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20)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20)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20)     

逆天邪神437 激化

“鳳……鳳凰炎!?”
  “沒錯!那的確是鳳凰炎的氣息,其他任何玄火都不可能模仿。”
  “云澈為什么竟然能燃燒鳳凰炎?鳳凰炎不是要依靠鳳凰血脈才能燃燒的嗎?難道……云澈的身上,也有鳳凰血脈?”
  “云澈不可能是鳳凰神宗的人,否則怎么也不可能代表蒼風國出戰,還膽敢挑釁神凰帝國……難道,是鳳凰神宗流落在外的血脈?”
  “但鳳凰神宗是絕不允許鳳凰血脈有半點外流的……”
  云澈所燃起的鳳凰炎,驚爆著所有人的眼球,誰也沒有想到,就在這最后一戰即將開始之時,竟會出現如此讓人始料未及的畫面。
  別說是全場觀戰者,就連四大圣地的人,也都是面露驚訝。
  “呵,看起來,要有一場不錯的戲碼要上演了。”夜星寒瞇著眼睛,一副看戲的姿態。給他瞥了一眼凌坤,聲音散漫的道:“凌長老,看起來,你好像一點都不驚訝。”
  “因為早在兩年前,我就知道這個小子的身上有鳳凰血脈。”凌坤道。
  “哦?”
  “我猜想的沒錯,他來參加這次七國排位戰,就是迫于鳳凰神宗壓力,前來解決鳳凰血脈這件事,只不過他解決的方式,倒是有點耐人尋味……我便和少宮主一起,看看接下來會上演什么戲碼吧。不過我并不認為云澈這個小子是在單純的找死。”凌坤倚著座椅,同樣是一副看戲的姿態。
  鳳非煙距離云澈最近,他也是萬萬沒想到云澈竟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主動燃燒起鳳凰炎,暴露自己擁有鳳凰血脈的事實。既已如此,他當然也不能再保持沉默,沉下眉頭,厲聲道:“云澈!你懷我鳳凰神宗血脈一事,我宗本欲在排位戰之后和你清算,以免影響這排位戰進程,但看起來,你自己已經按捺不住了!”
  “對,我的確是按捺不住了。”云澈側過身來,面色冷峻,卻是沒半點懼色:“因為你們鳳凰神宗,欠我一個交代!!”
  云澈這句話一出,便如晴空響起一個炸雷,震的全場所有人瞠目結舌。
  雄霸七國,不可撼動的鳳凰神宗……欠他……一個交代?
  他一個蒼風玄者,竟要鳳凰神宗給他一個交代?
  鳳非煙一愣,隨之都不知該怒還是該笑:“鳳凰神宗欠你一個交代?哈哈哈哈……我這輩子,還從來沒聽過這么滑稽的笑話。”
  云澈面無表情,字字清晰的道:“半年前,蒼風皇城,我和我的妻子蒼月在皇宮舉行婚禮,那日本是舉國歡慶,一片喜溢,但是……”云澈目光一斜,精準的盯在了神凰帝國坐席中十三皇子鳳熙辰身上:“你們鳳凰神宗的十三皇子鳳熙辰,卻帶著兩個人不請自來,不但無理由破壞我的大婚,還揚言要當場置我于死地。如果不是你們這十三皇子太弱了一點,被我打成重傷,然后轟走,我說不定已經白白死在了大婚之日……”
  “我和你鳳凰神宗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你們卻僅憑‘血脈’這可笑的兩個字便要取我的性命,這就是你們鳳凰神宗的做派!?你們若是還要點臉皮,難道就不應該在這天下人面前,給我個交代?!”
  云澈義正言辭,聲聲震心,一個人,在這神凰城,在這鳳凰神宗的總宗之地,面對鳳凰神宗一眾核心巨頭和三百萬天玄群雄,凌然不懼,字字狠厲的質問著這龐大無比的天玄第一宗門。
  所有人的反應除了震驚,還是震驚。他們從來沒有想過,竟然會有一個人……而且還僅僅是蒼風國的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玄者,竟能毫無懼色的,當眾質問整個鳳凰神宗。這要何其的膽大、魄力和無畏。
  而云澈的話,也讓在場的人大致了解了云澈與鳳凰神宗恩怨的基本概況。顯然,鳳凰神宗是在知道云澈身懷鳳凰血脈后,在半年前讓鳳熙辰前去送排位戰邀請函時順便處理云澈……因為半年前,剛才是六國收到邀請函的時間。
  血脈是鳳凰神宗最大的禁忌,這一點天下皆知,甚至覺得無可厚非。對任何宗門而言,核心功法都絕不可外傳,更何況身為鳳凰神宗靈魂的鳳凰血脈。
  但顯然,這個十三皇子鳳熙辰,卻在云澈這個硬骨頭面前耀武揚威不成,反而吃了個大癟。
  鳳熙辰一張臉憋得通紅,全場的目光讓他如坐針氈。云澈竟在眾目睽睽之下,將那天的事就這么說了出來,他身為神凰皇子,不但尊嚴盡失,顏面蕩然無存,對鳳熙銘和鳳橫空撒下的謊言,也無疑被徹底的拆穿……他雙手死死攥緊,大腦一陣眩暈,憋悶的幾乎要昏死過去。而其他皇子看他的眼神,大都帶著幸災樂禍。
  鳳熙銘一下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厲聲吼道:“放肆!我鳳凰神宗五千年來都是全力守護血脈,決不讓半分鳳凰血脈外流,天下皆知!而你,卻是我宗不慎流落在外的野種和雜種!按我鳳凰神宗宗規,你要么回我鳳凰神宗,永久不得離開,要么便是受我宗制裁死!我十三弟身份何等尊嚴,親自處理你的事已是給了你天大的顏面和機會,你若不回歸鳳凰神宗,要你死更是天經地義,你有何顏面在這里大呼小叫!”
