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3)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3)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3)     

逆天邪神429 七國排位戰開啟

鳳非煙無視全場喧囂,繼續說道:“雖是團體之戰,但同樣可以完整的展露每一個人的實力!亦能更公平的衡量一國年輕一輩的綜合水準!同時,也在不失公正的前提下極大的壓縮賽程!如此,諸位六國的朋友,可有異議?若有異議,盡可提出。”
  鳳非煙面向六國……準確的說是五國坐席,聲音平靜,毫無表情。
  如果眼前只是鳳凰神宗的一個普通長老,身為六國的帝皇、霸主級人物,面對如此突然和巨大的賽程改動,說不定還真的會提出異議。
  但現在對他們發話的人,卻是鳳凰神宗的大長老!地位還要在神凰皇子之上的人!其威、其勢、其名,縱然是六國皇帝相加,也遠遠不及。在鳳非煙的目光之下,六國帝皇和霸主都感覺到如同一塊鐵板壓在胸口上,連呼吸都極為困難,他們哪敢多說什么,此事,鳳凰神宗顯然已經單方面決定,他們豈有膽量不同意,都連忙點頭,表示應承。
  “很好!”鳳非煙點頭:“既然六國朋友沒有異議,那么本屆的排位戰的賽程便如此決定。團戰規則和個人賽基本一致,同樣是循壞交戰,每一國皆都與其他所有國對戰一場,以勝場數進行排位!勝場數相同的兩國則再次進行交戰,勝者排前。為了縮短賽程時間,減》輕眾國參戰玄者消耗,我鳳凰神宗不參與循環戰,勝場最高者最終可與我鳳凰神宗的玄者交戰,若勝,則為本屆排位第一!如此,循環交戰之中,每國玄者都只需對戰五場,總戰十六場!一天時間,已足夠。”
  鳳非煙的意思很顯然,那便是鳳凰神宗不參與循環戰,只等六國決出的最強者挑戰。這一點,鳳非煙沒有過問六國是否有異議,因為根本沒必要。而六國也沒有一個人覺得不妥或不滿,因為鳳凰神宗的高度,是其他六國根本無法比擬的。以鳳凰神宗的可怕,六國玄者縱然加起來,也會被鳳凰神宗的玄者輕易虐成狗。
  這么多界的七國排位戰,在他國眼中,其實只是“五國排位戰”而已。因為神凰太強,蒼風太弱,他們每次爭取的,都是這五國之中的名次。若能排位第二,那便等同于第一。而若排位第六,那便也等同于恥辱的倒數第一。他們絕不敢妄想能擊敗神凰帝國,同時,也從不屑于將自己與蒼風國相提并論。
  “比賽的其他規則,想必已無需我在這里浪費時間多加贅述……”鳳非煙環視四周,無波的目光中帶著一種無形的威嚴……七國排位戰是天玄大陸玄界的最高盛會,每一屆,都將受到極其之高的關注。而如此之大,亙古未有,而且事先沒有任何通知的賽程變動,卻就這么被三言兩語當場敲定,無一人敢有異議,也沒有一人敢露出不滿。
  這便是鳳凰神宗那絕對壓倒性的威懾。
  “哎唷唷,人家本來以為要看上好多天的比賽,現在只需要一天就可以完成了呢……人家的心情忽然變得好開心啊嗯哼……小寒寒,你的心情是不是和人家一樣呀?”姬千柔瞇著桃花眼,向夜星寒遞去一個嬌媚的眼波。
  夜星寒的面孔扭曲了下來,他聲音低沉的道:“姬千柔!你再敢和本少說話,本少殺了你!”
