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4)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4)      第1127章幻夢(06-24)     

逆天邪神359 鳳炎冰夷中

天劍領域,屬于天劍王座的無上領域。這是一種純攻擊型領域,是天劍初級領域“萬劍領域”的進階領域,同樣也是公認的蒼風玄界最強領域,沒有之一。天劍領域一出,蒼風境內,可以說無一人可抗拒。
  而凌天逆與云澈才剛剛交手,竟然就被迫使出了天劍領域,這對他而言可謂是平生第一次。但云澈忽然爆發的力量實在太過恐怖,如果他不動用自己的最強領域技,在云澈的這一擊之下,將可能當場重傷。
  這是云澈第三次使用天絕地,第一次,將實力遠勝于他的夏傾月擊敗,第二次,讓兩大王玄一死一傷……而這一次,將強大無匹的蒼風第一人逼到不得不用出全力。
  轟轟轟轟轟……
  轟!
  隨著最后一聲爆裂之音,“天絕地”的力量完全消散,劍圣依然停留在原處,位置沒有絲毫的變動,他的身上毫無受傷痕跡,就連頭發、衣著都沒有任何的損傷……但,這絕不代表凌天逆很是輕松,他身體表面的乳白色光華完全消失,力量氣息也大幅度減弱,原本無敵于蒼風的天劍領域更是被毀了九成左右,數千劍芒,只剩下的最后的幾百道。
  后方的凌杰整個人都懵在了那里,這是隔離一年多以后,他第一次看到云澈出手,他清楚能夠一人滅掉焚天門的他,實力必然已經達到了一個極端恐怖的高度,但他沒有想到竟然恐怖到如此程度……竟然逼他的爺爺用出了天劍領域,而且將天劍領域破壞到如此程度!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絕不可能相信……天劍山莊,也絕不可能有人會相信。
  看著完全無恙的凌天逆,云澈的目光猛的一沉。
  凌天逆表面平靜,但心中波瀾猶若驚濤駭浪。為了擋下云澈的這一擊,他的天劍領域都幾乎完全崩潰……而他的玄力,更是消耗了整整四成!
  擋下來了對方一招,卻消耗的整整四成的力量!這對他而言,根本是不可想象的事。與此同時,他內心的殺意也再次暴漲……地玄境的玄力,就可以擁有如此恐怖的戰栗,而加上他的成長速度,等他到了天玄境,就連自己,都不可能是他的對手。蒼風之中,也就沒有人能制裁的了他!今天無論如何,都必須將他扼殺在此。
  反觀云澈,強開煉獄,又強行發動天絕地,他的力量消耗要超過八成之多。不過,他并不是沒有保留……他保留了幾分遁走的力量。
  “孽畜,受死!!”
  云澈的力量氣息大幅度減弱,凌天逆清楚云澈剛才的一擊必然已是孤注一擲,此時已是油盡燈枯,幾無余力。他一聲大喝,身后的數百劍芒飛射而出,然后迅疾匯集,化作一把十丈之長,一丈之寬的金色天劍,帶著傲視天下的無前鋒芒,飛向了云澈。
  “爺爺……住手!!”
  凌杰還未在震驚中回過神來,便忽然看到那把來自爺爺的恐怖天劍,他頓時大驚失色,飛撲而上。但他的速度,又怎么可能及得上天劍的速度,對于他的喊聲,凌天逆也根本毫不理會,天劍的速度反而驟然加快,轟然墜落。
  “老大!!”凌杰瞳孔收縮,聲嘶力竭的大吼著。只要是稍微有點玄力,都能清楚的感覺到云澈此時的力量氣息下降的幅度極其之大,他目前的狀態,或許連凌天逆的普通一劍都無法抵擋,何況這恐怖的天劍!而這把天劍,才是“天劍領域”真正的核心所在。萬千劍芒在粉碎對手的所有攻擊與防御后,最終會化作一把遮天之劍,給予對手絕望一擊。雖然崩壞的天劍領域下,這把天劍的威力只剩下一成,但也完全足夠將此時狀態的云澈完全的粉碎。
  上方的光芒忽然發生變化,云澈抬起頭來,看到的遮天蔽日的刺目金芒,劍芒之中蘊藏的無匹氣息,強橫到了讓他的身軀如壓著萬鈞巨石,絲毫無法動彈。
  “封云鎖日!”
  天劍沉下,云澈直起身體,瞬間張開來自邪神的防御壁障。
  轟!!!
  天劍撞擊在了封云鎖日屏障上,無盡劍意伴隨著漫天劍芒瘋狂釋放,如同一個金色的太陽在地面上爆開。天劍層層推進,但卻無法突破那層邪神屏障,只能推著云澈的身軀也步步后撤……
  乒~!乒~!
  天劍與邪神屏障之上,同時出現了一道裂痕,兩道裂痕快速蔓延,一個蔓延至整個劍身,一個蔓延至整個屏障!
  砰!!
