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448 鳳凰神宗的底牌

這個聲音一出,夏元霸剛剛豎起的頭發一下子軟了下來,他目光轉向姬千柔,眼神里滿是驚恐。
  姬千柔半垂著眼瞼,雙指互相把玩,一雙桃花眼蕩動著水一般的柔波,幾欲將人的骨頭都融化,說出得話更是柔柔綿綿,宛若少女迷離的傾訴,但其話中的內容,卻是充斥著無比之深的嘲諷和蔑視,其程度全然不下于夏元霸的破口大罵。
  噗……
  場中一半人目瞪口呆,全身哆嗦,另一半人當場噴了一地口水。
  云澈一臉驚訝的看了姬千柔一眼,古蒼真人會為他說話,他并不意外。但他完全沒想到這個舉止妖邪,目光陰柔,全然不將任何人放在眼里的至尊海殿姬千柔,竟會主動為他開口說話……不不!這豈止是為他說話,簡直是等同于緊隨夏元霸之后,笑瞇瞇的將另一盆屎毫不客氣的扣在鳳熙銘的腦袋上,全然不擔心會徹底開罪這個神凰帝國的太子,甚至整個鳳凰神宗。
  日月神宮少宮主夜星寒在鳳橫空面前都是狂傲無忌,傲慢無禮,但在姬千柔面前,卻是一臉的忌憚……這樣的人物,又豈會將一個區區神凰太子放在眼中。也或者……整個天玄大陸,壓根沒有人能被他放在眼中。
  鳳橫空和鳳非煙等人的臉色再次一變,鳳熙銘更是面色抽搐,一張臉青紫的像是剛剛吞了一坨熱乎乎的大便,憋悶的幾乎要吐血。但,他就算有膽子反駁古蒼真人,也絕無膽量去反斥姬千柔……這個世上唯一一個能讓鳳橫空談之色變,避之唯恐不及的恐怖人物。人們看到的只有他的妖邪,但他卻不止一次的從鳳橫空那里聽說過他得恐怖與殘忍。
  凌杰、花銘海直聽的全身舒爽,恨不能仰天大笑兩聲,這可不是來自普通人得嘲諷,而是圣地之人的嘲諷,他們頓時開始覺得這個看上去讓人驚悚的妖人都變得可愛起來,他們的周圍更是暗笑聲一片。
  鳳熙銘的話也的確是可笑之極,漏洞百出。那兩個驚駭全場的炎技,燃燒的分明都是鳳凰炎,所釋放的鳳凰威壓,也遠在鳳凰頌世典之上,怎么可能是其他什么火焰玄技可比擬!退千萬步講,就算這世上真的有可超越鳳凰頌世典的火焰玄技……云澈剛才籠罩全身的,可是清清楚楚,釋放著讓人心悸威壓的鳳凰之影,只要不是瞎子都看的清清楚楚!
  所以,鳳橫空和鳳非煙等人縱然無比不想承認,但也沒有出口,因為在鐵一般的證據面前,他們若是開口否認,只能是讓人低看的笑話……鳳熙銘也才不得不硬著頭皮來當這個炮灰,但結果,顯然是凄慘的……被夏元霸和姬千柔一人潑了一臉狗屎。
  鳳熙銘已是半個字都說不出來,整個鳳凰神宗一時之間沒有一個人開口,氣氛陷入一個讓他們憋悶無比的僵局,而古蒼和姬千柔表明態度之后,這個僵局也注定無法被逆轉。如此一來,今日,還有今后,他們都將再也無法光明正大的追殺與控制云澈,他們的不敗神話被徹底打破,他們的天才弟子都被一個人全部完敗,連帶整個鳳凰神宗都被打臉,甚至連他們宗門五千年來引以為傲的鳳凰血脈,也將不再是唯一!
  眼下,別說再打云澈的主意,就連收拾眼前的局面,維護鳳凰神宗最后的尊嚴和顏面都變得極為困難。
  氣氛冷凝之中,鳳橫空在一陣臉色的劇烈變幻后,終于開口,用一種平淡之極的聲音道:“云澈,你當真以為……我鳳凰神宗的年輕一輩之中,就沒有人能將你擊敗嗎!我們鳳凰神宗這一代的年輕一輩中,有一個人,無論是天賦、實力、還是血脈之力,都要完勝你千百倍!”
  鳳橫空的這一開口,讓所有的人頓時愕然。凌坤若有所思,默然一笑,開口道:“哦?鳳凰神宗之中,竟還存在著如此天才?莫非是鳳凰宗主不屑于讓如此天才參加這區區七國排位戰?也或者,出戰的這十個人,在鳳凰神宗之中都不過是很普通的弟子?”
  事實當然不像凌坤所說,鳳熙洛在鳳凰神宗的年輕一輩,的確是最最頂尖的天賦和實力,但鳳熙洛之上,還有一張遠遠超越他的底牌。只是這張底牌對鳳凰神宗來說太過重要,今天之前,鳳橫空從未想過要將之暴露。
  鳳橫空的話一出,鳳凰神宗的幾個核心人物頓時臉色微變,他們都很清楚鳳橫空說的是誰,但他們在臉色變幻之后,卻沒有一個人表示出反駁。
  因為今日之事,看似僅僅是云澈一個人的血脈之事,但其背后,卻關系著鳳凰神宗的顏面、聲望和尊嚴,甚至極有可能影響,甚至威脅到鳳凰神宗的未來……局面到了現在,毫不夸張的說,可謂是鳳凰神宗五千年來最大的危局……
  所以,今日的局面就算是注定無法徹底逆轉,但就算要亮出底牌,也必須要扳回一城!!至少,要讓全天下人知道,就算世上又出現了另一個鳳凰傳承,也絕對無法強過他們鳳凰神宗!這是五千年鳳凰神宗,絕不容易被踩踏的最后底線!!
