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0)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0)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0)     

逆天邪神404 鬼影圣手

“夏叔叔……在黑月總會?就在這里?”云澈心中驚詫。∈小,半年前,他回到流云城之后,先去了夏家,得知夏弘義早已離家,去尋找了無音訊的夏元霸。留在夏家的那個小廝告訴他,夏弘義在收拾東西時,拿出過一個黑色殘月狀的東西……那時,他便懷疑是有關黑月商會的東西,并猜到他或許是想通過黑月商會來尋找夏元霸。
  沒想到,他竟然留在了這黑月商會之中。
  而這里不是遍布天玄的黑月分會……而是被神話了的黑月總會!
  能留在這里的,都絕非一般人物。顯然,夏弘義與黑月商會的淵源,絕不簡單。
  “你若要見他,老朽現在便可親自帶你前去,想必他見了你,也一定萬分高興。”紫極笑呵呵的道。
  云澈的臉色變得無比復雜,默然許久后,他緩緩坐下,道:“夏叔叔在這里過的好嗎?”
  “好與不好,只有他自己知道。但在這里,他至少一切安定,且不會受任何人欺凌。”紫極道。
  云澈點頭,半自語的道:“那就好。知道夏叔叔平安無事,我便放心了……元霸是我帶去了蒼風玄府,也是我帶去了天劍山莊,若是他一直留在新月城,就不會發生后來的事,在找到元霸之前,我沒有臉去見他……紫前輩,和我說說元霸的事吧。他的能力,晚輩再清楚不過,又怎么會驚動半個神凰城?”
  “兩年前,神凰城來了一個異國少年。他到來之后的第一天,以及每一天,便是去挑戰城中那些威名赫赫的宗門。”
  “他……挑戰宗門?”
  “沒錯。可惜,他的玄力修為實在太低微,被對方輕而易舉的打到重傷,但第二天,他又會帶著一身傷去登門挑戰,結果,當然是傷上加傷,第三天,他依然去上門挑戰,被對方不耐煩之下打到瀕死……他的玄力雖然低微,但體質卻極為異常,明明足以致死的重傷,他第二天卻依然能站起來,再度上門挑戰。甚至有一次,他的身上被對方打出了兩個巨大的血洞,卻依然沒有死。起初,人們都以為那是個瘋子,但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再也沒有人把他當成瘋子。執著追求力量的人并不鮮見,但執著到如此地步的,縱然是老朽,也是平生僅見。”
  云澈:“…………”
  “他在神凰城停留了三個月的時間,每一天都是身負極重的傷勢,身上幾乎找不到一處完好的地方,但又總會是拖著重傷的身軀,去尋找他根本不可能戰勝的對手。被他挑戰的人之中,必然存在著一些不耐煩,或心腸惡毒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但他無論受再重的傷,卻始終不死。三個月的時間,人們對他的看法,從嘲諷變成了震驚,直到三個月后的一天,他忽然在神凰城中銷聲匿跡,再無痕跡,到了今天,應該也已被人遺忘。不過,老朽可以確信的是,他并不是被人暗中所害,否則絕逃不開黑月的眼睛。”
  云澈的心緒變得復雜無比。夏元霸雖然身高格外高大,看上去讓人很有壓迫感,但受夏弘義的熏陶,性情格外溫和,心性單純,而且從不愿與人相爭。但紫極描述中的夏元霸,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他很清楚夏元霸如此的劇變是因為什么……
  “……紫前輩,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一切就有勞了。”云澈起身道。
  紫極也隨之起身,笑著道:“不必客氣,為貴客服務是我們黑月的榮幸。”
  云澈知道紫極為何對他如此客氣。黑月商會能發展到今天,自然有著其成熟的生存之道。對于天資極高,將來有可能位列天玄之巔的人,黑月自然要區別對待,不但給予最極致的服務,而且巴不得讓對方欠下自己人情。
  “對了,”云澈又忽然想起一件事:“不知紫前輩,可曾聽說過‘幽冥婆羅花’?”
  幽冥婆羅花,是茉莉需要他在三十年內得到的三種東西之一:一株幽冥婆羅花、三顆霸玄獸的玄丹,還有七十斤的紫脈神晶。
  “幽冥婆羅花?”紫極的臉上露出沉思,少頃,他緩緩的道:“此花老朽倒是知曉,這是一種極陰極邪極惡之物,只會生長在極端兇煞之地,二十四年才開一次花,三天便會凋謝。此花之可怕,不要說碰觸,僅僅是靠近,便會被冥氣侵體,損傷魂魄,輕則久昏,重則變成活死人,甚至直接失命。除此之外,卻從未聽說有何正面價值。你為什么要尋找此花?”