  幾乎在同一時間,邪神屏障與天劍徹底爆裂,化作漫天飛揚的力量碎片,云澈的身體被推到數十丈之外,剛一落地,一個星神碎影迅疾閃身,避開了天劍爆裂后的所有余波,全身上下沒有被傷及到一根.毛發,但他的力量氣息再度減弱,停住身體時,口中在大口的喘著粗氣。
  “!?”天劍之下,云澈竟是毫發無傷,凌天逆臉上再次浮現驚容,但他的反應迅疾無比,手臂一揮,天劍爆開的力量碎片在一瞬間又化作幾十道金色劍芒,在撕空的尖鳴中飛向剛剛落地的云澈。
  云澈剛剛硬抗天劍,又為了避開云波使用了星神碎影,正至力量虧空,后力未生之時,金色劍芒幾乎是跟隨而至,他腳尖剛落地,金色劍芒已臨近他不到三尺之距,讓他根本沒有了避開的可能。
  但,以他的龍神之軀,劍圣倉促凝起的劍芒根本不可能刺穿他的軀體,頂多給他留下幾十道不輕不重的傷口而已。就在他牙齒緊咬,準備以身體硬抗劍芒時,天空之上忽然灑下冰冷的藍光,周圍的空間也瞬間冷凝,飛射中的劍芒在距離云澈還有不到半尺之距時忽然停滯在了那里,然后快速由金色,化作越來越深邃的藍色。
  然后在“砰”的一聲脆響中破碎,化作細碎的冰藍碎片……這些冰藍碎片自然墜下,但還未落地,便已完全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這是……”
  云澈迅速抬頭,看向了上空。
  凌天逆眉頭大皺,一聲低吟:“冰云訣?不對……等等!難道是……”
  那妖異的冰藍色,還有那種并不屬于冰云訣的神秘而強大的氣息,讓凌天逆忽然想到了什么,那一剎那,他臉色猛的一變,猛然轉頭看向了上空。
  百丈之高的天空之上,浮現著一個淺藍色的影子,她的出現,在一瞬間掩下了天地之間所有的光彩,讓人們在看到她的那一刻便再也無法移開目光,宛若看到了天閣之中所降下的神女,朦朧、神秘、美奐絕倫、如夢似幻。
  “傾月……”云澈一聲低吟。
  之前去往冰云仙宮時,他沒有見到她。他沒有想到,自己和她再見,竟是在這種情境之下。而一年多未見,夏傾月帶給他的感覺有了很大的變化,她依舊絕美的不似凡間之女,卻多了一份無法言喻的神秘感和冷傲。她的身體周圍,依舊冰靈飄動,但卻與曾經全然不同……曾經的冰靈她們身上所自然釋放的寒氣所凝結的寒晶,美麗而飄渺,冰冷卻又讓人賞心悅目,但除了好看,毫無作用。
  但,此時夏傾月周圍所飄動的冰靈,卻宛若有著生命一般,就如一個個有著鮮活生命,獨立存在的冰雪精靈。這些精靈自由飛舞,如眾星捧月般簇擁著她們的主人。
  “冰月仙子……夏傾月!她怎么會……在這里?而且她竟然……隔著這么遠完全冰封的爺爺的攻擊!”凌杰抬著頭,怔怔的道。他的周圍,傳來陣陣議論的聲音,現在,整個蒼風的人都知道夏傾月和云澈的關系,她的忽然出現,讓每個人都是一陣心神動蕩。
  云澈在看著夏傾月,夏傾月也在看著他,兩人在“天人相隔”之后再度相見,眼神和情緒都透著難言的復雜。三年前成婚之后,這是他們第二次相見,每一次的相逢,他們彼此都會感到熟悉而陌生。他不再是上次的云澈,她,也不再是當年的夏傾月。
  實力的提升,必然會伴隨著心境的變化,甚至升華,他們都無法知道對方此刻所重視與追求的東西,是否還和曾經一樣,更不知道他們在天池秘境之中悄然暖化的情感,又是否因這場“天人相隔”而再次冷卻。
  或許,他們對自己心中的答案都是一片模糊。
  凌天逆沒有再繼續進攻云澈,他仰起頭來,看著不知何時出現的夏傾月,一聲長嘆:“去年便曾聽聞冰云仙宮出現一位絕才驚艷的弟子,不但天資驚人,更有氣運加深,年方十七,便已是王玄境二級……如今居然已是王玄境四級。想當年,我從王玄二級到四級的跨越,用了整整十五年的時間,而你,只用了不到兩年的時間。看來,屬于我的時代已經完全過去了。你未來的成就,將是我終生不可及。”
  夏傾月緩緩而語:“前輩謬贊,晚輩受之有愧。晚輩適才出手冒犯,還望前輩海涵,只望前輩就此放過云澈,他并非大奸大惡之人。”
  凌天逆面無表情,嘆聲道:“你想護下云澈,是你個人之愿,還是冰云仙宮之意?”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