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0)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0)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0)     

逆天邪神342 凌杰到來

平安的把蕭烈和蕭泠汐救回,雖然云澈無比的想要給予焚天門最慘烈的報復,但他無法不顧及剛剛重聚的爺爺與小姑媽。他們現在還沒有離開蒼火區域,如果他就這么去和焚天門交戰,將有可能給他們帶來危險。
  他眼下最需要做的,就是將他們送到最安全的地方。
  天還未亮,云澈便帶著蕭烈和蕭泠汐走出焚天谷,逐漸臨近著蒼火城。而在這個時候,他意外收到了來自凌杰的傳音。
  很快,北方的天空傳來風烈鳥的鳴叫聲,凌杰刻意外放的氣息也進入云澈的靈覺。正陪著蕭泠汐吹著黎明之風的云澈站起身來,手中燃燒起赤紅色的鳳凰火焰。
  空中的風烈鳥頓時疾馳而下,還未靠近,凌杰已迫不及待的跳了下來,一個踉蹌沖到云澈身前,急聲道:“老大,你沒事吧?啊?”
  看著云澈身邊的蕭泠汐,還有不遠處的蕭烈,他怔了一怔,然后驚喜道:“他們,就是你被焚天門擄走的那兩個親人?你把他們全救出來了……太好了!不愧是老大,居然這么快就做到了。”
  “嗯!”云澈微笑著點頭,他看得出,凌杰臉上的焦急與擔憂都發自內心,毫無虛假,他心中也是溫暖一片:“這是我的爺爺,這是我的小姑媽……他是我的小兄弟,天劍山莊的二少莊主凌杰。”
  凌杰連忙上前道:“蕭爺爺好,額……這個這個……小姑媽好……晚輩凌杰,你們喊我小杰就好。”
  看蕭泠汐的年紀,也就和自己一般大,凌杰這聲“小姑媽”喊的極為扭捏。而他“天劍山莊少莊主”的身份則無疑讓蕭烈與蕭泠汐大吃一驚。蕭烈沖他呵呵一笑,眼眸中露出訝異和贊賞。蕭泠汐有些拘謹的回應了一聲。
  “凌少……莊主……救我……救我……”
  凌杰剛要說話,忽而,一個干枯嘶啞的聲音傳來,循著聲音,凌杰這才看到,右手邊的枯草叢里,正趴著一個人,他眼神渙散,面無血色,衣著頭發凌亂不堪,四肢微微發顫……而他的身上,已沒有了任何玄力氣息,顯然是被毀掉了玄脈。
  “焚絕城!”看清這個人的面孔,凌杰驚呼出聲。他看了一眼云澈,心中一片驚然……孤身一人,不但從焚天門的手下救回了兩個親人,還反擄走了焚絕城……縱觀整個蒼風,有幾個人能做到?
  “救我……救我……”見凌杰認出了他,焚絕城的目中閃過絲絲希望,他哀求道:“我們四大宗門……同氣連枝……我焚天門與天劍山莊歷來交好……請你……一定要……救我……救我……”
  焚絕城怕死,無比的怕死。他含著金鑰匙出生,有著遠勝皇子的身份和家世,一生都在榮華和簇擁追捧中長大,他從未想過自己會有如此凄慘的一天。
  “額,這個……”凌杰按了按鼻頭,一臉歉意的道:“云澈是我老大,而我和你……好像不怎么熟,要我從老大手里把你救出來,怎么想,都好像不太合適的樣子。”
  焚絕城剛剛萌生的希望頓時又全部化作絕望。
  “小杰,你怎么會來這里?”云澈問道。
  凌杰轉過臉來,正色道:“其實,在四天之前,我就得到了消息,說焚天門的人去往了一趟流云城,然后帶了兩個人正返回宗門,而那兩個人,很有可能是你的親人。”
  云澈的眉頭驀的一動……不愧是天劍山莊,這件事焚天門必定做的極為保密,天劍山莊卻還是如此之快的得到消息。
  “我當時著急又憤怒,于是勸說父親出面……”凌杰的神情稍稍尷尬了一下:“但父親是那種不愿多事的人。于是我親自離開天劍山莊,準備來到這里勸說焚天門放了你的親人……以我的身份,再牽出父親的名字,焚天門應該會賣我這個面子,否則大不了我威脅焚天門若不放人,就把他們這種丑惡卑鄙的行徑散播出去。我當時還想過傳音給你這個消息,但我怕以你的性格會太沖動,還有可能影響你正在做的事,就沒有和你說,準備在救出他們后再告訴你。但沒想到,我在來的路上,便聽到山莊的人說你已經到了焚天門,并且在焚天門中大打了一架,毀了在山莊里都有記載的天火焚星陣,還逼出了隱匿已久的太上門主焚義絕與太上長老焚子牙。”
  云澈:“……”
  焚天門發生的事,天劍山莊基本知道的一清二楚。顯然,焚天門之內有著天劍山莊的眼線!
