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1)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1)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1)     

逆天邪神336 絕境的焚天門

下方的玄陣在旋轉,幾十根沖天的火柱封死了云澈所有的進路與退路,這些火柱所釋放的高溫,比之云澈交手過的任何一個焚天長老的焚天之火都要可怕十數倍。
  玄陣之外,傳來一個怨恨的大吼聲:“云澈,這次我看你還如何張狂!連九玄天罡陣都奈何不了你,那你就給我死在這天火焚星陣之下吧!能死在我焚天門的天火焚星陣中,你這輩子也算是值了!天火焚星陣承載的,是我焚天門最高層次的焚天之火,在這焚天之火下,你將被一瞬間……燒成灰燼!!”
  轟!!
  幾十道沖天火柱同時爆開,連成一片深紫色的火海,鋪滿了整個天火焚星陣,將云澈和蕭泠汐完全的吞沒其中。
  天火焚星陣旋轉的度開始快到極致,帶動著深紫色的焚天之炎瘋狂燃燒,玄陣之中所有的一切都燃燒了起來,灼熱的氣浪和焦糊的味道直漫整個焚天門,但這些神紫之炎卻沒有一絲溢出玄陣之外,全部在玄陣之中熊熊燃燒,吞噬著其中一切的事物,久久不滅。整個玄陣之中,除了火焰,再無其他。
  “終于……死了!”
  一把把焚天刀無力的跌落在地,那些長老、閣主們也全部坐倒在地,看著滿地的鮮血、狼藉,和那一片深紫火海久久無言。
  “先祖記載,天火焚星陣的威力,足以將王玄后期的級強者都輕易焚滅,云澈已是必死無疑了。他現在,應該已經化成焦灰了。”焚莫極喘著粗氣,向焚斷魂說道。
  焚斷魂同樣癱坐在地……云澈死了,被天火焚星陣籠罩,他絕對沒有活的可能,但他半點都喜悅不起來。這個天火焚星陣可以說是焚天門最后,也是最強大的一道防線,如果宗門萬一哪日遭遇實力遠勝自己的勢力入侵,天火焚星陣一旦開啟,將足以把所有入侵者焚滅……但今天,卻被迫用在了一個人身上……還是一個只有十九歲的年輕人!
  而在這之前,已有大量的宗門弟子,甚至長老、閣主死在了他的手上。
  一日之間,在蒼風帝國呼風喚雨的焚天宗門,遭遇了噩夢般的重創……整體實力,都因此而元氣大傷,甚至有可能就此一蹶不振。
  看著云澈死在天火焚星陣中,他非但半點都笑不出來,反而只想嚎啕大哭,心中唯有無盡的凄涼與悲哀。如果再給他一次選擇的機會,他哪怕喪盡尊嚴的一次次向云澈妥協,也絕不愿再招惹他半分。
  “門主,你沒事吧?”
  幾個焚天長老走了過來,喘著粗氣道。他們的身上普遍帶傷,一個個都面色沉重,沒有一個人帶著喜悅之色。
  “唉,如果太上門主,或太上長老在就好了。若他們在,又何懼一個云澈,我們又怎么可能會被逼到這種地步……”
  “太上門主和太上長老都封閉五感,隱匿潛修這么多年,而且都早已不過問宗門之事。除非他們自己出現,否則……唉。”
  “不要再說了。”焚斷魂一揮手,搖晃著站了起來,沉聲道:“召集所有弟子清理現場,還有準備各位逝去長老、閣主的后事……其他的事,以后再說。”
  “今日一劫,說到底,還是我們咎由自取!我們焚天門展至今,上至長老,下至仆役,在外都傲慢無度,目空一切,若非如此,又怎么會與云澈結下如此仇恨!最后甚至擄來其家人!如此卑鄙之行徑,總算是引來的這樣的報應!”焚斷魂一邊說著,陰厲的目光掃過一個個長老的面孔,被他目光注視的人都垂下頭去,一臉愧色。
  如此可能有辱焚天門名望的卑劣行徑,如果不是得到長老會的支持,焚絕城就算再恨云澈,也斷然不敢這么自作主張。這些長老為替大長老等人報仇,都迫不及待的想要手刃云澈,從而支持擄來云澈家人為誘餌,并且一起瞞下了焚斷魂……
  也是他們的這個決定,讓宗門遭遇了如此彌天大難……上千弟子、二十多個長老閣主橫死,還廢了天火焚星陣。
  若追究起來,他們都可算得上焚天門的罪人。
  長老們紛紛散開,安排門下弟子清理狼藉不堪的宗門。轉眼間,半刻鐘過去,焚天弟子們的情緒總算稍稍的平穩了一些。而天火焚星陣的深紫火焰依然在燃燒,火勢沒有半點的減弱……而按照先祖留下的記載,天火焚星陣中的火焰,要燃燒整整一刻鐘。
  這時,一個長老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天火焚星陣中的火焰之上,口出出驚疑的聲音:“你們快看,玄陣中的火,好像有些奇怪。”
  天火焚星陣中的紫火之前一直都在安靜的燃燒著,所匯成的火焰之海波瀾均勻。而這時,火海卻升騰起道道的火浪,并且火浪越來越多,上下竄動,狂躁起伏,如同在劇烈的掙扎著什么。
  忽然間,整個紫色火海竟如被什么托起一般,緩緩的向上浮動起來……沒錯!是整個火海在浮動!而且越升越高,從半尺、到一尺、到兩尺……以一個均勻的度升高著。
  這不可思議到極點的一幕讓所有的焚天門人全部呆立當場,瞠目結舌。第一時間,他們都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但一個人可以是幻覺,所有人看到的,都是幻覺嗎?
