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424 鳳凰城

readx();云澈下了鳳絕峰,離開鳳凰山脈,思索一會兒,直接返回了神凰城,然后直奔鳳凰城。
  鳳凰城位于神凰城西南,屬于神凰城,又獨自存在,是一個特殊的城中之城。鳳凰城與神凰皇宮一樣,是鳳凰神宗的核心駐地,不同的是,一個是勢力核心,一個是權力核心,而兩者,都有著無與倫比的威懾。
  鳳凰城中,有一處鳳凰界,便是歷來進行七國排位戰的地方。
  臨近鳳凰城,一股讓人心悸的壓迫感,與明顯灼熱的空氣迎面而至。高大的城門之上,是一只威風凜凜的巨大鳳凰,云澈停住了腳步,并沒有走進去。雖然作為參戰者,他在其中理應有被安排好的住處,但他身份特殊,如果入住這里,必然有著諸多的不確定性,他這次前來,只是為了踩點。確定鳳凰城所在后,他便轉身離開,然后快速易容,入住到一個偏僻而安靜的客棧之中。
  距離七國排位戰開始,還有最后的三天。
  三天,足夠他煉化天玄乾坤丹。
  進入客棧,觀察好周圍環境,關好房門,云澈拿出鳳凰葵、惡魔焚血晶等材料,以天毒珠快速淬煉,很快,一枚全身赤紅,如剛在鮮血中浸泡過的丹藥出現在了云澈的掌中。丹藥成型,一股暴烈的氣息也頓時釋放而出,將周圍的空氣粗暴的排開。
  拿起這枚剛剛煉成的天玄乾坤丹,云澈想也不想,毫不猶豫的丟入口中。
  天玄乾坤丹入口即化,瞬間化做一股巖漿般的熱流涌入玄脈和周身經脈,頓時,針扎般的刺痛感從全身傳來,云澈閉著眼睛,神色一片平靜,仿佛毫無感覺。這種能在短時間內強行提升玄力的丹藥必然有著極其猛烈的藥性,吞服這樣的丹藥,風險往往要遠大于收益。不過,云澈畢竟有著鳳血龍髓,有著大道浮屠護身,當初都能以靈玄之軀,吞飲王龍血肉,如今地玄之軀,吞服天玄乾坤丹,就更不在話下。
  即使如此,天玄乾坤丹猛烈的藥性之下,云澈依然并不好受。隨著藥力的逐漸化開,涌入經脈玄脈的熱流也越來越暴戾兇猛,他雖然臉上平靜,但額頭上,已悄然布滿了細密的熱汗……
  ………………………………
  煉化天玄乾坤丹的時間和云澈預想的差不多,在他完全煉化完畢,睜開眼睛時,時間,已經是三天之后的清晨。
  云澈站起身來,伸出自己的雙手。這三天,他的衣服被汗水浸濕了一次又一次,發出著一股刺鼻的汗臭味。他手掌伸開,一團玄力渦流出現在掌心,然后隨著他手掌的合攏,玄力渦流直接散開,帶起一聲響亮的氣爆聲。
  “提升的幅度和我預想的差不多,離天玄境,終于只差一步了。”云澈攥起拳頭,自言自語道:“茉莉,我煉化了多久?”
  “三天。”
  “哦……什么?三天?!”
  云澈一個激靈,猛的跳了起來,他快速看了一眼窗外,判斷了一下時間,撒丫子便往門外跑:“茉莉!你怎么不喊我!今天可是排位戰之期,從這里到鳳凰城,可是有一段相當遠的距離!”
  “我沒義務提醒你。”
  竄到門口時,云澈腳步停止,他聞了聞衣袖上的味道,將拉開的門又重重關上:“算了,我還是先洗個澡吧。”
  茉莉:“……”
  云澈一路沖到鳳凰城時,已臨近上午九時,距離排位戰開始,還剩不到兩刻鐘。
  鳳凰城門前圍著密密麻麻的人群,這些人都是沒有進入資格,或是沒搶到入場券,只能不甘心的在鳳凰城外徘徊,期望能第一時間得到戰報。云澈快速的撥開人群,沖到了鳳凰城的主門前,然后被兩個鳳凰弟子攔住。
  “出示入場資格。”攔住他的一個鳳凰弟子懶洋洋的道。估計同樣的話,他今天已經重復了無數遍。
  “我是蒼風國的參戰者。”云澈簡單的道,同時拿起了他的參戰徽章。
  紅色的參戰徽章一出,兩個鳳凰弟子的目光頓時一凝,看清上面的“蒼風”二字,他們對視了一眼,露出了同樣的古怪眼神。其中一個鳳凰弟子對里面喊道:“展云師兄,蒼風國的參戰者到了!”
  “啥?蒼風!?”
  很快,一個身體敦實的青年人走了出來,他一眼看到云澈手中的參戰徽章,然后又盯了他一眼,軟綿綿的道:“我們都以為你們蒼風國不敢來了呢,居然是這個時候到,你們也太不把這排位戰當回事了……算了,我就親自把你們帶進去吧。你之外的那些人呢?”
