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1)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1)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1)     

逆天邪神339 潛入囚龍獄

在精神領域,有一種可怕的能力叫做“搜魂術”,可以將自己的精神力侵入到另一個人的精神之中,強行掠奪其靈魂中的記憶。±小,不過,搜魂術不但發動起來相當不易,且只能作用于精神力遠遠弱于自己,或處在極度精神虛弱狀態的目標身上,還伴隨著很大的危險性,一旦被對方借機反噬,后果將不堪設想。
  而玄罡不但是可傷敵的力量體,還可化作純粹的靈魂體侵入一個人的靈魂,自然也就可以完成“搜魂術”可以完成的一切,但在消耗和難易度上,要遠比搜魂術低,而且由于玄罡是分離存在,所以縱然失敗,也斷然不會有反噬的危險。
  眼前之人不但精神力遠遠弱于云澈,而且處在瀕死狀態,玄罡的記憶讀取進行的格外輕易順利。玄罡很快被云澈收回,那人也圓瞪雙目躺在那里,再無聲息。
  這個人名為焚自在,是焚天門第七十二堂堂主,隸屬八長老麾下,年齡四十五歲,體型和云澈相似,更重要的,是他的玄力等級,和現在的云澈一模一樣,都是地玄境六級。他半夜外出的目的,也如他之前所說,是為了悄然進入蒼火城,探知云澈是否隱藏在蒼火城中。
  “真是一份意料之外的大禮。”云澈沉眉冷笑,他細致的觀察了一番這個焚自在的臉型,然后將他身上的外衣扒了下來,丟入天毒珠之中。再隨手砸了個坑,將兩人的尸體踢進去埋了。
  站在那里,云澈重新釋放出玄罡,然后看著那抹深邃的橙色微微發呆。
  如今的他處在最平常的狀態,連邪魄都沒有開啟。而這種狀態下,他釋放出的玄罡本是赤紅色,而此時,釋放出的玄罡,卻分明是橙色!!
  他又想起,在焚天門時,他為了救蕭泠汐而強開煉獄,丟出玄罡……那時的玄罡,赫然是和爺爺云滄海一樣的青色!
  怎么回事?相同狀態下的玄罡,為什么會出現進階?
  難道是因為……龍神之髓?
  想到這里,云澈頓時找到了最可能的答案。玄罡的強度,一半和血脈有關,一半和玄脈有關。隨著邪神境關的開啟,玄脈力量的暴增,玄罡的顏色會出現升華。而有了龍神之髓后,他的血脈也出現了變化……龍神之血的賜予,改變的是他血脈的成分,而龍神之髓的賜予,改變是他血脈的本質!血融血,但髓生血!進入他體內的龍神之髓,將讓他的血脈越來越趨于強大無比龍神血脈……
  那么,也自然會讓力量與血脈相連的玄罡越來越強大!!
  現在讓普通狀態下的玄罡從赤色變成了橙色。將來,或許遠遠不止升華至橙色這么簡單!
  隨著他邪神玄脈和龍神血脈的越來越強大,他的玄罡,或許將進化至一個極其之高的高度!
  云澈回到山洞之中,蕭泠汐一下子撲了上來,緊緊抱住他:“小澈,你沒有事吧?有沒有受傷?”
