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1)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1)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1)     

逆天邪神353 滅門

云澈雖然說的輕松,但剛才著實是驚出一身冷汗。如果不是封云鎖日的強力守護,以滅天珠的驚人威力,完全足以讓他當場重傷。
  蕭宗的火器,云澈并不是沒有接觸過。當初在新月城的蕭宗分宗,他曾從宗門寶物庫里找到毒火銃和震天雷,但它們的威力比之剛才的滅天珠,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霧氣消散,云澈所站立的位置比之原來偏差了十幾丈,但全身上下完好無損,連一絲血跡都看不到。
  “你……你……”一直淡定傲然,自信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蕭無義雙目瞪到了最大,瞳孔劇烈收縮,如同在這一刻看到了最可怕的鬼神。他的心中,瘋狂的蕩動著三個字……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剛才轟中云澈的,不是低等的雷震子或震天雷,而是他們蕭宗的至寶,連王玄都無法承受,整個蕭宗也只有二十幾枚的滅天珠啊!
  滅天珠不但威力極其巨大,而且炸開之后會散開毒煙,一旦沾血,將會迅速侵入體內,讓中毒者幾息之內毒發身亡,被吸入體內,同樣會快速毒發……而云澈就站在毒霧之中,卻是一臉冷笑,毫無異狀!
  “坦白說,這個叫滅天珠的東西威力不錯,這個毒,也相當厲害。”云澈雙目盯著震驚中的蕭無義,緩慢的道:“這種毒由焚脈草、千蟲花、子夜骷髏藤、鬼哭血紋花、劇毒蛇涎以及雷炎毒蟾的蟾毒煉成,劇毒無比,而且發作極快,一旦入體,就算是一個王座,都難以壓制。而如果先是挨了滅天珠,再吸入這樣的毒霧,怕是王座也九死一生……”
  云澈的腳步開始向前邁動,聲音變得越來越冰冷:“至少到現在為止,我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你蕭宗的事,甚至沒和你蕭宗有過什么沖突和來往,但你們蕭宗為了置我于死地,卻是如此的處心積慮,不擇手段,還真是……好的很啊!”
  云澈的話,讓蕭無義的心臟猛然抽搐……滅天珠里所蘊劇毒的成分,云澈竟說的是分毫不差!他在滅天珠下的安然無恙,還有這短短幾句話所帶來的沖擊力,讓蕭無義的心靈防線都出現了強烈的松動。想到焚天門的慘狀,再想到殺不死云澈的后果,他的后背之上冷汗頓時涔涔而下。
  “云……澈……”蕭無義的牙縫之中低低的溢出云澈的名字。云澈在視線中越走越近,逐漸臨近到只剩十丈距離,隨著他的靠近,一種無法遏制的恐懼感在心底快速滋生。他眼睛一瞪,猛一咬牙,一直緊握的右手手掌忽然一動,同時將兩枚滅天珠抓在了手中,便要擲出。
  知道蕭無義身上藏有滅天珠這種可怕的東西,云澈全身精神緊繃,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他的手掌上,在他手掌稍有異動的時候,云澈的眸光猛的一閃,全身鳳炎驟燃。
  “鳳翼天穹!!”
  云澈之所以逐步靠近蕭無義,為的就是這一個瞬間,就在蕭無義再次拿出兩枚滅天珠準備丟出時,忽然前方炎影一晃,一股狂暴之極的力量驟然涌來,速度,快到了讓他這個王座都完全反應不及,他只來得及看清云澈忽然鄰近的瞳眸,手腕才剛剛甩起,一股強橫到極點的距離便狠狠的轟擊在了他的胸口。
  轟!!
  龍闕之下的鳳翼天穹,其威力絕不亞于一枚滅天珠,蕭無義胸骨應聲而斷,在慘叫聲中橫飛而去,那兩枚即將丟出的滅天珠也就此脫手而去,云澈身體一轉,迅速將半空中的兩枚紫色光點抓在手中……滅天珠一入手,他簡單感知了一下上面的玄陣,便明了了它的使用方法。
  砰!
  蕭無義在幾十丈之外落地,在地上連翻十幾個跟頭后,他倉惶的站起,一手捂著血肉模糊的胸口,一手拼命壓滅著身上的鳳凰之炎,飛身而起,沒命的逃竄而去。
  “哼,想走?”
  云澈目光一陰,收起龍闕,速度瞬間達到極致,疾追而去,但蕭無義越飛越高,他縱然速度不弱,卻也無法真正追及。云澈抬起頭來,鎖定蕭無義的位置,右手抓起一枚滅天珠,手腕猛然甩動。
  云澈之所以能將兩萬多斤的龍闕揮灑自如,先決條件,便是他無比恐怖的臂力。如此臂力之下,他甩出的滅天珠,速度比之之前蕭無義甩出的快了不知多少倍,一心逃命的蕭無義忽然聽到后面有一道尖銳無比的風聲忽然傳來,他下意識的回頭,赫然看到一枚紫色的光點距離他已不到一尺之距。
  “啊啊……”蕭無義眼眶爆裂,口中發出一聲沙啞的絕望嘶吼……
  轟!!!!
