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0)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0)      第1127章幻夢(06-20)     

逆天邪神478 蒼月女皇

冰炎脫離了云澈的手掌,附著在了石門之上,沒有力量轟鳴聲,也沒有鳳炎和冰夷的爆,就連半點聲響和力量釋放的光芒都沒有,就那么無聲無息的緩緩熄滅,消失。
  而冰炎所附著的石門部位,多了一個足有拳頭大小的凹陷!
  這個凹陷向內呈現著無比之規則的半球狀,其中平整光滑到了極點,堪比最完美無暇的鏡面,就像是用世上最精湛的工藝打磨出來的一般。
  看著近在咫尺的凹陷,云澈的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之前,他開啟煉獄,使用最強攻擊,甚至震斷了龍闕,才打出半個指甲大小的缺口,讓他只是看到了一絲從這里出去的曙光,而現在,冰炎所創造的奇跡……卻是讓他幾乎已經清楚看到了自己走出這里的那一天!
  “很好!”云澈興奮的攥緊雙手:“這樣的話,頂多幾百次,就可以轟出一個足夠大的缺口!”
  云澈再次張開雙手,燃燒鳳炎,凝結冰夷,但一次,融合還未開始,他的大腦便是一陣眩暈,玄脈之中也泛起深深的乏力感。玄力和精神力的反應讓他猶豫一番后,收起了鳳炎和冰夷,然后閉目凝神,全力的恢復起玄力和精神力。
  半天過去,云澈的玄力和精神力也總算恢復巔峰狀態,開始重新融合起冰炎。這次,融合的時間似乎比上一次要稍微短了那么一些,隨著他把冰炎轟向石門,位置便是之前所造成的那個凹陷。頓時,隨著冰炎無聲無息的吞噬與毀滅,之前那個拳頭大小的凹陷在寬度和深度上都明顯的擴大,但依然光潔如鏡,毫無粗糙和菱角。
  在這個已禁錮了他十八個月的地方,他唯一要做的就是脫離這里。接下來的時間,云澈基本全部用來融合冰炎和恢復玄力與精力上。每天都在重復著相同的動作和流程……不知不覺間,他融合冰炎的度越來越快,從最初的一天最多融合兩次,但一天三次,再到一天四次……五個月之后,極限狀態下,已經能夠一天勉強融合整整五次之多!
  比之最初,無論是融合所需要的時間,還是玄力與精神的消耗,都下降了數倍。
  而且這個過程,他的玄力和精神力也被很大幅度的淬煉著……
  天玄大6,蒼風國。
  此時,距離云澈葬身太古玄舟的消息傳來,已經過去了整整兩年。云澈在太古玄舟中掙扎的同時,蒼風國也早已變得大亂不堪,硝煙四起。
  蒼風國國都,蒼風皇城。
  “女皇陛下,大事不好了,新月城已完全淪陷,慕容城主和鎮淮大將軍相繼戰死,新月玄府的一部分弟子自組織起來抵抗……也全部戰死……現在,新月城蒼火域厚土境……已全部失守……”
  噩耗傳來,讓在場所有人都勃然變色。蒼風府主東方休驚聲道:“怎么會這么快!新月城那邊,不是有整整四十萬守軍嗎!”
  “回東方府主,昨日神凰帝國的攻城隊伍中忽然多了四個鳳凰神宗的強者,他們據說都是霸玄境的強者……四十萬守軍,一大半,是死在他們的鳳凰炎下……半個新月城,也已被燒成廢墟了啊!”那個滿身是傷的士卒一邊說著,已是嚎啕大哭。
  四個霸皇……
  在場的無不是在蒼風國有著極高權利的人物,但在這樣的消息之下,依然是驚的面無人色,全身冒汗,心中甚至生出絕望之感。他們的目光,全部聚焦在了蒼月的身上。
  蒼月一身金衣,頭戴紫金冠,站在城樓之上,眺望著南方,似乎看到了來自遠方的無情硝煙。她的面色威嚴依舊,美眸一片平靜,新月城失陷的消息似乎沒有對她造成絲毫的影響。
  她已不再是那個溫婉柔弱,生命里只有云澈的蒼月公主,而是手掌蒼風最高權力,在戰亂之中引領著所有蒼風子民的蒼月女皇。
  她轉過身來,鳳目掃過眾人,聲音平淡如水:“眾位,新月失陷一事,你們可有話要說?”
