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451 平靜的前奏

蒼風國,帝王宮。
  此時的蒼萬壑滿面紅暈,眼神恍惚,雙手劇烈發顫……劇烈到了帶動整張桌子在隱隱顫動。
  就在剛才短短不到一刻鐘的時間里,他先后接到了伽羅國、天香國、黑煞國、葵水國、滄瀾國來自十萬里之外的傳音和玄文信息。而這些需要耗費極大代價才能完成的十萬里傳音,竟都是由這五國的國主親自傳來!傳音之中,這五國帝王都用著一種熱情熱切,甚至近乎討好的語氣對他各種慰問,然后表達出自己想親自前往蒼風國拜訪蒼風皇室的強烈渴望,小心的詢問他近期可否有時間。
  五國都是如此。
  而在以往,這五國帝王別說主動來訪,就算是蒼風國盛情邀請,也根本都不屑于理會,頂多排個地位不上不下的臣子來應付。偶爾的六國帝王相對,其他五國對于蒼風國帝王,也基本都是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
  而今天,五國帝王竟是爭先恐后的親自聯系他,甚至唯恐晚了,不惜用十萬里傳音。
  直到滄瀾國告訴他,蒼風國的云澈,在七國排位戰上,取得了史無前例的首位。
  不是第二位,而是首位!!擊敗神凰帝國后的首位!
  蒼風國的名字,歷史上第一次,在排位之上,橫在了神凰帝國的上方!
  蒼萬壑坐在那里呆了很久,他最清晰的感覺……就是自己在做夢。五國帝王那幾乎巴結的反應,無一不是在證明這個夢幻般的事實。但他卻依然怎么都不敢去相信,因為那實在太夢幻,太不真實……比之天方夜譚還虛無縹緲。
  云澈的實力,的確很強很強,但凌天逆都足以重傷。
  但那是神凰帝國,鳳凰神宗!!
  更何況,他比誰都清楚,云澈是獨身一人去參賽!而上午他得到的消息,分明是七國排位戰賽程縮短更新,所有對戰都是群體對戰!
  如果傳來的消息說云澈代表蒼風國取得了第二位,他會相信。但戰勝神凰帝國取得首位……只能讓他以為在夢中還沒有醒來。
  一個急促的奔跑聲從外面傳來,很快,他的貼身太監幾乎是連滾帶爬的沖了進來,跨過門檻時,狠狠的摔了個狗吃屎,他卻來不及站起,直接撲倒在那里,嘶啞著嗓子吼叫道:“皇上!驚天之喜……驚天之喜啊!神凰帝國那邊傳來消息……這屆七國排位戰,我蒼風國的駙馬,以一人之力戰勝神凰帝國年輕一代的第一人,然后又擊敗九個中期王座的聯手,奪得了首位……這個消息,奴才已經過十幾次確認,千真萬確……千真萬確啊!!”
  蒼萬壑站起身來,臉色通紅似血,哆嗦著嘴唇,卻是已經激動的一個字都說不出來。當初云澈代表蒼風皇室取得蒼風排位戰首位時,他激動萬分,但七國排位戰和蒼風排位戰,那是截然不同,宛若天地之別的兩個概念。蒼風排位戰的戰績,讓蒼風皇室在蒼風國重奪曾經的尊嚴,而若是今天的消息是真的,那么,完全是將整個蒼風國的名字,懸掛在了天玄大陸的最高處!是蒼風國千年歷史,從不敢奢望的幻夢。
  坐在一側的蕭烈則比蒼萬壑要平靜很多,他開口問道:“云澈在那里可否因鳳凰血脈的事受到刁難?”
  那個太監馬上激動的道:“賽場上,駙馬的確因為鳳凰血脈的事,和神凰帝國起了很大的沖突。但是,神凰皇室的雪公主親自證明駙馬的血脈并非出自鳳凰神宗,而是另外的鳳凰傳承。神凰皇帝也已當場承諾今后絕不會再因血脈的事而針對駙馬,所以……是驚天之喜啊!”
  “好……好!”蒼萬壑緩緩的點頭,已是激動的淚盈眼眶,他邁動腳步,走到蕭烈面前,激動的完全失去了帝王儀態:“蕭前輩,你真是培養出了一個蒼天驕子啊……我蒼風能得云澈,何其有幸!”
  “馬上.將此事以最快速度宣告全國!另外傳令下去,即日起全國大赦,所有國民免于賦稅三年!”
  “速傳旨秦府主,讓他即日謀劃興建更多分支玄府之事。”
  “準備下月送往五國的國禮全部取消!”
  “馬上準備酒宴,朕今天要好好的暢飲一番,哈哈哈哈……”
  “晚輩云澈,見過古蒼前輩,感謝古蒼前輩先前為晚輩執言。”云澈向古蒼真人行了一個恭敬的晚輩禮。
  古蒼真人全身毫無氣息,看上去不過就是一個普普通通,面相和善的白發老者,一個玄者和他擦肩而過,絕不可能想到,他竟會傳說之中,站立于整個大陸之巔的帝君。他不但毫無玄力氣場,而且神態間也絲毫沒有傲氣與威凌,反而是一身讓人折服的正氣。
  古蒼真人近距離打量著云澈,微笑著點頭:“很好。不但天賦和實力驚人,氣勢、氣魄更是絕對同齡人可比。沒想到,一向弱小的蒼風國,這一代,竟誕生了兩個如此驚人的怪胎。”
  “謝古蒼真人夸獎。”云澈微笑道。
  聽到古蒼真人夸贊云澈,夏元霸簡直比夸獎自己還激動,連忙道:“我姐夫真的非常的厲害!將來一定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最了不起的人。”
  “呵呵。”古蒼真人溫和而笑。云澈讓他驚嘆,而夏元霸對云澈的感情,他更是已經看的清清楚楚。一個人的性格本該是難以改變的,但夏元霸在云澈面前的樣子,和他所熟知的夏元霸全然不同,簡直就像是個兩個人。
  “云澈,明日的太古玄舟之行,你可有興趣?”古蒼問道。
  云澈點頭:“坦白說,晚輩很想上去看看……雖然,此行或許會有風險。”
  “嗯。”古蒼真人緩緩點頭,他自然知道云澈所說的“風險”是什么。雖然鳳橫空已當眾承諾不會再針對云澈鳳凰血脈的事,但是,若說鳳凰神宗完全放下了這件事,估計誰都不會相信。古蒼真人主動開口道:“既然如此,今夜便和我們住一個庭院如何?”