  滅天珠爆開,就如在半空之中炸開一道驚世神雷,直震的整個焚天門一陣顫抖。火光沖天而起,雷電瘋狂肆虐,毒霧緩慢彌漫,一道黑影在其中被轟向了高空,然后又快速的墜落,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蕭無義的一身斗篷被炸的粉碎,全身血肉模糊,毒霧混入他的血流,無情的發作著,讓他在地上不斷翻滾,發出著痛苦之極的嘶吼。
  云澈不緊不慢的走了過來,一直走到他的身側,然后抓起龍闕,面無表情的一劍刺下。
  噗……
  龍闕厚鈍的劍尖毫無阻隔的刺入蕭無義的身體之中,直直的貫穿了他的心臟,蕭無義身體一僵,凸起的雙目直直的看了云澈一會兒,身體完全沉下,再也沒有了動靜。
  三天之中,接連兩個王座喪命在了龍闕之下。
  云澈把蕭無義的空間戒指扒了下來,在其中隨意的掃描了一下,臉上頓時露出滿意的笑。作為蕭宗的太上長老,蕭無義身上的東西自然沒有平凡之物,里面幾乎隨便拿出一件,都是常人不敢奢望的寶物。而這其中,還有另外的一枚滅天珠,另外,還有數把特別的鑰匙……應該是用來開啟蕭宗的某些重要之地。
  將蕭無義的尸體踢開,云澈轉過身來,看向那些早已面如土色的焚斷魂和眾長老們……滅天珠沒有能傷了云澈,他們的心便已跌落谷底,而如今蕭無義的慘死,讓他們最后的一抹希望也全部化作了絕望。
  “你們是選擇自行了斷,還是要我親自動手?”云澈雙目瞇起,冷冷的道。
  名震天下的三十三閣主,二十七長老,凋零的只剩十幾人,而這十幾人加起來,也不可能是云澈的對手。唯一可與云澈一戰的太上門主焚義絕也是身負重傷,悲哀與絕望充斥了所有人的心間,讓他們根本無法泛起一絲反抗與掙扎的心思。
  “云澈,你真的要……趕盡殺絕嗎!”焚義絕咬牙切齒的道。
  云澈神情陰沉,字字冰冷:“我給過你們機會,數次給你們留過余地……是你們,一次又一次的,非要逼我將你們滅門!今天,你們全部都要死,從明天開始,這世上,也再也沒有焚天門!”
  云澈手臂抬起,沉重的龍闕指向絕望的焚義絕,下達著最后的審判。
  焚義絕拿起絕炎刀,他仰起頭來,長長的嘆息一聲:“我焚天門千年基業,竟然毀在了我這一代,我有何面目去見列祖列宗……云澈,我焚天門到今天這般地步,也的確是咎由自取,不能完全怪于你!但我門下眾弟子盡皆無辜,相信你也不會對他們出手,待我們將他們遣散,我們自會自行了斷!”
  “呵……”云澈冷笑,笑聲陰冷的如來自魔鬼的喉嚨:“你耳朵聾了嗎!我剛才說了,今天,你們全部都要死……全部!!在你們卑鄙擄來我家人的那一天,我便發誓要你焚天門…血流成河,寸草不生!!”
  焚義絕猛的抬頭,焚斷魂和幾大長老的臉上全部露出了極度的震驚和驚恐,周圍那些恐懼中的焚天弟子全部戰栗起來……云澈的話中之意,竟不僅僅是要殺掉焚天門的門主、長老、閣主……而是要殺掉焚天門上下所有人!!
  要讓整個焚天門,真真正正的滅門!!
  一股森然涼氣直蔓延所有焚天門人的全身,他們無論如何都想不到,云澈的報復,竟然如此的殘忍和決絕,焚義絕的聲音顫抖了起來:“你……你……我焚天門縱然對不起你在先,但也已遭到如此報應……門下眾弟子,和你根本無冤無仇,你根本沒理由殺他們……你……你就不怕遭天譴嗎!!”
  云澈笑了,那是一種焚義絕等人永遠不可能看懂的笑意,他低低的道:“我這兩生殺過的人,比你們一輩子見過的人都要多的多。我所背負的殺孽,遭遇萬次天譴都不夠多!再添幾萬又如何!”
  “你們三番兩次險些置我于死地,我可以淡視。但擄我家人,還險些將他們害死……單單這一點,你們就必須以滅門來償還!你焚天門每多活一人,就會多埋下一枚仇恨的種子,某天萬一仇恨萌發,將有危及到我爺爺和姑姑安全的可能,哪怕這樣可能性再微乎其微,我也絕不允許其存在!加上這一點,你們所有人……更是必須死!!”
  云澈的話,沒有一絲感情,沒有一絲余地,就如魔鬼的低吟般讓人神魂戰栗。聲音落下時,他已騰空而起,長劍甩動,十幾道鳳凰炎呼嘯著飛向了周圍的焚天弟子。
  轟轟轟轟……
  沖天的火焰在不同位置炸開,然后快速蔓延,焚滅著一片又一片焚天弟子的身體,將整個焚天門轉眼間被凄厲的慘叫聲完全淹沒。
  看著門下弟子轉眼間倒下大片,焚斷魂等人全身顫抖,幾乎想要高聲痛哭,他們本以為自己錯誤的招惹了一只兇狼,一只猛虎,但直到此刻,他們才真正的意識到,自己招惹的,根本就是一個瘋子,一個魔鬼!
  “你……你這個魔鬼!今天我們就是粉身碎骨,也要拉你一起下地獄!!”
  本欲自行了斷的焚天長老們帶著滿身傷勢,抓起焚天門,赤紅著眼睛,帶著無盡的悲哀與絕望沖向了云澈。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