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0)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0)      第1127章幻夢(06-20)     

逆天邪神445 神凰殺機

茉莉當初說過,霸皇神脈一旦覺醒,玄力將在一夜之間暴增至王玄境,甚至霸玄境,那時,云澈唯一的感覺就是太夸張和虛渺,夸張到即使是茉莉親口所言,他都不敢去信。
  但現在,就站在他身前的夏元霸,兩年前只有初玄境的他,現在卻是一個讓鳳凰宗主都劇烈動容的真正霸皇!容不得他不信。
  這個世上,居然真的有如此匪夷所思的玄脈……而且就在自己的身邊,在和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夏元霸身上!
  “霸皇神脈的覺醒,需要強到極致的霸者之心。”茉莉緩緩的道:“必須擁有對力量不顧一切,近乎瘋狂的渴望,才會將霸皇神脈喚醒。他之前的性格格外軟弱,本是終生都不可能覺醒。不過看起來,這兩年多的時間里,他的性情發生了不小的變化,如果猜的沒錯,應該是因為當年眼睜睜的看著你為了救他而死,從而在極度的痛苦和自責中性情大變,不愿再當一個只會拖累人的廢物。”
  “……”云澈一陣動容。他從蒼月那里知道,當初自己被封鎖到御劍臺下后,夏元霸便獨自一人離開了,從來性情平和的他,那次卻是無比的倔強決絕……黑月商會的紫前輩告訴他,夏元霸曾在神凰城出現,每天瘋了一樣的去挑戰各大宗門,縱然自己遍體鱗傷,奄奄一息,也不愿停止……
  再見夏元霸,他成長了……成長的幅度,遠遠的超過了他的想象,從一個要被他保護,被欺凌了不敢還手,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人,變成了一個站在他需要仰望高度的人。成為整個天玄大陸皇者階層的人物。
  面對夏元霸強橫無匹的氣勢,九個鳳凰弟子全部是膽戰心驚,別說上前,連一個敢開口應對的人都沒有。古蒼真人搖搖頭,道:“元霸,這里是排位戰賽場,你的親人也只是身在賽場之中,并非被人故意圍攻欺凌,你先到為師這邊來吧。”
  “我知道!”夏元霸冷硬的臉色毫無變化,他如今的性格無比剛硬,古蒼真人雖是他現在的師父,他卻是毫不順從:“而我剛才也說了,我是代表蒼風國,和我姐夫一起應戰,有何不妥!”
  鳳非煙頓時沉不住氣,皺眉道:“七國排位戰是各國玄者之戰,蒼風國只能有蒼風玄者迎戰,而不是誰愿意,誰就可以代表蒼風國!否則,怎配被稱作七國排位戰!”
  “這個規則,我豈會不懂!”面對鳳非煙的氣勢威壓,夏元霸卻是瞬間厲聲回應:“讓你失望了!因為我本來就是蒼風國人!為何不能代表蒼風國出戰!”
  夏元霸那決絕的神情,讓古蒼苦笑一聲,有些無奈的道:“劣徒,的確是蒼風國人。”
  鳳非煙等人均是臉色一變,場中玄者更是張大了嘴巴……這個擊敗鳳熙洛的云澈是蒼風國人,這個只有十八歲的霸皇,居然也是蒼風國人!!
  這個天玄大陸最小、最弱,一向為六國所看不起的國家,這一代……難道是被神靈眷顧了嗎!
  “錯!”鳳非煙搖頭:“四圣地是超然于七國而存在,不屬于任何一個國家,他既然入了皇極圣域,拜入古蒼真人門下,那便是圣域之人,而非任何一國之人,根本無資格代表蒼風出戰。”
  鳳非煙話音剛落,夏元霸一個轉向,向著古蒼單膝跪下:“師父在上,徒兒不孝,現欲脫離師門,離開皇極圣域,請師父成全。”
  夏元霸的動作、語言、神態,無比的干脆決絕,沒有半點的猶豫,讓所有人張大了嘴巴,心靈更是一陣劇烈的顫蕩。
  此時,就是一個傻子,也能清楚的感受到這個名叫夏元霸人,對云澈有著多么深厚的情感。在面對強大的鳳凰神宗時,他的言語、神態霸道之極,但在云澈面前,卻是如孩子般的痛哭,為了能和云澈并肩而戰,他甚至毫不猶豫的要脫離皇極圣域……這個天玄玄者做夢都不敢奢望的地方。
  一向淡然若水的古蒼真人也不由得愣住,他搖搖頭,神情間微現失措:“元霸,你這是……何必。”
  夏元霸目光平和,沒有半點面對抉擇時的躊躇與掙扎,他字字錚錚的道:“師父,弟子不孝,定然是讓你傷心了。但姐夫對弟子來說,是終生都不可負的親人。弟子的第一條命,是父母給予,第二次命,是姐夫用自己的命換來的!在弟子心中,姐夫是和父母同等重要的親人,弟子寧可負自己、負師父,負圣域,負蒼天,也絕不負至親!”
