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514 輝夜郡王

>,!
  “好……很好!”赫連鵬重重點頭,還拍起掌來:“早就聽聞心月賢侄天資非凡,今日一見,果然是名副其實,比起我那不成器的兒子還要強上三分,看來只要有心月賢侄在,云家即將徹底沒落的傳聞,也只能是個笑話了。”
  看了云心月的表現,赫連鵬面露驚嘆,言語間更是對他大為贊賞,評價更是極其之高,連稱呼都是親切的“賢侄”。云外天雖然覺得有些奇怪,那也難掩得意之色,道:“赫連兄過獎了,小兒心月年紀尚幼,還差得遠呢,以后,還望赫連兄多加提點教導。”
  “云老弟過謙了。”赫連鵬笑呵呵的道。
  “哼,這云心月的天資的確不俗,云家百年沒能進金烏雷炎谷,卻依然能培養出這樣一個后輩,還是天生青色玄罡,也確是難得,不過這赫連鵬,也捧的實在太高了。”天下第一低聲道。
  “呵呵,”天下無敵淡淡一笑,他目光看了一眼遠方,輕緩的道:“不用多想,我們今天,只是看客。”
  赫連鵬的夸獎,云家各長老也是受用至極,深感云心月為處在最低谷的云家掙回了莫大的顏面,對他也自然是更為器重贊賞。云家的年輕弟子更是目光灼灼的看著云心月,眼神里充滿了羨慕和崇拜。
  云蕭回到了云輕鴻身側,但神情間倒也沒多少失落,因為他敗給云心月,絕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反而最為正常。云輕鴻看他一眼,道:“蕭兒,你記住,無論在什么時候,面對什么人,都永遠不要認為自己應該弱于某個人,更不要以為自己敗都敗的應該!那是只有懦夫和廢物才會有的心理!”
  云輕鴻的話,如同在云霞耳邊響起一個炸雷,他身體猛的挺直,正色道:“是,孩兒受教。”
  時間逐漸臨近著云家族比正式開始的時間。這時,云家眾人一直安靜等待的三位太長老,終于到來。
  圣云臺的上空無聲的飄來三朵紫云,云家上到核心長老,下到年輕一輩,全部站起,一臉恭敬的看著上空。隨之,三朵紫光同時散開,灑下濃烈的雷電紫芒,紫光之中,三個人影也緩緩浮現,他們并排浮于空中,三股重疊在一起的氣息,也緩慢無聲的籠罩之下,這三股氣息沒有絲毫的攻擊性,卻如星空般浩瀚,滄海般磅礴,在這股氣息之下,所有人如被圣光普照,心中甚至有了跪倒在地,頂禮膜拜的沖動。
  這三人,便如三個來自天外的圣人,當空俯視著云家眾生。
  天下無敵慕雨白赫連鵬也都站起……因為論輩分,在這三人面前,他們也只是小輩。
  這三個人看上去只是中年人,黑黑須,但他們的氣息,卻充滿著深厚的歲月沉淀,讓人可以從中感覺到清晰而又有些沉重的蒼老感。
  云河云江云溪,云家目前僅存的三個太上長老。百年前,他們三人在云家的太長老一輩,實力只堪排在末位,但,隨著云家最強的十人和妖王云滄海葬送在天玄大6,他們,也便成為了云家最強的三人……也是云家全族最強的三塊基石。
  云外天上浮半個身位,身體躬起,恭恭敬敬的道:“恭迎三位太長老!”
  “恭迎三位太長老!”云家上下齊聲喊道。
  “蕭兒,扶我起來。”云輕鴻道。
  在云蕭的攙扶之下,云輕鴻緩緩的站起。上空,中間的太長老出聲道:“輕鴻,你身體不便,不必拘于這些俗禮,坐下吧。”
  云輕鴻卻是搖頭,直直的站了起來,然后向三位太長老行了一個恭敬的晚輩禮:“長幼有序,尊卑有別,我云家鼎盛萬年,天地所鑒!我云輕鴻身為云家之主,又豈能違了這基本的禮數。”
  云河云江云溪都隱約聽出了云輕鴻話外之音,他們相互對視一眼,都暗中無奈的低嘆一聲,云河一抬手,道:“輕鴻,你性情剛正,好,也不好……都坐下吧。”
  “幾位貴客到來,我云家甚為歡迎,但今日之事,是我云家內部之事,或許會關系到我云家未來走勢,還望幾位貴客做看客即可,不要妄加干涉。”云溪淡淡的道。顯然,對于赫連天下家族的對來,他們有所警惕。
  “那是。”赫連鵬隨口道。
  云河云江云溪三人降下,坐到了中心坐席處。三人之中,云河輩分最高,實力也為最強。入座之后,他微微點頭,道:“人既然已經到齊,那便開始吧。”
  云外天站起,便要躍向圣云臺,這時,一個輕浮中帶著些許威嚴的聲音從上空傳來:“今日的云家還真是熱鬧,也不枉本王親自來一趟。”
  云外天的身形止住,一臉不敢相信的看向上空。一個全身銀衣,頭戴銀冠,手持折扇的年輕男子緩緩的出現在了那里。他看上去不過二十歲出頭,面相文文弱弱,但目光卻是凌然逼人,身上,更是透著一種似乎與生俱來的高貴,而縱然是面對著下方的三個云家太長老,他的這種凌然之氣也沒有半點的收斂。
  他的身后,又一個人影也隨之浮現。這個人身材佝僂矮小,頭枯黃,身上的灰黃色衣服也是染滿灰塵,最讓人注目的是他的脖頸和雙手……竟然布滿著枯黃色的鱗片狀圖案……不對,那就是鱗片!