  夏元霸眼睛一亮,連忙道:“對對!鳳凰神宗有事先給我們安排院子,姐夫就和我們住一個院子吧,我有很多話想和姐夫說。”
  云澈沒有猶豫,直接點頭,他也有很多的問題想要問夏元霸,而且和古蒼真人住同一個庭院,他便全然不用擔心夜里會遭到鳳凰神宗的暗算:“那晚輩恭敬不如從命了。”
  “太好了!”夏元霸直興奮的手舞足蹈:“那我們現在就回去吧,姐夫,我可有太多問題想要問你,比如你是怎么從天劍山莊里出來的,姐姐他現在怎么樣了,你為什么會變得這么厲害,還有還有……”
  云澈剛要回答,他的視線,忽然在人群中看到了凌杰的身影,還有他身邊正和他交談的那個人……
  “前輩,晚輩先失陪一下。”
  云澈立即轉身,快速走了過去。
  “小杰!”走近之后,云澈喊了一聲。
  凌杰“嗖”的回頭,眼睛猛的一亮,興奮的沖了上來,雙眼直放精光:“老大!哇哇哇啊啊!你今天實在是太帥了,簡直要帥炸了……額,話說,老大你怎么會在這里?”
  “這個問題應該是我問你,你怎么跑這里來了。”云澈反問道。
  “嘿嘿,”凌杰抓了抓額頭:“其實在老大離開皇宮后第二天,蒼風皇帝就對外宣布了你代表蒼風國前往這里參加七國排位戰的事。一得到這個消息,我就決定來了……我果然沒有來錯!老大,你知道嗎!你現在已經不僅僅是蒼風的神話,而是整個天玄大陸的神話!”
  凌杰為了他,不惜只身十萬里來到這里,在賽場上,冒著被鳳凰神宗盯上的危險,也依然拼命的為他吶喊造勢,甚至質問鳳凰神宗,這都讓云澈心中感動。他伸手拍了拍凌杰的肩膀,然后看向花海,臉色一陣古怪。
  他奇怪的不是花海這毫無技術含量的易容,而是……這倆人是怎么混到一塊去的!?
  “咳咳,”花海托了托下巴,一本正經的道:“云老大,我之前服你,是因為你能逮住我,還救了我妻子,現在嘛……我煙小花對你的崇拜簡直就如……”
  “你們要小心一些。”云澈直接把花海的話打斷,一臉慎重的道:“你們之前一直在坐席上起頭為我吶喊,有被鳳凰神宗盯上的可能。如果萬一鳳凰神宗找你們麻煩的話,記得馬上傳音給我。”
  “切,我會怕區區鳳凰神宗?”花海一臉的不屑,在他眼里,鳳凰神宗就是一群只配在他屁股后面吃灰的貨。
  凌杰拍拍胸膛,毫不在意的道:“老大放心,我外公可是天威劍域的正式長老,只要我亮出這個身份,他們才不敢拿我怎么樣。”
  “啥?你外公是天威劍域的,還是長老?”花海直接瞪眼,然后一臉的悲憤:“你一個愣頭愣腦,還弱的掉渣的小子,居然都有個這么厲害的靠山!這個世界實在太不公平了!”
  “你外公?”云澈的臉上也露出訝異。
  凌杰點了點頭,道:“母親當年在父親和外公之間,選擇了父親,惹的外公大怒。前些日子,父親母親,帶著大哥和我,一起去了天威劍域,見到了外公,母親和外公的矛盾才終于化解。額……外公好像還蠻喜歡我的,還說會親自教我完整的天威絕劍,嘿嘿。”
  云澈的眼神一時之間變得有些復雜,他點了點頭,對凌杰淡淡一笑:“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一些了。明天要上玄舟,我需要早些去做準備,就先不陪你們了。小杰,你可以在神凰城多停留幾天,在探索完太古玄舟后,我和你一起回蒼風。”
  “好!!”凌杰興奮的答應著。
  “可以的話,這幾天幫我照顧一下小杰。”云澈向花海道。
  “沒問題!照顧這么一個柔柔弱弱的小弟弟,簡直不費吹灰之力。”花海信誓旦旦的道,剛一說完,就惹來凌杰一頓反駁和鄙視。
  云澈笑了一聲,轉身回到了古蒼真人那邊,和古蒼真人、夏元霸一起直接走向鳳凰城的貴客庭院方向。
  花海轉過去頭,臉上所有的表情在一瞬間完全收斂,變得凝重起來……
  看起來,他似乎和天威劍域有著什么矛盾……不對!應該是仇恨,而且,是那種非報不可的仇恨!
  回想著凌杰在提起天威劍域時云澈那一剎那的目光變化,花海久久沉吟。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