  古蒼真人的神情凝固,一時之間都不知該作何言語。夏元霸見到云澈后情緒失控,嚎啕大哭,便讓他心中驚詫……因為他所知道的夏元霸,是一個心性無比之剛硬的人。他絕沒想到,夏元霸竟可為云澈做到如此地步。無比顯然,他們兩人之間的交集,絕非尋常親人那么簡單。
  現在,古蒼真人已是無比后悔把夏元霸給帶了出來。夏元霸的成長之快,在皇極圣域都引發了巨大的震動。他的玄脈異于常人,其中蘊含著圣帝都無法窺透的力量,皇極圣域很多人都相信,以夏元霸目前那驚人無比的成長速度,將來的成就,極有可能會超過圣帝!!
  如果夏元霸真的因此而離開皇極圣域,對整個皇極圣域,都可能會是一個極其巨大的損失。
  皇極圣域是所有玄者可夢而不可求的夢幻圣地,但面對一個天資絕世的天才,縱然是圣地,也求之若渴,絕不會愿意放手。
  這時,夏元霸的肩膀上忽然多了一只手掌,云澈拍了拍他,道:“元霸,起來吧。皇極圣域是四大圣地之首,能入這天玄層面最高的圣地,是所有玄者的夢想,你不需要為我如此。我知道你是怕我受到欺凌,但是,對付這些人,我一個人已經足夠了。”
  “可是……”夏元霸轉過臉,云澈的狀態他看的出來,顯然是剛剛經過一場惡戰,體內玄力消耗大半。而圍攻他的九個人,每一個人的氣息都遠遠凌駕于云澈之上……根本就是徹徹底底的欺凌!如果真的戰下去,敗倒是其次,云澈稍有不慎,都會有喪命的可能。
  現在,他終于有了可以保護云澈的能力,又豈會容許有人傷害他半分!就算是要背離師門,也要擋在云澈面前,將這九個鳳凰神宗的弟子全部擊潰。
  云澈搖頭:“你既然已拜古蒼真人為師,還是關門弟子,若是就這么叛離,會有些大逆不道,還會讓你的師父當著這么多人顏面盡失。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但你放心,我一個人真的夠了……我可是你姐夫,我什么時候讓你失望過。”
  夏元霸眼神動蕩,他想起當初對他那種無理由的崇拜,還有他一次次的將不可能變成可能……那時候,云澈在他的眼中,真的就是無所不能的人,無論多么強大的敵人,即使是他眼中神話一般的人物,最終都倒在了云澈的手下。
  無論什么時候,他都從未敗過。
  即使自己現在已成霸皇,這種近乎盲目的信任和崇拜,也依然強烈的存在著。
  “好。”即使心中還是擔心,但那種深深的信任感,讓夏元霸沒有猶豫多久,就重重點頭,選擇了順從:“那我就在下面,等著看姐夫把他們全部狠狠的打敗……姐夫,一定要小心。”
  “放心,我命這么硬,想死都死不了。”云澈哈哈一笑。
  夏元霸當即走了下去,到了古蒼真人身邊。即使以古蒼真人平淡如水的心性,此時也不禁是暗自吃味。自己以師父的身份要他下來,他直接拒絕,甚至毫不猶豫的說出要離開皇極圣域的話,而云澈開口,三言兩語間,他就乖乖下來了。
  唉唉唉……這都什么事兒啊。
  而他心中也同時詫異著,為什么云澈會讓夏元霸離開?以他如今的狀態,根本不可能戰勝九個鳳凰神宗的天才弟子?難道他是單純的為了不想讓夏元霸因為他而離開皇極圣域?
  原本臉色很是難看的神凰玄者們都是暗暗舒了一口氣……那可是個霸皇!十八歲的霸皇!如果他真的代表蒼風國出戰了,那鳳凰神宗還打個屁!在一個真正的霸皇面前,別說九個中級王座,就是再來九十個,都會被虐成狗。
  而鳳橫空和鳳非煙的臉色,卻是同時陰沉了下來。
  云澈本來就必須死!
  而現在,居然又冒出了一個來自皇極圣域,天賦高的可怕的親人!而且是為了守護他愿意不惜一切的人!如此一來,他便相當于間接有了一層來自皇極圣域的保.護傘!
  那么,他就更加必須死!
  如果不趁著今天,在排位戰賽場上“堂堂正正”的將他擊殺,今后想要殺他,將是無比之難!待他完全成長起來,將是無法預料的巨大后患。
  云澈站直身體,重新抓起龍闕。全場變得安靜下來,所有目光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上……沒有人認為他能擊敗九個中級王座的聯手,更不要說他在和鳳熙洛惡戰后玄力大耗。那么他究竟是要做什么?難道,是要直接認輸?
  沒有了夏元霸那恐怖的威壓,鳳凰弟子的心境總算平穩下來,重新逼近向云澈……就在這時,他們的耳中,同時傳來鳳橫空親自傳來的玄力傳音:
  “馬上全力開鳳凰領域!以九重領域把他瞬間焚滅!不要給他任何認輸投降,和別人出手救他的機會!馬……上!!”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