這個玄陣,卻是一個純粹的……玄火之陣!”
  茉莉聲音剛落下不久,云澈下方的地面,一個深紫色的巨型玄陣忽然映現,然后快速轉動,玄陣的邊緣,三十多道湛紫色的火柱忽然沖天而起,每一根火柱都有五尺之粗,數十丈之高,將云澈和昏迷中的蕭泠汐牢牢的圍在中心。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