  眾將面面相覷,卻是沒有一個月站出來言語。神凰帝國實在太強大,蒼風國與之相比,國力懸殊到了基本可以稱作是天壤之別,和神凰帝國的交戰根本不能被稱作戰爭,而是一面倒的屠殺與碾壓。從神凰帝國突然入侵到現在才不到兩年的時間,蒼風國過一半的疆土失陷,最重要的五個主城也已全部陷落,用不了多久,它們就會攻到蒼風皇城之下……不要說現在的蒼風國,就算是再強大十倍的蒼風國,也基本不可能有抵擋的可能。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的謀略和戰意,都是無用的虛妄。
  死一般的沉寂之中,終于有一個人忍不住,起身喊道:“皇妹!這場仗,我們根本不可能打贏的,所有的抵抗,除了徒增傷亡,根本毫無意義!神凰帝國已是大軍壓境,用不了多少就會兵臨蒼風皇城,我們現在及早投降,平息這場戰爭,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說話的人,正是二皇子蒼夜……不,隨著蒼月登基為帝,他現在的身份也已經是親王。他的話一出,在場一些將領的臉上頓時露出憤怒……而這些,僅僅是一小部分,絕大部分人的目光卻是閃爍起來。因為蒼夜說出了他們憋在心里已久,卻不敢說出的話。
  “放肆!”蒼月一聲怒斥:“國難當前,新月城陷,你非但不心系國危,怒恨神凰,反而當眾喊出投降這等恥辱之言!你真是太讓本皇失望了!”
  蒼夜看了一眼周圍眾人的反應,咬了咬牙,厲聲道:“皇妹!神凰帝國有多強大,蒼風國在幾年后還是否存在,我們都心知肚明!所謂的抵抗,根本毫無意義!如果我們投降,主動迎接神凰軍,戰爭可以馬上停止,神凰帝國收納我們蒼風國后,不但可以讓我們活命,還會給予我們不低的身份……”
  “住口!”蒼月女皇柳眉斜起,勃然大怒:“蒼夜!你身為皇室親王,竟說出如此大逆不道,不知廉恥的話來!你難道忘了神凰**是如何在我蒼風疆土上肆虐?你難道忘了多少的蒼風子民為了捍衛疆土而失去生命?你難道忘了父皇是怎么死的……如此國仇家恨無數英烈尸骨面前,你竟然如此貪生怕死,甘為亡國之奴……”
  蒼風胸口劇烈起伏,顯然失望憤怒之極:“念你初犯,本皇暫且忘記你剛才的話,如果你再敢說出半點喪我皇室尊嚴的言語,本皇絕不饒你!”
  被蒼月當著所有重臣之名如此怒罵,蒼夜的臉色一陣陰暗,他咬著牙,不甘心的吼道:“皇妹!本王絕不是貪生怕死,而是為了我蒼風皇室,為了在場所有人的身家安危,為了整個蒼風國啊!神凰國所到之處,各大宗門紛紛投誠,就連蕭宗這等宗門都主動迎接,極力表忠……有命才有一切,能忍的一時之辱才是大丈夫……而且皇妹你現在是蒼風之帝,只要你主動投降,說不定神凰皇室還會依舊封你為蒼風之主,否則,你就只有死路一條。命運天差地別……皇妹,你真的不要再執迷不悟了!”
  “混賬!”蒼月女皇徹底大怒,威嚴的目光變得冰冷刺骨:“來人,將蒼夜給我押下城樓,當眾問斬!”
  蒼月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頓時十幾個老臣慌忙站了出來,但他們還未來得及開口,蒼月便已冷冷的道:“誰敢求情,一并株連!”
  兩個金衣侍衛頓時飛身而上,將蒼夜牢牢押住,向后拖去。蒼夜絕沒想過蒼月竟然真的要斬他……他畢竟是蒼月的親生哥哥,蒼風皇室的親王。他一邊掙扎,一邊嘶聲吼道:“你……你敢殺我?我可是蒼風親王,是你的皇兄……我所有的話都是為了皇室血脈著想,你憑什么殺我……你若殺我,怎么對得起死去的父皇!”
  “本皇若不殺你,才是對不起父皇,對不起我蒼風皇室列祖列宗!我蒼風皇室出了你這等貪生怕死,甘為人奴的敗類,簡直是恥辱……不用拖下去了,現場即刻斬!!”
  “皇妹……你……等等,皇妹……啊!!”
  哧……
  隨著金衣侍衛利索無比的手起刀落,蒼夜的頭顱在眾人的目光之中從脖頸上飛起,灑血飛出,然后砰的落地,拖著猩紅的血跡咕嚕嚕的滾出很遠。
  每個人的喉嚨都重重的“咕嘟”了一下,那些走出來想要為蒼夜求情的人慌不迭的后退,雙腿一陣顫。蒼月登基之后,蒼風玄府在東方休的引領之下完全效忠于她,掌控著蒼風玄府的力量,又是帝王的身份,也就等同于掌握著最高的生殺大權,縱然蒼夜是親王,她要殺,也無法敢阻攔和不滿。
  “蒼風可以轟轟烈烈的覆滅,但絕不會屈辱的茍活!蒼風滅,本皇死,只要本皇有一口氣在,就誓與神凰帝國死戰到底……你們,可還有人要投降?”
