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5)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5)      第1127章幻夢(06-25)     

逆天邪神462 自轟霸皇覺醒下

“那是什么?”正要上前給夏元霸致命一擊的鳳非煙停住腳步,疑問道。
  忽然從夏元霸胸口閃耀起的金色光芒讓夜星寒微微一怔,隨之忽然間臉色大變,就連一直懶洋洋瞇起的眼睛,也一下子瞪到了最大,甚至瞬間盈.滿了深深的驚恐:“霸……霸皇神脈!!”
  “霸皇神脈?什么意思?”鳳非煙扭頭看向夜星寒,疑惑的道。霸皇神脈的傳說,只存于圣地的記載之中,鳳非煙雖然是鳳凰神宗的大長老,也是從來沒有聽說過。
  在他臉轉向夜星寒時,也自然看到了他劇變的臉色,心里頓時一咯噔,然后快速回首重新看向夏元霸……而就在他的目光再次落在夏元霸身上時,他的瞳孔猛的一縮。
  原本奄奄一息,眼看著就要喪命的夏元霸竟在這時緩緩的站了起來,金色的光芒從他的胸口部位快速的蔓延,逐漸的籠罩他的整個身體,讓他身軀、手臂,甚至頭發,都變成了灼眼的金黃色!而當這種金色蔓延至他的左臂位置時,光芒忽然變得強烈,隨之驟然延伸……一剎那,他原本缺失的手臂連同手掌,竟一下子長了出來!!恢復的完完整整。
  “什……什……什么!?”鳳非煙的一雙眼球差點驚的炸裂,這絕對是他這輩子見過的最驚恐,最無法相信的一幕。
  不僅僅是斷裂的手臂,隨著金色光芒的蔓延,夏元霸全身的傷口都在以極快的速度愈合,短短幾息之間,他全身上百道大大小小的創傷全部消失不見。他站直身體,睜開了眼睛……一雙眼瞳,赫然也是灼眼的金黃色!從他的肌肉,到他的血液,到他的頭發,到他的眼瞳……全身上下,無一處不是金色!
  這見所未見,連聽都沒有聽說過的異變,讓鳳非煙的表情驚駭到了如同見到了傳說中的魔神降臨,他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顫聲道:“少……少宮主?這是怎么回事?這難道是皇極圣域的某種……特殊玄功?”
  他說完之后,卻沒有得到夜星寒的回應,他一轉頭,赫然發現,剛剛還在身側的夜星寒已是在數百丈之外,而且正以驚人的速度逃竄著……那個速度,幾乎已超越了一個中期霸皇所能達到了的極限!而他剛才被夏元霸不可思議的變化所震懾,居然都沒有發覺夜星寒已狂逃而去。
  而他逃竄而去的方向絕不是云澈和鳳雪之前離開的方向,而是遠離夏元霸的反方向!
  鳳非煙雖然完全不明白夏元霸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也不明白夜星寒剛才的喊出的“霸皇神脈”是個什么概念,但他就算是個傻子,也該明白能讓夜星寒嚇破膽的,該是多么恐怖的存在。他退后一步,猛的提氣,便要全力逃離……但隨之他身體一顫,腳步卻是沒有移動半分。
  因為那一個瞬間,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忽然被一股龐大到無法形容的氣息死死鎖定,一股蒼茫、強橫、沉重到極點的威壓,就如萬座疊加在一起的山岳,狠狠的壓在了他的身上,讓他這個強大的八級霸皇全身一動都不能動……他感覺到在這種龐大的力量之下,就連周圍的空間,還有蒼穹和大地都被徹底的封鎖。
  這是……什么力量!
  不可能……不可能!他明明就要死了!他明明只是個油盡燈枯,被打個半死的中期霸皇,怎么可能會擁有這種的力量氣息……怎么會發生這種事!
  無盡的震驚和恐懼充斥了鳳非煙的心魂,任憑他瘋狂運轉全身的玄力,都無法移動半分……那種感覺,就如被釘在了鐵架之上,隨時待死的囚徒!他只能瞪大越來越驚恐的眼睛,看著全身金色的夏元霸,瞳孔時而放大,時而收縮。
  夏元霸臉上痛苦的神情全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平靜,平靜的看不到一絲感**彩的存在。他的一雙眼瞳是完完全全的金黃色,純粹的看不到瞳孔的存在。緩緩的,他抬起了自己的右拳……
  嘶!!
  空間被一道金芒粗暴的撕裂,夏元霸的黃金身軀,也出現在了鳳非煙的身前……鳳非煙的眼睛死死的瞪大,無數的血絲如龜裂的一般快速布滿了他的一對眼球,緩緩的,他垂下頭部,開始渙散的目光,清楚的看到了一雙粗壯的黃金手臂,完完全全的沒入了他的身體之中……他比精鋼還要強硬無數倍的身軀,在他的黃金手臂面前,就如豆腐一般被洞穿。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這是鳳非煙在人世上最后的聲音,夏元霸的臉上一片漠然,他嘴唇未動,聲音卻從喉嚨中低沉的溢出:“你這等卑賤的生靈,居然也敢觸怒于我……死!!”