  “哈哈,放心吧。”云澈很輕松的笑了起來:“現在整個蒼風能讓我受傷的人,一個巴掌都數的過來,就憑那兩條雜魚還不配。來,我們繼續享用我們的美味,不用管剛才的事。”
  蕭泠汐的心安定了下來,她看著云澈,輕輕的道:“我的小澈,已經完全長大了,還變得那么厲害……不過,嘻,卻一點都不讓我覺得陌生。”
  “那當然,無論發生了什么,我們都是最親的人,怎么會陌生呢……來,張口。”云澈輕輕的把勺子移到蕭泠汐唇邊,勺中的湯里,混著云澈剛才悄然灑入的灰色粉末。
  蕭泠汐飲下,一陣困意忽然襲來。她的眼眸微微眨動,然后無力的合上:“小澈,我忽然……有些困……”
  “困了,就乖乖睡覺,我在這里呢。”云澈輕輕的道。
  “嗯……”蕭泠汐請柔柔的應了一聲,全身放松下來,完完全全的沉浸入了夢鄉之中。
  不多時,蕭泠汐的呼吸變得平穩,睡的格外香甜。云澈拿出一條毯子鋪在地上,把蕭泠汐輕輕放了上去,看著她安睡的樣子道:“對不起,小姑媽……不過你放心,我很快就會回來。我向你保證,在你醒來睜開眼睛的時候,一定可以第一時間看到我,還有爺爺。”
  蕭泠汐雖然被救出,但爺爺蕭烈,依然還在焚天門手里。
  每多留在那里一秒,蕭烈就會多受一分凄苦,多一分危險。所以他必須竭盡所能,以最快的速度把他救出,一分一秒都不想等。救他的方法,此刻也已在他心中成型,但他自然不能帶蕭泠汐一起,而如果留下她一個人在這里,她一定會擔心害怕,所以他只能選擇讓她沉睡過去。
  云澈出了洞穴,花了半刻鐘的時間將洞口進行了掩飾,思索一會兒后,他從天毒珠中取出五滴王龍之血,混合了十幾種藥材,快速淬煉出了五滴冰玄玉液。
  喚出雪凰獸,將五滴冰玄玉液全部喂給了它。頓時,本精神萎靡到極點的雪凰獸在飲下冰玄玉液后不久,便一聲低鳴,雙翅高高的招展起來。
  “嬋兒,過一小段時間,又要辛苦你了。不過這次不會太久,一定要堅持住。”云澈撫摸著雪凰獸的翎羽,有些愧疚的道。冰玄玉液能讓雪凰獸快速恢復部分力量,但恢復不了它的元氣,借助外來的力量再度極速飛行,還會對它的元氣造成進一步損傷……但云澈今天也只能再度依賴于它。
  把雪凰獸收入玄印,云澈換上焚自在的衣服,頭發也整理一番,戴上他的空間戒指,伸手在臉上一陣抹動,很快,一張和焚自在一模一樣的面孔出現在云澈的臉上。隨之,云澈調整了一番走路的姿勢,大搖大擺的走向焚天門的方向。
  夜已深,此刻的焚天門依舊一片狼藉,全然沒有從昨日的劫難中恢復過來。曾經雄偉勢大的主門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廢墟。廢墟之上,十幾個人依然守在之前守衛的位置上,不時有人打著呵欠。
  這時,一個人影腳步匆匆的小跑了過來。守“門”的焚天弟子頓時精神一振,厲聲道:“誰!”
  “我!”來人腳步放緩,聲音也帶上了幾分傲氣和嚴厲。
  “原來是七十二堂主,失禮!”看清來人,守門的焚天弟子連忙讓開身體,俯首一禮。
  另一焚天弟子道:“七十二堂主,你不是剛和七十三堂主離開去往蒼火城嗎?怎么這么快回來了?”
  “當然是得到了重要消息,速速趕來向長老匯報。”“焚自在”半匆忙,半不耐煩的道:“你們好好守好這里,現在是宗門危機時刻,絕不能讓任何外人靠近!”
  說完,他便急匆匆的進入,直奔八長老的住處而去。
  焚天門的人都是修煉火屬性的焚天決,因而身體周圍都會或多或少有火元素蕩動。這一點,對有著邪神火種在身的云澈來說很容易做到。雖然在玄力氣息上,無法真正的做到和焚天決完全一樣,但除非是集中精神認真識別,否則很難辨出。再加上云澈普通狀態下的玄力氣息強度和焚自在完全一致,幾乎可以說毫無破綻。
  雖然已是夜深,但焚天門巡邏弟子眾多,但沒有一個懷疑照面而過的焚自在已經被掉包。
  云澈一路暢通無阻的進入八長老居住的樓閣,在聲稱有重大消息匯報后,便如愿見到了八長老焚莫遲。
  焚莫遲并未入睡,見到“焚自在”,他沉聲道:“怎么回事?不是讓你和正志趁夜潛入蒼火城,去查探云澈是不是逃亡那里了嗎?你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你說有大事匯報,又是什么事?”
