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348 滅王座

云澈渾身釋放著驚人的戾氣……他的確被激怒了。天狼斬是他的最強殺招,威力要遠勝霸王怒和隕月沉星,一直以來,天狼斬一出,都是無堅不摧,無人可逆其鋒芒,而今日,他的天狼斬次被完全壓制,還讓他被轟入地下,狼狽不堪,身上的大小傷口,加起來足有三十多處,內腑也有了不輕的創傷。
  “我馬上……就要你們死!!”
  “煉獄!”
  云澈一聲大吼,雙目之中,忽然蒙上了一層血紅色的光芒。一瞬間,他身上的傷口全部崩裂,血花四濺,而他的玄力氣息,也在這時驟然暴漲。
  焚義絕和焚子牙剛要再次攻擊,忽然感覺到了來自云澈身上的氣場變化,同時大吃一驚。之前的交手,他分明已是盡了全力,還連受創傷……但他的力量氣息,竟在這時又忽然暴增,暴增到了一種讓焚義絕都深感凜然的程度。
  “難道,是他動用了什么禁忌的秘技?”焚子牙沉聲道。
  “應該是如此!說不定,是他燃燒了自己的精血……那么這樣算來,他也是強弩之末了,馬上解決他!”
  兩大王座短暫的停滯后,同時低吼一聲,兩記焚天印從天而落,墜向云澈的天靈。
  這次,云澈沒有躲閃,而是忽然迎著兩個焚天印,直直的躍了起來,龍闕猛烈砸上。
  一聲巨響,兩記有著恐怖威力的焚天印在碰觸到龍闕的那一刻,就如兩張薄紙般被完全的撕裂,云澈的身軀只是被短暫的阻隔,然后繼續向上,在焚義絕和焚子牙驟然收縮的瞳孔之中,直直沖到了他們的前方,距離他們,只剩不到三丈之遙。
  一雙充斥著無盡兇煞、殺氣與狂暴的眼睛盯緊了焚義絕和焚子牙,讓身為王座的他們全身都一陣寒。他們剛要有所行動,忽然胸口一悶,一股深深的窒息感傳來,就連他們的大腦,都忽然出現了很重的眩暈感,本要移動的身體竟然如同忽然被冰封,半天沒法動彈。
  壓制住他們行動的,是一股猛烈碰撞,恐怖到極點的力量威壓。
  云澈雙手緊緊抓著龍闕,雙臂已膨脹至平時兩倍粗細,道道血流激射而出。他雙目之中的眼白與瞳孔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兩點完全變成血色的眼瞳,一股仿佛來自煉獄的兇煞暴戾之氣,也在這一刻驟然釋放。
  “天絕地!!”
  轟!!!!!!
  整個蒼火城,被完全籠罩在仿若天塌地陷的轟鳴之中,其他一切的聲響都被徹底的吞沒。蒼火城劇烈戰栗,下方數里的土地直接被掀飛,碎石沙塵揚起數百丈之高,幾乎觸及了天上碎云。
  周圍,所有觀望者的雙耳瞬間失聰,無論是焚天門的眾長老,還是那些普通的蒼火城民,都被一股根本無法抗拒的風暴卷起,一直沖擊出了很遠。
  無盡的驚駭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臉上,這股力量之恐怖,出了他們所有人的認知!縱然是強如焚義絕與焚子牙,今生也從未見過如此恐怖的力量。他們完全無法想象,這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究竟是憑借什么,轟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天絕地,邪神訣第三式,也是云澈必須承受嚴重代價,透支玄力甚至生命才能釋放出的終極毀滅殺招。
  當初在排位戰,面對整體實力勝過自己的夏傾月,他第一次動用了這一招。而第二次動用,面對的,是兩大王玄!
  而它的恐怖,縱然是兩大王座,也根本無法承受。
  恐怖絕倫的毀滅風暴中,焚義絕和焚子牙如同兩只斷了線的風箏般飛了出去,他們的胸口都是血肉模糊,仿若炸開了一般。不過,身為王座,他們雖然重傷,但還不至于如此就死了,在倒飛之中,他們拼盡全力聚起混亂不堪的玄力,來鎮壓住身上的傷勢……而這時,隨著漫天沙塵的淡去,人們看到了一道赤紅色的火焰之影如劃破天際的流星,驟然沖向焚子牙,度,竟要勝過被天絕地轟開的焚子牙。
  “鳳翼天穹!!”
  云澈目帶兇光,身上玄力混亂而又狂暴的如沸騰的開水,隨著一聲巨響,在焚子牙絕望的眼神之中,龍闕重重撞擊在他的身上,一團暴烈的鳳凰之炎在他的身上炸開……
  “下地獄之后,別忘了告訴你們的老祖宗,殺你們……毀掉你們焚天門的人,叫云澈!!”
  耳邊響蕩起云澈陰冷到直滲骨髓與靈魂的聲音,隨之,他的意識完全變成空白,身體帶著燃燒的鳳凰之炎,如炮彈般墜向了下方。
  在鳳翼天穹的反震力下,云澈被沖擊到高空之中,他盯著焚子牙的落點,將全身最后的一絲力量,傾注在了龍闕之上。
  “鳳凰……破!!”
