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423 離開棲鳳谷

過了好一會兒,云澈終于想好了接下來的故事劇情。他清了清嗓子,剛要開始講述,鳳雪掛在胸前的鳳神玉,忽然閃動起了赤色的光芒。
  鳳雪拿起鳳神玉,神情,忽然變得有些黯然。
  “雪,怎么了?”云澈馬上問道。
  鳳雪看著云澈,眸光楚楚的道:“是父皇……他馬上就會到這邊來,然后把我帶回鳳凰城。云哥哥……”
  “……他為什么現在把你帶回去?你父皇讓你一個人留在這里,不就是因為要忙碌排位戰和太古玄舟的事。而現在應該是最忙碌的時候才對。”云澈有些不解的問道。
  鳳雪輕輕搖頭:“父皇說過,這是我出生后的第一次七國排位戰,會帶我去到現場,如果我愿意的話,還可以帶我上太古玄舟。父皇現在來帶我回去,應該是所有的事情都準備妥當了。”
  “你會去……排位戰現場?”云澈心中微震。
  “嗯……云哥哥,你快點離開這里。如果被父皇看到你在這里,就……就糟了。”鳳雪站起來,神情有些驚慌,她抓著云澈的手臂,卻沒有推離他,反而是不自覺的抓緊。
  距離排位戰開始,還有三天的時間,他其實早該離開。他之所以一直沒有離開,原因他心里很清楚……是他不舍得鳳雪。她的容顏、聲音、心靈、每一個神情、每一個眼神,都牢牢的吸引著他,讓他猶如被吸入了一個無限美麗的星空,越陷越深。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抵擋她的魅力……而云澈,在陰差陽錯之下,無比幸運的成為了第一個可以和她近距離接觸的人。
  “我的確該走了。”云澈心中感嘆一聲,注視著鳳雪盈盈閃動的雙眸,他抬起手,放在了鳳雪的頭上,手指沿著她的長發緩緩的滑落……這個過分親昵的動作,鳳雪只是眼眸顫蕩了一下,卻沒有排斥:“雪,這些天,我會永遠記得。謝謝你,也謝謝老天讓我遇到你。”
  “……云哥哥說的話好奇怪。”鳳雪扁了扁芳唇:“我們以后,還會再見面的,對不對?”
  “當然。”云澈笑著點頭:“因為我已經答應帶雪去看千里飄雪,我對雪的承諾,永遠不會忘記。”
  “嗯!”鳳雪點頭,神情終于開心了一些。她的眸中帶著不舍,但雙手,卻輕輕的推著云澈:“雖然,我很舍不得云哥哥,但云哥哥真的該走了……父皇他再有不到半刻鐘就會來到這里,如果再不走的話,就真的要被父皇發現了。”
  “……我走了。”云澈的手從鳳雪的肩膀上離開,無比認真的看了她一眼后,終于轉過身去,然后喚過雪凰獸。
  雪凰獸飛到了他的身前,在即將躍到雪凰獸背上時,云澈停住了腳步,他轉過身,雙手悄然攥緊,終于還是輕聲的說道:“雪,如果……我是說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有些事情,我是欺騙了你,你會恨我嗎?還會不會認我這個云哥哥?”
  “啊?”云澈忽然的話語,讓鳳雪有些茫然:“云哥哥為什么會說這么奇怪的話?云哥哥怎么會欺騙我呢?”
  “我是說,如果的話……如果有些事情,真的是我騙了你,你會不會恨我?”云澈的聲音更加低了一分,不長的一句話,卻說的格外艱難。
  “我……我不知道。”鳳雪搖頭,眼神有些失措,似乎無法理解云澈提出的這個問題,她輕輕的道:“但是,和云哥哥在一起的這些天,我感覺到的,都是云哥哥對我的好,每天為我下雪,教我堆雪人,為我做好吃的東西,給我講很多好聽的故事……云哥哥的笑很好看,眼神也很溫柔,這些天,我每天都好開心,就連睡覺時做的夢,都變得很美好。”
  云澈:“……”
  “這樣的云哥哥,我不相信他會愿意欺騙我。就算……就算真的欺騙了,那也一定是迫不得已,而不是為了想要傷害我。”鳳雪的每一個字,都輕緩而真摯,這是來自她心靈的聲音:“我會永遠記得云哥哥對我的好,還有答應我的事……將來,無論發生了什么,我相信云哥哥永遠都不會傷害我,我也永遠不會做傷害云哥哥的事。”
  鳳雪最后的一句話,讓云澈微微疑惑,但更是狠狠觸動了他的心靈。他沒有再說話,因為在鳳雪純凈如雪的目光之下,無論說什么,都是無比的蒼白。他躍到雪凰獸的背上,在雪凰獸的帶動下騰空而起,直飛鳳絕崖。鳳雪已經告訴過他,棲鳳谷的其他三個方向應該都會有人守護在那里,他若要不驚動任何人的安全離開,還是要通過鳳絕崖。
  “云哥哥,以后我會經常來到這里……我會等著云哥哥再次出現……”
  “云哥哥,不可以忘記我們之間的話。在我二十歲之后,一定要帶我去冰極雪域……”
  “云哥哥,小白白,我會很想你們……”
  耳邊風聲呼嘯,鳳雪的喊聲從下方逆風而至,最后的聲音,甚至帶上了努力壓抑的哭腔。
  千丈高度,對雪凰獸來說并不算什么。很快,鳳絕崖的頂部便出現在云澈的眼前,云澈從雪凰獸背上落下,站在崖邊,在下方那片如世外桃源般的碧綠幽谷中,他隱約可以看到那個如精靈一般的倩影。
  她是神凰帝國的公主,是整個天玄大陸最明亮的明珠。她被保護到了極致……但同時,她也是孤獨的吧……所以,在自己貿然闖入她世界的這些天,她會那么的開心雀躍。
  “小嬋,你想不想陪在她的身邊?”云澈目光看著下方,忽然出聲道。
  “啾啾……”雪凰獸翅膀一拍,一聲輕鳴,高貴的頭部連續做了好幾個……點頭的動作!