  火海依然在上升,逐漸已升至了一人高的高度……而火海之下,映出了一個被紫色火光籠罩的身影。他左臂緊緊的抱著一個昏迷中的纖弱少女,右手高舉,掌心之上……便是那燃燒中的紫色火海!
  “云……云澈!!”
  “是云澈!!”
  驚恐至極的吼叫聲響徹了整個焚天門……他們本以為被天火焚星陣焚成灰燼的云澈卻沒有死!非但沒有死,他根本是毫無傷!就連他的衣著、他的頭、還有他懷中的少女,都沒有半點被灼燒的痕跡。而整個天火焚星陣所衍生的火海,足以滅殺王玄后期的終極焚天之炎,竟然被云澈以手掌……給托了起來!!
  這一幕,讓所有焚天弟子,甚至長老和門主,都驚駭的心膽欲裂。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會有這樣的事!!”焚斷魂全身虛軟,口中連說五個不可能,身為焚天門主的他,此時竟是瞳孔瑟縮,渾身抖……恐怖的焚天火海竟沒有傷到云澈半分,卻被他托起,成為了他手中之炎!此時沐浴在紫色火光之下的云澈,就如來自神之世界的炎神,讓所有人心魂恐懼戰栗。
  在茉莉說起這個攻擊玄陣是純粹的玄火之陣時,云澈就沒有了任何的擔心,任由自己被天火焚星陣吞沒。火海之中,他收起雪凰獸,隔絕一切火焰,不讓蕭泠汐受到任何傷害,同時以邪神火種天下無雙的控火之力,用了整整半刻鐘的時間,將這片火海完全的納入了自己的控制之中。
  “想讓我死?憑你們還不配!!”云澈咧著嘴,臉上布滿著張狂的冷笑和瘋狂的恨意:“就憑一個小小的玄火之陣,也想殺了我?簡直癡人說夢……我本想直接脫離,一走了之。但我改變主意了,我忽然想知道這片火焰如果砸在你們焚天門之中……會是怎樣的奇景!”
  云澈的話,猶如惡魔之音,讓所有人臉色大變,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的深深的驚恐。
  “你……你……你敢!!”一個長老嘶聲吼道,但他的腳步已是在恐懼中倉惶后退,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整個人如風中殘葉般瑟瑟抖。這片火海雖然恐怖,但之前是被限制在玄陣之中,不會外溢。但若真的被云澈砸向焚天門,這些恐怖的焚天之炎都化作最可怕的災難之火,瘋狂的焚燒、蔓延、淹沒焚天門,其中所蘊含的的焚天之炎,將足以將近半個宗門焚成平地!在場的人如果被吞沒其中,也將全部葬身!沒有一個人可以幸免。
  這片火海如真的就此被云澈拋下……焚天門就徹底的完了!!
  “嗯?你是說……我不敢?”云澈眼睛一瞇,看向了那個說話的長老。那個長老全身一抖,嘴唇顫動,再也說不出半個字來。
  “住手……住手!!”焚斷魂向云澈的方向伸出手掌,一雙眼睛滿是血絲,他顫抖著聲音道:“云澈……有話好說,有話好說……你千萬不要沖動!”
  “嘿!我和你們這群焚天門的老狗們沒有什么可說的!!”
  “不……不不!”焚斷魂連忙擺手,整張面孔都驚恐中瘋狂.抽搐:“這個世界上,沒有化不開的恩怨……你……你先把手中的火放下,我們什么都可以商量,什么都可以化解……我們所犯的錯,我們一定承擔……之前的事,我親自向你和你的家人道歉,你需要什么補償,什么條件,只要你開口……我就算拼了命,我們也一定滿足你!!”
  這些話,是從焚天門主的口中說出,站在一個宗門的立場,這已是喪盡了宗門的尊嚴。但,焚斷魂此時面對的,卻是整個宗門被毀滅的威脅,只要能保住宗門,再屈辱十倍的話,他也必須去說。
  但焚斷魂低到塵埃里的妥協和求饒,換來的依然是云澈的冷笑。偌大一片焚天火海,又豈是那么容易控制的,他能支撐這么久,已是極限,三息之間,若他再不把火海推出,火海就會直接在他頭頂上爆散。他看了一眼昏迷中的小姑媽,心中疼痛,更多的是恐懼與深深的后怕。因為焚天門,他和蕭泠汐險些就天人相隔,爺爺此時也在他們手中,生死未卜。想到這些,他的怒火就無法控制的瘋狂燃燒,憤怒的聲音狂吼而出:“你們犯下的錯……必須以毀滅的代價來償還!全……部……去……死!!!!”
  最后一個字落下,云澈的手臂猛然揮動,那片紫色火海帶著漫天熱浪,在無數雙絕望的瞳孔之中,砸向了前方……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