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4)      第1111章告慰(04-24)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4)     

逆天邪神393 逆天融合冰炎下

readx();|->第393章逆天融合,冰炎下?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夏傾月來到冰夷神殿的石門前,用足以穿透其中的聲音道:“云澈,我方便進去嗎?”
  說完之后,她卻久久沒有等到里面的回應。她微微凝神,好一會兒,都沒有聽到里面傳出任何的動靜。
  難道已經不在里面了?
  “云澈,你在里面么?”夏傾月再次出聲道。
  這次,依然是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
  夏傾月伸出手掌,冰云訣的光芒映照在了石門之上,頓時一聲輕響,石門緩緩而開。夏傾月向前一步……僅僅一步,在她踏入冰夷神殿中的那一剎那,忽然身體一頓,整個人愣在了那里。
  云澈并沒有離開,這七天的時間,他一直都處在這冰夷神殿之中,石門打開的那一刻,夏傾月便一眼看到了他。此時的云澈正端坐在地,雙目緊閉,雙手張開,掌心朝天,左手之上,一棵冰夷之樹冷光閃閃,右手之上,一團赤色的火焰在無聲的搖曳。
  而讓夏傾月呆住的并不是這些,而是那團迎面而來的空氣……
  她的右側身體,猶如處在冰寒地獄之中,而左側身體,則如處在煉獄火海之中……空曠的冰夷神殿,竟被分割成了涇渭分明,完全互不干涉的兩個世界!
  夏傾月的美眸劇顫……這是怎么回事?
  在同一個空間,酷熱與嚴寒會互相的抵消,讓炎熱與冰冷的程度程度降低,就如互相抵消的火焰與冰晶一樣。這完全就是小孩子都清清楚楚的最基本常識,但呈現在夏傾月眼前的,卻是完全違背常理的一幕!右側的冰寒,左側的酷熱,竟完完全全沒有出現任何程度的抵消,仿佛兩者之間,有著一道不可跨越的透明屏障。
  這時,一直安靜的云澈忽然動了,緩緩的,他將雙手向中間靠攏,動作無比的緩慢,仿佛每移動一分,都要消耗著巨大的力量。隨著他手臂的移動,冰夷與鳳炎也一點點的靠近,然后終于碰觸到了一起。
  沒有出現火焰融化冰夷,冰夷壓制火焰的一幕,夏傾月接下來所看到的,是一副完完全全打破她的認知,顛覆最基本常識的畫面……冰夷與鳳炎,竟然緩慢的互相交融,冰夷沒入火焰,火焰沒入冰夷,沒有排斥,沒有抵消,就如兩種不同顏色的液體,互相滲透入對方,然后親密無間的完全混合在了一起。
  冰與火……混合在了一起!?
  與此同時,原本分列冰夷神殿兩邊的冰寒與酷熱也互相交融在了一起……同等強度冰寒與酷熱的交融,本該是在互相抵消中平衡至常溫狀態,而夏傾月卻清楚的感覺到自己周圍的空間卻是極致的寒冷與酷熱共同存在,瘋狂交錯,空間在扭曲,她全身上下在這種完全違背常理的環境下難受無比,直到她運起足足九成的玄力護身才稍微緩和。
  而這個時候,云澈手中的冰夷與鳳炎已經完完全全的融合在一起,冰藍色的冰夷,與赤紅色的鳳炎都消失不見了,在云澈交疊在一起的手掌上,呈現的,是一團藍色的妖異火焰!
  按照玄火的顏色,最弱是橙炎,橙炎之后是赤炎,赤炎之后便是藍炎,藍炎后是紫炎。但云澈手中火焰的藍色,卻和藍色玄火的亮藍色并不相同,而是一種夏傾月再熟悉不過的……冰藍色!
  冰色的火焰!
  冰藍的火焰在云澈的手上搖曳跳動,并逐漸跳動的越來越劇烈,云澈的雙手也一直在劇烈發顫,似乎在逐漸脫離對手中冰炎的掌控……終于,云澈的全身猛的一晃,臉色一白,一蓬血霧從口中狂噴而出,冰炎也從手中脫落,掉落在天磐石鋪成的地面上。
  夏傾月呼吸一滯,冰影晃動,閃身到了云澈的前方,她剛要開口,視線忽然落在了云澈前方……整個人再次呆滯。
  就在那團冰炎剛才掉落的地方,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徑長半尺,深約一尺的坑洞。這個坑洞呈現著無比標準的圓形,里面更是平滑至極,光可鑒人,就像是以極端精湛的工藝細致打磨而成!
  但夏傾月無比的確定,這里之前根本沒有這樣一個坑洞。這里的墻壁與地面,都是天磐石鋪成,冰云仙宮之中,就算是實力最強的太上宮主封千悔,也絕無破壞天磐石的能力,云澈重劍的破壞力何其驚人,又是手持王玄重劍,但九成力量之下,卻是無法在天磐石上留下半點傷痕。
  但現在,卻出現了這么一個觸目驚心的坑洞。
  難道……這是那團冰色的火焰所造成的?