  “晚輩自然有特殊的用處,若是前輩知道何處存在的話,還請告知。”
  紫極想了一想,搖了搖頭:“最后一株幽冥婆羅花的記載,是在一千三百年前。此后,便再無關于幽冥婆羅花的記載與傳說。天玄大陸的人類越來越多,如今的人類數量足足是千年前的四倍,因而整個大陸陽氣遠遠壓過了陰氣,或許,幽冥婆羅花也就此在天玄大陸永遠絕跡。”
  “……謝前輩告知,晚輩告辭。”
  意外的得知了一些關于夏元霸的消息,雖然這讓他的心情變得有些沉重,但總算也是個不大不小的安慰……難怪在蒼風境內始終無法尋到夏元霸的蹤跡,原來離開天劍山莊之后,他竟來到了神凰帝國。
  神凰帝國,畢竟是玄力層面遠遠高于蒼風的地方。他是在極度的悲哀、自責之下,來這里追求力量的嗎……
  小仙女,你又在哪里……
  鳳凰神宗。
  距離七國排位戰開戰之日越來越近,鳳熙辰的心情也一天比一天焦躁,那天恥辱的一幕幕,無時不刻不在刺激著他的神經,在昨日終于把關于的云澈的事告知鳳熙銘后,他更是變得坐立不安。
  因為他對鳳熙銘所描述的東西,和幾個月前的真相有著天壤之別,雖然他確信云澈若是真的到來神凰城,鳳凰神宗絕對不可能饒過他,但他無法不擔心云澈會在排位戰賽場上說起當日之事,如果那天的事一旦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公開,恥辱的烙印將不僅僅是刻在他的心魂,還會從此以后刻在他的臉上。
  門被推開,一個高大身影伴隨著灼熱的火浪踏了進來,焦躁中的鳳熙辰迅速轉身,剛要發怒,一看到進來的身影,剛要噴薄的怒火慌不迭的收回,迅速向前拜下:“兒臣拜見父皇。”
  “起來吧。”鳳橫空一抬手,開門見山的道:“幾個月前,你在蒼風國的遭遇,熙銘已經和朕詳細說了,你雖然隱瞞至今,但也算情有可原,朕不是來怪你的。”
  鳳熙辰連忙道:“兒臣謝父皇恩典……只是,父皇雖然不怪,兒臣卻心中更愧,且有萬千不甘。”
  “哼!”鳳橫空怒氣盈面:“朕也沒有想到,小小一個蒼風帝皇,竟有如此大的膽子!你放心,你在蒼風受到的屈辱,朕不出三年,便會千萬倍的替你討回,到時那蒼風帝皇,大可交給你任意處置。至于那個叫云澈的小子……哼,他不是揚言要來參加排位戰嗎?很好,朕便等著在賽場上看他如何翻騰!”
  鳳熙辰心中半喜半慌:“兒臣謝父皇厚愛……兒臣受辱事小,但我鳳凰神宗血脈之事大過于天,父皇何不在排位戰之前,便讓人將那云澈暗中處置呢?”
  “不必了!”鳳橫空一甩手,輕蔑之極的道:“一個小小的蒼風玄者,也配我鳳凰神宗專門暗中針對?簡直是自降我鳳凰神宗身份!七國排位戰向來是我鳳凰神宗的表演,若沒有點笑料和調劑,倒是無趣的很!朕倒是希望這個云澈到時候可要發揮的出彩點,千萬別讓朕失望。”
  “父皇所言極是。”鳳熙辰垂首道。
  “熙辰,朕讓你調查的鳳玉殿失竊一事,結果如何了?”說起這件事時,鳳橫空的臉色明顯的低沉的下來。
  “兒臣已調查出行竊之人……”
  鳳熙辰剛說了半句,鳳橫空便猛的回身:“是什么人!竟如此膽大包天,膽敢在我鳳凰神宗行竊!”
  他震怒的原因,不僅僅是這個人的大膽,更是震驚于這個行竊之人堪稱恐怖的能力。他鳳凰神宗何等地方,別說一個外人,就算是一只飛蟲飛入,也會第一時間被發覺。但這個竊賊卻是在沒有被任何人察覺的情況下潛入了貯藏各種寶物的鳳玉殿……若不是他在竊取東西時不慎觸動了無形玄陣,甚至都不會有人知道鳳玉宮已被人潛入。
  更讓他震驚的是,那個行竊之人在觸動玄陣,引發全宗高手警覺之后,竟是在無數鳳凰強者的重重包圍下,毫發無傷的離開……這一點,縱然是一個真正的霸皇,都幾乎不可能做到。
  “父皇息怒……整個神凰帝國,有能力做到這一點的,只有一個人……”鳳熙辰抬頭凝眉道:“花海[1]。”
  “花海?”鳳橫空臉色低沉,隨之迅速反應過來:“‘鬼影圣手’花海!?”
  “沒錯!”鳳熙辰點頭:“普天之下,唯有此人可以做到。花海玄力修為毫不出彩,但他的身法和速度卻堪稱天下無雙,且極其擅長隱匿、潛行、易容、擬聲,逃跑的能力更是無人可及……”
  “不用說了。”鳳橫空一抬手:“這個名字,朕當然聽過。被稱作‘天下第一盜’,有著‘鬼影圣手’之稱的花海!據說此賊無論竊取何物,都從來沒有失手過,別說被抓到,就連他的真正長相,都無人看到過。哼……朕倒是沒有想到,這個賊子,竟然膽大包天到招惹我鳳凰神宗!他真當這世上無人奈何的了他么!”
  [1]花海:煙花易冷。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