  “焚自在”連忙道:“回長老,蒼火城那邊已根本無需探查……半路之上,我傳音詢問了蒼火城的幾個故交,他們告知,就在昨日下午,他們都看到了一只遍體雪白,氣勢不凡的大鳥從蒼火城上飛過,然后大致落在了城北方位……此后沒有再見那只大鳥飛離,可以斷定,云澈目前就藏匿在蒼火城中。”
  “果然如此!”焚莫遲“呼”的站起身來,隨之臉上露出怒色:“哼!竟然如此明目張膽的落入蒼火城,這是在藐視我們焚天門,以為我們不敢主動追過去嗎!現在太上門主與太上長老皆在,我看他還如何囂張!”
  “焚自在”默然冷笑,然后接著道:“長老,雖然確定云澈就藏身蒼火城之中,但蒼火城畢竟太大,而云澈也必定很是謹慎,想要確定他的藏身之處極為不易。我和正志商量之后,由他先繼續前往蒼火城,弟子極速趕回,向長老請示一件事。”
  “何事?”焚莫遲側目道。
  “焚自在”用力吞咽了一口口水,一副緊張的樣子:“云澈的一個親人,目前還在囚龍獄之中,據說是在最底一層。弟子想在此人身上取一件東西……衣物也好、墜飾也好,然后馬上連夜趕往蒼火城,將之懸于顯眼位置,或許有可能引云澈出現。而他一旦進入我們視線,我們便可借此知道他的行蹤和隱匿之處……這只是弟子一些不成器的想法,還請長老指示。”
  “唔……”焚莫遲低頭沉吟,許久后,緩緩道:“這種手段太過明顯,極難讓人上鉤,不過,云澈雖然實力極強,但畢竟年輕,血氣方剛,做事沖動極端,或許對他會很有效……好!那就依你之言。不過,云澈現在雖然負傷,但絕非你和正志所能對付,警覺性也決然不會低,你們務必萬分小心,如果找到他的落腳之處,務必馬上傳音給我。”
  “是!”
  “這是我的令牌,憑此令牌,可自由出入囚龍獄,速去。”焚莫遲將一塊赤紅令牌丟給云澈,淡淡的道。
  而這塊令牌,正是云澈最想拿到的東西。在他完美的易容之下,一切都進行的比想象的還要順利。云澈拿起令牌,告退而去,直奔囚龍獄。
  焚莫遲站在原地沉吟一會兒,隱約覺得似乎哪里不對勁,卻又想不出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對勁。少頃后,他拿起傳音玉,出聲道:“門主,已確認云澈就藏身在蒼火城……”
  囚龍獄,焚天門的內部監獄。其中關押著犯了大錯或重罪的弟子,亦有仇家、結怨之人,自然也還有一些焚天門單純限制其自由,或將之秘密隱藏而關入其中的人。囚龍獄一共七層,越是向下,越是陰暗陰森,關押的,也越是一些重要、重罪之人。
  “這里是囚龍獄重地,不得擅闖!”云澈剛靠近囚龍獄的大門,便被一個守衛弟子厲聲攔了下來。
  云澈拿出令牌,昂首道:“奉八長老之命,前往囚龍獄第七層,取一犯人身上的東西。”
  守衛弟子看了一眼令牌,然后點了點頭,親自帶路在前:“請隨我來。”
  憑著焚莫遲的令牌,云澈如愿以償,無驚無險的踏入了囚龍獄之中。而雖然他手持令牌,但進入之時,前后依然有四個持刀守衛緊步跟隨。畢竟,囚龍獄這種地方,都會關押著一些一旦被外人知道,就會引來切齒仇恨,甚至遭世人鄙夷謾罵的“特殊人物”,比如為了奪取某個大宗門的玄功或秘密而悄然擄來的宗門核心人物……
  又或者蕭烈這等足以讓焚天門尊嚴掃地的“誘餌”。
  進入囚龍獄,一股刺鼻的腐臭味撲面而來。越是向下,這股腐臭味就越是濃重,直讓云澈大皺眉頭。想到爺爺竟然被關在這樣的地方,他心中的怒火就蹭蹭而起。他忍著怒氣和急切,腳步不急不慢的跟著守衛弟子一路向下,一頓周轉后,終于來到了囚龍獄的第七層。
  到了第七層,云澈一眼就看到了蕭烈,因為他就被關押在第七層獄門正對面的那個獄籠中。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