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2)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2)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2)     

逆天邪神36 ④章婚期

“父皇,你……你怎么忽然說起這個。”蒼萬壑的話讓蒼月一時間手足無措,用力的扯了一下蒼萬壑的衣服,神色半是慌張……但悄悄投向云澈的眸光,透著極力掩飾的期待。
  蒼萬壑說這些話是什么意思,只要不是傻子都聽的一清二楚。而且他說這些話時,蒼月就在旁邊。有她在,云澈當然無法在言語上搪塞。他嘴唇動了動,目光與蒼月的眸光稍一碰觸,然后一臉正色的道:“皇上,我和師姐兩情相悅,曾經共歷過患難與生死,也曾有過一生的承諾。只是那個時候,我卻并不知道雪若師姐居然就是蒼月公主。我云澈只是一介凡夫,只要師姐愿意,只要皇上不嫌棄,我這一生,一定會用自己的生命去保護師姐,絕不相負。”
  “云師弟……”蒼月嘴唇顫動,美眸一瞬間水霧迷蒙。
  云澈,有你這番話,朕這輩子最大的牽掛,也算是放下了。你可以為了自己的親人,不惜沖冠一怒滅掉整個焚天門,朕便知道你絕對是一個重情重義之人。月兒交給你,朕可以萬分放心,哈哈哈哈。”
  蒼萬壑由衷的大笑著。云澈此時的實力、影響力,已達到了蒼風之巔,他讓劍圣落敗,讓蒼風所有宗門戰栗,讓堂堂蕭宗不惜萬里登門以求妥協。若是蒼月可以嫁給他,那么,以他的實力、威懾力和對親人那近乎極致的保護,他便可以放下一萬個人。而整個皇室,也將因此而無比強勢的崛起!
  蒼萬壑身后的東方休也是點頭微笑起來。
  蒼萬壑大笑聲停止,然后神色一轉,一本正經的道:“你們既然是兩情相悅,那也便沒什么問題了,兩個月后的初八,是這一年最吉利之日,便在這皇宮之中,把你倆的婚事辦了,你們倆可有什么異議?”
  “啊!”蒼月一聲嬌呼,她全然沒有想到,蒼萬壑居然忽然就提到了婚事。
  “啊……這這……這個……”雖然早有預感,但蒼萬壑一口就定在兩個月之后,讓他也是一時間措手不及:“這個……會不會有點……太急了……”
  “太急?哪里急了?”蒼萬壑一瞪眼,聲音直接高了八度:“月兒今年二十有一,早該嫁人了。你今年也已滿十九,也早該娶妻。宮中人手眾多,兩個月時間,別說一場大婚,十場都準備的過來,哪里急了!?”
  “父皇……”蒼月拽了拽蒼萬壑的衣角,垂著螓首,有些扭捏的道:“這件事……這件事父皇是不是太草率了一些……再說,云師弟他在三年前已有了妻室,再娶的話,是不是應該先……”
  “這個朕當然知道!”蒼萬壑一擺手:“這年頭,哪個男人不是三妻四妾,這根本不是個事兒!云澈啊,十九歲才一房妻子,作為男人,朕可都有點鄙視你啊。就算你自己這方面不上進,你也該顧慮下你爺爺的……”
  說道“爺爺”二字,蒼萬壑一拍腦門:“朕居然把這么重要的事給忘了……蕭老兄,哦不,蕭前輩,你是云澈的長輩,他的婚事,當然要經過你的許可。你看……如何?”