  蒼月女皇的目光掃過每一個人,聲音帶著沉重的威凌和淡淡的殺氣,隨著她聲音的落下,在場上百重臣全部慌忙跪下,噤若寒蟬,再無人敢提“投降”二字。
  東方休站在最前方,默默的看著蒼月女皇,心中一聲長嘆:他長伴蒼萬壑身側,蒼月可以說是他看著長大,在皇室這種四處透著硝煙的地方,她的心靈卻是如一汪清澈的靜水,一朵柔軟的嬌花。她厭惡紛爭,從不以公主身份欺凌任何下人,溫婉善良,不要說殺人,從小到大,就是一只小動物,都從來不舍得傷害。
  她和云澈成婚之后,更是再不過問皇室之事,甚至完全忘記了自己公主的身份,整顆心完全系在云澈的身上,在云澈去了冰云仙宮后,她日日倚窗盼望,不惜向身邊所有的宮女請教,悄悄去學會著各種妻子應該會的東西,只在想著如何能成為云澈最最優秀和完美的氣息。
  如今,卻是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殺伐果斷,威凌天下,有時甚至心狠手辣,冷面無情。曾經的柔婉,全然消失不見。
  兩年前,云澈葬身太古玄舟的消息傳來,蒼月當場昏迷,一病不起,三個月后,神凰帝國三百萬雄軍強闖邊境,大舉進犯,蒼風從此大亂,岌岌可危……又三個月后,蒼萬壑遭遇暗殺,臨終之際,卻是找不到繼承皇位之人……那些皇子平日里勾心斗角,想方設法的在蒼萬壑面前表現討好,做夢都想著能繼承皇位,但那時神凰帝國大軍入侵,蒼風已是必亡之境,又誰愿意當這亡國之.君?躲都來不及。
  而這個時候,還沉浸在云澈葬身之痛蒼月卻是出現在蒼萬壑的床前,以自己柔軟的肩膀,主動抗下了這個亡國之際的重任。蒼風皇室歷史上,從未有女皇帝的存在,但蒼月繼位,所有皇子卻是無一反對,反而長長松了一口氣。
  東方休還記得,那時,蒼萬壑抓著蒼月的手,雙目含淚,輕輕的說了一句:“月兒,苦了你了……”然后便目光定格,老淚滑落,死不瞑目。
  是啊,的確是苦了她了。她同時承受著亡夫之痛,亡國之難……換做普通女子,根本不可能扛的下。但她卻扛下來,繼位之后,她沒再流一滴眼淚,性情也徹底的大變……或者說,國難之前,她不得不變。
  她如今在位一年半,所經歷承受的,比之蒼萬壑在位幾十年還要多。而她如今的威凌和帝王之姿,也已根本不下于當初的蒼萬壑。一言一行,都飽含帝威。
  東方休不知道該欣慰,還是該心痛。
  “封將軍,你立即帶領麾下所有鐵騎向南進軍,同時傳音大漠領主耿萬里,讓他放棄西北,即刻起程向南……日夜兼程,十五日內必須在新月城北的萬獸山脈會合!然后分隱萬獸山脈兩側,待神凰軍到,左右伏擊!”
  “切記!萬獸山脈越是向里,玄獸越是兇猛,所以隱在外圍即可,絕不可深入!”
  提到萬獸山脈時,蒼月的心在顫蕩……因為當年他們互生心意,便是在萬獸山脈的共患難之中。
  “末將得令!”一個身穿銀甲,全身威氣的威武大將出列行禮,然后抬問道:“皇上,耿萬里若要南下,會經過天劍山脈,是否要他再度向天劍山莊求助?”
  蒼月女皇的秀眉猛的一蹩,她目光轉向天劍山莊的方向,聲音冰冷的道:“千年之前,我蒼風先祖,與天劍先祖是生死之交,兩人互相扶持,一掌天下權,一掌天下勢,并相互血誓,共生共亡,若一方面臨滅亡之危,另一方必須傾力相助……當年,我蒼風皇室動蕩,父皇遭奸人下了蠱毒,他們不聞不問,已是不仁不義,但那時皇室并非面臨存亡之危,他們尚可原諒。”
  “而如今,蒼風亡國在際,兩年之間,已向天劍山莊求援九次,甚至不惜卑躬屈膝,他們卻閉起山莊,從不理會。他們既已絕義,我們何須再自取其辱!”
  封將軍緩緩點頭:“末將知道了,末將告退。”
  “等等!”蒼月女皇轉身:“雖已恩斷義絕,但天劍山莊,也的確該再去一趟。”
  蒼月女皇聲音落下,手中已鋪開一張淡金色的絲絹,她指凝玄力,在絲絹上快寫動……
  “無義之恨,漠視之仇,本皇銘記!若此番蒼風未覆,蒼風與天劍再無往恩,永為仇敵!”
  蒼月女皇書寫時并沒有遮掩,稍微近的人都看得清楚她在絲絹上寫了什么。寫完之后,她將絲絹一疊,交到封將軍手上:“派人前往天劍山莊,不用去見任何人,直接將它丟到天劍山脈的山腳之下!無論蒼風此次是存是亡,本皇此言,絕不收回!”
  看著絲絹上俊秀中透著帝威的字跡,封將軍重重點頭,將絲絹收好,快步退下。
  蒼月女皇目送他離開,然后轉過身去,看著遙遠的遠方,沒有人知道她的心里在想著什么。
  “……我是蒼風之女,云澈之妻,縱然身死,也絕不會污了家族和夫君的威名!”
  ,看書之家!唯一網址:
  ()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