  狂暴的力量在鳳非煙的體內爆發,一瞬間將他的內臟和玄脈完全摧毀,隨之“砰”的一聲,鳳非煙整個身軀直接爆開,散起漫天的碎肉血水,最遠的,被炸裂到數百丈之外……別說全尸,連一根完整的手指都沒有留下。
  血液一沾染到夏元霸金黃色的身軀,便瞬間消失,就連他的整只右臂都毫無血跡。他的手臂緩緩垂下,冷漠的目光看向了夜星寒逃去的方向,但卻沒有去追趕,高大的身軀就這么直挺挺的向前倒下……
  噗……夏元霸重重撲倒在地,身上的金色光芒也全部消失,那股讓天地都屏息的威壓也在他倒下的那一刻全部消散。
  夏元霸倒下的身軀一動不動,就連抽搐的力氣都完全失去。一直過了好久,他的手指才輕微的動了動,手臂一點一點的向上……這個對一個嬰兒來說都簡單之極的動作,他卻是用了整整幾十息的時間。終于,他的手掌抓到了脖頸上掛著的那塊玉石,然后用盡全部的力量將之捏碎。
  錚!!
  破碎的玉石閃耀起一抹淡淡的微光,然后迅速在夏元霸的身上帶起了一個小型的玄陣,隨著玄陣的旋轉,夏元霸的身軀隨同玄陣在一瞬間消失在了那里。
  周圍變得安靜下來,但空氣中蘊含的濃烈血腥味卻是久久不散。千丈之上的高空,一個雪白的人影收回目光,發出一聲低吟:“霸皇神脈?真是不得了……哦?”
  就在夏元霸消失后的下一刻,之前遠逃的夜星寒也極速的折返。顯然,在夏元霸忽然爆發的氣息消失之后,他也就沒必要再繼續潰逃了。
  夜星寒的速度快若流星,轉眼之間便已回到了之前的地方,他的樣子看上去還是有些驚魂未定,陰寒的目光掃視四周,看到的只有滿地的血跡和破碎不堪的殘肉,而這些碎尸上還殘留著鳳凰血脈的微弱氣息,證明著鳳非煙已經死了……而且死的徹徹底底,凄慘無比。但他不確定這些殘碎的尸體之中有沒有夏元霸的。而想到夏元霸之前為了逼出霸皇神脈中的力量而不惜自轟,而現在又找不到他的身影……那么,十之八.九,他也已經葬身其中。因為強行喚醒霸皇神脈的力量,無異于自殺,極有可能讓自己爆體而亡,就算不死,也不可能有逃走的力量。
  “竟然……出現了傳說中的霸皇神脈!”夜星寒面孔因后怕而抽搐,如果不是他聽說過霸皇神脈的傳聞,瘋狂逃離,那么現在慘死的或許就不是鳳非煙,而是他。
  “也難怪古蒼那個老家伙對這個人這么看重……如果他沒死,待他成長起來,皇極圣域的地位將是更加不可撼動!還好他已經死了……父親他們如果知道我無意間弄死了皇極圣域一個暗藏的底牌,一定會對我大加贊賞!”
  夜星寒自言自語一番,在確定夏元霸只有已經死亡一種可能后,他完全的放下心來,至于鳳非煙……雖然有那一點點可惜,但他的利用價值也壓榨的差不多了,而且也已經幫他達成了最大的目的,死了倒也無所謂了!
  夜星寒目光轉向云澈和鳳雪之前遁去的方向,冷笑一聲,玉扇一收,整個人如流光一般沖去,速度至少是云澈的五六倍,在身后卷起著呼嘯狂暴的颶風風暴。
  鳳凰城。
  鳳熙辰時而仰頭看著上空已開啟的太古玄舟,時而來回踱步,整個人焦躁不安到極點。七國排位戰之后是探索太古玄舟,所以鳳橫空沒有閑暇理會他的事,但他很清楚在太古玄舟探索完畢后,鳳橫空一定不會輕易饒恕他,而從昨日傍晚到今天上午,他也感覺到其他皇子,甚至普通鳳凰弟子的看向他的目光都帶上了各種異樣。
  這時,就在他的前方,忽然玄光閃動,一個小型玄陣憑空出現,隨之玄陣之中,出現了一個格外健壯的人影。
  “什么人!”
  煩躁中的鳳熙辰心中一驚,厲聲喝道。但馬上,他便發現忽然出現的這個人影眼睛緊閉,毫無動靜,而且面孔蒼白之極,氣息更是微弱無比,簡直和死人都差不了多久。他向前兩步,一眼便認出,這分明是皇極圣域古蒼真人帶來的那個弟子!
  鳳熙辰剛才的那聲呼喝,讓守在外面的兩個人護法快步沖了進來,看到夏元霸,他們驚聲道:“這……這不是古蒼真人的那個弟子嗎?他今晨明明上了太古玄舟,怎么會在這里,而且看上去像是受到了重傷。”
  夏元霸的氣息微弱的嚇人,隨時都有可能斃命。若是古蒼真人的弟子死在鳳凰城,那事可就大了。鳳熙辰額頭上冷汗直冒,急聲道:“快!快帶他去丹房!吩咐萬愈長老無論花費多大的代價都必須救活他!這可是古蒼真人的關門弟子,要是他死在這里,皇極圣域怪罪下來,你們兩個就等著頂罪陪葬吧!!”
  “是……是!”那兩個護法全身一僵,然后慌忙答應,戰戰兢兢的抬起夏元霸,直沖丹藥房而去。
  開始惡補更新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