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1)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1)      第1127章幻夢(06-21)     

逆天邪神435 六國落幕下

云澈縱身一躍,落在了鳳凰臺上。這次,再也沒有人嘲笑他連玄渡虛空都不會,也再也沒有人嘲笑他來自蒼風國,更沒有人嘲笑他的地玄境,一個個臉色凝重,尤其是葵水國的觀眾,神色都是緊張到了極點。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云澈的身上,就連懶得看之前對戰的圣地四人也抬起頭來,看向云澈……他們想要知道,這個明明只有地玄,卻擁有詭異戰力的人,是只有短暫的曇花一現,還是……他真能在地玄境發揮出王玄中期的實力。
  葵水國十人上臺,然后快速擺出陣勢,一個個臉色凝重,如臨大敵。葵水國是個臨海國,修煉水系玄功的居多,武器一般為刀劍。比賽還未開始,他們已全部拿出武器,身體表面,淡藍色的玄力光芒蕩動著水波一般的漣漪。
  云澈也已拿出龍闕,劍尖頓地,頓時,一聲震響,整個鳳凰臺都明顯顫抖了一下,葵水國十個玄者的心臟也跟著顫抖了一下,看向龍闕的目光,頓時充滿了驚懼。
  只是點一下地面而已……他手中的那把重劍……該是何等可怕的重量!
  “七國排位戰第四場,蒼風國對葵水國,對戰開始!”
  鳳非煙聲音一落,葵水國十個玄者全部瞬間而動,水紋涌動,劍光凜凜,《從不同方位呈合圍之勢直接圍攻云澈……那瞬間暴漲的藍色玄光,證明著他們赫然一上來,就是用的全力!
  顯然,云澈橫掃滄瀾國的那一幕,給他們留下了太大的威懾,根本不敢有任何的保留。
  “逆流劍陣!!”
  葵水國最強的核心玄者一馬當先,隨著他手中天玄之劍的迅疾飛舞,耀眼到刺目的劍芒竟宛若蕩動的流水,以一個詭異無比,難以捉摸的軌跡直沖云澈下盤。云澈身體未動,左臂驟然伸出,冰夷神功運轉,手心處閃耀起一瞬星辰般的寒芒。
  叮!!
  蘊含著洶涌水之玄力的劍芒瞬間被冰封,恐怖的寒氣從被冰封的劍芒傳到劍上,再傳至他的身體,讓他的整只手臂如同被萬千鋼針狠狠刺入。
  “啊!!”葵水國的核心玄者一聲驚叫,慌忙的后退,竭力的運轉玄力,才勉強將手臂上的寒氣壓下,看向云澈的目光,已滿是驚恐。
  “那……那是什么玄功?”
  “竟然連劍芒都冰封了!!”
  乒!!
  來自葵水玄者的能量劍芒就如被冰封的實體一般直接破碎,散成一地碎冰,云澈雙手張開,全身藍光爆閃,隨著三點寒芒的閃動,三棵冰夷大數在鳳凰臺上拔地而起,迅速生長,轉眼之間散開無數的冰晶雪葉,交織成密密麻麻的冰網,將整個鳳凰臺都完全的遮蔽……
  “哇……”賽場之上一片驚呼。
  鳳熙辰眼睛瞪大,激動的半個屁股都從座位上顛了下來……這分明是當初在蒼風國,另一個實力強至王玄的少女所用的一招,直接封死了隨同他的兩個護法。他清晰的記得,就是這個可怕的冰系玄功,竟然連鳳凰炎都能冰封!他沒想到,云澈竟然也會這個冰系玄功!
  三棵大樹之下,十個葵水玄者毫無疑問的全部被封鎖其中,那一條條、一片片看上去華麗無比的冰晶枝葉,卻如來自地獄的恐怖鎖鏈,死死的束縛、壓制著他們全身每一個部位,十個人全部瞪大眼睛,瘋狂的運轉玄力,卻沒有一個人能掙脫半分,反而在那災難般的寒氣之下,全身被冰凍的越來越僵硬,連血液都幾乎要凝固。
  云澈面無表情,重劍掄起,龍闕劃出一個巨大的圓弧,帶起一聲隱約的龍吟。
  砰!!!!