  “沒有。”云澈搖頭:“就我一個。”
  “啥?就你一個?”
  “沒錯,蒼風這一次,只有我一個參戰者,再無他人,也沒有陪同者。麻煩帶我進去吧,排位戰馬上要開始了。”云澈平靜的道。
  鳳展云上下打量了云澈一眼,又順便探知了一番他的玄力,嘴角一撇,懶得再多說什么,漫不經心的道:“算了,既然來了,跟我來吧。”
  “展云師兄,要不要和大長老匯報?”
  “不用了。”鳳展云一招手:“排位戰馬上開始,沒必要讓他們因這點小事分心,反正他也只是來走個過場而已,隨便安排一下就行。”
  鳳凰城是鳳凰神宗的核心之地,自然不能允許外人隨便踏足。通過中心鳳凰界的,是一條有些狹長的固定通道,通道兩邊,都傳來著火焰玄陣的氣息,顯然,誰若敢試圖踏足通道之外的區域,必然遭遇玄陣的攻擊。
  進入鳳凰界,還未靠近排位戰賽場,一股熱鬧、激昂到極點的氣氛便已迎面撲來,在進入賽場時,云澈整個人怔了一下。
  蒼萬壑曾對他說過,七國排位戰對蒼風玄者來說,是不愿提起的恥辱,但對其他六國,卻是每二十五來玄界最重要、最盛大之事。每屆七國排位戰來臨,從帝皇到平民,無不是全心關注。為了這場排位戰,甚至從從五年前就開始準備。
  而此刻,云澈終于開始明白在蒼風國很少聽人提起的“七國排位戰”意味著什么。
  整個賽場的龐大,遠遠的超出了他的預想。而占據賽場極大多數的,自然是觀眾席。一眼望去,人群熙熙攘攘,無窮無盡,無邊無際,整個賽場從上到下全部是人,絕不下于數百萬之多。高高的上空,大量的人飛來飛去,飛進飛出,宛若飛蝗一般。
  蒼風排位戰的規模、氛圍與之相比……只能說根本連比較的資格都沒有。
  龐大無比的坐席分成了好幾個部分,每個部分都坐滿了人,無一虛席,但也算是涇渭分明。在坐席的最前方,云澈分別看到了五國的標識,五國的參戰者和陪同者便就坐在這些坐席之中,他們的身后,便基本都是本國的支持者,排位戰還未開戰,他們已是個個臉色通紅,眼神炯炯,滿臉的振奮與迫不及待。能進入排位戰現場為己國吶喊助威,見證賽程,這對他們而言,已是足以炫耀一生的榮耀。
  賽場主席位,自然是屬于鳳凰神宗。不過,鳳凰神宗最靠前的席位卻是空缺,鳳凰神宗的巨頭們尚未入場。
  云澈的目光快速掃動,卻始終找不到蒼風國的席位。
  “嘿,怎么樣?嚇到了吧,是不是從出生到現在就沒見過這么大的場面?”鳳展云斜眼看著云澈道。
  “為什么沒有蒼風國的席位?”云澈皺著眉頭問道。
  “為什么要有?”鳳展云一撇嘴,反問道:“你們蒼風國的玄者來這七國排位戰,不就是為了湊個‘七國’之數,或者……嘿嘿,增加點笑料么。說起來,你們本來是會有席位的,畢竟你們好歹也是個獨立國,但直到三天前,我們還是沒收到蒼風國的半點動靜,以為你們這次連‘湊數’都懶得湊了,所以就沒有準備關于你們蒼風國的任何東西,包括坐席。”
  云澈的眉頭收緊,沒有說話。
  這不是是否準備坐席的問題,即使蒼風國提前好幾個月表明不參戰,這里,也該有蒼風國的坐席……因為這是對一個真實存在的國家最最基本的承認和尊重。
  而現在整個賽場,六國皆在,惟獨沒有蒼風國坐席……這根本已是**裸的不把蒼風國放在眼里!甚至可能是一種刻意的輕視與侮辱。
  他相信,賽場之中,一定有著很多來自蒼風國的觀眾,每個蒼風國人看到這樣的情景,估計都會被氣炸肺。
  “也還好沒準備,你們蒼風就來了你這么一個小子,嘖嘖,若是留一塊蒼風坐席,那可真就浪費了。至于你……嗯,沒有其他空坐席,你也只能站這兒了。需要你入場的時候,可以直接從這里飛過去,多方便……哦,對了,你好像才是地玄境,還不能玄渡虛空。那你就自己看著辦咯,我鳳展云親自把你帶過來,還給你安排個能站的位置,可是已經給你漲足面子,足夠你回去炫耀十年八年了。”
  鳳展云所說的“這兒”,是這龐大賽場最最邊緣的一個角落,不但位置極差,目力不足根本看不清賽場中心,而且根本連個坐席都不算!如果一定要給這個位置找個優勢的話,那只能是這里的位置可以俯視大半個賽場。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