  蒼萬壑這聲“蕭前輩”是叫的心甘情愿。他為蒼月之父,蕭烈是云澈的祖父,若是兩人成婚,蕭烈在輩分上可就實打實是他的長輩了。
  這件事,蕭烈當然不會有半點反對。自己的孫兒娶蒼風皇室唯一的公主,這在之前,是他做夢都不敢想的事。而且兩人分明早已感情篤深,他又怎么會有絲毫猶豫。他笑呵呵的道:“澈兒能娶公主殿下為妻,是他三生之幸,這件事,我當然不會有反對之言。就看皇上,和兩位小輩的意思了。”他轉向云澈,聲音平和的道:“澈兒,你和蒼月公主既已互許一生,那么早日結為夫婦,又有何不可?若是時間上不便,你大可提出來,讓皇上再定時日便是。”
  從天劍山莊御劍臺離開后的這段時間,云澈赴皇城、赴雪域、回新月流云、赴蒼火……沒有一天的停歇,也從未有閑暇去想到“成婚”二字。蒼萬壑忽然提起時,他本能的失措,但緩緩的鎮定下來,他忽然覺得,這明明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他喜歡蒼月,不是因為她公主的身份,而是因為她是不知不覺刻印在他心間的雪若師姐。
  他愧對了苓兒……
  他丟失了楚月嬋……
  現在,蒼月就在身邊,自己不正應該把她牢牢的抓住,讓她永遠屬于自己嗎?
  他看向蒼月,蒼月也在這時悄然看向他,從她的眸光中,他看到了忐忑、失措……但更多的,是期盼和羞喜。他不自覺的笑了起來,臉上那少許的慌亂全部消失,他向蒼萬壑行禮,斬釘截鐵的道:“能娶師姐為妻,也是我云澈今生之愿。感謝皇上成全,一切,就依皇上之言。”
  “好!好!好!!”蒼萬壑連說三個好字,然后仰起頭來,暢快淋漓的大笑起來,直笑的眼角溢出淚痕。
  在這時,云澈忽然感覺到外面傳來一縷異樣的玄力波動,隨之,這縷氣息忽然浮空而起,然后以極快的速度向北遠去。
  這是……傾月的氣息?
  她一直在外面?那么之間他們所說的話,她全部聽在了耳中。
  等等,她所去的方向,還有越來越快的速度……分明是要離開皇宮!
  “速速昭告天下,朕的蒼月公主將于兩月之后與云澈完婚!讓文院速擬請帖,廣邀天下……”
  半刻鐘后,蒼萬壑的吼聲便在宮中響起,原本安靜的皇室也頓時如炸開鍋一般變得喧鬧一片。而夏傾月卻是不辭而別……
  不知不覺,兩個月過去。
  蒼風國的這兩個月并不平靜,而不平靜的原因只有一個……那便是蒼月公主與云澈的大婚。
  原本,公主成婚雖然算是半個舉國歡慶的事,但也只限于平民之間,與那些宗門可以說毫無干系。但加上另一方云澈,那可就是全然不同的兩個概念了。
  一個滅掉焚天門,重傷凌天逆,現年僅僅只有十九歲的人,他的未來,只能用不可估量來形容。他無疑讓無數人崇拜敬仰,也同樣讓無數人忌憚和恐懼,如今他大婚之時,正是他們表現的機會,若是能親自到場,就算能給他留下丁點印象,那也是巨大無比的收獲。另一方面,其他宗門都去,若是自己不去,那無疑有不敬之嫌,云澈連焚天門都能說滅就滅了,若是當真引起這祖宗不滿,滅滿門還不跟玩似的。
  一時間,無論大宗門小宗門,收到和沒收到請柬的,都開始忙活起來,絞盡腦汁的去找尋各種能讓云澈滿意,最好是能讓他留心的賀禮,為此,各大主城的拍賣會場場爆滿,黑月商會一旦有什么奇珍異寶出現,各大宗門都會第一時間蜂擁而上……為此,還起了不少次大大小小的宗門之爭。
  風華城,位于蒼風之西,是蒼風國比較大的幾個主城之一。
  此時,在風華城的一個酒館中,幾桌人在各自攀談著。