  “輝……輝夜郡王!還有巖龍尊者!”云外天驚聲道,云家所有長老,包括三個太長老也是面露異色。
  “呵呵,本王不請自來,你們不會見怪吧?”年輕男子笑呵呵的道,他的神態,聲音,都很是平和,但每一個字,卻又讓人感覺到一種莫名的壓迫感,讓人幾乎生不出半點與之相對的膽量。
  又是一個“不請自來”,今日的云家族比,不請自來的客人也實在有些多了點。慕家前來還是正常,天下和赫連到來已是讓人驚訝,但也僅僅是有些驚訝……但,這個輝夜郡王到來,卻是任誰都想象不到的事。
  到了現在,就算是個傻子,也該感覺到了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哪……哪里的話,”云外天的話音出現了輕微的顫抖,可見心中震驚激動之極:“輝夜殿下親臨我云家,這是我云家福幸,怎么可能見怪。不知……不知輝夜殿下親自前來,有何吩咐?我云家必定竭力效勞。”
  “吩咐倒是沒有,”輝夜郡王笑呵呵的道:“本王只是聽說今日是你們云家的族比之日,正好閑來無事,便來觀賞一番。看來這場全族大比還未正式開始,好的很,不知可否為本王和隨從準備個適合觀賞的坐席?”
  “當然……輝夜郡王請上座。”云外天連忙親自為其指引座位。
  “這個人是誰?”云澈問道。云外天好歹是云家大長老,卻對這個人格外恭敬,又是“殿下”稱呼,顯然他的身份非同尋常。
  “幻妖王族的輝夜郡王。”云輕鴻淡淡的解釋道:“幻妖王族沒有親王,郡王的地位,便基本僅次于妖皇一脈。如果只是個普通的郡王,云外天也不至于如此,這個輝夜郡王,他的家世非同尋常。此人位列‘幻妖七子’,而且排行第三位,他的兄長,更是幻妖七子之,他的父親和爺爺更是非同小可,這一派系,在目前的幻妖王族,綜合實力,甚至聲望,都幾乎壓過小妖后!縱然是小妖后,都難以號令他們。”
  云澈皺了皺眉:“幻妖七子?”
  “這個我知道。”云蕭道:“幻妖七子就是幻妖王族年輕一輩最強的七個人,一旦被列入幻妖七子,在王族之中就會擁有然的地位,會被重點栽培。輝夜郡王位列第三,是個級厲害的人物。我還聽說,整個幻妖界目前除了小妖后,就屬他們一脈妖皇血脈最為精純。”
  “沒錯。”云輕鴻緩緩點頭:“他身后跟隨的人,人稱‘巖龍尊者’,從十年前,便成為輝夜郡王的貼身守護者,真身是一只百丈真龍,擁有大地之力,無比厲害……”他眼睛緩緩瞇起,眸光變得低沉:“先是赫連鵬,現在居然是輝夜郡王……看來這次,是要徹底熱鬧起來了。”
  云澈眉頭凝起,緩緩的吐了一口氣。在妖皇城這兩個月,他當然不可能完全透徹妖皇城的詳細格局,就連云家之外的人,都沒能認識多少。他知道的,唯有云家的處境,和幻妖王族,以及其他十一個守護家族的基本狀況。
  幻妖王族有多強大,他無法捉摸。但輝夜郡王的出現,讓他明白接下來要面對的東西,遠比預想的要復雜艱難和危險的多,但這并不會讓他更改已經做出的決定。
  小妖后繼位百年大典還有不到一個月便要召開,想要重振云家聲威,那是個最佳的舞臺。但在那之前,無論如何,都必須先要護住云輕鴻的家主之位,決不能讓任何人奪走!
  
[xxbiquge]