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427 至尊海殿姬千柔

凌坤接過戒指,掃了一眼里面的東西,目中頓時閃過一抹難以掩飾的興奮。他沒有把空間戒指還給夜星寒,而是笑瞇瞇的收起,道:“少宮主果然爽快,看來老夫找少宮主做這筆交易,是個再正確不過的選擇。那個女人,今年方才十九歲,現在蒼風國。”
  “蒼風?”夜星寒面露驚訝,隨之哧鼻淡笑:“這個讓人走一趟都會覺得拉低身份的彈丸之地,居然能孕育出‘九玄玲瓏’這等傳說中的神體?凌長老,你真的確定那是‘九玄玲瓏體’嗎?”
  夜星寒的最后一句話,帶上了明顯的警告意味。蒼風國這等王玄便是巔峰的貧瘠之地,讓他根本無法將其與萬年難遇的“九玄玲瓏體”聯系到一起。凌坤神情不變,低低的道:“若非確定,我就算是再多一萬個膽子,也不敢和少宮主做這筆交易。少宮主若以這九玄玲瓏體為爐鼎,修為必將一日千里!相比之下,這區區三斤紫脈神晶,都根本不算什么。”
  夜星寒表情收斂,笑呵呵的道:“和凌長老這么多次交易,對于凌長老的話,我當然還是很放心的。還有一斤紫脈神晶,我自會慢慢的攢出來,到時候,凌長老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嘿!到時候,少宮主就等著到手一個天大的驚喜吧!”凌坤瞇著眼睛道。他并沒有說那個擁有九玄玲瓏體的人是個幾乎不下于雪公主的絕色女子,雖然那樣的話,他的籌碼可以更高,但極其容易被夜星寒直接關注到蒼風國的第一美女夏傾月,那他可就要損失掉一斤紫脈神晶了。
  坐席一個不起眼的角落,一個長相、打扮毫不起眼的人冷冷的盯著夜星寒的背影,雙手緩緩的攏緊,緊咬的牙齒間,溢出一個個充滿著刻骨恨意的字眼:“日……月……神……宮……”
  天威劍域與日月神宮的人到來,皇極圣域和至尊海殿依然未至。鳳橫空似乎并沒有被夜星寒的狂妄所影響,他平靜的坐下,看了一眼時間,此時,距離排位戰開始的既定時間,還剩最后的幾十息。
  這時,一股輕柔的風突兀的吹來,風中帶著淡淡的花香,讓人聞之欲醉。賽場的上空,忽然不知從何飄來片片花瓣,這些花瓣或純白、或嫣紅、或燦黃……漫天飛舞,唯美之極。
  “好香……”
  “是哪位仙子來了嗎?”
  “一定是圣地的某位仙子來了……今天真是太幸運了,不但見到了雪公主,還能一睹圣地仙子的風姿!”
  看著漫天飛舞的花瓣,聞著動人的花香,在場的男人都是神情激動,目光灼灼的看著上空。花瓣飄落的越來越密集,芳香也越來越濃郁醉人,忽而,一大蓬的花瓣在半空中華麗的爆開,巨大的花瓣雨下,出現了一個豐神如玉的身影。
  這是一個俊秀到極點的青年男子,一身白衣似雪,黑發如墨,面色白皙如玉,五官如雕似琢,精致絕倫,雙眉纖細如月,微微彎翹,眸似桃花,晃動著少女般的眼波。夜星寒的相貌也是俊秀不凡,但和這個如同從畫中走出的男子相比,簡直被秒的渣都不剩。下方眾人高抬著頭,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在萬花伴隨著緩緩飄下的男子,無論男女,心中無不生出一種自慚形穢之感。
  “好一個豐神俊逸的美男子!”云澈也不自禁的贊嘆了一聲,同時在心中默默的加了一句:“都快比上我了。”
  夜星寒和凌坤在看到這個男子出現時,他們的臉色同時一變……但絕不是震驚或者忌憚,而是呈現著一種無比難受的神情。凌坤低低的吼道:“臥槽!怎么是這家伙!”
