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75章琉璃傾月(12-19)      第1274章神后現身(12-19)      第1273章賢婿賢婿(12-19)     

逆天邪神381 永夜之秘千年之劫

“永夜王族?”這是云澈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五大圣地存在的時間遠遠久過天玄七國,它們已經存在了數千年,甚至上萬年,也或者更久。五大圣地雖然一直相互平衡與制約,但明面上,它們也相互扶持和聯合,并且秉承同一理念……那就是守護天玄大陸,防止大陸之外的勢力入侵,是整個大陸最強大,也是最重要的壁壘,同時也不干涉大陸內部的各類紛爭,因而受大陸萬民敬仰膜拜,奉若神明……但,這絕不代表他們都是善人!”
  封千悔抬眸看著云澈,平靜的道:“我本無權評判圣地是善是惡,是對是錯,但我族弟子終生不可與天威劍域之人有任何親近,這是冰云先祖留下的遺訓!因為當年五大圣地之一的永夜王族,就是亡于天威劍域的惡毒暗算之下!”
  云澈:“?”
  “……”聽到這里,云澈已大致明白了什么。軒轅問天這個名字從封千悔的口中說出,更是讓云澈心臟一緊……因為,他的爺爺云滄海,就是折在軒轅問天的手下!云滄海亦主亦友的幻妖界妖皇,也是死在軒轅問天的手上,他低聲道:“難道,這是一番嫁禍?”
  “沒錯,這是惡毒的嫁禍,但當時除了嫁禍者本人,沒有人知道這是嫁禍。”封千悔道:“隨后,天威劍域首先發聲,稱‘永夜王族’為罪惡的魔族,為增強魔力而屠殺無辜之人,然后以守護天玄大陸,除魔衛道的名義,聯合其他三圣地,對永夜王族進行了圍剿……永夜王族雖然強大,但也根本不可能對抗四大圣地的聯合,最終被滅族。最后只剩下永夜王族的王。永夜之王在極度的怨恨與悲傷之下,忽然魔化。”
  “魔化?”
  “沒錯。當各種負面情緒達到極致,自身所擁有的力量規則也有可能會被負面化,從而變成可怕的負面力量。這種傳聞在久遠的年代便已存在,但永夜之王,卻是第一個真正意義上‘魔化’的人,也證明那個傳聞并非虛假。畢竟,全族被滅,妻子兒女被殘忍殺害,他必然是仇斥天地,恨滿乾坤,而他的魔化,更是坐實了他的‘魔’之名,被其他四個圣地之主聯合擊殺。而他魔化之后,靈魂居然也發生劇變,身體毀滅,靈魂卻是久久不散,甚至無法摧毀,于是,日月神宮便以封魂棺,將永夜之王的仇恨靈魂封鎖,唯一能打開封魂棺的鑰匙,也被丟棄到萬里之外,讓永夜之王的恨魂永不可解脫……而如今千年已過,永夜之王的恨魂如今也早該消散了。”
  云澈手托下巴,道:“天威劍域為什么要嫁禍永夜王族?這對天威劍域有什么好處?你既然知道真相,那么其他三圣地是否也已經知道了真相?”
  “因為永夜王族的守護之劍天罪神劍。”封千悔道:“軒轅問天是個有著極大野心的人,他一心想要天下無敵,成為天下唯一之主。而天罪神劍是永夜王族世代守護的神劍,也是天玄大陸唯一的一把‘君玄之劍’、‘劍中帝君’。傳聞若能駕馭天罪神劍的力量,便可無敵于天玄大陸。只是,永夜王族數千年來,卻從未有人能駕馭的了天罪神劍,而天威劍域以劍為兵,以劍為尊,天威劍域之人覬覦天罪神將已久,軒轅問天更是瘋狂想要將之據為己有,從而便有了之后的惡毒嫁禍與永夜滅族。那之后,天罪神劍銷聲匿跡,沒有人知道落在了何處……而最有可能,是早已落到了軒轅問天的手中。不久之后,其他三圣地也自然察覺到端倪,知道這或許是天威劍域的陰謀,而錯滅了永夜王族,但既為圣地,縱然知道自己極有可能錯了,甚至被人利用,卻也只能將錯就錯,絕不能讓圣地之名受污。”
  “所以,他們斷然不會給永夜王族正名,反而愈加宣揚永夜王族的‘罪惡魔族’之名,又為了防止被后世所追溯,逐漸的在全大陸抹去所有關于永夜王族的記載和存在過的痕跡。如今千年已過,永夜王族的名字在圣地的遮掩之下早已被遺忘,唯有在一些千年以上的宗門之中,才會極其偶然的有所記載。”
  封千悔的這些話,都是在其他地方幾乎沒有可能聽到的秘辛。云澈自然明白封千悔為什么要和他說這些,他想了一想,道:“太上宮主,弟子冒犯一問,為什么千年前的圣地恩怨,而且是被四大圣地合力掩蓋的禁忌真相,我們宗門之中卻會有這么詳盡的記載。”
  “因為,永夜之后,曾經對我冰云先祖沐冰云有著救命之恩。永夜之后雖然玄力登峰造極,身份尊貴無比,但卻溫婉善良,當年不但從一只霸玄獸爪下救下冰云先祖,還在擊殺那只霸玄獸后,將其玄丹賜給冰云先祖,并給了冰云先祖諸多受益終身的指點,若沒有永夜之后相救與指點,就不會有冰云先祖當年傲視蒼風的成就,甚至不會有今日的冰云仙宮。因而冰云先祖視永夜之后為畢生貴人與恩人,她絕不相信永夜王族會是‘罪惡魔族’。只是冰云先祖無力為永夜王族伸冤與報仇,只能將真相留存,在冰云仙宮世代傳承,防止真相永遠沉淪,也警醒所有冰云弟子絕不可與天威劍域為伍!”
