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1)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1)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1)     

逆天邪神513 風波將起

.Shumilou.CoM.Shumilou.Co
  臺上兩人的交戰也在這時進入了尾聲,一陣刺耳的撕裂聲中,橙色的玄罡被擊潰,隨之一聲慘叫,一個人影從圣云臺上飛了下來,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臺上,云蕭手持奔雷劍,緩緩的走到圣云臺邊緣,他雖然多少有些氣喘,但神色還算平靜,眉宇之間還隱含氣勢:“云寒哥,承讓了。”
  被擊敗的云家弟子不甘心的一咬牙,從地上站起,默不作聲的離開。
  如今,臺下已不僅僅是一些年輕弟子,長老會,還有三個家族的人也都在臺下。這些年輕弟子在族比大會開始之前便進行比試,自然抱著在長輩面前展示自己的目的,但沒想到,第一個出風頭的,居然是云蕭。
  更沒想到,平時受了欺凌從來不敢反擊的云蕭,竟然隱藏著這么雄厚的實力。
  “哼!這小子……”臺下,看著平時被自己各種嘲笑的云蕭竟然大出風頭,云昊一臉的不爽,他掃了一眼眾長老所坐的位置,冷笑一聲,雙腳一踏地面,飛身而起,落在了圣云臺上,雙手抱胸,好整以暇的道:“云蕭,今天表現挺不錯嘛,來,咱倆切磋切磋。”
  云蕭的眉頭一凝,神情也變得慎重起來。
  云昊和云蕭的實力同為半步霸皇,而且云昊在半步霸皇的境界已停留了四年,而云蕭只有一年而已。再加之云昊擁有玄罡,云蕭之前又連戰兩場,玄力大耗,兩人如果交手,將是一邊倒的局面……云蕭根本不可能有勝算。
  “呵呵,你這三兒子,不是明擺著在欺負人么。”長老席上,一個后排的長老對身側的人道。
  云昊的父親是云家三十六核心長老之一,排位稍末。云昊也是貨真價實的長老之子。聽到這話,云昊之父一聲淡哼,道:“他們都是年輕人,互相切磋,只有強弱,哪有欺負人之說。實力不濟,被欺凌也怨不得誰,而且……”他壓低聲音道:“今天是云輕鴻下臺之日,他的這個野兒子,也早早的下去為好。”
  云蕭之前從未和云昊交過手,心中也是格外忐忑,這時,他的耳邊,忽然傳來一個輕緩的聲音:“云昊此子輕浮喜功,為出風頭,必定想在最短時間內把你擊敗,所以一上來便應該是紫云功最強的三個殺招之一,運用我讓你一直苦練的纏雷訣……能不能出奇制勝,就要看你對纏雷訣的駕馭能力了!”
  云蕭的目光一動,看向了云輕鴻,云輕鴻面色平靜,微微帶笑,自始至終,沒有人發現這個明明已廢了幾十年的家主,竟使用了高深無比的玄力傳音。
  云蕭神情間的忐忑消失,目光變得冷凝而決然,手臂緩緩而動,奔雷劍傾斜的橫在了自己身前。
  云昊拿出自己的武器,笑瞇瞇的道:“云蕭,你剛剛已經打了兩場,我呢,也當然不會愿意占你的便宜,我若是五招之內無法贏你,那就算我輸……要是你連我五招都接不下的話,嘿嘿,那可就怨不得我了。”
  云昊話中的輕蔑,就算是傻子都能聽得清清楚楚……而且這還是在云輕鴻也在場的情況下。圣云臺周圍頓時一陣暗笑聲,各種玩味、憐憫的目光看向了云蕭。
  而反觀云蕭,卻是一臉的平靜,目光直直的盯緊云昊手中之劍,仿佛根本沒在意他剛才說的話。
  沒達到預想的效果,云昊心中相當不爽,微一咬牙,暗中冷笑道:這窩囊廢,裝的還真像那么回事,看我一招讓你滾下去!