  “唷……”姬千柔似乎是受到了驚嚇,一縮脖子,隨之眼神變得又是無辜,又是委屈:“小寒寒,你為什么忽然兇人家嘛,都快要嚇死寶寶了,你再這樣忽然兇人家,人家可要生氣了哦,人家一生氣的話,說不定就會使點小壞,讓你晚上沒有女人可以玩了唷。”
  姬千柔嬌聲柔柔,泫然欲泣,目光怯怯的輕瞥了一眼貼在夜星寒左右的兩個妖媚女人,霎時,兩人的身體同時抖了一下,瞳孔放大,投射出深深的驚恐……因為剛才被他目光碰觸的那一剎那,那種恐怖的感覺……就像是被眼鏡王蛇冰冷的毒牙印在了喉嚨上。
  “你……”夜星寒比誰都知道這個變態的可怕,他鎖住嘴巴,再也不多說一個字。
  “我宣布,天玄大陸第三十九屆七國排位戰,正式開始!”
  鳳非煙的聲音傳遍賽場,也宣告了這屆七國排位戰的開始。他大手一揮,一道火光晃過,頓時,賽場的中心,立起了一塊巨大的火焰玄石。看著這塊玄石,有過蒼風排位戰經歷的云澈頓時明白了那是做什么用的。
  云澈伸出手臂,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當初在天劍山莊論劍臺的一幕幕在腦中浮現,他憤慨的低聲自語道:“看來,又要被群嘲了!我特么天生就是一次次被群嘲的命!”
  每一屆的蒼風排位戰,玄力測試都是必備流程。七國排位戰同樣如此。玄力測試一半是為了展露每一個參戰者的玄力等級……畢竟,玄力等級基本上就決定了實力。另一半,則是測試年齡。
  “歷屆排位戰,參戰玄者年齡不得超過二十五歲,若有超出,立即取消參戰資格。”鳳非煙從空中緩緩降下,落在測玄石旁,高聲道:“現在,我便以上屆七國排位戰位次為序,宣讀七國之名,各國參戰者攜參戰徽章上鳳凰臺,爆出自己的名號,然后進行玄力和年齡的測試。”
  “滄瀾國!”
  鳳非煙口中說著以上屆排位戰位次為序,但第一個喊出的,卻是上屆排行第二的國家,表面上,這似乎是作為東道主,自謙而將鳳凰神宗放在末位上臺,但潛臺詞,又何嘗不是神凰帝國根本不屑與其他六國相提并論。
  上屆排位戰,滄瀾第二,六國第一。“滄瀾國”三個字剛一落下,滄瀾國的坐席處,一團寒冷的玄光忽然耀起,并在上空繪起巨大的“滄瀾”二字,七個年輕男子和三個年輕女子同時飛身而起,衣袂飄蕩間落在了鳳凰臺上,霎時,一股寒氣如水波般從鳳凰臺上蕩漾開來。
  滄瀾國位于天玄極北,常年天寒地凍,因而那邊的玄者基本都是修煉的冰系玄功。十個年輕人最大的看上去二十五歲左右,最小的看上去剛滿二十歲,他們一上臺,滄瀾席位后方的觀眾臺頓時炸開鍋了,吼出陣陣驚天動地的聲浪。
  “滄瀾!滄瀾!滄瀾!!”
  “滄瀾加油!碾壓五國!!”
  “哇!那是‘憐花公子’寒如玉!兩屆滄瀾排位戰第一……他果然來了!”
  “哇啊啊啊……是憐花公子……我的偶像……啊!!!好帥!我快要暈倒了……”幾個花癡少女捂臉尖叫著。
  龐大的聲浪如雷聲滾滾,直震得云澈耳膜發顫。他的耳邊傳來茉莉的聲音:“七個天玄后期,兩個半步王玄……還有一個王玄初期。同是年輕一輩,同在一片大陸,相比之下,蒼風國差的實在太遠!”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云澈無所謂的道:“蒼風國最小,歷史也最短,底蘊實在太淺,自然也就有了無法彌補的巨大差距。”
  “滄瀾國雪山劍派封無悔,前來參戰!”