  鳳橫空沉著眉頭,轉過頭來,目光落在身邊鳳雪的身上,看著自己唯一的女兒,他原本低沉的目光不自覺變得柔和,就連心境,也頓時平和一些。他暗中嘆息一聲,輕聲道:“雪,父皇知道,你最不喜歡的,就是與人相爭。但是今天這件事的結果,對我們宗門來說實在太重要,關系著我們鳳凰神宗整整五千年的榮耀與尊嚴,所以……請你幫父皇這個忙,好嗎?”
  鳳橫空的聲音有些艱澀,更多的是不愿和愧疚。或許這個世界上,也唯有鳳雪能讓他如此。
  不僅僅是因為鳳雪是他最珍愛的女兒,她更是整個鳳凰神宗,乃至整個神凰帝國的靈魂。
  “……”鳳雪沒有言語,在短暫的沉默之后,她輕輕的站了起來。而就是這么一個簡單的動作,卻瞬間吸引了全場所有的目光和注意力,人們都呆呆的看著她的身影……隨著目光在她身上的停留,每一個人的眼神從驚訝,不受控制的變得癡迷,仿佛自己的靈魂都被吸附到了她的身上,隨著她每一個細微的動作而搖曳顫蕩。
  “是,父皇。”鳳雪柔柔的回答,唇間的每一個字,都悅耳輕靈的宛若天外仙音。
  古蒼真人、凌坤、姬千柔的臉上都閃過一抹驚訝,夜星寒的雙目更是死死的盯在了鳳雪的身上,釋放著餓狼一般的光芒。人們都是瞪大眼睛,癡癡呆呆的看著鳳雪輕輕緩緩,安安靜靜的走出坐席,宛若一個仙子,輕盈曼妙的移動著雪蓮玉足,踩著夢幻飄渺的云端。
  鳳橫空說的那個人……那個還在鳳熙洛之上的人……難道是……她……是雪公主!?
  這……這怎么可能?美麗如童話、如仙子、如夢幻的鳳雪,又怎么去和“強大”二字聯系起來。鳳熙洛雖然慘敗在云澈手中,但他的實力,卻是有目共睹,足以讓五國的這些頂尖玄者徹底自慚形穢。溫婉。仙柔如白雪的雪公主,怎么可能在實力上還要超過鳳熙洛……
  她不是個女孩,而且今年才僅僅只有十六歲而已!
  鳳雪的身上沒有半點的玄力氣息。全場之中,下至最弱的六國觀客,上至最強的古蒼真人,都絲毫感覺不到她身上有半點玄力的存在,完全就是一個柔柔弱弱的少女。
  在人們的驚訝和恍惚之中,鳳雪已是站在了云澈的身前,與他正面相對。只是,她可以看清云澈的面孔,云澈卻無法看到她那張足以讓天地失色的仙顏。
  云澈沒有想過,自己再次和鳳雪相對,竟是在這種情境之下。他有些發怔的看著鳳雪,嘴唇蠕動了好一會兒,才有些艱澀的低喊了一聲:“雪……”
  面對強大無比的鳳凰神宗,他可以凌然不懼,強橫以對。但面對鳳雪,他所有的氣勢,都完全的消失,神情、眼神、內心之中,都是深深的愧疚,還有一絲惶恐……一種雪會因為他的欺騙而傷心,甚至哭泣的惶恐。
  她救了他的命,讓他有了一個最為安全的療傷之地,給予他最純真無暇的信任,教給了他鳳凰頌世典……但是他給予她的,卻是一個又一個欺騙。虛假的身份,虛假的名字,虛假的目的……他用她救下的性命、傳授的鳳凰頌世典,去對付她的父皇,和她生長的鳳凰神宗……
  云澈默默的呼了一口氣,看著眼前的倩影,用更輕的聲音道:“雪……對不起……”
  鳳雪依舊沒有回答,而是忽然伸出了白玉般的小手,掌心朝向著云澈的胸口。
  云澈沒有動作……哪怕鳳雪忽然出手向他發動致命攻擊,他或許會法抗,但一定不會發擊。
  呼!!
  一股輕柔的風輕輕吹拂,赤紅色的鳳凰炎在她身上緩緩燃起,火焰并不狂暴,也并不熾熱,但卻無比的深邃。比之云澈見過的所有鳳凰炎都要深邃的太多。
  鳳凰炎緩緩升騰,逐漸的蔓延了鳳雪的全身,這時,她的眉心部位,一點金色的光芒閃耀而起,絲絲縷縷的金芒透過鳳玉琉璃,照射入云澈的眼中,讓他精神猛的一震。與此同時,鳳雪一直完全隱匿的氣息,也在這時釋放而出。
  那一瞬間,四大圣地的人全部一臉駭然。
  “什……什么!!”凌坤一下子站了起來。
  “哦?”姬千柔柳葉般的雙眉瞬間傾斜成兩把眉劍。
  “這……”就連古蒼真人的臉上,也分明是震驚一片。
  夜星寒的眼睛圓瞪,然后竟越瞪越大,其中所釋放出得眸光,也狂烈的如同火焰一般,他雙手死死抓著座椅扶手,口中發生完全失控的低吼:“這神奇的血脈……這完美的身體!!這簡直是世上最完美的爐鼎!!”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