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1)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1)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1)     

逆天邪神366 神凰皇子

廳門方向,緩步走來夏傾月的仙影,她的出現,宛若明月出云,瞬間奪走了所有的光彩,讓原本喧鬧的大廳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尤其是那些年輕子弟,無不是眼睛發直,呼吸屏住,心臟都幾乎完全停止。但隨之,他們終于想起她的身份赫然是云澈之妻,頓時一個個慌忙垂下頭去,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云澈迅速迎了上去,道:“傾月,你來了……兩個月前,你為什么不辭而別?”
  夏傾月輕聲而語,音柔似絮:“當日云公子已經醒來,傷無大礙,又適逢冰宮有要事,所以不辭而別,還望不要介懷。今日傾月代冰云仙宮恭賀云公子大婚之喜。”
  夏傾月的話,云澈當然不信,他靠近小半步,壓低聲音道:“你那天該不會是……在外面聽到我要和師姐成婚,所以吃醋了吧?”
  “咳……”楚月璃走了上來,站在夏傾月身邊,清冷的道:“云公子年方十九,實力便已堪比王玄中期,將來之成就必定不可限量。我們師徒代冰宮特來道新婚之喜……傾月,我們入座吧。”
  說完,楚月璃不再理會云澈,便拉著夏傾月離開,她看向云澈的眼神,多少有那么一點不善。
  至于原因也很簡單,她的姐姐現在身不知何處,他卻大婚一場,她的徒兒夏傾月才是他的正妻,曾經她并不是多么的想承認這層關系,但今非昔比,如今云澈又要娶蒼月,作為夏傾月的師父,她心里多少有那么一點不爽……而夏傾月偶爾表露出的異樣情緒,雖然不太明顯,但她也足以感覺的到。
  云澈走到廳前,頓時不少人慌不迭的迎了上來。
  “云兄弟,皇妹能嫁于你為妻,我這個做兄長的是由衷的高興。今后我們就是一家人了,云兄弟……哦不,妹夫以后的事,就是我的事,若有什么為兄能幫得上忙的,可要盡管開口。”
  太子蒼霖快步上前道,雖然他表現的足夠大方、灑脫、興奮,但云澈一眼就看到了他眼眸深處的忐忑、忌憚和努力想要掩下的恐懼。
  “皇妹和妹夫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皇妹有此歸宿,為兄當真是歡喜雀躍之極,如此大喜之事,大三天都不為過,哈哈……哈哈哈哈!”三皇子蒼朔干笑著道,只是他似乎沒有太子蒼霖那么“老練”,和云澈說話時,臉上的肌肉分明在不斷的抽搐著,彰顯著他內心的惶然。
  他們兩人現在對于云澈無疑是恐懼到了極點,他們不會忘記自己之前做過什么。如今蒼萬壑病情奇跡般的痊愈,重攬政權,云澈與蒼月成婚,蒼萬壑也從而有了一個堪稱蒼風境內最大的靠山,讓他們的野心一夜之間完全粉碎,再也不敢有任何異動,平時更是惶惶不可終日,以前一年半載都不一定進一次帝王寢宮,如今兩人每日早中晚必去請安,兩個月以來從未中斷過。
  面對云澈時,想到他將焚天門滅門的恐怖手段,他們都驚懼的全身戰栗。
  云澈淡淡一笑,沒有回應。凌杰在這個時候擠了進來,笑嘻嘻的道:“老大,恭喜恭喜……嘿嘿,你和公主姐姐終于修成正果了,公主姐姐可是當初我想要娶來做老婆的,以后你可不能欺負她。”
  “哈哈,”云澈灑然一笑:“我要是欺負她,就任由你砍上一百劍總行了吧……你爺爺傷勢如何?”