  “小杰,謝謝你。”云澈真誠的說道。這個當年在少年人特有的稚嫩和純真、沖動和熱血之下喊著要當他小弟的人,此時已然成熟,但依然在這種時刻為他奔波數千里而來。這份摯情,將讓他難以相忘。
  “不用不用,”凌杰連忙擺手:“為老大做事,本來就是應該的。況且我也沒能為你做什么。”說到這里,凌杰的雙眼開始放光,激動萬分的道:“老大!我簡直都不敢想象你現在有多厲害了!居然一個人把焚天門殺了個底朝天,還把太上門主給逼了出來,現在居然又抓來了焚絕城……老大,你做的這些事,每一件都是驚天動地,說出去都不一定有人信。”
  “這是他們咎由自取……很快,這些事,全天下的人都會知道,我不但要毀了焚天門的宗門,更要毀了焚天門所有的名望與尊嚴。”
  說這些話時,云澈的語氣很平靜。凌杰看著他,心中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戰。這些話,讓他清楚的認識到,云澈的親人,對他而言是多么不可碰觸的逆鱗。
  想到當初在御劍臺,為了夏元霸,云澈毫不猶豫的以命相救……對待親近之人,他可以如此不顧一切,而對待敵人,他又殘忍如惡魔……凌杰在這一刻忽然慶幸著自己不是他的敵人,慶幸著天劍山莊不是他的敵人。
  “小杰,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幫忙。”云澈道。
  凌杰點頭:“老大你說,我一定全力做到。”
  云澈轉過身,看著蕭烈和蕭泠汐:“幫我,把我的爺爺和小姑媽送到蒼風皇城。我本來想先和他們一起回新月城,但你來了,我改變了主意。”
  “好!”凌杰毫不猶豫的答應,然后又疑問道:“那你……”
  “小澈,你不和我們一起走嗎?”蕭泠汐聽出了云澈的話外之音,慌忙走過來拽住他。
  云澈反握住蕭泠汐的手,看著她和蕭烈道:“小杰是天劍山莊的少莊主,由他保護,你們可以安安全全的到達蒼風皇城,我要晚幾天再過去,但也只有幾天而已,我向你保證,我一定會平平安安的和你們匯合。”
  “你……你是要留下來,對付焚天門嗎?”蕭泠汐輕輕說著,眼眸中水霧悄然彌漫:“可是,我們都已經逃出來了,你為什么還有回去犯險?焚天門那么厲害,我怕……我怕……”
  云澈微微而笑,緩慢而堅定的道:“因為,我要讓焚天門知道,更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動我的爺爺和小姑媽,將是怎樣的下場!!仇我陰我殺我,我尚可以暫忍,但敢動你們,無論是誰,我都絕不放過!我要用焚天門的覆滅,告訴這世上所有人動你們的后果!”
  安全,安逸,不是一味的妥協、忍耐、避讓,而是讓人不敢觸碰的絕對威懾!
  在滄云大陸的一世,云澈就無比清晰的知道了這一點。
  他要讓蕭泠汐和蕭烈在蒼風帝國絕對的安全,再也沒有人敢于欺凌和傷害。
  “可是……可是……嗚,老爹,你快勸勸小澈,我好怕他會出事。”蕭泠汐求助的目光看向蕭烈。
  “這件事,我支持澈兒所為。”蕭烈微嘆一聲,道。
  “啊?”蕭泠汐檀口微張,滿臉的不知所措。
  “焚天門被欺凌至此,若是澈兒就此收手,他們也一定不會放過澈兒。”蕭烈走過來,輕輕一拍云澈的肩膀:“你的成長,對我來說就如一場夢。看到現在的你,我縱然馬上死去,也無比欣慰。盡情的去做你想做的事吧。三年的時間,你的成長,猶如神話,我相信就算是焚天門,也無法成為你的阻礙。我和泠汐,會一邊游著皇城,一邊等著和你再次團聚。”
  “好……好!”云澈點頭,再點頭,他動了動嘴唇,剛要說什么,卻又猶豫了起來:“爺爺,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和你說。”
  “呵呵,”蕭烈平和的一笑:“我這一輩子,有過無數的身傷,也有無數的心傷,這個世界上,早已沒有了我無法承受的東西。是什么話,盡管說出來吧。”
  喪子喪孫喪妻……蕭烈那些年該是何等的絕望凄苦,云澈的心里一陣酸澀,他輕輕點頭,道:“爺爺,我已經知道了當年,是誰追殺我的親生父母和殺害蕭叔叔了。”
  蕭烈的氣息原本平靜如死水,毫無波瀾。云澈話音落下之時,他的全身猛的一震,眼神一下子迷蒙一片,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顫巍巍的轉過頭來,用顫抖的聲音道:“你說……什么?你找到了……兇手?”
  他引以為傲,也是唯一的兒子蕭鷹被人下了毒手,兒媳殉情,他的妻子在生下蕭泠汐后,思念悲傷過度而終……蕭烈的人生,也一下子跌入了絕望的萬丈深淵。若不是還有蕭泠汐與云澈需要他養大,或許,他早已跟隨妻子而去。
  那個殺死他兒子的兇手,凝聚著他今生所有的怨恨。他找了整整十幾年,從來沒有停止過尋找……生性善良溫和,生平從未殺過人的他,恨不能將那個人用世上最殘忍的手段凌遲碎尸!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