  強橫的重劍之力如颶風一般橫掃而去,三棵冰夷大樹被沖擊的瞬間支離破碎,飛舞的冰晶便如漫天的星辰,華麗到了極點。而被封鎖和凍結其中的葵水玄者也在冰夷之樹破碎的那一刻伴隨著漫天冰晶遠遠飛去,落在了百丈之外。
  落地之后,十個人沒有一個能站起來,他們的身體表面覆著一層薄冰,臉色煞白,嘴唇青紫,在蜷縮中哆嗦了好一會兒,才勉強壓下那恐怖的冰寒,恢復了站起來的力氣。不過除此之外,他們倒也沒受什么傷。
  云澈狠虐滄瀾,是因為對方那肆無忌憚的羞辱和惡心的嘴臉,至于葵水,既然沒有什么仇,下手當然要稍微溫柔一點點。
  “蒼風國勝。”鳳非煙目光冷凝的看了云澈一眼,然后宣布了結果。
  葵水國的觀眾全部沉默,陪同玄者們也是默默的離開坐席,去攙扶起那些被掃出鳳凰臺的葵水玄者。云澈之前四息橫掃滄瀾不是錯覺,更不是無法復制的曇花一現……同樣只是短短的四息,葵水國的十個玄者也被全部轟出了鳳凰臺。只是他們比較幸運,并沒有人受什么傷,而且有滄瀾國作為鋪墊,信念不至于被打崩潰。
  云澈的第二戰再次壓倒性的獲勝,這次,已再無人敢質疑云澈的強大實力……縱然他是出身蒼風國,而且只有明明弱的可憐的地玄境。
  “冰玄力?為什么他會修煉冰系的玄功?”鳳橫空目視云澈,眉宇間凝起疑問。在場絕大多數人并不知道云澈和鳳凰神宗的恩怨,但鳳橫空可是知道云澈身懷鳳凰血脈的事……身懷鳳凰血脈,卻修煉冰系玄功,而且還能發揮出如此驚人的威力……這讓他無法不暗暗心驚和不解。
  “看起來,這一屆出現了一個相當有意思的家伙。”備戰區,一個鳳凰弟子側首看著云澈,笑瞇瞇的道。
  “飛白師兄,如果讓你在鳳凰臺上轟飛十個六國的渣渣,最快要多久?”一個鳳凰弟子隨意的問道。
  鳳飛白歪了歪嘴,伸出四根手指:“大概也是四息。不過這可不代表我承認他的實力和我在同一個水準,他的武器是重劍,本身就適合于群戰。”
  “哈哈哈哈,那是當然。他的實力雖然讓人意外,但怎么能和飛白師兄比。”
  “不過,坦白說,他到目前為止所表現出的實力,應該也并不是他的全部實力。所以如果我對上他,還真不敢說一定能贏。但他要贏我,嘿,更是絕對不可能。”鳳飛白傲然笑道。
  “哈哈,那是當然。不過這小子能得到飛白師兄這等評價,這輩子也算沒白活了。”
  “這樣的話,看起來,我們這次走過場的對手居然會是蒼風國,這可是讓人事先打死都想不到。”另一個鳳凰弟子聳了聳肩膀道:“但問題是,我們到時候誰上呢?蒼風只有一個人,我們總不能全上吧?我可拉不下那臉。”
  “大不了到時候抽簽決定,猜拳也成。”一個鳳凰弟子無所謂的道。
  雖然,這次的七國排位戰為了縮短賽程,而選擇了團戰的方式。最后挑戰神凰帝國時,神凰帝國完全可以十人出戰……但,蒼風只有云澈一人,他們神凰帝國作為不可超越、高高在上、亙古無敵的七國霸主,豈會以十打一?
  七國排位戰繼續進行,最開始被當成笑柄的人,卻成為了整場比賽最耀眼的焦點。
  伽羅國對戰黑煞國,黑煞國勝。
  天香國對戰葵水國,葵水國勝。
  滄瀾國對戰伽羅國,伽羅國險勝。
  蒼風國對戰伽羅國,蒼風國勝。
  …………
  天香國對戰蒼風國……天香國直接認輸。
  …………
  蒼風國對戰黑煞國……蒼風國勝!
  團隊戰一場比賽消耗的時間,自然要比個人戰要長上很多。不包括挑戰神凰帝國那一場,今天共是十五場對戰,神凰帝國本是預估一場需要兩到三刻鐘,因而即使大幅度壓縮賽程,一天的時間依然有些緊張。
  但,時間才是下午四時,第十五場比賽便已結束。
  因為只要是云澈上場的比賽,每一場都是轉眼之間便結束,五場下來,總共交手的時間加起來都沒超過三十息。第四場自知根本不可能獲勝的天香國更是直接投降,以免讓自國天才玄者受到傷亡。
  滄瀾、葵水、伽羅、天香、黑煞五國的玄力層面,的確要遠遠的超出蒼風國。同樣是年輕一代,蒼風國被這五國完全碾壓。但云澈的實力,并不僅僅是蒼風年輕一代的頂尖,更是蒼風整個玄界的最頂點!早已無比之遠的超出的六國年輕一輩的層次。
  這半年以來,他滅的蒼風國最強的宗門之一,敗的是蒼風第一人,虐的是神凰皇子,殺的……甚至是鳳凰神宗的一個護法級人物!
  他的這些經歷和成就,又豈是這些五國的年輕玄者所能想象和相提并論!
  在云澈的眼中,這些五國年輕一輩的頂尖強者,便如剛剛學步的小兒一般,不要說十個,就算是二十個,三十個,他同樣可以輕松碾壓。
  同齡之下,他所處的層面,已根本不是六國的層面,而是七國霸主……鳳凰神宗的層面!
  這場比賽的走向,沒有一個人能事先預料到。隨著云澈完敗黑煞國,六國之戰的最后一場比賽也落下帷幕,而這場七國排位戰,以讓所有人始料未及的速度,進入到了最后的尾聲。
  挑戰神凰帝國!i1292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