  第一個青年玄者向前,亮出參戰徽章,鏗鏘有力,神態傲然的爆出自己的名字與宗門,然后向前一步,站在了鳳非煙身前,一掌按在了測玄石上。
  測玄石光芒一閃,隨之,他的骨齡與玄力便清晰的映現出來。
  二十三歲,天玄境八級。
  滄瀾國的觀眾頓時發出一聲震天般的喝彩,如此年齡能取得這般的玄力修為,在六國最巔峰的領域,也是中上之姿。
  滄瀾國的玄者依次向前,他們的玄力水準和茉莉說的沒半點偏差……七個天玄后期,兩個半步王玄。而此時,滄瀾國的最后一個玄者終于向前。
  其他九個玄者都是面色傲然,惟獨此人始終面色平靜,隱帶微笑,他看上去格外年輕,面如白玉,唇若朱丹,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美男子,眉宇之間,還帶著一絲足以讓女人輕易淪陷其中的邪氣。他緩步向前,信步閑庭,在他邁出第一步時,滄瀾國的觀眾席便已是徹底炸開,各種夸張的喊叫聲……尤其是女人的尖叫聲幾乎將鳳凰臺都給撕裂。
  “憐花公子?什么鬼?”從女人的尖叫聲中聽到這么個名號,云澈托了托下巴……這名號,簡直俗到不能忍。
  “這個人叫寒如玉,據說是滄瀾國目前年輕一輩的第一人,十七歲和二十歲兩次參加滄瀾排位戰,都是排行第一位,在滄瀾國名望如日中天,滄瀾國主都將他奉為上上賓……嘿,居然連我都聽過他的名字。”鳳展云撇了撇嘴,很是不屑的道:“雖然他在滄瀾國足夠威風,但若到了我鳳凰神宗,也就那么回事,估計連個中庸都算不上。”
  寒如玉面帶微笑,伸出白玉般的手掌按在測試石上……
  二十三歲,王玄境二級!
  嘩!!!
  滄瀾國的觀眾們徹底的瘋了,歡呼聲瞬間從驚濤駭浪化作九天玄雷,而其他五國的玄者都是臉色微變。
  “什么……滄瀾國這次,竟然出現了一個王座!?”
  “我還以為這次我們的王座必能震驚全場,沒想到,滄瀾國竟然也出現了一個!看來,這次若對上滄瀾國,又是一場苦戰。不過,我們也沒有輸的理由!”黑煞國帝皇沉聲道。
  “不錯!”一直沉默的鳳橫空在這時點了點頭:“看來這次,滄瀾國也算是有了點長進。”
  “我靠!竟然是個王座……還是王玄二級!”鳳展云一臉的驚訝:“小小的六國居然也能出現二十五歲以下的王座,嘖嘖,不得了啊,真是少見。這個叫寒如玉的小子,這下不止是滄瀾,直接揚名六國了。這次排位戰的第二名,搞不好又是滄瀾國的。”
  “黑煞國!”
  滄瀾國的玄者完畢,但并沒有返回坐席,而是直接進入鳳凰臺的專屬備戰區。鳳非煙的吼聲再度響起,十個皆為黑衣打扮的年輕玄者躍入鳳凰臺……這次,黑煞國的觀眾席瞬間爆發,發出的嘶吼聲絲毫不弱于滄瀾國。
  “黑煞國陰冥宗武恢弘前來參戰!”
  “黑煞國紫煞島呂昊焱前來參戰!”
  …………
  滄瀾國、黑煞國、伽羅國、葵水國、天香國……天玄五國的參戰玄者按照上一屆七國排位戰的位次依次登上鳳凰臺。一刻鐘的時間,五國玄者便已全部測試完畢,進入備戰區,只剩金字塔兩個極端的……神凰帝國與蒼風國。
  【備忘錄:初玄境→入玄境→真玄境→靈玄境→地玄境→天玄境→王玄境(王座)→霸玄境(霸皇)→君玄境(帝君)→神玄境(玄神r1292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