  “如今,天威劍域的劍主依然是軒轅問天。有此身懷野心,手段卑鄙惡毒的劍主,可想而知天威劍域會是何等骯臟,你將來若入天威劍域……我冰云仙宮,必與你斬斷一切聯系。”封千悔肅然道。
  天威劍域的野心,云澈很清楚,否則,他的親生父母不會被追殺,爺爺不會死,十九年前,他也不會流落流云城。只是這些恩怨,封千悔自然不會知道。云澈內心一陣起伏,認真的道:“謝太上宮主教誨,弟子銘記。”
  “好!”封千悔緩緩點頭:“我告訴你的這些話,你切忌與他人說起,我會告訴你,也是相信你分得清輕重善惡。另外……”她目光掃了一眼云澈與夏傾月:“你與傾月雖有著夫妻之名,但,在傾月冰夷神功修煉至大圓滿之前,你斷然不可與她有夫妻之實。女子體內的陰氣能極好的輔助冰系玄功的修煉,處子元陰一旦失去,傾月冰夷神功的修煉必然受阻,甚至有可能產生終生無法突破的瓶頸。傾月是我冰云仙宮未來的希望,我絕不能容許這方面的差池……這一點,我相信你同樣分得清輕重。”
  夏傾月:“……”
  冰夷神功大圓滿之前不能……嗯,也就是說,大圓滿之后就完全可以了!
  云澈本來還擔心冰云仙宮要夏傾月一輩子都必須保留元陰,不過封千悔的這個警告,簡直就是**裸的提示啊。他連忙道:“是,弟子謹遵太上宮主教誨。”
  “好!”封千悔緩緩點頭,面露微笑:“我該說的話都已說完,坦白說,雖然你是我宮有史以來第一個男弟子,但對于你的加入,我深感安慰,畢竟,蒼風大陸兩大青年天才,都聚集我冰云仙宮。”
  “你加入冰宮之事今天暫不聲張,明日宗門大會再告知全宗。若無他事……傾月,你帶云澈在冰宮之中四處轉轉吧,你可去的地方,皆可以帶他去。煜仙,你留下。”
  “是。”
  夏傾月起身,向封千悔一拜,然后與云澈離開。
  他們剛一離開,宮煜仙便起身急聲道:“師伯,你今日的決定究竟是為何?難道真的單純就是因為云澈如今的實力和影響力?”
  封千悔眼神深邃,她微微仰頭,聲音似嘆似哀:“煜仙,你可還記得冰云先祖當年所留下的千年預言?”
  宮煜仙一怔,隨之雙目劇烈一顫,臉色也變了一變:“師伯指的難道是……‘千年之劫’?”
  “沒錯。”封千悔閉上眼睛,神色肅穆:“當年,冰云宮主與黑煞帝國的天機散人是至交好友。那時天機門鼎盛一時,能窺破天道,洞悉天機,所窺天機幾乎無所不應,而最終,也遭天道制裁而滅門。冰云先祖創立冰云仙宮之時,天機散人曾窺視天機,告知先祖冰云仙宮將榮華千年,而千年之后將有一大劫難,此劫難若能渡過,冰云仙宮將萬年鼎盛,若不能渡過,世上,將再無冰云之名。而時間之上……千年之期已然到了。近一年以來,我不斷心神不寧,休神之時甚至噩夢連連,再加上我宮忽然出現了傾月這等天資異常之高的弟子,沉寂千年的冰夷神功也再度現世……各種異常,似乎都是在預示著千年之劫的到來。”
  宮煜仙的神色一陣動蕩,緩緩坐下身來:“所以,師伯才不惜打破門規,讓云澈入我冰云仙宮,從來在應對可能到來的大劫時多一分抗爭之力?”
  封千悔嘆聲道:“與宗門存亡相比,逾越門規又算的了什么。唉,只望……若千年之劫真的到來……天可佑我冰云!”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