  坑洞之中,沒有冰的痕跡,更沒有被燒焦的痕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云澈坐在地上,也不顧嘴角的血跡,肆意的大笑了起來:“終于……成功了……哈哈哈哈……”
  “這到底……是什么?”夏傾月將目光轉移到云澈臉上,神色之中是難以壓下的震驚。
  “是一種特殊的火,也是一種特殊的冰。是一種忤逆法則所衍生的力量!”云澈伸手一抹嘴角的血跡,咧嘴直笑:“只不過,我現在也才剛剛窺到門徑,只能勉勉強強的用出來……還要承受巨大的反噬,不過……這至少已經證明了,違逆元素規則這種事,并不是不能做到!而且做到之后所衍生的威力,要遠比我想象的恐怖的多。”
  “你的意思……是融合冰與火?這真的可以做到?”夏傾月驚聲道。
  “我可以,但別人不能。”云澈斜著嘴唇笑道,雖然遭到了反噬,但融合成功的冰炎,讓他心中極度的興奮著。他站起身來,看著夏傾月道:“這件事算是我的秘密,不要和任何人說起。”
  夏傾月:“……”
  “我已經在這里幾天了?”
  “七天。”
  “七天……”云澈抬手點了一下下巴,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快速拿起了自己的傳音玉,果然,上面多了好幾條蒼月和蒼萬壑傳來的聲音印記。
  “距離天玄七國排位戰,還剩下最后一個月的時間。從這里趕去神凰城,快的話也要十幾天的時間,你也是時候做好準備了。”夏傾月說道,雖然她心中無比驚訝,但卻沒有再去提及那冰炎的事。
  “嗯,知道了。”云澈點頭:“等等,你說讓我做好準備……你的意思,難道你不和我一起去?”
  “宮主不允許我去參加這次的天玄七國排位戰。”
  “為什么?”
  夏傾月幽幽一嘆,沒有直接回答:“隨我去見宮主吧。”
  跟隨夏傾月見到宮煜仙,還未等宮煜仙開口,云澈已劈頭問道:“宮主,為什么這次的天玄七國排位戰,你不讓傾月和我一起去?七國排位戰的年齡要求是十八歲以上,二十五歲以下,在蒼風國,最有資格代表蒼風參戰的便是傾月。”
  宮煜仙早就知道他會有此一問,她面色平靜,緩聲道:“這并不是我的意思,而是太上宮主的意思。”
  “太上宮主?原因是什么?”云澈繼續問道。
  宮煜仙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云澈,我知道你一直想知道太上宮主不惜打破門規讓你入冰云仙宮的真正原因。我現在可以告訴你答案……其實,那天太上宮主并沒有說謊,她希望你入冰云仙宮的唯一原因,便是你的潛力和目前所擁有的實力,只不過,這個原因的背后,還有另外一個極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冰云仙宮的千年之劫。”
  “千年之劫?”云澈訝然。
  “千年之劫,是冰云先祖所留下的一個預言,預言冰云仙宮千年之后,將會遭受一場巨大浩劫,而現在,便是當年的千年之后,太上宮主,也逐漸感覺到大劫的將至。為了增加幾分撐過這場劫難的可能,太上宮主選擇讓你入冰云仙宮,以此來借助你的力量……畢竟,因為傾月和月嬋的關系,你應該不會拒絕。”
  宮煜仙的話,讓云澈微微發怔,沉默一會兒后,他忽然說道:“那太上宮主不讓傾月去參加七國排位戰的原因,莫非是……”
  “你因鳳凰血脈在身,和鳳凰神宗有了擺脫不了的恩怨,四個月前,你又重傷折辱了神凰皇子,讓恩怨進一步加深。所以你此去神凰城,必然危險重重,甚至有在那里隕落的可能,但你卻偏偏又非去不可。而如果傾月與你同去,你們畢竟是夫妻,你若遭遇劫難,傾月必然不會置之不理,也從而讓傾月也置身于險地之中。傾月是我冰云仙宮的少宮主,也是冰云仙宮未來的希望,她絕不可以出事!所以……”
  “我明白了。”云澈點頭,聽到這里,他已完全明了封千悔不讓夏傾月去參加七國排位戰的理由……縱然以夏傾月的修為,在排位戰上必定大放異彩,讓冰云仙宮揚威七國。但她此去,極有可能因為自己而牽連到與鳳凰神宗的恩怨之中,此去神凰國的風險和危機有多大,他心里很清楚……冰云仙宮若是全宗都在劫難中隕落,只要還有一個夏傾月,就有無限的希望,但如果夏傾月出事……冰云仙宮決然不能接受。
  “宮主之命不可違,你在神凰城,一定要小心。”夏傾月聲音輕輕的道。
  “放心,我如果那么容易出事,也不會活到現在了。”云澈傲氣的道,他向宮煜仙行了一個簡單的弟子禮,道:“宮主,既然如此,弟子想今日就離開冰云仙宮,暫回皇城一趟,然后直接前往神凰帝國。”
  “你想提前到那邊提前探知一番鳳凰神宗的動靜?”宮煜仙隨之點頭:“也好,主動一些,總要比被動來的好。到了神凰城,一定要萬事小心,一切都要以保命為上。別忘了,冰云仙宮若真的降臨大劫,還要依仗于你的力量。”
  “是,弟子不會忘記自己冰云仙宮弟子的身份。這幾個月弟子深受冰宮恩澤,一定會活著回來,回報宗門恩情。”云澈肅然道。r1058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