  看到漫天下起花瓣雨時,鳳橫空就微微一愣,當那個雪白的身影在花瓣中出現,鳳橫空……這個堂堂的神凰帝皇,鳳凰神宗的宗主,竟然全身抖了一下,瞳孔都出現了剎那的收縮,慌不迭吼叫道:“熙銘……快……快去幫朕迎下他。”
  鳳熙銘還沒來得及答應,男子的目光已自動落在了鳳橫空的身上,頓時,他原本就修長彎翹的雙眉更加彎翹了起來,他眼波流轉,雙手掩口,露出一個……風情萬種的笑,口中,發出嬌柔膩膩的聲音:“小空空,人家終于又見到你了,百年不見,人家可是要想死你了……你有沒有想念人家呢?”
  ………………
  ………………
  整個賽場霎時變得落針可聞,每個人都是瞠目結舌,眼珠子、下巴直掉了一地。
  這這這這……這個人……
  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還是一半男人一半女人……還是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
  這神情……這姿態……這眼眉……這聲音……還人家……等等!他口中喊的“小空空”……難道……
  難道喊得是……鳳凰宗主鳳橫空!?
  我勒個去!!
  鳳橫空都已經準備趕緊找個地方把自己遮起來,一句“小空空”卻是從天而降,讓這在夜星寒的狂妄之下都面不改色的鳳凰宗主全身發抖,臉色抽搐,差點沒當場噴出一口老血。
  鳳熙銘心急火燎的連忙迎了上去,恭恭敬敬的道:“晚輩神凰太子鳳熙銘,見過姬……前輩,歡迎姬前輩到來鳳凰神宗,您的坐席已經備好,請姬前輩移軀入座。”
  “呀!”姬千柔媚眼如波,上下打量著鳳熙銘,那柔媚似水的眼神,讓鳳熙銘全身發麻。他扭動腰肢,風情百轉的走向鳳熙銘,咯咯的嬌笑起來:“原來是小銘銘啊,怪不得長的這么俊,都快趕上我的小空空了。上次人家見到你的時候,你才是個兩三歲的小娃娃,一轉眼,已經這么大了,來,讓人家摸摸,是不是長的更健壯了呢。”
  姬千柔走動時,柔軟的腰肢扭動的如水蛇起舞,兩瓣屁股一左一右交相扭動,如果他是一個女人,那絕對是讓人目不轉睛,甚至噴血的畫面……
  但現在,所有男人只覺得胃里一陣翻山倒海。
  這是圣地的人?
  這真的是圣地的人!?
  鳳熙銘還沒反應過來,他的手已被姬千柔給拿了起來,放在手心輕輕摩挲:“小銘銘的肌膚真是好滑啊,人家最喜歡肌膚滑滑的感覺了,小銘銘要繼續保持哦……”
  鳳熙銘如夢方醒,閃電般的把手收了回來,身體接連倒退,直感覺心臟抽搐,全身起了一層厚厚的雞皮疙瘩……尤其是被姬千柔摸過的手,簡直如同有千萬只螞蟻在爬動,讓他恨不能直接把整只手掌都剁了下來。
  他終于明白自己天地不懼的父皇為什么一聽到“姬千柔”這個名字就面露惶恐,避之唯恐不及。他額頭上冷汗涔涔,狼狽無比的道:“姬姬姬姬……姬前輩,排位戰馬馬馬……馬上就要開始了,還請姬前輩入入……入座。”
  簡單的一句話,愣是被鳳熙銘說的磕磕絆絆,語無倫次。姬千柔一捏手指,嬌媚似水的道:“小銘銘,你急什么嘛,人家還沒有和小空空來個深情的擁抱呢……小空空,奴家都已經來了,你為什么還不沖上來呢,難道這整整百年,你一點都不想念人家嗎?”