  提到凌天逆,凌杰沒有半點不自然,一臉輕松的道:“爺爺的傷雖重,但沒有傷及命脈,也都是可愈合的傷,目前傷勢已經好了六成左右,這要多虧老大當日手下留情……這段時間,爺爺讓人收集了關于你的所有資料,關于你的所有事,他基本都已知曉了,現在爺爺雖然依舊對你把焚天門滅門有著怨氣,但對你已經沒有了殺心,有一次我親耳聽他嘆息說自己險些因為貿然出手而毀掉了一個本質不壞的絕世天才。”
  “哈哈哈哈!”云澈大笑一聲,對凌天逆的芥蒂也頓時消除了七七八八。畢竟,凌天逆絕對不是什么惡人,他那日要殺他,也是秉著要為蒼風除掉一大禍害的初衷。
  “云小兄弟,蕭某在此恭賀新禧了。當年在排位戰,云小兄弟便讓蕭某驚艷非常,沒想到,這才不到兩年的時間,實力已堪稱蒼風第一人,這等成就,可謂驚世駭俗,震古爍今,讓人驚嘆。”蕭絕天親自上前,以盡量平和的語氣道。
  云澈看了他一眼,淡淡而笑:“蕭宗主謬贊了,云澈一介凡夫,成婚之日蕭宗主竟親自賞臉而來,晚輩真是榮幸之極,他日,云澈必定親自……登門道謝。”
  云澈的最后一句話一出,蕭絕天的心里猛的一咯噔,他身后的蕭薄云和蕭無機也是臉色一變。他們無法算準云澈所謂的“親自登門”,是要上門化解恩怨,還是上門討債。
  以他的狠辣狠毒手段,再加之三年前的舊怨和出手幫助焚天門對付他的新仇……顯然是后者居多。
  身為蕭宗之主,蕭絕天卻在這一刻瞬間汗流浹背,但他絕不敢表現出什么異狀,硬生生的撐起一臉笑容:“若云小兄弟真的肯賞臉前來,蕭某必定帶全宗弟子夾道歡迎……蕭宗知道,我宗一些行徑卑劣之輩曾和云小兄弟有所恩怨,蕭宗到時一定給云小兄弟一個滿意的答復。”
  如果說焚天門被滅后,蕭絕天還有些猶豫的話,那么在云澈重傷凌天逆后,蕭絕天是再也沒有了半分與云澈血拼到底的念想,他現在滿腦子想的,就是怎樣才能平息云澈的怒氣……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他也甘愿……因為代價再大,也永遠要比步焚天門后塵,被滅滿門好千萬倍。
  “新月城主慕容博到!”
  “金鐘山掌門人玉劍真人到。”
  “神凰帝國十三皇子……”
  司儀的喉嚨如同忽然被什么東西卡住,聲音一下子停滯在了那里,而他念出口的“神凰帝國”四個字,就如四個炸雷,響起在所有人的耳邊,讓喧鬧的大廳一下子變得無比安靜,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向了同一個方位。
  “神……凰帝國十三皇子……鳳熙辰到!”
  什么?神凰帝國……十三皇子!?
  無論廳外還是廳內,所有人的目光都牢牢集中在廳門口走來的三人……尤其是中間那人身上。他年紀看上去二十來歲,一身暗紅色麒麟袍,手中一把白玉折扇,在眾人的目光之中,他毫無異狀,面帶淺笑,信步閑庭的走入大廳,如入無人之境。身后,一個黑衣老者和一個赤衣老者緊隨其后,亦步亦趨。
  一直坐于高座之上的蒼萬壑一下子站了起來,用一種震驚之極的目光看著在所有目光注視下走進來的年輕人,云澈的眉頭也是微微一沉。
  神凰帝國的人……
  還是神凰帝國的皇子!?
  是真是假?
  若是真的,堂堂神凰帝國的皇子,他為什么會來到這里?
  隨著鳳熙辰的到來,整個大婚殿堂的氣氛發生了劇變,因為“神凰帝國”這四個字,本身就有著巨大的震撼力,再加上“皇子”,那么這股震撼力便是千百倍的暴增,讓所有人,包括哪些平日里不可一世的宗門大佬,都感覺一陣心驚心悸。
  神凰帝國,是天玄七國中綜合國力、版圖面積最龐大的帝國,其版圖是蒼風國的數十倍。其國力之強盛,還有玄界實力之強大,都遠遠勝過蒼風國。蒼風國與神凰帝國相比,就猶若村莊與皇城之別。
  傳聞蒼風國實力最為強橫的四大宗門,到了神凰帝國,也只能勉強算個中游宗門。
  而最關鍵的一點是……
  在蒼風國,皇子身份雖然尊貴,但也僅限于民間,在玄界之中,皇子身份根本算不得什么。不僅僅是四大宗門,那些實力足夠的強大宗門,也都根本不把皇室放在眼中,甚至皇室還要主動去巴結他們。
  但在神凰帝國全然不同!
  因為神凰帝國最強大,也是除圣地之外,天玄大陸公認的第一宗門……鳳凰神宗,便是屬于神凰皇室!它名義上,是神凰帝國的護國宗門,但實際上,神凰皇室便屬于鳳凰神宗,鳳凰神宗便是神凰皇室。而神凰帝國的每一任帝王,便是鳳凰神宗的當代宗主!
  蒼風皇室只掌控著蒼風國的最高政權。
  而神凰皇室不但掌控著神凰帝國的最高政權,也掌控著神凰帝國,乃至天玄大陸的最強力量。
  因而,神凰帝國皇子,和蒼風國皇子,是全然不同的兩個概念,兩個階層!
  這個人若真的是神凰帝國皇子,那么,他縱然在神凰帝國,也是真正意義上可以一手遮天的超級人物。其地位,將僅次于神凰帝王與太子。
  這樣一個超然人物,一個不該出現在這個層面的人物居然忽然到來,無疑讓所有人心中波瀾驟起。
  鳳熙辰徑直上前,走到大廳當中,向著蒼萬壑簡單一禮,微笑著道:“晚輩鳳凰神宗鳳熙辰,拜見尊貴的蒼風帝皇。此次冒昧前來,還望蒼風帝皇海涵,莫要怪罪。”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