  嗯?點頭!?
  云澈用一種極度幽怨和不忿的眼神狠狠盯了雪凰獸一眼……就算雪的魅力無法抵擋,就算你真的想陪在她身邊,但你現在好歹是我的契約玄獸啊啊啊!!你就不能矜持一點,哪怕虛偽一點也好啊啊!
  ……算了。
  云澈歪了歪嘴,伸出手腕,手背上顯現出雪凰獸的玄印。他意念一動,直接切斷了與雪凰獸的玄力聯系,手背上的玄印,也頓時緩緩的消失。
  雪凰獸完全恢復了自由,它振翅飛起,在云澈的頭頂上盤旋飛舞,發出不知是興奮,還是不舍的尖鳴。
  看著恢復自由的雪凰獸,云澈心中更多的不是黯然,反而是一種輕松,他微笑道:“小嬋,去吧。跟著我,你只會辛苦不堪,遍地險境。陪著雪,她那么喜歡你,一定會好好待你,你再也不用總是陪著我辛勞受苦……去吧。”
  啾~~~~~~
  一聲長鳴,嘹亮的劃破長空。雪凰獸飛舞許久之后,終于降下,飛向了下方的棲鳳谷。很快,在云澈的視線中,那兩個雪白的影子緩緩的聚合到了一起。
  云澈微笑一聲,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后,退后兩步,然后收起所有不舍,走向了南方。
  “為什么要讓雪凰獸離開?”茉莉忍不住問道:“你現在還不能飛行,沒有了雪凰獸,你需要飛行的時候怎么辦?”
  云澈搖了搖頭,道:“我把雪凰獸送給雪,并不僅僅是因為雪喜歡他。而是我不知道這次排位戰之中,我能不能成功的保住命。如果不幸運的話……至少雪凰獸不用陪著我一起死,即能保住了它,也算是對雪的一點點補償……她對我一片純心,而我,終究是欺騙了她。”
  “哼……”茉莉冷笑:“欺騙女孩子,不一直都是你慣用的手段嗎!你以前可從來沒這么內疚過。”
  “那不一樣。”云澈一撇嘴:“征服和欺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概念,你這個小姑娘是不會懂的。”
  “……”茉莉不屑應答,轉而道:“在你這次能不能保住命這件事上,我倒是有一個好消息可以告訴你。”
  “好消息?”
  茉莉淡淡的說道:“如果我猜的沒錯,在你的鳳凰血脈被鳳凰神宗知曉以后,你最忌憚的其實并不是鳳凰神宗,而是鳳凰神宗真正的始祖……和你當初在萬獸山脈所遇到的鳳凰之靈一樣的另外一個鳳凰之靈。”
  云澈的腳步一頓,然后緩緩點頭:“你說完全沒錯。當初,我離開鳳凰試煉之地的時候,鳳凰之靈也著重警告過我,一定要小心另一個鳳凰之靈的存在。鳳凰神宗的鳳凰之靈一直以為給予我傳承的鳳凰之靈早已被它滅亡,如果被它知道我身上的鳳凰血脈是來自另一個鳳凰傳承……那么,遭殃的,將不只是我一個人,萬獸山脈的鳳凰之靈,還有那個剛剛從詛咒中擺脫的鳳凰一族,都將可能遭遇巨大災難。”云澈低嘆一聲:“但血脈暴露,卻又不得不盡快面對鳳凰神宗,否則,牽連到的,將是我身邊的人……所以從蒼風國到這里的路上,我一直都在祈禱那個鳳凰之靈一直身居暗處,不會有興趣去探知排位戰上的事。”
  “這個鳳凰之靈,你已經不必擔心了。”茉莉音無情感的道。
  “為什么?”
  “因為……它已經死了!”
  “什么?死了?”云澈的腳步一下子停了下來:“你確定?等等!你怎么知道它死了?”
  “嘿……”茉莉邪異的笑了起來:“你不需要管我是怎么知道的,雖然它死的時間應該不長,但我可以確定它已經死了!只不過,它雖然死了,但血脈和記憶可是很有可能已經傳承下來了,所以,這個世上,或許依然會有人識別的出你的血脈來自另一個鳳凰傳承。”
  云澈的精神頓時一振,茉莉用這么肯定的語氣所說出的話,他當然不會懷疑:“很好!如果鳳凰神宗的鳳凰之靈真的死了,那么,我最大的顧忌也就消失了!這樣一來,在排位戰上,我就可以沒有后顧之憂的施展!”
  “所以呢?你現在有幾成的把握讓鳳凰神宗從此不再找你的麻煩,而且還能活下來?”
  “七成!”云澈自信滿滿的道:“說不定,還能到那個神秘莫測的太古玄舟上逛逛!”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