  云昊手臂一動,身體驟然沖刺而出,一瞬間便沖刺到了云蕭身前,身上,一團剛剛暗中蓄勢已久的雷電玄力猛然釋放,然后在劍尖猛烈的爆開,炸出五道恐怖猙獰的雷電巨蟒。
  “哇!一上來就是紫煞雷罡!!”
  “看來云昊是想一招就把那小子轟下去。”
  “云蕭要是抵御,一定被轟到臺下,若是剛硬擋……嘿,估計掉半條命都有可能。”
  面對云昊一上來便忽然釋放的紫煞雷罡,云蕭卻是不閃不避,唯有他的眼睛一下子瞪大,爆發而來的雷電玄力,清晰的映在他的瞳孔之中,他奔雷劍撩起,帶起一片絢麗的紫色劍影……那五道蘊含著恐怖威力的雷電玄力,在碰觸到他的劍影之后,卻沒有爆發,而是在一股股水流般的柔軟玄力下被精巧的引開,貼著云蕭的身體向后飛散而去,就連云昊的劍,也被一股莫名的力量重重的拉扯了一下,劍身上即將二次釋放的玄力也隨之而散。
  本想著要一招將云蕭轟飛的云昊頓時大驚失色,但還沒來得及他完全反應過來,云蕭的劍芒已猛然而至,正中他的胸口。
  “驚雷劍!”
  云昊一上來就使用了紫云功最強殺招之一,正是玄力防御最弱之時,這招驚雷劍之下,他的護身玄力直接被撕開,云昊一聲悶哼,倒飛出去,然后腦袋著地,一個倒栽蔥砸在了臺下,伴隨著“咔嚓”一聲,將一個木制座椅砸的粉碎。
  云昊如死狗一般趴在地上,愣是半天沒有站起……這是眾目睽睽之下,長老會皆在,還有其他三個守護家族,可謂丟人現眼到了極點。
  周圍頓時變得安靜一片,所有的云家弟子都徹底傻眼。云昊的玄力比云蕭雄厚,又帶有玄罡,對面的云蕭還是玄力大耗的狀態,他們本以為云蕭很有可能被云昊一招擊潰,沒想到,被一招擊潰的,居然是云昊!!
  而在座的長老們在驚訝之后,紛紛面露異色,因為他們看得出,云蕭剛才所使用的,正是紫云功中最難以修煉的雷纏訣,其領悟、修煉都極為困難,而且縱然有所成,也很難在實戰中駕馭,因而很多云家弟子直接放棄修煉雷纏訣,甚至一些長老都不建議子孫修煉。但,他們卻從云蕭的手下,看到了這一招,而且用的漂亮之極,打了云昊一個出奇制勝,措手不及。
  云輕鴻向云蕭點頭,臉上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云昊終于從地上爬起來,他嘴唇抽動著,一張臉已經變成了豬肝色。感受著周圍各種異樣目光的注視,他雙手攥緊,忽然一聲暴吼:“云蕭,剛才我只是試探……我們重新比過!!”
  吼聲落下,他便要重新沖上圣云臺,這時,他的父親一聲冷哼:“退下!你已經敗了,而且是大敗!”
  自己的父親出言呵斥,云昊的身體一下定住,一張臉直漲的通紅,他咬牙切齒道:“父親,我剛才只是大意,連一半的實力都沒用出來,云蕭他連玄罡都沒有,怎么可能是我的對手,他……”
  “閉嘴!”云昊之父大怒,拉著臉沉聲道:“你自己也知道云蕭沒有玄罡,他年紀還比小,之前還已經戰了兩場,卻是一招把你轟下來!你輸的還不夠丟人現眼嗎!趕緊給我滾下來!”