  鳳橫空全身顫抖,直憋著脖子都粗了兩圈,他終于再也無法忍耐,拍案而起,怒吼道:“姬千柔!你再敢這樣胡言亂語,朕……朕……你信不信朕把你轟出去!”
  能讓堂堂鳳凰宗主在眾目睽睽之下失控爆發,估計整個天玄大陸也只有姬千柔一人。
  面對暴走的鳳橫空,姬千柔卻是一點都不驚慌,反而又嬌嬌的笑了起來:“咯咯咯咯,又害羞了,小空空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樣。好嘛好嘛,人家都依你就是,等這排位戰結束了,你可要好好請人家喝一杯哦……小銘銘也可以來哦。”
  說完,姬千柔一扭腰,裊裊婷婷的走向自己的坐席。
  鳳橫空:“~!@#¥%……”
  鳳橫空一屁股坐下,額頭上全是冷汗。這時,他忽然感覺到身邊的鳳雪正用一種極度怪異的目光看著他,他眼睛一瞪,神情頓時變得有些慌亂,慌忙解釋道:“雪,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那個姬千柔,他就是個瘋子,雪不用理他。”
  “知道啦,父皇。”鳳雪點頭,然后輕笑了起來:“小空空……嘻嘻,原來父皇的名字也可以這么可愛。”
  鳳橫空:“¥×%i@$#(/^%$##$%#……”
  “這個……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妖人……啊不,人妖?”鳳展云幾乎都快要跪到了地上,他們鳳凰神宗的宗主,竟然被一個男人給調戲到當場發瘋……他感覺自己的世界觀都快崩塌了。
  “這個人……不簡單啊。”云澈托著下巴,若有所思的低語道。
  “茉莉,這個人是什么修為?”
  “霸玄后期……一個不折不扣的高等霸皇!同樣是你絕對不能招惹的那個層次!”茉莉淡淡的道。
  至尊海殿的坐席就在日月神宮的右側,姬千柔坐下之后,旁邊的夜星寒與凌坤都是正襟危坐,別說打招呼,全然一副沒看到他的樣子。姬千柔主動湊了上去,含情脈脈的道:“小寒寒,這么多年不見,人家可是想死你了,你有沒有想念人家呀?”
  夜星寒面色抽搐,胸口起伏,硬生生的從牙縫里逼出兩個字:“閉嘴!”
  “哼!”面對夜星寒粗暴的態度,姬千柔啐了一聲,賭氣的扭過頭去:“死相,你們這些子臭男人都是一個德行,一個比一個薄情寡義,人家懶得理你們,哼!”
  夜星寒臉上的肌肉大幅度痙攣,但總算大舒了一口氣。但馬上,這個剛剛才自稱“懶得理你們”的姬千柔又柔情似水的湊了上來。
  “小寒寒,你真的不愿意理人家了嗎?人家這些年,是真的好想你哦。”
  “你看,現在的小空空比百年前成熟多了,更加的有男人味……真是太迷人了。比起小寒寒這種小鮮肉,果然人家還是最喜歡小空空這種了。”
  “啊呀,小寒寒,你身邊的女人怎么越來越差了呀,你看這皮膚,這么糙,比起人家的皮膚可是差遠了呢。”
  “小寒寒……”
  那嬌嬌甜甜的聲音讓夜星寒心臟抽搐、四肢抽搐、經脈抽搐……全身都在抽搐,簡直是生不如死。如果不是自己打不過姬千柔,也不愿和這個能在巧笑嫣然中把人碎尸的變態沖突,他真想把他的腦袋撕下來塞到他屁股里去。
  “凌長老……”夜星寒咬牙切齒的道:“三塊紫脈天晶……和本少換個座位!”
  凌坤的額頭上瞬間下來一排冷汗,慌不迭的道:“這……這個……咳咳,這不是天晶神晶的問題,老夫年事已高,經不起折騰,還想再多活幾年……”
  夜星寒:“……”
  寫完這章,胃忽然有點莫名的不舒服,人家先去排解一會兒……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