  “三天后,就是云澈和蒼月公主的大婚之日了,這次,我們宗門費盡千辛萬苦,也只尋得一塊三千年的血參,就是不知道上不上得了臺面。”一個中年玄者飲了口酒道。雖然話上含蓄,但臉上卻分明閃過自得的神采。血參本就稀少,三千年的血參更是無價之寶。
  “華門主過謙了,我們宗也才勉勉強強湊到三塊龍紋紫玉,怕是到時候都沒臉拿出手啊。”另一個中年人一臉“慚愧”的道。
  同桌的另一人道:“李某這次沒尋到什么像樣的賀禮,和兩位門主比起來,簡直是不堪一提。不過,李某人倒是把女兒帶來了,嘿嘿,嘿嘿嘿嘿。”
  他這笑一露出來,另外兩人豈會不知道他的想法,頓時齊齊嗤鼻:“你這是要玩美人計?得了吧!云澈的正妻夏傾月美若天仙,不亞于當年的楚月嬋,是公認的蒼風第一美女,被他搞懷孕的楚月嬋更不必說。蒼月公主同樣國色天香,身份更是尊貴無比,他會看上你女兒?不是打擊你,他怕是連正眼看一眼都……嘿嘿。”
  李姓玄者卻是一點都不生氣,瞇著眼睛道:“看來兩位的消息不夠靈通啊。我可是聽說,兩個月前,蕭宗大長老蕭薄云親自帶了三個貌美如花的二八少女去向云澈獻禮……嘖嘖,云澈可是照單全收。他現在二十歲不到,正是男人最血氣方剛的時候,這個年紀的男人會嫌身邊女人多?我女兒的相貌雖然不能和夏傾月相比,但也萬中無一,若是被云澈看上,就算給他當個丫鬟侍妾什么的,那也是一步登天,到時候……嘿,還有誰敢招惹我們碎玉宗。”
  一番話,直說的對面兩人面色呆滯,嘴唇直哆嗦,直恨自己沒能生個國色天香的女兒。
  這時,一行四人走進了酒館之中,他們步履緩慢,眼神高傲,每個人都是一副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樣子。
  酒館之中,有不少是趕路去皇城的宗主級人物,這樣的目光和姿態讓他們不爽之極。四個人走到唯一的空桌之上,還未坐下,一張鑲金的請柬便“啪”的拍在了酒桌之上,四人的神色,也變得更加傲然。
  看到那張請柬,整個酒館頓時安靜一片,一些人眼睛發直,當場屏息。
  “是請柬!”
  “看到了……說話小點聲,只有實力排在前百的宗門才有請柬,我們惹不起。”
  “唉,大宗門就是好。我們這些沒有請柬的,估計連偏廳都進不去。”
  “我認出來了!那是鐵掌宗!穿青色衣服的那個便是鐵掌宗的宗主!據說玄力已是天玄境五級。鐵掌門是西北一帶三霸之一,在之前的排位戰,可是排在第二十七位!”
  鐵掌宗的人一亮出請柬,整個酒館都安靜了許多,之前的熱鬧攀談,頓時變成了竊竊私語。四人緩緩坐下,用一種上位者的目光掃視了一下周圍,臉上的傲慢清晰可見。
  “這種實力的貨色,在排位戰居然能排到二十七位?呵呵……我不是在聽笑話吧?”
  酒館的一個角落,一個略顯陳舊的桌子上坐著三個人,中間的年輕男子看上去二十多歲,一身麒麟袍,劍眉星目,氣質不凡,束起的頭發黑中帶赤,他把玩著手中酒杯,面帶淡笑。說話的也便是他,他的聲音絕不算小,但酒館之中的其他人卻沒有一個人聽到,似是他的聲音被某種看不到的結界隔絕。
  與其同桌的,是兩個看上去五六十歲的老者,一個一身黑袍,一個一身赤袍,眼神都沉淀著一種讓人無法看透的深邃。黑袍老者淡淡的道:“殿下不必驚訝,在蒼風國,靈玄已是高手,地玄可為導師,天玄已可為萬人敬仰的一代宗師,天玄后期幾近無敵。王座則如鳳毛麟角,除了四大宗門,再無宗門有王座的存在。這個宗門的宗主天玄五級,在蒼風玄界,已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宗門。”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