  云昊渾身一激靈,他側過眼眸,恨恨的盯了云蕭一眼,然后咬著牙退下……不過,他明顯感覺到了云蕭的變化。他剛才瞪云蕭時,發現云蕭居然始終平靜如常,眸光甚至有些威凌,絕不是平常那般退卻。
  就像是……忽然變得毫無顧忌。
  “好一手漂亮的雷纏訣。”一個夸贊的聲音傳來,而出聲的,赫然是天下無敵,他緩緩點頭道:“聽說云家雷纏訣難修難精,沒想到云家一個小輩,卻可以施展的如此純熟,倒也不愧云家少主之名。”
  “那是,也不看看是誰的外甥,能差到哪去!”慕雨白毫不客氣的接話道。
  “呵……”赫連鵬三角眼一斜,皮笑肉不笑的道:“云家這一代年輕弟子的實力有這般水準,嘿嘿,倒也不錯嘛,可惜比起我們赫連家族,好像還是遜色那么一點點。”
  此言一出,在座眾長老均是面露微怒。萬年以來,十二守護家族都是云家為首,赫連為次,赫連家族被云家壓了萬年,然后終于反壓,自然是得意非凡,這些年沒少了對云家的嘲諷和傲然。云外天淡淡一笑,道:“赫連兄此言差矣,云蕭雖然實力還算過得去,但還遠遠不足以代表我們云家年輕弟子的實力,就算他能擁有玄罡之力,也是不能!”
  “心月,讓各位貴客看看什么才是云家年輕一輩的實力!”
  “是,父親。”
  云心月從坐席上站起,然后騰空而起,卻沒有落在圣云臺上,而是浮空出手,語氣溫文的道:“少家主,你已經連戰數場,正面交手有失公平,我便以玄罡與你切磋一番。”
  云心月左臂一推,青色的玄罡如流星一般飛射而出,在臨近云蕭時,化作一個徑長三尺的圓環狀,與此同時,一團耀眼的雷電紫光也閃耀而起,將原本的青色都完全吞沒。
  天下無敵、赫連鵬等人都同時注目于來自云心月的青色玄罡……青色,這是云家的絕頂天才才會擁有的天賦玄罡,當年的妖王云滄海,還有威震妖皇城的云輕鴻,也同樣才是青色玄罡。
  云蕭對于云心月一直比較敬重,更是知道自己和云心月巨大的實力差距。面對云心月的玄罡攻擊,他半點都不敢大意,揮劍而上。
  幻做紫電圓環的玄罡快速旋轉,釋放著一圈圈猙獰肆虐的電弧,所到之處,雷霆震耳,空間扭曲,就連空間都幾乎被密集到可怕的雷電玄力撕裂。恐怖的玄力之下,云蕭還未能靠近,便已被磅礴強橫的氣場給排開,連奔雷劍都被沖擊的一陣顫抖,幾乎拿握不住。
  玄罡在短暫的旋轉之后,忽然飛向了云蕭,十幾道電弧也從玄罡上釋放而出……只聽“鏘”的一聲,云蕭手中的奔雷劍被輕易的震耳出去,云蕭手臂被震蕩和電擊的完全麻木,身體也被沖擊的倒飛出去,踉蹌著落到了圣云臺的邊緣。
  云心月手臂一揮,玄罡頓時飛回。
  沒有自己出手,而是僅僅以玄罡,便無比輕易的擊敗了云霄,云心月卻沒有露出絲毫的得意之色,而是向云蕭的方向一頷首:“少家主,得罪了。”
  云蕭連忙擺手,真誠的道:“不愧是心月哥,真的太厲害了。”
  云家弟子頓時歡呼聲一片,“云心月”這個名字頓時響徹半個云家上空,云蕭連戰三場所出的風頭,被云心月的光華徹徹底底的掩蓋。三十六個云家核心長老也都是紛紛點頭,臉上露出贊許和希冀的神色。而面對這些歡呼和贊許,云心月卻是一片平靜,毫無傲然和驕縱,很是平和的回到座位上。
  他的天賦、實力、心性,當真是完美之極!也難怪他會被稱作是云家崛起的希望。
  云澈眼睛半瞇,一直等云心月回到坐席,才把目光從他身上移開,然后若有所思的看向云輕鴻,卻是剛好與云輕鴻的目光對視,從彼此的目光中,他們都隱約看到了什么,短暫的目光接觸后,他們又同時把目光移開……沒有言語的交流,他們卻是清楚的讀懂了對方眼神的含義。
  或許,這也是父子之間的某種心有靈犀。
  【嗯……母后住院,坑了好多天。其實昨天就出院了,但一整天沒找好狀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