  “哈哈哈哈!”云澈大笑一聲,反問道:“天經地義?我呸!我云澈生在蒼風國,長在蒼風國,沒耗你鳳凰神宗半點資源,沒受你鳳凰神宗半點恩惠,連你鳳凰神宗的一口水都沒喝過!你們卻開口要我要么歸順,要么死……居然還有臉說天經地義?憑什么!!”
  “憑你擁有我鳳凰神宗的血脈!憑你是我鳳凰神宗流出去的野種!”鳳熙銘厲聲道。
  “笑話!”云澈不屑的冷笑:“那你又憑什么認為我身上的鳳凰血脈,是來自你鳳凰神宗!”
  “這還需要證明嗎?”鳳熙銘同樣報以冷笑:“我宗的鳳凰血脈,是來自鳳神的恩賜,從而得以繁衍,有了今日的鳳凰神宗。整個天玄大陸,也唯有我鳳凰神宗擁有鳳凰血脈!”
  “是嗎?”云澈緩緩的道:“那你又怎么知道,我的鳳凰血脈,不是來自另一個鳳神的傳承?鳳凰神獸早在久遠的年代就已湮滅,你們口中的‘鳳神’,是鳳凰神獸為了留下自己的血脈,所分散出的微小靈魂體,散落在世間各個角落,就算是在同一個大陸,也有可能出現多個,而非是唯一。你們可以得到傳承,憑什么認為別人就不能!”
  云澈這句話一出,鳳凰神宗的人齊齊色變,鳳非煙的一張臉猛的沉下,低吼道:“大膽小輩!竟敢污我宗鳳神……信不信我現在就斃了你!”
  “呵,和你們做口舌之爭真是浪費力氣。”云澈冷笑一聲,身前一聲呼嘯,龍闕一揮,指向鳳熙洛,劍身之上鳳炎爆燃:“你們不是說我云澈是你們鳳凰神宗外流的雜種嗎?好……那我倒要看看,你們鳳凰神宗與我相似年齡的人中,有沒有人能讓我倒在這里!如果你們鳳凰神宗有著正統血脈的年輕一代連個能打敗我的人都沒有,豈不能說明……你們才是真正的雜種!”
  “真是豈有此理!”如果不是眾目睽睽,圣地在旁,又是七國排位戰賽場,鳳非煙真恨不能不顧自己大長老的身份,親自上去一巴掌要了云澈的命。以鳳凰神宗雄霸天下的威勢,誰在他們面前不是戰戰兢兢,恭恭敬敬,從來沒有人敢如此挑戰鳳凰神宗的威嚴。
  他指著云澈,陰著臉道:“好,很好……身為一個流著我鳳凰之血的雜種,居然還敢如此的囂張狂妄……很好!十四皇子,不用留手!讓這個雜種知道,什么是純正的鳳凰血脈!”
  “大長老放心。”鳳熙洛淡淡的回應,一雙眼睛瞇起,直視云澈,聲音低低的道:“呵呵,我本來,只是想讓你痛痛快快的滾下鳳凰臺,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過會兒要是不慎失手廢了你四肢或者血脈的話,你可不要怪我。”
  “就怕被廢的人是你。”云澈冷聲道。
  “死到臨頭還在狂妄,還真是可笑又可憐!”鳳熙洛雙臂抬起,雙手手心同時燃起鳳凰炎,他剛要向前,耳邊忽然傳來鳳橫空的玄氣傳音:
  “不要輕敵!全力出手……直接殺了他!”
  鳳熙洛一愣,隨之手勢一變,一道赤紅色的閃電在雙手間嘶鳴而過,然后化作一把長約八尺,遍體赤紅如灼鐵的長槍。
  “是王玄器……鳳神槍!!十四皇子竟然上來就動用了鳳神槍!”
  “看來皇子殿下已經徹底的怒了,估計是要以最快的速度讓云澈慘敗,再也說不出話來。”
  “鳳神槍一出……你猜,皇子殿下敗他需要幾招?”一個鳳凰弟子悠然說道。
  “七招。”另一個鳳凰弟子隨口道。
  “七招?你也太看到起那個蒼風小子了。”他面前的鳳凰弟子狠狠撇嘴,然后冷笑一聲:“最多五招,那小子就會被燒的連親爹都不認識!”i1292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