  龍闕遍體燃炎,脫離云澈手掌破空而去,狠狠的貫穿剛剛墜地,還留有最后一口氣的焚子牙,狂暴的力量涌入他的體內,將他的五臟六腑摧毀成了一團漿糊。焚子牙眼珠外凸,喉嚨里卻已無法出最后的慘叫聲,就這么瞪大著眼睛,失去了所有的聲息。
  一代王玄,就此死在了云澈的劍下。
  云澈的身軀從空中自由墜下,此時的他全身已虛軟的再也沒有了一絲力氣,玄脈的三個境關也全部自行關閉,身上的傷勢,也讓他的大腦出現了陣陣眩暈,他最后看了一眼跌落在兩里之外的焚義絕,嘶啞著聲音道:“小嬋……我們走!”
  雪凰獸從玄印飛出,接住下墜中的云澈,騰空而起,遠遠遁去。焚天門的幾個長老想要追上,但雪凰獸的度,又豈是他們所能追及,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雪凰獸以他們望塵莫及的度快消失在視線之中。
  “太上長老……太上長老!!”
  來到焚子牙的軀體旁,卻現他已是五臟盡毀,毫無生命氣息,幾大長老都是眼前一黑,幾乎當場眩暈過去,口中,更是出悲天蹌地的痛呼聲。
  太上長老慘死……這在焚天門歷史上,是從未有過的事。
  一個王玄強者被擊殺,在整個蒼風帝國的歷史上,都是幾乎從未生過的事。
  因為王玄,已是真正意義上的蒼風之巔,到了這個境界,已足以俯視蒼生,天下無敵。同為王玄,或者可以被打敗,但基本不可能被殺死,焚義絕的玄力高過焚子牙兩個等級,可以將之戰勝,但想要殺掉他,卻是極其難以做到。
  而四大宗門之所以屹立蒼風帝國如此多年,最最核心的原因,便是這四大宗門之中所存在的王座!
  天玄境界,雖是蒼風玄界的極高境界,但絕不是只有四大宗門能培養出。蒼風帝國的很多強大宗門都可以培養出天玄強者,包括蒼風玄府,都有數個天玄強者的存在。
  但王玄境界的強者,從來都只出現在四大宗門之中。
  四大宗門所擁有的王玄強者,是他們宗門真真正正的基石和守護神。宗門每多一個王座,便完全意味著整個宗門的實力提升一個等級,這也是為什么當初在排位戰,楚月嬋展露王座之力時,其他三大宗門的反應會是那般劇烈。
  反之,若是有一個王座隕落,那么,整個宗門的地位,都將直線下滑!
  四大宗門互相之間的真正威懾,也從來都是王座境界的強者。少一個,便是少了大量的威懾。
  云澈雖然殺了焚天門三十多個天玄境界的長老閣主,但絕不等于毀了焚天門的根基,再給焚天門幾十年時間,他們便可以再培養出幾十個天玄。有太上門主和太上長老坐鎮,蒼風境內,也沒有宗門有膽子趁虛而入,因為兩大王座的搏命,足以讓天劍山莊這等龐然大物都付出慘重的代價。
  而太上長老慘死,這對整個焚天門,是一記沉重到極點的打擊。他們也從來沒有想過,更不會相信……云澈竟然擁有將他們宗門的太上長老都擊殺的能力。
  跪在焚子牙尸體旁的焚天長老們臉色灰暗,一陣哀哭。重傷的焚義絕也在這時終于緩過氣來,他臉色蒼白,手捂胸口,聲音虛弱的道:“子牙……如何?”
  他身邊的焚天長老老淚縱橫,聲音嘶啞的道:“太長老……太長老他……他……他仙去了……”
  焚義絕全身一僵,然后劇烈的顫抖起來,他看著遠處焚子牙的尸體,蒼白的嘴唇一陣哆嗦:“帶我……回……宗門……”
  噗……
  一大口鮮血從焚義絕口中狂噴而出,在眾長老的驚呼聲中,他腦袋一歪,當場昏死過去。
  云澈隨著雪凰獸遙遙離開,現已不知到了何處。焚天門眾長老帶起昏迷的焚斷魂與焚義絕,以及焚子牙的尸體,面色灰暗的飛向了焚天門的方向。留下一眾在無盡的震撼中久久無法回神的圍觀者們,他們之中有不少被余**及而受了或輕或重的傷,但滿腦子都是剛才親眼目睹的一幕幕,完全感覺不到身上的傷痛。
  蒼火城二十丈寬,十多丈高的磐石城門消失不見,城墻大范圍塌陷,城南的大片土地被毀滅慘不堪言,如同剛經過一場末日浩劫,一個個大坑在其上星羅棋布,最大一個,足有數十丈之深,數百丈之寬。
  蒼火城的城主全身衣服都早已濕透,蒼火城前終于恢復平靜,他的心臟依然跳動的仿佛雖然要跳出胸膛,他用力擦著額頭上的冷汗……他無比的確定,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內,蒼火城將成為整個蒼風國的焦點,一場巨大的風云,也將馬上席卷全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